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7 出身未捷身先死

正文 97 出身未捷身先死

    第一更。

    ——

    荀贞率兵方过巨鹿任县,还没到大陆泽,前方传来了一道州府急报。

    “杨氏县失陷,张牛角进兵瘿陶。褚飞燕率步骑万余入巨鹿,与张牛角合兵。”

    这是急报的前半截,后半截是王芬的命令。

    他命令荀贞火速驰援瘿陶,进击张牛角、褚飞燕。

    “这是乱命啊!中尉,断然不能遵奉。”

    说话的徐福。为了锻炼徐福、许季的军事能力,荀贞这次出征把他俩也带上了。

    对王芬的这道命令,宣康也强烈反对,他说道:“我部只有三千步骑,只打张牛角的话还可以,但如今褚飞燕已与张牛角会合,贼兵远多於我,这仗怎么打?方伯这是让咱们去送死啊!……,中尉,在给方伯的上书中,你不是说了么?如果褚飞燕与张牛角合兵,则上策是咱们先分兵北上常山,以此调褚飞燕回师,然后再击张牛角,方伯在回文里不也同意了中尉的此策么?却为何又变卦了?怎么又令我部进击张牛角、褚飞燕的联军?”

    戏志才留在了邯郸,军中的首席谋士现在是荀攸。

    荀贞蹙眉询问荀攸:“公达,你怎么看?”

    “方伯怕是慌了神了。”

    高邑、杨氏、瘿陶三个县在地理上成鼎足之势,杨氏在高邑的东北边,瘿陶在高邑的东南边,三县彼此相隔均是二三十里。杨氏一丢,就等於是三个鼎足断了一个,瘿陶如果再丢,那么高邑就难保了。如只有张牛角一部,高邑和瘿陶或许还可以彼此声援,支撑一段时间,可是现在多了一个褚飞燕,瘿陶和高邑已难支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身的安全受到威胁,王芬自保尚且不及,又哪里还顾得上荀贞此前的上书和荀贞部的安危?

    荀贞心道:“褚飞燕、张牛角初起时,王芬坐守高邑,不肯弃城走,我还以为他是个有胆识的人,却没料到……。”没料到王芬不仅相信方术,而且事到临头出昏招。

    他说道:“慌了神也好,没慌神也好,军令在此,该如何应对?”

    张牛角、褚飞燕这一合兵,他们的兵力已达到至少三万余人,荀贞部只有三千步骑,如果冒然进击,后果堪忧。荀贞是不想接受王芬这道军令的,可不接受也不行,不接受就是违令。

    两难的选择。

    荀攸说道:“方伯的军令不能不从。我部可先进军至瘿陶城外,与贼垒隔河相对,如此,一来可以呼应瘿陶城内的守军,以观贼势,待机而动,二来也可使贼兵不敢改击高邑。”

    瘿陶城南有条河叫泜水,离瘿陶最近处只有十来里地。荀攸说的“与贼垒隔河相对”指的就是在泜水南岸筑营。王芬之所以出此“乱命”,十有**是因为担忧褚飞燕、张牛角进攻高邑,既然如此,那就看住张牛角、褚飞燕,不让他俩进攻高邑。

    荀贞点头说道:“眼下也只能如此了。”

    在任县休整了一夜,次曰上午,全军开拔,继续北上。

    前行十余里,渡过渚水,绕过大陆泽,复行七八里,在距离泜水还有十几里地的时候,天已近暮,荀贞令全军停下,一面就地筑营,一面遣斥候潜赴瘿陶城外打探战情。

    当天晚上,三更时分,斥候络绎归来。

    综合他们得来的情报,褚飞燕、张牛角两部合兵以后,褚飞燕奉张牛角为帅,甘居副手,他二人目前没有改击高邑的意图,正在曰夜不息地猛攻瘿陶,并且他两人应是已知荀贞带部将到,在汥水北岸布置了数千人马,防止荀贞渡河。

    “贼兵共有多少?”

    “绕城连营,内外三重,旗帜如林,火光燎天,人声马鸣十里外可清晰听闻,少说三万人。”

    “除在泜水北岸布置了人马外,在别的地方还布置有人马么?”

    “在瘿陶与高邑间,亦布置了数千人马,观其旗号,是由一个叫杨凤的贼渠帅统带的。”

    “杨凤?……叔敬,你可听说过此人?”

    叔敬是岑竦的字。岑竦恭谨地起身,摇了摇头,躬身答道:“下吏不曾听闻。”

    “老迁,你可知此人?”

    蔡迁就是黄髯,他是黄巾余部,又在黑山里当了多半年的大贼,此次起兵的各路人马的底细他大多清楚,因此荀贞把他带在了身边,以备咨询。他答道:“迁被旧部劫持时,听过此人的名字,他好像是中山人,是张牛角的朋党,颇有勇名。”

    荀贞笑对荀攸说道:“张牛角、褚飞燕虽是贼寇,用兵倒是仔细,不但防着咱们奔袭,还防止高邑救援瘿陶。看来,他们对瘿陶是志在必得。”

    荀攸颔首称是,问那几个斥候:“张牛角、褚飞燕部的战力如何?”

    一个斥候答道:“较之黄巾精锐有不如,较之普通黄巾则胜之。”

    张牛角、褚飞燕的部众多是山贼,和如广宗死士这样的黄巾精锐比起来肯定不如,但与由百姓组成的普通黄巾相比,其战斗力上却是要胜之的。

    又一个斥候答道:“小人潜伏城外,观战许久,贼兵的攻城虽无章法,但贼渠帅张牛角、褚飞燕轮番上阵、身先士卒、十分悍勇,在他们的带动下,贼兵的攻势还是很猛烈的。”

    “张牛角、褚飞燕身先士卒?”荀贞笑对帐中诸人说道,“倒也不愧对他两人的绰号。”

    牛角者,意指能攻坚摧强,如牛角一样的坚硬锐利。飞燕不必说了,意指轻捷剽悍。

    如论武勇,帐中诸人是哪个也不肯自甘其后的,刘邓、典韦、江禽、李骧等,包括高素,又有哪个不是以武勇出名或者自以为武勇的?众人哈哈大笑,对张牛角、褚飞燕意甚不屑。

    得了斥候打探来的第一手情报,荀贞心里有了底。

    次曰上午,吃过早饭,首遣李骧先行,荀贞自带中军继之,陈到统兵殿后,三千步骑进至汦水南岸。

    瘿陶一带河网密布,数十里方圆里有五六条较大的河水,北有位处在瘿陶与杨氏之间的洨水、济水,南有分布在瘿陶和任县之间的汦水、渚水等数河,而且南边还有冀州最大的一个湖泽,即大陆泽。

    这个地理环境是不利进行大规模作战的。

    这也是为什么荀贞在得知杨氏失陷,张牛角、褚飞燕合兵一处、进围瘿陶后,不愿意服从王芬的命令,与张牛角、褚飞燕短兵相接的一个缘故。

    如果战事失利,荀贞部连撤退都没有地方撤退,不管是向南、还是向西、又或是向东,到处都有河。前有河阻,后有追兵,这就是全军覆灭的前奏。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褚飞燕、张牛角猜出了荀贞有顾虑,所以在明知荀贞率部抵达到汦水南岸的情况下,依然猛攻瘿陶不停。

    这就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局面。

    汦水南岸,荀贞部三千步骑筑营造垒,按兵不动,汦水北岸,最南边是数千张牛角、褚飞燕部的驻兵,与荀贞部隔河相望,数里之外就是热火朝天的瘿陶战场。

    驻军南岸了三天,荀贞这一天登上高地,遥望北岸瘿陶,看了多时,又转顾对岸的贼兵。

    “咦?公达,你看,对岸的贼兵似乎有点异常。”

    荀攸望去,见对岸贼营里不时有骑马的小帅奔驰出入,相比前两天,营里乱了很多。他说道:“是有点异常,莫非贼营出了什么事情?”

    “我部又没有渡河,贼营能出何事?”

    “要不然就是张牛角、褚飞燕攻城不利,故此召诸贼小帅军议。”

    “有可能。”

    荀贞望着纷乱的贼营,心道:“现在如是晚上,对岸的贼营这么乱,却是一个我部渡河击之的良机。”他抚着短髭望了会儿,开口说道,“公达,我部已筑营北岸三天了,不能再按兵不动了啊。”

    “中尉的意思是?”

    “方伯命令我等驰援瘿陶,我与巨鹿太守郭典去年同在皇甫将军帐下效力,也算有旧,去年我还给他写了封信,请他照顾樊阿,而今我等既然来了,总不能在这儿做个看客。”边儿上没有外人,荀贞实话直话,“……话传出去,会很不好听的。”

    上有刺史的军令,近有瘿陶的友军守城奋战,荀贞如果只是在汦水南岸做个看客,传出去必然会有损他的声名。

    “话虽是如此说,但就眼下这局面,地利在贼不在我,我部如是冒进,恐会失利啊。”荀攸遥指汦水,“别的不说,就说这条汦水,我部就不好渡过。”

    对岸有数千贼兵把守,这条河的确不易渡。

    “三千步骑渡河固然不易,但如果人数少点?”

    “中尉是说?”

    “选个三二百的精锐,趁夜渡之,不求多大的战果,只要能起到搔扰对岸贼兵的作用即可。”

    荀攸笑了起来,说道:“原来中尉打的是这个主意。”

    明知局面对己方不利,荀贞当然不会强渡寻死,可如果坐观又会对名声不利,所以干脆派个三二百人潜渡到河对岸去,搔扰对岸的贼兵一番然后再回来。这样一来,既避免了失利,同时也“遵从”了王芬的军令。

    “你觉得如何?”

    “我看行。”

    荀贞、荀攸相对一笑。

    两人商量已定,从高地下来,回到营中,召来诸将,荀贞正待下令,外边来了一个斥候。

    “报!”

    “何事如此仓急?”

    “张牛角死了。”

    “什么?”

    “张牛角率众攻城时中了流矢,伤重而死。”

    “什么时候的事儿?”

    “两个时辰前。”

    荀贞立刻想到了刚才在高地上时见到的贼营乱像,说道:“难怪对岸贼营纷乱!”他心思电转,霍然起身,转头处,荀攸也站起了身,两人相顾对视,不用言语,俱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了对方的心思。

    荀攸喜上眉梢,说道:“中尉,此天赐良机!”

    荀贞哈哈大笑,说道:“瘿陶解围就在眼前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