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 言而有信荀贞之

正文 5 言而有信荀贞之

    便在荀贞到任邺县的次曰,於毒的一个信使来到。

    这信使年有三十,虬须满面,身矮粗壮,披甲带剑,在荀贞亲兵的引领下来到堂外。

    典韦、原中卿、左伯侯拦住他,叫他卸甲去剑。

    这信使个子不如典韦、左、原高,气势不逊分毫,后撤了半步,昂首按剑,迎着典、原、左,霸气十足地说道:“我自从我家将军起兵以来,甲剑从不离身,便是夜寝之时,剑亦在枕边。何也?因我听人说:‘剑者,君子武备也’。君子的武备怎能解下?你等还不给我让开路!”

    “剑者,君子武备也,所以卫身”,此话出自前汉的隽不疑。前汉武帝末,郡国盗贼群起,暴胜之为直指使者,衣绣衣,持斧,逐捕盗贼,督课郡国,以战时的军法诛不从命者,威震州郡,至冀州渤海郡,遣吏请此郡名士隽不疑相见。隽不疑带剑配环,褒衣博带,盛服至门上谒,门下吏欲使解剑,隽不疑因说“剑者,君子武备”云云,不肯解。

    典韦、原、左不读书,不知道这段典故,但知“君子”之意,原中卿打量这个信使,心道:“就你这副尊容,比我尚且不如,十成十的山贼模样,也敢自居君子!”

    昨天荀贞到郡,郡县吏员种种不恭,荀贞可以忍,原中卿等早就吃了一肚子的气。今见一个山贼头子的信使也敢如此拿大,倨傲不礼,当下“嘡啷”一声,原中卿将佩剑半拉出鞘,逼前半步,吓唬这信使,说道:“堂上所坐者,本郡二千石也!依制,拜见二千石,解甲去剑!”

    这信使瞪着眼,紧紧握着剑柄,大声地说道:“去年天子的使者来魏郡求见我家将军,我当时从侍在我家将军的左右,甲剑在身,亦未闻天子之使令我解剑去甲!天子之使尚不令我解剑,何况一郡二千石?二千石难道比天子之使还要尊贵?”

    典韦大怒,提戟就要上前,听到堂中荀贞说道:“阿韦,请他进来。”

    这信使哼了声,在典韦、原中卿、左伯侯的怒视下,大摇大摆地从他们中间穿过,鞋子也没脱,便这么带剑披甲,着履登堂。

    堂上没几个人,荀贞在主位坐,两边是刘备、荀攸、宣康、李博、王淙和两个府吏。

    这信使大喇喇的在堂上一站,先是瞧了荀贞两眼,随即东顾西盼地去瞧刘备等人,乱看了一通之后,他也不跪拜,只略略向荀贞行了个礼,说道:“戎装在身,恕在下不能以大礼参拜。”

    不去剑甲,穿着鞋子入堂,见到荀贞又不肯行拜礼,这个信使实在是目中无人,太过傲慢。刘备、荀攸等人无不面现怒色。

    荀贞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是於毒的信使?”

    “正是,我家将军叫我给府君送一封信来。”这信使取出一封信,单手拿之,展示给荀贞看。

    宣康离席起身,来到近前,接住信,转呈给荀贞。

    荀贞打开观瞧。

    信上字不多,寥寥数言。

    荀贞看过罢了,哈哈大笑。

    王淙忍不住问道:“於毒信上写了什么?明公缘何大笑?”

    荀贞把信递给宣康,示意他传给诸人观看。

    荀攸最先看,看完之后,亦露出笑容,笑道:“於毒把他当成了张飞燕么?”

    刘备第二个看,看完之后,也笑了起来,笑道:“惜乎明公不是王方伯。”

    於毒的信很简单,分成两个部分,信的前半截简单地祝贺了一下荀贞升任本郡太守,信的后半截则是问荀贞借粮,这却和去年张飞燕向王芬借粮如出一辙。

    只是,於毒想学张飞燕,荀贞却不是王芬。

    待王淙等府吏看完了信,荀贞问道:“於毒问我郡借粮,汝等以为我该如何答复他?”

    在座的府吏里,王淙的地位最高,他是西部督邮,在郡府掾吏中的地位仅次於五官掾、功曹、主簿等人而已,但他却不肯开口,眼观鼻、鼻观嘴,一副不管荀贞说什么、他都会恭敬从命的模样。他不开口,位次在他座下的一个百石府吏开了口,忧心忡忡地答道:“於毒兵众,邺县非其敌也,不如答应借给他吧。”

    听了这个府吏服软的话,信使趾高气昂,乜视荀贞,等他答复。

    於毒的信传了一圈,重回到荀贞案上,他一边将之装回到信封内,一边和颜悦色地问这个信使:“你是一个人来的么?”

    信使傲然说道:“我带了五十个甲士同来,彼等俱是我家将军帐下的勇士。怎么?府君想见识见识么?”

    荀贞笑道:“你带五十个人也好,你带一百个人也好,我都不想见,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一个人来的。……,只要你不是一人来的就好。”

    信使怔了怔,问道:“此话何意?”

    “我有东西送给你家渠帅,如是你自己来的,怕会送不过去。”

    “是何礼物?”这个信使得意洋洋。

    “你的人头。”

    没等这个信使反应过来,荀贞一声令下,堂外的典韦、原中卿、左伯侯拥入堂上,将之按倒,拖着拽出。不多时,原中卿把他的人头奉上。

    荀攸、宣康、李博等跟随荀贞已久,知他“狠辣”的手段,见惯不怪,王淙和那几个府吏大吃一惊,昨天才见识过一次荀贞“从容杀人”的手段,没想到今儿个又见识一次!前一刻还在和颜悦色地和人说话,一转眼对方的人头就被放在了盘上!瞧着木盘上血淋淋的狰狞人头,刚才劝荀贞答应於毒之所请的那个府吏骇然变色,差点没坐稳,摔倒地上。

    荀贞面不改色,吩咐宣康磨墨,提笔给於毒写了封回信,然后令典韦去把这信使带来的五十个甲士召入院中,吩咐原中卿把这个信使的人头、於毒的信和自己的回信交给他们,说道:“这是我给你们渠帅的答复,你们拿去吧。”

    这五十个甲士原本在院外等候,不意这个信使转眼就成了死人,尽皆大惊,他们都是沙场里征战过的勇士,顿时就要抽剑、举矛,鼓噪起乱。

    此时正堂所在的院中只有典韦、原中卿、左伯侯等几个亲卫,在敌我对比的人数上远远落於下风,见院里的那五十个甲士艹兵叫嚷,杀气腾腾地像要往堂上杀来,堂上的府吏们无不惊骇,一个个面无人色,王淙也不复刚才那副眼观鼻、鼻观嘴的样子,因为事情紧迫,他来不及起身,手按住地,仓皇地膝行着从席上下来,叫道:“明公!快传府中的卫士来!”

    骤然一声大喝,仿佛霹雳也似,震得人耳欲聋。

    王淙惶然回顾,见这声大喝却是发自典韦。

    典韦提铁戟雄立於堂外的阶上,独对五十艹兵甲士,嗔目暴喝,怒发上指:“太守正堂,郡朝重地,院下兵子,岂敢喧哗?谁想生乱?且上前来!双铁戟在此!”

    这一声断喝威风凛凛,院中那五十个甲士竟是无人敢动了。

    “府君有礼及信回给你家渠帅,汝等还不快快上前拜接!”

    见院中的那五十个甲士在迟疑了片刻后,居然真的按照典韦的命令收起兵器,跪拜了下去,堂上的王淙等府吏面面相觑,王淙惊道:“明公,公之此卫何人也?竟然有这样的神威!”

    荀贞不答,反而抚髭笑问那个刚才劝他接受於毒之所请的府吏:“君尚以为我该答应於毒之所请么?”

    那个府吏战战兢兢地答道:“明公帐下有此虎士,自然不需要答应於毒之所请了。”

    荀贞哈哈大笑,起身按剑,锋芒毕露地顾盼王淙等府吏,说道:“昔我从皇甫将军征讨黄巾,逼死张角,去年我击张牛角、张飞燕,牛角、飞燕不敢犯我阵,张角、牛角、飞燕且非我敌,况乎於毒?君等惧於毒兵多,而於我看来,他不过是犬彘一般的东西罢了!”

    王淙诸吏悉数下拜,皆道:“明公英武天生,下吏等惶恐拜服。”

    原中卿把那信使的人头、於毒的信和荀贞的回信交给那五十个甲士,亲带了二十亲卫,看押着他们,把他们送出县外。

    於毒给荀贞的信写得简单,荀贞给於毒的回信也很简单。

    信上写道:你问我借粮食,我没粮食给你,就给你这么一个人头吧!你问我借两万石粮,这一颗人头,我认为他能够顶一万石,还少一万石,请你再派个信使来吧。

    於毒接到信之后,对着信和信使的脑袋发了半天的呆。

    被杀的这个信使姓邓,莫看生得粗矮,一副草莽人物的模样,然却是於毒帐下有数的“谋士”之一,在於毒的军中地位不低,这次他自告奋勇去给荀贞送信,本是想扬一扬於毒的军威,却被荀贞砍了脑袋送回,在座的小帅们俱皆勃然大怒,乱轰轰的叫嚷一片,有的叫嚣要给荀贞好看,有的迫不及待地请於毒点兵进击邺县。

    於毒看了半晌这个信使的人头,说道:“既然荀君不愿借粮,那就通市吧。”吩咐书佐重写了封信,问诸小帅,“汝等谁愿为我送信?”

    小帅们登时鸦雀无声,时而看看书佐写成的信,时而看看於毒案上的人头。

    前一个信使被荀贞斩了,荀贞并且在回信里说,“请”於毒再送个信使去,好让他再砍个人头,以凑够“二万石”之数,这么个情况下,哪个小帅也不敢主动请缨。

    於毒笑道:“荀君之所以杀了老邓,是因为我上封信确实无礼。这次的信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我请求和他通市,这个请求是很合理的,他定然不会再杀信使。汝等不必为此担忧。”

    好说歹说,总算有一人应了这个差事,当了第二个信使。

    两天后,这第二个信使的脑袋和於毒的信以及荀贞的回信一块儿被送了回来。

    荀贞虽然“言而守信”地砍下了第二个信使的脑袋,但在回信中却答应了於毒的请求,不过没有按於毒说的,把通市的地点设在邺县,而是把通市的地点选在了於毒的地盘里。[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