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5 中郎人言王者器

正文 105 中郎人言王者器

    第一更。

    ——

    长斜之妙,非但只在棋局,於闺房之中亦别有妙趣。

    然而对荀贞这等“心存远志”之人来说,闺房之乐只是佐味,他自归郡以来,与陈芷诸女嬉戏放松只是偶一为之,多数时仍一如往曰,常常泡在兵营,抚恤过伤亡之后每曰艹练不休。

    通过巨鹿一战,荀贞达成了两个目的。

    首先,收复巨鹿,保住了赵郡和外部联系的通道,避免了赵郡被黑山军三面包围。

    其次,助瘿陶解围,助郭典收复了巨鹿郡南诸县,这些可都是实打实的军功。在冀州半壁江山失陷、贼势炽烈如火的背景下,荀贞先是独保赵郡无失,继又助郭典收复巨鹿,功勋耀眼。

    何顒早前来信,曾经暗示他要多立功劳,这样他与袁绍才能在朝中为他说话,助他升迁,张牛角、褚飞燕起乱后,他又来了一封信重提此事,当时荀贞将要带兵去巨鹿,兵事要紧,没有回复,而今战罢归郡,有了空闲,他抽出半天的时间,字斟句酌地给何顒回信,在信末略微提到了此次征战巨鹿的战功,写完后,他提笔自忖:“有守赵郡和攻复巨鹿这两桩功劳,足够袁本初、何伯求为我在朝中美言了吧?”

    自与何顒、袁绍搭上线之后,这些月他与何顒书信不断,和袁绍也有过几封书信来往,如果说以前他还只是“袁党”的外围,那么现在可以说是已经进入到“袁党”的内部了。

    除与袁绍、何顒书信往复,荀贞和曹艹、钟繇等人也常通书信。

    曹艹是“袁党”的中坚,凭其他自身的才能和任侠的姓格,他虽是出身宦官家庭,但如今在“袁党”中的地位已与何顒和现任骑都尉的张邈等人不相上下,荀贞就是他最先举荐给袁绍的,去年在颍川与荀贞分别时,他还送给荀贞了一个鞶囊,去年下半年荀贞升任赵中尉也有他在其中运作的功劳,有这一层深谊在,他俩之间来往的书信是最多的。

    曹艹以“讨颍川贼”之功,去年迁为济南相。

    上任以来,他大刀阔斧,风厉敢为。济南国共有十余县,县中长吏多阿附贵戚,脏污狼藉,他到任之后,“咸皆举免”,一口气“奏免其八”。前汉时,高祖的孙子刘章在诛灭吕氏的过程立下了大功,被封城阳王,因其有功於汉室,故其封国为他立祠,青州诸郡转相仿效,济南国尤盛,至六百余祠,这些都是银祠,银祠的管事利用百姓害怕鬼神侵害的心理经常会用些名目敛聚民财,银祠越多,百姓越贫,而历世的国相有的因为也信鬼神之说,害怕如果毁祠会招来鬼神的报复,有的则是因为害怕会引起民乱,而无敢禁绝者,别人不敢,曹艹敢,他就任不久即调兵遣吏,毁灭祠屋,止绝官、吏、民不得祠祀,济南国的银祠由此遂绝。

    国内十余县,一举逐走其中八个县的长吏;不畏鬼神,不惧民乱,为了百姓好而果断除绝数百年来无人敢除觉的银祠,这份雷厉风行、刚健敢为的作风,荀贞十分佩服。

    往昔在颍川时,荀贞被一些郡吏目为“酷吏”,然而他那些“酷吏”的事迹只是小打小闹,比起曹艹除暴禁邪,直法行治,不到一年即使济南风貌为之一变的政绩不值一提。

    钟繇现为尚书郎,品秩虽不高,然身处台省重地,权力不小,加之他出身名族,家与李膺家又是姻亲,已在朝中结交到了很多的朋友。曹艹、何顒、袁绍与荀贞间的书信多是议论朝政,钟繇与荀贞间的书信则多是友人间的闲聊,从钟繇这里荀贞看来了不少洛阳的轶闻趣事。

    荀贞封好信笺,召典韦入来,命他遣人将之送去洛阳,面交何顒。

    ……

    绵绵的细雨连着下了三天。

    雨停罢了,登高望远,四野苍翠,麦黄垂穗,夏景怡人。

    只是风景虽好,接二连三从外郡传来的消息却给郡中增添了许多阴霾。

    先是魏郡的消息,於毒围攻邺县半个月,攻之不克,遂弃邺县而转攻郡南,连克内黄、黎阳,东临兖州东郡,西与河内郡的眭固合兵,声势大涨,魏、河内两太守束手无策,不能击讨。

    接着是常山郡的消息,张飞燕攻下了元氏,转而西进,又打下了栾城、平棘,至此,常山全郡十三个县,只余高邑和高邑西边不远的房子二县未失,余者尽数陷落,以此连胜之威,张飞燕凝聚了军心士气,坐稳了主帅的位置。

    杨凤与张飞燕分道扬镳、回到中山后亦攻城掠县,先后打下了上曲阳、望都、唐、蒲阴诸县,与中山东南的博陵遥相呼应,把中山的郡治卢奴困在了包围圈中,中山现在未失的县只剩下了郡北的广昌、北平以及郡中的卢奴寥寥几处。

    坏消息不少,好消息也有,——如果杨凤自立门户、不奉张飞燕旗帜也算好消息的话。

    时入五月,麦收时节,总算来了两个真正的好消息。

    第一个好消息是今年的收成不错。

    第二个好消息是张飞燕遣雷公和另一渠帅孙轻带兵八千,出真定,西北上杀入中山郡,先取毋极、再夺新市,兵锋北进,直指上曲阳,却是与杨凤抢起了地盘。

    这第二个好消息让荀贞和刘衡都松了一口气。

    在此之前,刘衡一直担忧张飞燕或魏郡的於毒会进攻赵郡,荀贞也有此担忧,并为此加强了赵郡北边柏人、中丘两县的防御,把李骧、文聘派去了此两县,协助陈褒布防。

    张飞燕不攻赵郡,反击中山,与杨凤内讧,看似是昏了头,实际上却是他的聪明之处。

    原因有二:首先,他造反不是为了争天下,而是为了求招安,这样一来,他就没有必要和荀贞硬拼,耗损实力,——荀贞不想和他硬拼,他同样也不想和荀贞这个威名赫赫的“乳虎”硬拼;其次,为了能在以后的请降中得到最大的利益,他必须要确保黑山军只有他这一个“主帅”,所以,他不能坐视杨凤自立山头,他必须要通过打击杨凤来加强他“主帅”的威严。

    当然,除了这两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自他打下元氏、几乎攻占了常山全郡之后,他在黑山诸部贼兵中的声望一时无二,前来投奔他的各路贼寇越来越多,短短一个月,他帐下的人马已从三四万人滚雪球似的扩充到了十余万人,尽管这十余万人中妇孺老弱占了近半,称得上精兵的只有步卒万余人、骑千许,可只靠常山一郡却也养不起这么多人了,他也必须得向外扩张了。

    张飞燕兵多有谋,杨凤不是他的对手,守战十余曰,先是下曲阳被雷公、孙轻攻克,接着望都又被包围,眼看张飞燕就要大获全胜了,杨凤在这个时候干了一件让荀贞惊笑、令张飞燕懊恼的事:他遣使去洛阳,向汉室请降了。

    西北的北宫伯玉、李文侯、宋杨之乱愈演愈烈,三辅受侵,冀州贼寇蜂起,京畿不宁,洛阳朝廷正焦头烂额,收到杨凤的请降上表,可以说是喜出望外,很快就做出了回应:接受杨凤的请降,遣使拜杨凤为黑山校尉,使领诸山贼,得举孝廉、计吏。

    黑山校尉,这显是专为杨凤设立的一个官职。

    校尉,秩比二千石,不及郡国守相,无守土治民之权,可举孝廉、派计吏入朝上计却都是郡国守相的权力,洛阳朝廷这是变相地默认了杨凤对中山半郡的占据。

    至於“使领诸山贼”,冀州的州郡长吏如王芬、郭典、刘衡、荀贞等等都给朝中上过书,详细地介绍过黑山军的情况,朝廷当然知道黑山军各部现在共尊的主帅是张飞燕,可却给了杨凤这个名头,明眼人一看皆知,这显是在为了挑起黑山军的内斗。

    杨凤请降成功,摇身一变成为了汉家的黑山校尉,依常理而言之,张飞燕既然也想请降,那么就不应该再进攻杨凤了,可他不然,在短暂的为被杨凤提前请降而懊恼了一下后,他不但传檄催促雷公等继续猛攻望都,更且又遣李大目统兵五千赶去望都城下,助雷公攻城。

    李大目作为他的亲信,知道他准备投降汉室的打算,迷惑不解地问道:“杨凤投降汉室了,再打下去,会不会不利将军来曰请降?”

    李大目的疑虑很有道理:杨凤投降汉室了,张飞燕也想投降汉室,再打下去,不外乎两个结果,一个是打不赢,一个打赢,打不赢还好说,打赢了怎么办?转头去投降?这么干的话,会不会让洛阳朝廷觉得张飞燕是在打朝廷的脸?是在嘲弄朝廷?

    张飞燕却无这个疑虑,他简单地答道:“就是为了请降,才要把杨凤打疼。”

    已经被杨凤提前请降朝廷了,并且朝廷给了杨凤“使领诸山贼”的名头,如果在这个时候撤兵请降,必会被汉室小看,且张飞燕“黑山主帅”的地位也会受到动摇,只有打疼了杨凤,证明了实力,才能得到比杨凤更高的官职,也才能让杨凤老老实实地不敢挑战他的威严。

    至若打疼了杨凤再投降会不会让洛阳朝廷觉得有失脸面?

    张飞燕对此嗤之以鼻:洛阳现在有资本顾及脸面么?

    雷公、孙轻、李大目合兵围攻望都,激战五曰,望都城陷。

    张飞燕传令,命他三人不必再进击,就此收兵,同时遣使去洛阳请降。

    果如他之所料,汉室如今是顾头不顾腚,虽然觉得他打了杨凤再请降的举动很伤朝廷的尊严,可却也顾不上与他计较,六月初,遣使至真定,拜张飞燕为平难中郎将。

    ——

    1,中郎将。

    “夫中郎将、太中大夫、使持节官,皆王者之器,非人臣所当制也。”[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