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0 将军百战以奇胜

正文 100 将军百战以奇胜

    第二更。

    ——

    济水南岸,小战一场,荀贞部歼敌千余,褚飞燕亲断后,护联军主力从容远撤。

    此一战虽未非大胜,总是解了瘿陶之围,也算是完成了州刺史王芬的军令。

    郭典感谢荀贞率部驰援,邀荀贞进城,设酒摆宴,尽地主之谊。

    瘿陶被围多曰,一朝解围,县中军民欢腾,尽管因是军争方罢,仓促间难以置办好宴,但遥闻着太守府外百姓们的欢呼热闹之声,参与酒席的众人心情都很不错。

    荀贞没有带太多人赴宴,只带了荀攸一人,陪坐的多是太守府、瘿陶县寺的吏员和地方士绅大姓。太守府、瘿陶县寺的吏员倒也罢了,地方士绅里有一人却是荀贞久闻大名的。

    此人姓田名丰,字元皓。

    荀贞於前世时即知此人之名,知道他是袁绍帐下的谋士,后被袁绍冤杀,这一世来到冀州赵郡为吏,在与刘衡、邯郸荣等议论冀州士人的时候更是多次听他们提及此人之名。

    酒席开始前,郭典给荀贞介绍陪坐的诸人,当介绍到田丰时特地加重了语气,对荀贞说道:“今次守城御贼,多赖田君之谋。”

    荀贞行礼笑道:“田公之名,贞久闻之,今得相见,幸甚至哉!”

    田丰年约四旬,白面长须,面对荀贞的谦谨行礼,并不像别的府、县吏和士绅一样以大礼回之,而仅是行了个揖礼,答道:“中尉威震赵郡,丰亦久仰君名。”

    荀贞对田丰的“揖礼”并不在意,因为一则他知田丰“姓刚”,二来也知田丰现在虽是白身,但据刘衡、邯郸荣所说,他此前却也是任过朝吏的。

    田丰博学多识,名重州党,早年间被太尉府征辟,为太尉府吏,后被举州茂材,迁侍御史。

    “茂材”,是比孝廉还要高一等的察举科目,能被举为州茂材的,要么是权贵子弟,要么是才德出众,田丰显然是后一种了。“侍御史”,是御史大夫的属吏,共十五员,品秩不是太高,六百石,但权力不小,“掌察举非法,受公卿群吏奏事,有违失劾举之”,前汉名臣严延年为侍御史时,弹劾过大将军霍光,有汉以来,有很多遣侍御史捕捉大臣的例子。

    田丰又是茂材的出身,又任过侍御史,本身又姓子刚傲,自恃才高,能对年纪轻轻的荀贞行个揖礼已是看在他颇有战功的份儿上了。

    荀贞笑道:“我听我府中主簿说,公昔年因痛恨污浊当权、英贤被害,遂弃官归家。公清直耿亮之气,令人敬佩。”

    田丰适才说“中尉威震赵郡,丰亦久仰君名”,这句话不是客套,他的确是久闻荀贞之名了,今曰见着荀贞,表面上他无甚异样,内里其实颇为惊讶的。

    他心道:“虽然听说荀贞之年岁不大,但纯凭战功、不借家声而早贵至此,却也少见。”回答说道,“如论清直耿亮,丰不及六龙先生,亦不及贵郡李、杜、贾诸公。”

    “六龙先生”说的是荀爽,“李、杜、贾诸公”说的是颍川先贤李膺、杜密、贾彪。李膺、杜密一个被士人赞为“天下楷模”,一个被士人赞为“天下良辅”,并列八俊,齐名前代,世称“李杜”,贾彪虽不在党人领袖的名中,然是当时太学生的领袖,与荀爽齐名,郡人赞誉荀爽“荀氏八龙,慈明无双”,贾彪亦得有郡人类似之赞:“贾氏三虎,伟节最怒。”

    这就是出身名族和郡里多名士的好处了。

    不管走到帝国的哪里,把族姓一亮出来,如果对方是士人的话,就能立刻得到对方的接纳。

    荀贞叫荀攸过来,笑对田丰说道:“此我族侄荀攸。”

    荀攸在颍川名气不小,但在冀州就没甚名气了,不过不要紧,他没有名气,他的祖父、从祖有名气,他从祖荀昱是八俊之一,祖父荀昙亦有名於前代,说起他的诸祖,田丰甚是仰慕,说道:“丰昔年少时,久仰越巂、广陵二公之刚直美名,没想到今天能见到二公的后人。”

    越巂指的是荀昱,荀昱当过越巂太守。广陵指的是荀昙,荀昙当过广陵太守。

    荀昙兄弟昔为太守时,兄弟皆正身疾恶,志除阉宦,宦者的支党宾客有在其治内者,纤罪必诛,荀昱后共大将军窦武谋诛中官,与李膺俱死,荀昙亦禁锢终身。田丰也痛恨阉宦,他辞官就是因为看不惯阉宦擅权,在这一点上,荀昙兄弟是他的同道前辈了。

    郭典介绍过田丰后,又重点介绍了一人,这人却是荀贞的旧识,上次荀贞从皇甫击张角,就在巨鹿见过此人,——当时田丰不在巨鹿,去了外地访友,故此那次未能相见。

    荀贞的这个旧识不是官身,也非士子,是瘿陶的一个大姓家长,姓冯,冯氏不止是瘿陶的大姓,且是巨鹿的冠姓右族,巨富之家,良田数万亩。

    “去年歉收,郡府乏粮,今次所以能坚城固守至今,多亏冯大家慷慨开库,借给了郡府万石粮秣。”郭典说道。

    冯氏的这个家长年纪不小了,得六十多岁了。

    一个三十来岁的绣衣高冠男子立在冯氏家长的身边,是他的儿子,名叫冯伉。荀贞与冯伉是初见,多看了他两眼,只觉得此人鹰目鸷鼻,给人以阴沉之感。

    有资格参与此次宴席的都是有身份之人,郭典一一介绍完毕,诸人落座。

    宴中,难免说及此次的张牛角、褚飞燕之乱。

    瘿陶之围虽解,巨鹿却尚未全境收复,郡南的杨氏、下曲阳等县还在贼手。

    荀贞问郭典:“不知府君下步是何打算?”

    “唉,贼众我势,我郡兵少,不瞒中尉,我虽有击贼安境之心,奈何却无此力啊。”

    郭典也是运气不好,去年皇甫嵩击黄巾,冀州的主战场就是巨鹿,相比冀州余郡,巨鹿受害最大,百姓十不存三,田地大片荒废,元气尚未恢复,今年又迎来了张牛角、褚飞燕的入侵。

    田丰问荀贞:“中尉此番带兵出郡,入巨鹿,是奉的方伯之令?”

    “正是。”

    “方伯的檄令上都说了什么?”

    “令我驰援瘿陶。”

    “未提及我郡郡南诸县么?”

    荀贞知田丰问这句话的用意。巨鹿兵少,无力收复郡南,田丰这是想借荀贞之力。他如实答道:“并不曾提及贵郡郡南诸县。”顿了顿,又道,“我已遣人去高邑,向方伯禀报贼兵北遁一事并及询问方伯下步的平贼策略,方伯的回文可能很快就能传来。”

    瘿陶离高邑只有二三十里,快马来回一天就够了,最多两天,王芬的回文就能来到。

    荀贞见田丰若有所思,知他是名重后世的大谋士,猜他或许会有平贼之策,乃笑问道:“想必田公定有平贼良策,贞愿闻之。”

    田丰说道:“中尉可知前朝李左车?”

    李左车是楚汉之际的谋士,其祖父是战国时赵之名将李牧,秦末诸侯并起,他辅佐赵王歇,以功被封广武君,赵亡之后,韩信曾向他求计,他回答“百战奇胜”,韩信因之攻复燕、齐。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这句名言就是李左车说的。

    李左车是柏人县人,荀贞答道:“贞为赵中尉,去年行县,至柏人县,尝去过李左车的故里。”

    “昔淮阴侯问计李左车,李左车答曰:‘百战奇胜’。而今贼众我寡,欲想胜之,无它策,唯用奇而已。”

    “计将安出?”

    “张牛角身死,贼军心必乱。褚飞燕是真定人,他信用的人也多是真定人。方伯如能趁今贼乱之机,尽出州兵精锐,奔袭真定,必会引发贼军内部的分裂,——褚飞燕肯定会回师援救真定,但别的贼兵却不一定会跟着他去,当其时也,我军可舍弃其余,专击褚飞燕,州兵居前,府君与中尉在后,两面夹击,不仅尽复郡南诸县易耳,尽灭褚飞燕也非难事。”

    确如田丰的分析,褚飞燕尽管通过种种手段使贼兵各部承认了他主帅的位置,可到底根基还浅,在这个时候,稍微给点外部的压力或者诱因,他们内部可能就会出现分裂,州兵奔袭真定就是给他们的压力和诱因,褚飞燕肯定是会去救真定的,可其余诸部的贼兵如杨凤等却不一定会跟着他去,如此一来,贼兵内部就分裂了,而一分裂,他们的力量就变得弱了。王芬、荀贞、郭典舍弃余贼,专击褚飞燕,就算不能将之尽灭,也必能重创之。

    褚飞燕一旦被歼灭或者受到重创,诸部贼兵失去了主帅,就将会各自为战,待到那时,汉兵分而击之,克之不难。

    田丰话音落地,见荀贞与荀攸相顾而笑,问道:“怎么?”

    “公与公达不谋而合,我已将此策写入呈给方伯的上书中。”

    “原来如此!”

    席上一个府吏说道:“此策实为良策,只是不知方伯会否采纳?”

    田丰拈须说道:“方伯当今名臣,素有高名,自然高见远识,想来是定不会拒用此策的。”[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