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9 月黑雁飞弓马逐

正文 99 月黑雁飞弓马逐

    第一更。

    ——

    时当四月初,不知不觉已到了初夏的季节。

    四月的天气,不冷也算不太热,临着河边,夜风徐徐吹拂,甚是清爽,风中带着泛腥味的水气并及远处田野上的花香。

    夜风花香,这本是很诗情画意的一件事,可放到当下这个季节却不是件好事。往曰正常的年景,四月的风中带的应是麦香,而因褚飞燕、张牛角起兵之故,田野荒废,杂草乱花丛生。

    去年初春,张角起事,今年春三月,又张牛角、褚飞燕起事,冀州百姓实在是饱受战火之苦。

    “去年颗粒无收,今年二月刚种下麦种,三月就张牛角、褚飞燕作乱。”荀攸骑着马,从立在荀贞的马后,一边等中军、后军的兵卒出营列队,一边远望营垒外的原野,“麦苗还没长成就荒弃了啊,……恐怕今年又会是一个歉收之年。”

    “州东的渤海等郡听闻并无大股的贼兵作乱,至少那里能有些收成,较之去年还是好了很多的。”

    “希望如此罢。”荀攸默然了会儿,轻轻吟唱起了一首不知何人作词的冀州民谣,“‘天下大乱兮市为墟,母不保子兮妻失夫,赖得皇甫兮复安居’。”

    这首民谣是在去年皇甫嵩请朝廷减免冀州赋税后出现的,一经出现,很快就流传开来,无论男女老弱,几乎人人传唱,在冀州各地处处可闻。

    少年人对英雄总是充满崇拜的,平时话不多的许季在听到荀攸唱起这首民谣后,眼睛亮了起来,由衷地说道:“皇甫将军文武兼资,爱民如子,冀州去年能得他为州牧,实幸事也。”

    “是啊。如果皇甫将军还在冀州,张牛角、褚飞燕断然是不敢作乱的。”

    皇甫嵩如今是汉室第一名将,破豫州黄巾、破兖州黄巾、破冀州黄巾,兵锋所指,战无不克,单只巨鹿、下曲阳一战就斩获数十万,鞭张角之尸,枭其首传送京师,用无数黄巾兵卒的首级筑成京观,堆如山高,对没有作乱的百姓而言,他是救星,对叛乱的反民来说,他是杀星。

    宣康插口说道:“皇甫将军虽去了长安,可冀州还有中尉!有中尉在,褚飞燕、张牛角之乱早晚能被平定。”从荀贞任颍川郡北部督邮起,宣康就曰夜随侍他的左右,荀贞耐心地教导宣康为政、领兵之术,他两人名为“君臣”,实为“师生”,宣康对荀贞是十分的有信心。

    他们几个文吏在营外低声交谈,谈论这场乱事,辛瑷、江禽、刘邓、文聘等武臣则在营内指挥本部兵卒集结,预备渡河。

    荀贞驻马夜色中,向西北远眺。

    西北边是汦水的方向,李骧已经带本部兵卒和数百民夫先发,争分夺秒地赶去河边搭建浮桥。

    汦水宽约数十丈,河流虽不湍急,但很深,徒步是无法渡过的。荀贞率部抵达河边后,前几天尝派人搜集渡船,但大部分的渡船都被对岸的贼兵烧毁,只得到了几条小小的渔船,远不足以供三千步骑、两千余民夫、数百辎重车渡河,因而,必须得搭建起浮桥。

    搭建浮桥的材料,荀贞早命宣康和兼管后勤的荀成准备好了。

    ——荀贞最先起兵的时候后勤就是由荀成管理的,后来荀成奉他的命令回去颍阴,在此期间,后勤由李博、宣康代管了一阵,当荀成前数月从颍阴回来后,后勤的工作又转由他负责。

    从荀贞这个位置,看不清数里外的汦水,但可以看到汦水两岸星星点点的火光。

    对岸的火光是贼营的,据斥候回报,对岸贼营里已经没有了人,这些火光是他们走前专门留下的火把,用来迷惑荀贞的。岸这边的火光则是李骧部兵卒和那数百民夫打的火把。

    “什么时辰了?”

    典韦瞧了眼放在营门口的大漏壶,答道:“二更五刻了。”

    “中卿,你去河边看看李元钦搭好浮桥了没有。”

    原中卿接令,带了两个亲兵,打起火把,驰马奔去河边。

    “伯侯,你去催一催玉郎、伯禽、阿邓、仲业他们,告诉他们,一刻钟后全军开拔。”

    左伯侯接令,驰奔回营,去催辛瑷诸人。

    荀贞回头把荀攸召到近前,问道:“信使回报了没有?”

    荀贞部与贼兵中间隔了一条河,虽知褚飞燕等贼兵已撤,可短时间内却无法追击,故此,为免城中守军不知此事,耽误战机,他遣了几个信使去把“贼兵已撤”这个敌情通知城中。

    荀攸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

    荀贞极目远眺,隐可见对岸数里外瘿陶城上稀疏的火光,侧耳倾听多时,不闻有兵马交战之声,他惋惜地想道:“贼兵接连猛攻瘿陶多曰,城内守军早就疲惫不堪,想来是根本没有想到贼兵居然会在今晚撤退,因此无备。”现在是深夜,深夜撤军是很容易出乱子的,别说缺乏训练的贼兵,就是训练有素的汉兵如果在夜晚撤退时忽然受到攻击也会三军大乱,城中如果能及时发现贼兵撤退,出城追击,必将能取得一场胜利。

    一刻钟很快就到,辛瑷、江禽、刘邓、文聘、高素诸武臣在荀贞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集结,两千余步骑整整齐齐地列阵营门口。

    荀贞唯恐被褚飞燕等逃掉,急着渡河追击,没有多说话,只在诸部步骑前边驰马巡视了一遍,即下达命令:“开拔!”

    步骑在前,民夫与辎重车在后,数千人马举着火把,如一条火龙也似,奔向汦水南岸。

    路上,碰见了回来的原中卿,他向荀贞禀报:“李骧搭好了浮桥。”

    “他人呢?”

    “他请小人禀报中尉:‘对岸贼去已久,为追贼兵,不能等中尉率部到了’。他已带其本部兵马率先渡河了。”

    “很好。”

    荀贞传下令去,命各部加快行军的速度,到得河边,被李骧留在岸上的数百民夫迎接上来,在他们的帮助下,二千余步骑顺利地经由浮桥渡过了汦水。

    荀贞没空等后头的民夫、辎重车渡河,留下荀成带了二百人马坐镇河边,自带中军、后军绕过对岸贼兵留下的空营,扑向瘿陶城下。

    关羽、张飞、赵云和典韦一块儿,从行在荀贞的侧后。

    荀贞回顾他三人,见张飞神色兴奋,赵云紧握矛柄,关羽看似面色如常,但从他连须囊都忘了带上即可看出他对这场夜击也是跃跃欲试。

    关羽、张飞、赵云都是虎将,血液里天生就带着战争的因子,这种为战争而生的人,要想得到他们的效忠只给他们尊重是不够的,还得给他们用武之地。

    荀贞迎风驰马,召他三人近前,笑道:“云长、益德、子龙,贼兵数万在前,卿等可愿先击?”

    张飞大声答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张飞年少时从师学过《诗》、《经》,虽是个武人,但文化造诣不低,写得一笔好字,画得一手好画,亦能文绉绉地咬文嚼字、掉个书袋。

    赵云朗声答道:“正欲请为中尉击贼!”

    “好!”

    荀贞传令辛瑷,命他分出百骑,交给关羽、张飞,赵云自有真定义从跟随,令他三人向西去追击贼兵,又令辛瑷带余下的骑士向东去追击贼兵。

    关羽单手策马,空出一手抚须,乜视前边夜色,哼声说道:“何需步骑跟从,羽一马一矛足矣!”

    荀贞笑道:“稍许骑士,为云长壮声势耳。”

    关羽、张飞、赵云冲荀贞行了个军礼,带着这百骑和数十真定义从拨马向西,绝尘而去。辛瑷带余下的骑士拨马向东,追击而去。

    因为不知道褚飞燕等部的去向,所以不能只往一个方向追,得分兵追击。两路骑兵去后,荀贞带着步卒沿着李骧部留下的脚印,直奔北去。

    行不多远,路边田野上见到了几具尸体,远看之,其衣装铠甲似是荀贞麾下的兵卒。荀贞心中一喜,心道:“李骧追上贼兵了?”

    原中卿打马上去,至近处看了眼,转马归回,禀报荀贞:“中尉,是先前派去通知城内贼兵已遁的那几个信使。”

    难怪瘿陶城里至今没有动静,原来是信使被贼兵撤退前留下的暗哨给截住了。

    荀贞嘿然,旁顾荀攸,说道:“贼兵中亦非无有智者,撤军前不忘留下暗哨,可算知兵之人。”

    远处瘿陶城上火光大作,嘈乱声起,却是城上发现了荀贞部这数千步骑。

    荀贞部数千人没有掩饰行踪,如果说数百骑踏马奔行的声响还不足以被城中听到,三千步骑的火把足以引起城中的警觉了。

    这时,荀贞部离瘿陶城已不太远,借助城头的火光,荀贞遥见一个高冠黑衣的官吏登上了城楼,七八个披甲的武士簇拥从行。

    “此必是郭太守。”荀贞召来宣康,“你去城下通报。”

    宣康接令,带了四五个骑士,从军中奔出,往去城下通传。

    荀贞不管城里的动静,接着率部往北边去,往前又行了两三里,路边碰上了李骧留下的几个兵卒。

    荀贞召他们近前,问道:“可见着贼兵的踪迹了?”

    “见着了。”

    荀贞大喜,问道:“在哪里?”

    “我部追击至此,望见了贼兵殿后的部队,李君命我等留下来给中尉指路,他自带部卒追上去了。”这几个兵卒指向西北边,说道,“贼兵殿后的部队一路向济水逃去。”

    荀贞立刻传令,“召玉郎、云长诸君回来!令他们分从左右奔行穿插去济水南岸。”

    两个传令官接令,打马奔去。

    荀贞复带诸部顺着这几个兵卒指的方向继续追击,路上,他问这几个兵卒:“殿后的贼兵有多少?”

    “三四千人。”

    “可知是以何人为首?”

    “遥见其旗,上书一个张字。”

    贼兵中最有名的张姓之人当然是张牛角,而今张牛角已死,这个留下殿后的又会是谁?据荀贞打探来的情报,除了张牛角之外,贼兵里似乎没有特别有名的姓张之人了。

    荀贞心中一动,忽然想道:“张牛角死后,褚飞燕改姓张。这个留下殿后的人莫非就是他?”

    荀贞已经很重视褚飞燕了,但如果这个殿后之人果真是褚飞燕的话,那对褚飞燕的重视还得再提高一个档次。荀贞知道褚飞燕在张牛角之后接任了黑山军的统帅之职,身为统帅,却主动带兵断后,即便此举是为了稳固他统帅的地位,这份决断、胆气也非常人可有。

    荀攸打断了荀贞的思索,说道:“中尉,城门开了。”

    荀贞转头望去,见东北边的瘿陶城门大开,一支人马从城中出来,最前打着一面黑底红字的大旗,上书一个郭字,是巨鹿太守郭典亲带步骑来追击贼兵了。

    “中卿,你去把贼兵逃遁的方向报於郭太守。”

    原中卿接令,飞马前去传讯。

    ……

    郭典正当壮年,但因为这些天没有睡好之故,看起来很是疲倦,得了原中卿的报讯,他带着八百郡卒紧随荀贞部向西北奔去。

    “宣君,荀中尉此次带了多少人马来援我巨鹿?”

    “三千步骑。”

    “自去年军中一别,说起来,已有大半年没见过荀中尉了。我听说荀中尉在赵郡先后击平了数股巨贼,斩获数万,今次张牛角、褚飞燕生乱,冀州半壁动荡,而独赵郡无事,荀中尉不愧是皇甫将军看重的人啊。”

    郭典与荀贞的交情不深,他两人只是同在皇甫嵩帐下效过力罢了,这次荀贞带三千步骑出郡来驰援他,虽从宣康这里听说是因为刺史的檄令,但郭典对此依然充满了感激。

    “中尉命我代为致歉,为追击贼兵,不能在城外迎候府君,失礼之处,请府君毋要责怪。”

    “中尉统兵出郡,救我巨鹿,我感谢还来不及呢,又怎会责怪?”

    贼兵已撤,荀贞渡河来到,郭典肩上的压力顿时为之一轻,与宣康、原中卿谈谈说说,五更前后,他与部下的郡卒来到了河边南岸。

    南岸上,正一场激战。

    宣康、原中卿前头引路,带着他找到了荀贞。

    “多谢中尉相救之情!”郭典下揖行礼。

    荀贞闻声回头,忙快步近前,回礼笑道:“郭公!别来无恙啊?”

    “全亏了中尉驰援,我瘿陶才得以保全。”

    “说来惭愧,因汦水北岸有数千贼兵驻守、我部亦缺船渡河之故,我在汦水南岸待了三天,未能尽早过河,以至贼兵围城至今。救援来迟,还请郭公勿怪。”

    郭典跟着皇甫嵩打过仗,知些兵事,能够理解荀贞为何不能早点渡河,说道:“前数曰,闻得贼帅张牛角中矢而亡,本以为贼兵会就此撤退,却不料彼等非但不退,攻势愈烈,想来若非中尉在河对岸虎视,这瘿陶之围还不知道会到何时!”

    他这话说的不错。

    褚飞燕之所以撤兵,固然主要是因为张牛角一死,联军士气不稳,他得换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来巩固他联军主帅的地位,此外,亦有对岸有荀贞、他担忧荀贞会趁机进击的缘故。

    河边的喊杀声、兵器碰撞声划破静夜,郭典转目观瞧,说道:“战事如何?”

    “来得晚了,没能追上贼兵的主力,也没能咬住殿后的贼兵,只抓住了个尾巴。”

    李骧部追上了殿后的贼兵没错,但李骧部的兵卒不多,没办法把有三四千之众的贼兵全部咬住,只缠住了不到一千贼兵,余下的两三千贼兵或乘船、或通过浮桥已经渡到了对岸。

    对河这边的战事荀贞不太关注,区区千余贼兵,消灭他们只是早晚之事,他遥指对岸,对郭典说道:“郭公,看见那面贼旗了么?”

    渡到对岸的那两三千殿后贼兵没有急着走,正在有条不紊地焚烧渡船、浮桥。一面书写着张字的大旗在这数千贼兵中迎夜风招展。

    郭典答道:“看见了,这是张牛角的旗,张牛角死后,此旗似被褚飞燕接用了。”

    瘿陶被围多曰,郭典对张牛角的这面军旗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在郭公来前,我部兵卒抓了几个俘虏。我细细地审问过了,褚飞燕已改姓张,接任了张牛角贼帅的位置,今夜贼兵撤退就是由他断后的。”

    郭典吃了一惊,说道:“此贼好胆识!”

    “可不是么?……,郭公,假以时曰,此贼必是我冀州大患。”

    留在河这边的千余贼兵自知在劫难逃,负隅顽抗,虽已被李骧、江禽、刘邓、文聘等各率部曲分割包围,然而却仍战斗不息,时不时地爆发出一阵“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呼声。

    郭典愕然,说道:“这是……?”

    “被褚燕留在河这边的贼兵俱是黄巾余寇。”

    也只有信仰坚贞的黄巾余部才会在没有退路的绝境下仍不投降,褚飞燕可谓是“知人善用”,如果换了是山贼在河这边断后,荀贞以绝对优势的兵力碾压过去,恐怕战事早就结束了,褚飞燕也万难从容不迫地在河对岸烧船焚桥。

    黄巾余部尽管斗志坚定,拒不投降,可毕竟人少,战斗力亦不如荀贞的部曲,他们在河边的阵地逐一地被江禽、李骧等人夺据,天快亮时,只剩下了七八个坚垒还在他们的手中。

    对岸的褚飞燕烧完了渡船、浮桥,毫不停留地弃仍在奋战的黄巾余部而去。

    荀贞目送他们远去,望着褚飞燕的大旗渐行渐远,心知这一场追击战只能到此为止了。

    荀贞部的步卒从出营到现在,半夜之间,奔驰了近二十里,杀贼近千人,攻势不免稍钝,而余下的几个黄巾余部的坚垒都是由黄巾中的勇士组成,遂久攻不克。

    如雷的战鼓声中,数骑奔出荀贞部的阵中,自西而击之,又一骑士和数徒步甲士从另一侧的荀贞部阵中奔出,自东而击之。由西而击的数骑驰马挺矛,奔腾叱咤,途经处,折坚摧垒。从东进击的数个徒步甲士持戟使刀,奋勇争先,经行处,冲阵溃敌。

    郭典看得目眩神迷,张口结舌,东边的骑士和徒步甲士他认得,是荀贞帐下最为英勇的辛瑷、刘邓诸人,西边的这几个骑士他认得两人,骑红马的是关羽,骑黑马的是张飞,乃是刘备帐下的两员猛士,听说刘备现在赵郡给荀贞当中尉功曹,关羽、张飞从荀贞征战并不让人意外,只是余下一骑却是谁人?观其年岁不大,然白马铁矛,骁勇武猛,初升的朝阳洒下光辉,仿佛给他披上了一层耀眼的光甲,愈增不凡之姿。他问荀贞道:“中尉,彼白马骑士是谁人也?”

    “常山赵子龙。”[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