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 豫州乳虎第一威

正文 4 豫州乳虎第一威

    邺县历史悠久,“春秋时,齐桓公所置”,至今已有七八百年,从前汉高祖六年将漳水两岸地区从故秦之邯郸郡中划出,增设魏郡至今,邺县一直都是魏郡的郡治,县城不小。

    郡府在县城西北。

    荀贞驰车驾仪仗行於县中街道上,因为郡县吏员、士绅无人出迎,县民多还不知来了新太守,见到荀贞二千石的车驾仪仗,街上的行人多是惊讶,大多没有反应过来,无人拜迎。

    刘备坐在车中向外看,见街上动静如此,皱起眉头,对和他同坐一车的简雍说道:“瞧县里百姓的模样,竟是不知明公驾临。这魏郡的郡县吏员先是不出迎,又不通知县民,着实可恨。”

    简雍嘿然说道:“这还用说么?显是赵忠家在魏郡一手遮天,郡县吏不得不服其银威,因而至此。”

    刘备、简雍虽非庸人,荀贞虽没明说,但通过入魏郡后种种的古怪、不顺,他俩也和程嘉等一样早猜出了此必是赵忠家搞的鬼,刘备蹙眉说道:“外有於毒肆虐,而内又有赵忠家如此跋扈,形势十分不利,也不知明公打算如何应对。”

    於毒拥众万人,赵忠权倾朝野,内忧外患,魏郡不好治。

    “明公非常人也,盖唯非常之人,方能行非常之事,方能立非常之功。玄德,我等且看明公如何应对就是了。”

    简雍倒是对荀贞很有信心。这也难怪,自他跟着刘备认识了荀贞之后,所见荀贞之行事,无一不是人杰之所为,这样的一个人杰,想来定是不会折戟沉沙於魏郡的。

    车驾粼粼,在那个叫成德的县吏的引路下,来到郡府。

    郡府大门紧闭。

    原中卿来到刘备车外,说道:“明公请君去叫门。”

    刘备是荀贞任中尉时的功曹,由他叫门最为合适。

    他应诺,从车上下来,来到府门前,会合了程嘉、岑竦,伸手拍门。

    好一会儿才有人应门,问道:“谁人在外喧哗?”

    岑竦大声答道:“荀公奉诏驾至,汝等吏曹还不速开府门、洒扫拜迎?”

    又好一会儿,府门打开,府吏出来相迎。

    刘备定睛看去,出来的只有十来个人,稀稀拉拉,不成队列,他愕然说道:“府中就这么几个吏员?”

    这几个府吏的态度尚算恭谨,答道:“原本吏员不少,贼乱之后,有的没在战中,有的弃职而去,除了休沐、染病不能来的,府中现就只剩下了我等。”

    於毒之乱对魏郡的危害着实不小,首先,魏郡半数的县落入了於毒之手,其次,邺县被於毒围攻了很久,吏员或死或逃,确如此数吏所言:除了休沐和请假的,而今府中就剩下这么十来个掾史书佐。

    堂堂一个郡太守府,如今竟只有十几个吏员,刘备瞠目结舌,没想到魏郡与赵郡如此不同。

    他打眼观瞧这十余个郡吏,多半没有印绶,显是百石以下的斗食小吏,余下少半带的均是黑绶半通印,都是百石吏,他问道:“郡丞何在?”

    郡丞是六百石,印绶与百石不同。

    这十余个吏员中,一个年龄较大,约五十来岁的答道:“郡丞有恙,抱病不能起。”

    “右曹诸吏何在?”

    两汉文吏中以右为尊,右曹者,指的是五官掾、功曹、督邮等重要的郡府曹掾。

    “五官掾抱病在舍,功曹亦抱病在舍,前太守之主簿亡在了战中。”

    刘备心道:“郡丞抱病,五官掾抱病,功曹抱病,这魏郡的太守府是病秧子窝么?”

    抱病云云显然是借口,是郡丞、五官掾、功曹以此为托辞不来见荀贞。见府吏如此轻慢无礼,刘备压住怒气,问道:“督邮呢?也抱恙在家?”

    这个五十来岁的老吏答道:“东部督邮抱恙,昨曰请假归家了,下吏王淙,备位西部督邮。”

    刘备也是个有城府的人,他忍了又忍,没有发怒,也忍住了问这个叫王淙的西部督邮为何不去迎接荀贞,又看了几眼这十余个歪瓜裂枣似的府吏,说道:“明公就在车中,尔等速备迎接吧。”

    迎接太守是需要礼仪程序的。

    荀攸不知何时从车中下来了,来到刘备近前,瞧了眼这些府吏,说道:“明公有令:魏方遭贼,宜一切从简。吩咐不必再折腾相迎了,这就入府吧。”

    那个叫王淙的西部督邮应诺,带着这十几个府吏,把府门大开,又令人把府里的奴婢悉数唤出,在府门两边拜迎。荀贞的车驾驰入府内。

    ……

    邺县的东城是邺县里富贵人家聚居之处。

    这些富贵人家里住宅最大,占地最广,也最有权势的自是赵忠家。

    去年黄巾乱时,赵忠就把族里的近亲全都接去了洛阳,现在宅里当家的是他的一个族弟,名叫赵然,专门给他看家守舍的。

    虽然是族兄弟,赵然的年纪比赵忠小得多,今年刚三十出头,正年富力强,壮年之时。

    正如荀贞、简雍等人的推测,这次荀贞上任,魏郡郡县吏员、士绅、父老无人出迎,正是赵然的手笔,“抱病不能起”的魏郡郡丞现正在他的堂上,哈哈大笑。

    这个郡丞一边大笑,一边冲着赵然翘起大拇指,说道:“少君此计甚妙,必能杀一下荀乳虎的锐气,让他知道魏郡里是谁家的天下,谁才是说了算的。”

    赵然矜持地摸了摸胡须,说道:“皇甫嵩这老贼奏没了我家的宅舍又怎样?我等不是在这儿住着?看谁敢来真的没收,不过这仇却不能不报!吾兄收拾了皇甫嵩这个老贼,荀贞这个小贼就由我来代劳吧。”

    一个在外边打探消息刚刚回来的宾客气喘吁吁地站在堂下,赵然召他进来,问道:“豫州儿入城了么?”他对荀贞的路程走向很清楚,知道荀贞已经到了邺县。

    这个宾客答道:“已经进城,刚入了郡府。”

    “噢?郡府可有人出迎?”

    这个宾客谄笑道:“少君既已明令郡县不得迎豫州儿,郡府的吏员当然不敢违令,五官掾、功曹、东部督邮诸吏均托病在舍、或者干脆请假归家了,府中只剩有十来个小吏。”

    赵然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这还差不多……。”见这宾客意犹未尽,似还有话没说,遂说道,“还有何话没说?”

    “就是姓王的那个老贼没请假,还在郡府里。”

    “姓王的?”

    “便是西部督邮王淙。”

    “这老竖子向与我家作对,他一个人也不值得什么,不必在意。……豫州儿可大发雷霆了?”

    “这倒没有,想来是服了软,连面都没露,也没让府吏怎么迎接,直接就坐车入府了。”

    赵然皱眉说道:“直接就入府了?”

    “是啊,定是怕了少君的威风了。”

    赵然想了一想,冷笑说道:“没想到豫州儿却还是个深沉的!哼,便是他再能忍、再深沉又如何?郡县不迎他上任只是个开头,且等曰后再慢慢拾掇他,就不信他能忍到何时!”

    郡丞拍马阿谀,说道:“少君威震州郡,收拾一个小小的豫州儿必是手到擒来。”

    正说话间,外边奔来一人,满头大汗,神色惊恐。

    赵然不乐说道:“何事慌乱?不成体统!”

    这人奔入堂上,惊恐万分地说道:“人头!人头!”

    “什么人头?”

    “街上、街上,好几个人头!”

    赵然听得莫名其妙,沉下脸,说道:“说清楚,什么街上、人头?。”

    这人咽了几口唾沫,定住神,说道:“县外来了一队骑士,驰马街上,高举数个人头,径奔入郡府去了。”

    赵然愕然,说道:“一队骑士从县外入来,拿着人头去郡府了?”

    “是。”

    赵然转问郡丞:“这是怎么回事?”

    郡丞也愕然不知,试探地猜测说道:“莫不是豫州儿搞出的事?”

    赵然令那来报讯之人:“再去打探。”

    赵然在郡府里颇有耳目,不多时,这人打探归来,禀报道:“那几个人头是郑策、王衡、孙翻、陆纪等人。”

    这几个人都是赵然在郡兵里的亲信,闻言之下,他大惊失色,霍然起身:“什么?”

    “小贼入县前令其义从部曲直接去了兵营,并给了他义从部曲一道檄令,他的义从部曲到了营里之后,先没有拿出檄令,而是傲慢地命郑策等人让出最好的营房,待到郑策诸人不服命令,欲将他们逐出兵营的时候才将檄令拿出,当场将郑策诸人拿下,就地斩杀。”

    赵然知道荀贞带的有义从步骑来,所以特别交代了郑策等人,吩咐他们,如果荀贞的部曲义从去兵营里驻扎的话,就把他们赶出去,他要让荀贞在魏郡无容身之地,却没料到荀贞直接上来就动手杀人,把他的这几个在郡兵里的亲信一下全给斩了。

    他惊怒交加,怒道:“兵营里有近两千郡兵,难道他们都是死的么?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郑策他们被杀了?”

    “豫州儿的部曲义从早有准备,带头之人姓许,他刚翻脸,就在一个姓辛的骑士的带领下围上来了百余精骑,并及几个姓刘、关、张、赵的各领甲士百余持矛撑弓,也齐至前边,虎视眈眈。那姓许的本是先抓了郑策,王衡、孙翻、陆纪等带人冲上去想抢人,结果未及近前就被辛、刘、关、张、赵几人打翻,也被拿下了。”

    这个宾客去太守府打听的时候,正好那几个提头入城的骑士刚向荀贞禀报完不久,他从两个府吏嘴里听来了整个的经过。

    许仲、辛瑷、刘邓、关羽、张飞、赵云诸人俱是猛将,多有万夫不当之勇,收拾几个郡兵里的头领显然是手到擒来。

    赵然大怒之极,抓起案上的短剑,迈步就往堂外去。

    郡丞忙拽住他的袖子,问道:“君欲何往?”

    “小贼可恶!敢杀我的人!我要点兵带众,去取了他的人头。”

    郡丞大惊,说道:“万万不可啊!少君。”

    “有何不可!”

    “他虽然不开眼,毕竟是太守,万不可与他举兵争斗啊。”

    赵然怒极,怒道:“那按你的说法,难道我要把这口气忍下?”

    “……再找机会就是了。”

    ……

    许仲斩了不服令的郑策等人,几个血淋淋的人头一路被从县外送到县里,又驰奔街上送到郡府,荀贞上任的头一天就让县里的百姓知道了他乳虎的威名。在县门口,当这几个送人头的骑士驰奔入内时,把荀贞送到郡府之后又回到城上的成德看见了这一幕,他当场就坐倒了地上,实在没有想到,见他时表面上看去那么晏然内敛的荀贞居然是这么的心狠手辣。

    这边厢,荀贞斩掉了几个人头,令吏民惊惧不已,刚立了他到魏郡后的第一威,那边又有人主动送上门来。送上门来的却是於毒。[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