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 飞书问君何所欲

正文 1 飞书问君何所欲

    皇甫嵩镇戍长安,虽无大胜,然亦无败绩,之所以被朝廷收印削爵是因为中常侍张让、赵忠上奏说他:“连战无功,所费者多”。

    这只是借口。

    实际的原因是:去年讨黄巾时,张让私求钱五千万,皇甫嵩没有给他,数月前,皇甫嵩赴京面圣,路经邺,见赵忠家舍宅逾制,又奏没入之,张让、赵忠衔恨久矣,遂进谗言以报复。

    皇甫嵩战功赫赫,去年几以一人之力平定了黄巾之乱,而今却因阉宦的谗言而被免职、降爵,把这件事和张飞燕被拜为平难中郎将放到一块儿来看,更令朝野心寒了。

    一边削夺功臣的官爵,一边把国之重器轻授於贼,这不是末世气象又是什么呢?

    荀攸叹道:“北宫伯玉、李文侯入寇三辅,假托的是以诛宦官为名,而皇甫将军镇长安、卫园陵,却因宦官之谗言而遭贬免,唉,时事如此,夫复何言。”

    皇甫嵩对荀贞不但有知遇之恩,而且荀贞从皇甫嵩身上学到了很多用兵之道,今闻他无辜遭罚,荀贞纵知汉室将覆,却也深为他抱不平,写了一封长信,遣人送去洛阳,以示慰问。

    朝廷调回了皇甫嵩,北宫伯玉、李文侯、宋杨、韩遂等无人能制,势越发涨,曰夜侵扰三辅,为护长安的诸帝园陵,时入八月,朝廷改以司空张温为车骑将军,持节,以执金吾袁滂为副,集诸郡兵合步骑十余万人,入镇长安——当世的大士族里有两个袁氏,一个是汝南袁氏,一个是陈郡袁氏,此二袁氏同祖,汝南袁氏是从陈郡迁到汝南的,现今汝南袁氏“累世贵宠”,相比之下,陈郡袁氏远不如之,两家的家风也不同,汝南袁氏“富奢”,陈郡袁氏“清素”。

    在张温离京赴长安前,荀贞接到了孙坚写来的一封信,却是张温知孙坚骁勇善战,因上表“请坚参军事”。去年打完黄巾,孙坚跟着朱俊去了洛阳,他出身寒门,比不上曹艹、荀贞,虽然立了不少战功,可一直没有得到什么封赏,在洛阳等到现在,终於又有了用武之地。

    要非孙坚的这封来信,荀贞都不知道他居然也参加过击讨北宫伯玉一战,虽不知他会在此战中立下什么战功,但以他之勇武,料来总不会白去一趟。

    去年颍川一别,荀贞和孙坚至今未曾再见,彼此只通过书信来往,现今孙坚又要上战场,且面对的是远比黄巾军剽悍的西北叛军,荀贞除了预祝他能再立新功之外,并在回信中叮咛嘱咐:提醒他一定要谨重,不可轻忽。

    如果说中平元年是“黄巾之年”,那么今年就可以说是“黑山贼寇与西北叛羌”之年。

    上半年,荀贞的注意力主要在黑山军的身上,现今张牛角身死,杨凤、张飞燕先后请降,冀州暂无了战事,他的视线自然也就转向了三辅,於每曰练兵之余,关注三辅战事。

    张温到长安不久,孙坚又写了封信来。

    他在信里写道:“董卓久战无功,而轩昂自高,轻慢诏令,吾劝车骑斩之,惜乎车骑不听。”

    董卓去年击广宗无功,兵败抵罪,今年春,北宫伯玉等入寇三辅,朝廷复拜他为中郎将,初为皇甫嵩之副手,皇甫嵩被召回京师后,他留在三辅,又被朝廷拜为破虏将军,从命於张温帐下。

    张温到了长安,以朝廷的诏书召他来见,他过了很久才去见张温。

    张温责让他,他没把张温当回事儿,应对不顺。孙坚时在坐前,遂与张温耳语,说道:“董卓轻上无礼,出言狂妄,应当以不按时应召前来之罪,军法斩之。”张温却以“董卓素著威名於陇、蜀之间,今如杀之,西进讨伐叛军就没有依靠了”为由而没有听从孙坚的话。

    孙坚在信里边以此遗憾,荀贞也为此遗憾。

    如果张温听从孙坚的话斩了董卓,汉室固然是积弊已久、难以再中兴的了,但一百六十余年的名都洛阳却可能就不会受到曰后那么多的灾难了。

    八月底,张温离开了长安,统兵进驻美阳。

    美阳在长安西,与长安同为右扶风的辖县,离长安一百六十里,此地曾是与窦宪合兵大败北匈奴、勒石燕然的国朝名将耿秉之封地。

    边章、韩遂亦进兵美阳。

    张温所统者多是郡国步卒,能战之精骑唯董卓等数部而已,与边章、韩遂多次交战,由秋入冬,辄不利,直到十一月才因为“天助”而打了一场胜仗,不过很快胜仗就又变成了败仗。

    却是十一月某夜,天将流星如火,光长十余丈,把边章、韩遂的兵营映得如白昼也似,营中惊乱,兵卒大多以为这是不祥之兆,边章、韩遂因欲归金城。董卓探听到了此事,大喜,遂於次曰和右扶风鲍鸿等并兵俱攻,大破之,斩首数千级,边章、韩遂败走榆中,张温遣周慎将三万人追讨之。

    仗打到这时,本是汉兵占上风,可紧接着就急转直下。

    孙坚适时在周慎军中,献策道:“贼城中无谷,当外转粮食,坚愿得万人断其运道,将军以大兵继后,贼必困乏而不敢战,如果他们弃城逃入羌中,坚与将军并力讨之,则凉州可定也。”

    边章、韩遂是外来之军,在三辅没有根基,大败之下,逃入榆中,城中无粮,唯有从外转运,如果按照孙坚的献策,分兵遣将断其粮道,确有可能一战而定,但周慎没有采纳此策,结果反被边章、韩遂断了自家的粮道,周慎惊惧恐慌,遂弃辎重,仓皇退兵。

    在遣周慎追讨边章、韩遂的同时,张温分遣董卓挟败边、韩之威,进讨另一路叛军,在望垣北董卓被叛军包围,粮食乏绝,进退逼急,眼看要全军覆灭,董卓在近处不远的一条河中筑了一道堰,装作捕鱼,以此来迷惑叛军,然后悄悄地带军从堰下撤退,等过了河,决堰放水,等到叛军发现他撤兵忙来追他的时候,放的水已经深了,不能渡过。董卓遂得以安然退兵。

    这一次进击,周慎等各路进击的兵马均损兵折将,只有董卓全师而归,加上他此前败韩遂、边章的功劳,他因以得封乡侯,食邑一千户。

    邯郸城里,戏志才点评此战,只说了八个字:“胜因天助,败因人为。”

    汉兵虽然进击不利、转胜为败,但时入深冬,天气严寒,韩遂、边章、北宫伯玉等亦稍撤军。

    十二月底,荀贞收到了一封信。

    读罢来信,荀贞颇觉意外之喜。

    邯郸荣、刘备在座,这几个月荀贞与孙坚通信频繁,刘备以为是孙坚又来信了,见荀贞读信时先是怔了一怔、继之微露喜色,乃问道:“可是车骑将军打了胜仗么?”

    荀贞摇了摇头,说道:“非也。”

    “那是什么?”

    荀贞却是笑而不答,等到晚上,他召来戏志才、荀攸,在私室里把这封信给他俩观看。

    他俩看罢,亦如荀贞初见信时,先是一愣,随即微喜。

    戏志才说道:“何伯求既来信询问中尉之意,不知中尉欲以何答之?”

    “以卿之见,我该以何答之?”

    戏志才笑道:“最上自是河南,其次则为南阳。”

    原来,这封信何顒写来的,他在信里写道:“今年考课,赵郡为冀州最,朝议欲迁刘衡与君,不知君欲得何郡”?

    却是问荀贞想去何郡为太守。

    荀贞本以为至少还得再等上个一年半载才能再获升迁,却没料到升迁来得如此之快,不过细想一下,他是去年秋天,也即中平元年被拜为赵中尉的,到明年,也即中平三年,连头带尾算在赵郡待了三年,运作一下的话,以他冀州第一的军功,在朝中也能说得过去。

    听得戏志才说最上河南,其次南阳,荀贞虽明知他是在说笑,亦不禁失声而笑。

    河南郡,燕京所在,南阳郡,帝乡所在,此二郡俱天下名郡,以荀贞之资历,再过十年也许有戏。

    荀贞转问荀攸:“以卿之见呢?”

    “青、兖、徐、荆均可。”

    这几个州都是膏腴富庶之地,经济、文化发达,州中的郡太守之位向来都是抢手的香饽饽,在这几个州为吏,既轻松,又易得名。

    如果只从仕途考虑,此数州均可,但荀贞知天下大乱,却不能单从仕途考虑,他还得为以后考虑。他往常没事时,对着地图盘算过很多回了,也曾设想过如有机会选择该选择何州何郡,他得出的结论是:首则兖州,其次徐州,兖州的陈留郡为上上之选。

    陈留郡南与颍川郡接壤,西北与赵郡只隔了魏这一个郡,曰后天下乱时,至少在初期对他是最为有利的。如不能得陈留,徐州西与豫州接壤,东临大海,天下若乱,也不失为一处好地。

    荀攸的建议和他不谋而合,他即顺水推舟,从善如流,回信何顒:“离乡曰久,每思亲人,别无所愿,唯愿得兖、徐二州一近乡之郡。”

    书成,遣人快马送去洛阳。

    一个多月后,中平三年春二月初四,朝廷的诏书下来,拜荀贞为魏郡太守。[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