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2 会猎书来满城惊

正文 102 会猎书来满城惊

    第二更。

    ——

    张飞燕以退为进,带着诸部贼兵退回到杨氏。

    杨氏不大,是个中等的县城,容不下数万贼兵进驻,张飞燕与诸贼帅相约,各部均只带一半人马入城,余下的一半人马驻扎县外。

    分兵驻扎县内、县外,成掎角之势,既减轻了县内的压力,也有利守城防御。

    入驻县内的贼兵各部泾渭分明,张飞燕和倾向於他的雷公、杨大目等诸部渠帅多驻在县东,杨凤和倾向於他的诸部渠帅多驻扎在县西。

    县寺在张飞燕的驻区内,这一曰早上,他登上县寺内的高楼,展目远眺城外。

    雷公、杨大目等渠帅随从在他的左右。

    杨大目居高临下,俯瞰县西。

    杨氏县本就不是人口大县,离广宗、下曲阳又都不远,深受去年张角之乱的兵害,县中的住民越发稀零,十室九空,放目望去,县西的里中、街上几乎不见百姓,尽是一股股东游西荡的贼兵。——相比县西,县东的情况好很多,张飞燕的军纪虽然也称不上严格,但较之杨凤等部的军纪却要好上许多,贼兵大多被拘束在城头和新建的兵营里,於街上闲逛的不多。

    “张帅,老帅刚刚亡故,杨凤这个狗子就拉帮结伙,不知意欲何为!”杨大目愤愤地说道。

    雷公冷笑说道:“还有说么?显然是觊觎张帅之位,所以私底下小动作不断。”

    立在雷公左边的一个渠帅说道:“张帅,杨凤不止拉帮结派,并且对你的军令阳奉阴违,你前几天命他遣人出营巡弋河岸,以防荀贼偷渡,他当面答应得好好的,结果却只派了四五百人出营,那么长的河岸,四五百人能巡个什么?”

    杨氏西边、南边都有河,西边是源自井陉的洨水,南边是源自赵境的汦水,河岸线很长,只凭张飞燕一部是看不住的,张飞燕选择放弃瘿陶、退回杨氏就是为了调荀贞、郭典过来,因此为了能及时发现荀贞、郭典的行踪,张飞燕给诸部贼兵都分配了任务,但是杨凤对他的军令却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有点敷衍了事。

    杨大目凑近张飞燕,低声说道:“张帅,杨凤居心叵测,留之必为后患,不如?”

    张飞燕收回远眺城外目光,转脸问道:“不如怎样?”

    杨大目举起右手,狠狠地往下一劈:“不如趁荀贼、郭贼还没有来,先把这狗贼杀了!”

    “胡闹!现在外有大敌,正是咱们应该联手抗敌之时,岂能反生内乱?”张飞燕瞪了杨大目一样,斥道,“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杨大目悻悻然地应了声诺。

    张飞燕复投目城外,不知他想到了什么,眉头紧锁,面色沉郁。

    雷公问道:“张帅,有什么不对么?”

    “我总觉得不踏实。”

    “不踏实?”

    “咱们到杨氏几天了?”

    雷公掐指就算:“六天了。”

    “是啊,整整六天了,……瘿陶却怎么半点动静也无呢?”

    “张帅此话何意?”

    “我数万人马驻兵杨氏,距高邑只三十里之远,按常理而言之,高邑必然会为之震动,王芬十有**会下令荀公、郭典北上击我杨氏,可却怎么六天过去了,瘿陶还无动静?”

    杨大目插口说道:“这还用说么?此必是荀、郭惧畏张帅威名,故而不敢出城。”

    “非也非也。且不说荀公知兵善战,非常人也,不一定会畏惧我杨氏兵多,就算他畏惧了,王芬是汉刺史,只要王芬给他下令,他也不敢违背。”

    “那可能是王芬没有给他下令吧?”

    “这个可能姓很小。……你们又不是不知,斥候接连回报,说瘿陶、高邑间信使频仍,五天内来回了两拨信使。信使来往的如此频繁,这定是王芬在给荀公、郭典下军令。”

    “既然如此,荀、郭又为何按兵不动,不肯出城?”

    “所以我才觉得不对劲,觉得不太踏实啊。”

    楼梯上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两个亲兵引着一个满头大汗的斥候奔到楼上。

    这斥候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张飞燕近前,来不及跪拜,急声说道:“将军,荀贼出城了!”

    张飞燕精神一振,面现喜色,哈哈大笑,说道:“总算出城了!”问道,“何时出的城?”

    “昨天下午。”

    “现到哪里了?”

    “算其路程,应该已快到柏人了。”

    张飞燕呆了一呆,愕然问道:“柏人?”

    “是。”

    “赵郡的柏人县?”

    “是。”

    柏人在瘿陶的西南边,距瘿陶三四十里。

    雷公、杨大目等渠帅亦是愕然,雷公说道:“荀贼回赵郡了?”

    斥候答道:“是。”

    “这不可能!”张飞燕的第一反应不是相信,但斥候不会说假话,他很快镇定下来,负手在楼上踱步,陷入沉思,喃喃说道,“柏人?柏人?”

    雷公、杨大目等人不敢打扰他,面面相觑地站着,等他思考的结果。

    张飞燕停下脚步,令道:“拿地图来。”

    亲兵取来地图,铺展到地上。

    张飞燕蹲到图前,一边细细看图,一边细细揣摩,喃喃说道:“柏人、柏人。……荀公就算惧我杨氏兵多,不敢来击我杨氏,也不应该退回赵郡啊,难道他就不怕我军再击瘿陶?又或者是他别有图谋,退回赵郡只是虚晃一枪,是为了迷惑我军?”

    他的目光从柏人移到柏人北边的高邑,又移到高邑东边的杨氏,又移到杨氏南边的瘿陶,打着圈地看这几个地方,继续喃喃自语地说道:“如是为了迷惑我军,那他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不经意间,杨氏东北数十里外的一座县城被他的目光扫了一下。起初他没在意,但当这座县城第二次被他无意中看到时,他忽然灵光一闪,忙把欲待转开的目光定住,落在了这座城上。

    “张帅?”

    张飞燕紧紧盯着地图上的这座县城,喃喃说道:“阜城。”

    “张帅?”

    “阜城!”张飞燕总算找到了让他心里感到不踏实的原因,霍然起身。

    他蹲的时间太长,起身太猛,眼前一黑,险些摔倒。

    杨大目眼明手快,急忙把他扶住。

    “快,快!立即传我军令,调精兵出营,赶去薄落亭一带。”

    一个亲兵应诺,转身待走,张飞燕又改变了决定,把他叫住,转令雷公、杨大目:“不,此事事关重大,让别人去我不放心。老雷、老杨,你们两个亲自带兵去!”

    雷公、杨大目一头雾水,应了声诺。

    杨大目忍不住问道:“张帅,为什么去薄落亭?”

    雷公也纳闷,说道:“张帅,你刚才说阜城,阜城怎么了?”

    “对,还有阜城!阿武,你立即赶去阜城,传我军令,命阜城守将务必要守好城关,告诉他,就说荀、郭二人极有可能会奔袭阜城。”

    ……

    张飞燕见机得算快了,只可惜还是晚了。

    昨天下午荀贞出的瘿陶,入夜后留下辎重营,全军轻装疾行,改道向东,复折向西北,三更时就从薄落亭一带渡过了汦水,一夜间奔行了六七十里。

    当张飞燕命杨大目、雷公赶去薄落亭一带以及命亲兵“阿武”赶去阜城传令时,荀贞部离阜城已经不远。杨大目、雷公还没到薄落亭,亲兵阿武也才刚出杨氏不久,阜城已被荀贞攻克。

    阜城守兵不多,又无防备,当荀贞部就如神兵天将也似出现在城下时,军纪松散的贼兵还以为是张飞燕派来的友军,几不费吹灰之力,县城便已易主。

    来给阜城传令的亲兵阿武骑快马奔行了大半天,快傍晚时到了城外,远远望见飘扬在城头的“荀”字旗,不由叫了声苦。

    县城既已非贼兵所有,他不敢近前,打马待走,却被一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赵郡骑兵追上。

    阿武逃之不及,吓破了胆子,滚落马下,伏地大叫:“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两句交战不斩来使!我是来使,我是来使!”

    这队赵郡骑兵约有二三十骑,带头的是个甲衣鲜艳的骑士。

    听得阿武乱叫,数十骑纷纷大笑。带头的骑士呸了声,不屑地说道:“乱贼也敢称‘军’、小贼也敢称‘使’?你是褚燕派来的吧?”

    “是,是。”

    “知道乃公是谁么?”

    阿武偷觑他,见他甲衣华丽,想来定是荀贞帐下那几个勇名在外的重将之一,猜了几个名字,却都没有猜对。

    这个骑士闷闷不乐,干脆自道名字,说道:“记住了,乃公是颍川高子绣!……,回去告诉你家贼帅,就说阜城已被我家中尉克复,我家中尉与瘿陶郭府君、高邑王牧伯联军相约,欲与你家贼帅会猎於杨氏。”

    “是,是。”

    没想到赵郡的骑兵居然没有杀他,亲兵阿武喜出望外,连声应是,待这个自称高子绣的绣衣美甲骑士带队离去,他爬上自家的坐骑,拼命打马,屁滚尿流地去了。

    回到杨氏,亲兵阿武把高素的话原封不动地禀与张飞燕。

    “荀公联军郭典、王芬,欲与我会猎於杨氏?”

    贼兵的渠帅多不识字,不懂这句话的意思,雷公眨巴着眼,问道:“‘会猎於杨氏’是什么意思?”

    张飞燕苦笑说道:“会猎就是会战,……荀公这是要逼我等退回常山啊!”

    张飞燕是个聪明人,一听荀贞的这句话就明白了荀贞的意图。

    兵法之道贵在出其不意,哪儿有仗还没打就先把己军的目的告诉对方的?荀贞如果真想和他“会猎於杨氏”,是绝不会送这句话过来的。很明显,荀贞这是在告诉他:阜城已经被我占据了,杨氏已经陷入了汉兵的半包围圈,而且你的粮道也已经不安全了,如果你老老实实地退回常山郡,我就放你一马,如果你不退回去,你就等着兵败身亡吧。[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