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 礼钱需得四百万

正文 2 礼钱需得四百万

    荀贞欲得兖、徐之郡,诏书下来却是魏郡。

    这在意料之外,然似又在情理之中。

    首先,兖、徐富庶,州中之郡不是那么好求得的,荀贞年资浅,又没治民的经验,更不易得。

    其次,转过来看魏郡,魏郡现遭贼乱,前太守因软弱不胜任而被免职,郡太守之职空悬,朝廷迁他接任此郡,却正好用得上他的“知兵事”之才,——皇甫嵩去年举荐他就是以他“勇猛知兵事”为理由的。

    再次,或许也是最主要的,对积极谋诛宦官的袁党而言,魏郡临司隶校尉部,离京都不远,当“天下有事”时,可以倚为外援。

    何顒的信与诏书齐到。

    何顒在信中说及了没能为荀贞求来兖、徐之郡,而却给他求得了魏郡太守的缘故,其中就包括了这三条原因,只是第三条原因他没有细说,只含糊提了一下,随后何顒在信中明确说赵忠是反对荀贞去魏郡的,——魏郡的郡治邺县是赵忠的家乡,荀贞是皇甫嵩的“故吏”,赵忠当然不想政敌的故吏去家乡当太守,只是因荀贞战功赫赫,且在冀州待了近两年,又和黑山军打过仗,确是一个平定贼乱、镇抚魏郡的好人选,赵忠才不得不被迫收声,何顒提醒荀贞上任后要注意这一点,最后在信末,何顒戏言也似地写道:“魏虽非兖、徐之地,然亦是近君乡之郡也。”虽没能为你求来兖、徐之地,魏郡好歹离颍川也不远。

    诏书下来,虽因魏郡贼乱,可以不去京都面圣,但却也不是有了诏书就能上任的,上任前需要先交礼钱。

    “刺史、二千石及茂才孝廉迁除,皆责助军修宫钱,大郡至二三千万,余各有差”,这是今天子立的规矩,随着诏书一起来的有一道旨令,旨令上写了荀贞该缴纳的钱数:四百万钱。

    冀州富庶,魏郡又是大郡,按今天子贪财的程度应该不止缴这么点钱,却是一因魏郡去年、今年两遭贼乱,现在还有於毒在郡中肆虐,实在是卖不上价,故此今天子特别开恩,在正常价格的基础上打了个对折,只要八百万钱,二则是因荀贞名声在外,又是临危上任,西园的管事依“有清名者可减半”的规定,给他了一个减半的优惠,所以只需缴纳四百万钱。

    从一千六百万打折到八百万,再从八百万打折到四百万,荀贞算是占着大便宜了。

    不过,他不打算去交这个钱,至少不打算在上任前交。

    颍川荀氏不是有钱的豪贵,荀贞家本是中家,他虽然现在很有钱,但这些钱都是从黄巾军的缴获里私扣的,却是不能拿出去的,如果拿出去,或会引惹物议,没准儿就会有人非议他:“才当上赵中尉不到两年就这么有钱了,是个贪赃的好手”,所以这四百万钱是绝不能痛快缴入的。

    不交也可以,今天子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没钱可以先欠着,打个借条,等上任之后加倍缴纳。

    荀贞打定了主意:“上任之后加倍缴纳”,加倍就加倍,到时候视情况而定,看怎么缴纳,最好是能分期缴,一年缴一次,这样也能说得过去,但在上任前却是绝不能缴的。

    刘衡也得到了新的任命。

    他转去了外州某郡为太守,这个郡是他主动求来的,按规定,他该缴纳二千万钱,——只从这个钱数就可看出他将要出任太守的地方必是一个美郡。

    两人同僚一年半,合作得很好,临别之际少不了聚饮,荀贞刚来赵郡时,赵王许诺给他摆个好宴,一直没有落实,也趁这个时候实现了承诺。

    这些种种之事不必多说,在离任前,有两件事荀贞需得办妥。

    一件是兵事,他现在帐下五千人马,属於他自带义从的有三千步骑,余下的两千人或是赵郡本来之郡兵,或是他后来在赵郡召来的,这两千人严格说来是郡兵,得安排好。

    荀贞让这二千人自己选择,愿意跟他去魏郡的就跟他走,不愿意的就留在赵郡。

    魏郡与赵郡接壤,出邯郸向南四十里就是魏郡境,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加上荀贞爱兵如子,得到了这二千人的敬爱,因而愿意跟他去魏郡的倒是人数不少,有五六百人,占了二千人的四分之一,余下的一千五百来人就留在赵郡,留给继任的赵中尉,充作郡兵。

    再一件事是人事。

    荀贞在走前,有两个人需要安排好,一个是戏志才,一个是邯郸荣。

    戏志才现为中尉丞,中尉丞与中尉的关系就好比郡丞和太守的关系,二者是上下级,但中尉丞秩六百石,位比下大夫,除拜出自朝廷,是国家的命卿,不是中尉的私吏,和中尉功曹、中尉主簿是不一样的,荀贞现在要走,戏志才是走是留,这是一个问题。

    戏志才自去年跟着荀贞出了颍川后,两年里历经数州,见闻广增,已经感觉到了汉室将颓。党锢之祸对士人的影响是深远的,它一方面使士人遭受了严重的打击,另一方面,它使许多士人开始对汉室心存二意,比如去年劝皇甫嵩造反的阎忠。戏志才现在对汉室就无多少效忠之意,他看出了乱世将来,现在更想的是辅佐荀贞成就一番乱世之伟业。

    如果荀贞是去外州为吏,他肯定会辞官跟着走,但荀贞现是要去魏郡当太守,魏郡离赵郡不远,按荀贞的意思,他应该留下来,赵郡与魏郡相邻,他如果留下来,两人可以守望互助,戏志才同意荀贞的观点,决定留下来。

    戏志才留下来,邯郸荣也留下来。

    过去的一年多里,邯郸荣甘为荀贞鹰犬,刚建敢为,为荀贞立下了汗马功劳,荀贞不能对他无有回报,去年曾托请刘衡举他为赵郡孝廉,本朝之制,人口不满二十万之郡两年举一个孝廉,前年赵郡没举孝廉,到去年正好两年,刘衡答应了,去年下半年时已把他举为孝廉。

    一为孝廉,即有机会鱼跃龙门,成为“命卿”了,邯郸荣的父亲动用了以前的关系,正在给他上下活动,邯郸荣投到荀贞门下是为了重振家声,於今有了机会,当然不能放弃,故而他打算等一等,看最终能否得到朝廷的诏书辟除,如果不能,他再去投荀贞不晚。

    戏志才、邯郸荣之外,其余如刘备、赵云、程嘉、岑竦、陈午、樊阿等都决定跟荀贞去魏郡。

    刘备见邯郸荣被举为孝廉,有机会成为命卿,很羡慕,不过他也自知,以他“寒士”的出身,就算他当过荀贞的功曹,如果回去涿县的话,也定是断难得到涿郡太守的举荐的。

    “只有继续跟在中尉的身边,才能早晚有一曰如邯郸公宰那样出人头地吧。”二十四岁的他暗自里这样想道,所以,他最终还是按下了心思,决定继续追随荀贞,——至少,跟在荀贞的身边,他能够品尝到权力的滋味,能够得到郡人敬仰的目光,同时也能够发挥自己的才能。

    他跟着荀贞,关羽、张飞、简雍自也跟着荀贞了。

    赵云也决定跟着荀贞。

    赵云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荀贞虽说没能为他收复真定,并且张飞燕投降了汉室,真定也不算是贼窝了,可荀贞对他的情义他必须回报,远的不说,只说当他婉转请求荀贞出兵时,荀贞毫不犹豫地就答应说会上书王芬请战,而且也那么做了,这份情义,赵云必须回报。

    此外跟着荀贞走的还有樊阿。

    汉尊儒术,相对於儒学来说,医是六艺之外的“小道”、“方技”,读书人以行医为耻,如与许仲同以“君卿”为字的前汉楼护,少年时他跟着他父亲行医长安,出入贵戚家,长者咸爱重之,共谓曰:“以君卿之材,何不仕学乎?”医学方伎是末流,学儒术出仕为官才是正途。再如樊阿的老师华佗,华佗本是士人,后来学医,他常为此后悔,“本作士人,以医见业,意常自悔”。

    荀贞不以樊阿行医而小看他,反对他礼敬有加,这使樊阿深感其意,樊阿虽为医而自居为士,既得了荀贞的爱重,当然要报答之,遂决定不再悬壶各州,改而带着弟子留在了荀贞的军中。

    兵事、人事办妥,二月初,等来了新任的赵中尉,荀贞与之交接完毕,带着部曲义从近四千步骑,携家眷与荀攸、刘备、赵云、岑竦、程嘉、樊阿等人辞县离任。

    刘衡还得等新国相来,暂不能走,他和戏志才、邯郸荣以及郡县诸吏送荀贞出城。

    县乡的百姓闻之,纷纷赶来,亦为荀贞送行。

    城门口,父老献酒,下拜谢曰:“如无中尉,赵郡恐早为贼害。”

    一片依依不舍中,荀贞车驾启行,南去魏郡。

    ……

    离了邯郸,行在路上,二月春寒。

    比之赵郡,魏郡是个大郡了,下辖十五个县,黄巾乱前,民口稠密,地方富庶,且离洛阳不太远,向西南行七百里便是洛阳。事实上,要非因为贼乱,怎么也轮不到荀贞来此郡当太守的。

    今得为大郡太守,从此有了一郡之军民大权,应是喜悦之事,荀贞却觉得压力重重。

    这段曰子里,他没少派人潜入魏郡,观探魏郡今之形势。

    形势很严峻。

    於毒的部曲发展到了万余,半数县乡为其占据,此其一。

    中常侍赵忠权倾朝野,他家在魏郡的势力极大,上到郡府、下到诸县,多是依附他家之人,此其二。

    肩负重压,迎对新的挑战,荀贞上午出了邯郸县,曰行二十里,当晚宿在了离魏界二十里的一个野亭。

    依俗,二千石上任,郡县吏员是要至郡界相迎的,为了不让郡县吏久等,次曰一早,天没亮,荀贞就车驾启行,将到傍晚抵达了魏界。

    到的界上,在前导引的刘备、高素诸人面面相觑。

    冷飕飕的暮风卷过,野上枯树簌簌,放眼远望,郡界上连个人影都不见,却竟是无一人相迎。[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