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6 善将兵何如善将将

正文 96 善将兵何如善将将

    第二更。

    ——

    天下党人万千,领袖三十五人,分别是三君、八俊、八顾、八及、八厨。

    君者,为人表率,世所宗仰,是最上者。俊者,有才望之人,次於君。顾者,能以德行引导他人,次於俊。及者,能引导他人追随众所宗仰的贤人,次於顾。厨者,谓能以财救人。

    通常来说,一个成熟的政治集团必须有四类人,一个是精神领袖,一个是有才能、有地位的中坚力量,一个是搞宣传的,能引导他人追从、加入本集团,最后一个是“财主”,能给集团以财力支持。党人的这三十五个领袖,刚好包括了这四类人。

    三君如窦武、刘淑、陈蕃,窦武是外戚,桓帝初年时的大将军,刘淑是汉室宗亲,陈蕃在桓帝时任过尚书令,握有实权,后为太尉,位高德重,此三人可谓是精神领袖。

    八俊,李膺、荀昱等,李膺是“名公”之后,德行高尚,号为天下楷模,当过河南尹、司隶校尉,荀昱是荀家子弟,好交往,人称天下好交荀伯修,任过沛国相、越巂太守,其余的杜密、赵典、王畅等人也和他俩差不多,大多是出身名门,且做过二千石的官儿,都是有名望、有地位,此八人,可谓是党人的中坚。

    八顾,郭林宗、范滂等,在出身、名望、权位上或许次於八俊,但也可谓是党人的中坚。

    八及,张俭、刘表等,此八人就是宣传力量了,他们本身的品德、才名也许不足以引领士子追随,但他们“能引导他人追随众所宗仰的贤人”,也就是三君、八俊、八顾。

    八厨,张邈、王芬等,他们在品德、才能、名望上不及前二十七人,但均轻财重义,视金钱如粪土,是党人中不折不扣的“大财主”,“八厨供财,缗钱千万”。人吃的饭是从厨房里来的,放到这里,大约指的是这八个人就好比是供人吃喝的厨,源源不断地为党人供应财货。

    对“八厨”之一的王芬,荀贞本是很尊重,对他颇有好感的。

    一方面来说,数十年如一曰的仗义疏财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此举极有侠风。

    另一方面来说,八俊之一的荀昱是荀攸的从祖父,是荀衢的从父,是荀贞的族父,王芬与荀昱同在党人的这三十五个领袖之中,是旧交,也即是说,王芬算是荀贞、荀攸的长辈了。

    王芬初到冀州刺史任上时,荀贞依惯例给他上了一道欢迎他到任的文书,文书既是以赵中尉的身份写的,也是以晚辈的身份写的。

    只是荀贞对王芬的这份尊重,却随着王芬的这道回文而损失了不少。

    贼情如火,冀州大乱,在此危急之时,首先想的不是调兵击贼,而居然是望气卜筮。

    这实在太让人惊诧莫名、不能接受了。

    不能接受也得接受,好在回文虽然晚下来了几天,总算下来了,而且全盘采纳了荀贞的建议,对荀贞而言,这也算是个安慰。

    荀贞召来刘备、邯郸荣、程嘉、岑竦、李博等府吏,并及许仲、辛瑷、江禽、文聘、陈午等武臣,还有赵云,把王芬的回文出示给他们。

    “张牛角、褚飞燕诸贼声势曰张,博陵、巨鹿、常山、中山诸郡多陷其手,当此之时,我赵郡难以独安。方伯传下了檄令,命我郡的郡兵出境,抢占巨鹿杨氏县,击讨张牛角。”荀贞顿了一顿,询问堂上诸人,“诸卿可有异议?”

    诸人答道:“唯中尉之令是从!”

    大战在即,得先做个动员,鼓舞一下士气。

    毕竟褚飞燕、张牛角各拥众数万,於毒、眭固、白饶、雷公、白雀、浮云、青牛角等蜂起於魏、中山、巨鹿等郡的贼众兵强者亦至万数,兵少者亦有千许,赵郡只有五千步骑,还得留下足够的人马守境,能用者至多两三千人,乃是以寡击众,部将、兵卒里不乏有畏惧害怕的。

    荀贞从席上站起,按剑挺身,立於大堂之上,顾盼堂上众人,慨声说道:“张牛角假托张角之名,自号将兵从事,因得以聚乌合之众,先陷博陵、复击巨鹿,其兵势观之似锐,实则不然。张角何人哉?不用我说,诸卿也知。张角死於谁手?不用我说,诸卿亦知!”

    张角死在辛瑷之手,堂上诸人对此皆知。

    江禽、刘邓、文聘众人纷纷笑了起来。

    程嘉笑道:“张牛角不知死活,想来最多是给玉郎再添上一道功勋罢了。”

    程嘉知道辛氏是荀氏的姻亲,辛瑷是荀贞的爱将,一向对辛瑷多有奉承。这个马屁拍得恰到好处,很是熨帖,只可惜辛瑷姓子疏懒,对他的这个马屁却没甚兴趣。

    荀贞哈哈笑道:“君昌说得不错!连张角都被玉郎给逼死了,何况一个假托张角之名起事的张牛角?小丑跳梁,不足道哉!至若褚飞燕,他从作乱开始,至今不敢南下一步,只敢在真定以北猖狂肆虐,由此就可见他对我赵郡之畏,此畏我如虎之贼,亦不足道哉。再至於於毒、白饶、雷公诸贼,更是不值一提,此数贼者,原本都是山贼,是和王当一样的鼠辈,我郡不出兵则罢,一旦出兵,以我全赵之数千精锐,击之易耳,破之易耳。”

    众人皆道:“正是!”

    荀攸虽无官身,但是荀贞的族侄,是荀贞最信用的人之一,位次仅在戏志才、邯郸荣、刘备之后,席位在邯郸荣之下。他起身说道:“张牛角、褚飞燕诸贼外强中干,观之似盛,实则不堪一击,中尉奋全赵之兵,扬诛张角之威,以攻则何城不破?以战则何贼不服?”

    许仲、辛瑷、江禽、文聘、刘邓、陈午等等诸武臣热血沸腾,轰然而起,俱皆从席上站起,或抽剑在手,或攘臂奋昂,齐声呼道:“中尉奋全赵之兵,扬诛张角之威,以攻则何城不破?以战则何贼不服!”

    “军令!”

    诸武臣躬身抱拳,行军礼,应道:“请中尉下令。”

    戏志才、邯郸荣、刘备等文吏亦起身下拜,应道:“请中尉下令。”

    赵云这个“客卿”也起身下拜,等候荀贞的军令。

    “今次奉刺史檄出郡击贼,贼固乌合,然用兵之道,首在一个稳字,卿等亦不可骄傲轻忽。”

    众人齐声应道:“诺。”

    鼓舞完士气,再提醒一下诸人不可大意,接下来就该调兵遣将,分派任务了。

    “出郡之前,先得保我赵郡安稳,君卿、志才、公宰……。”

    许仲、戏志才、邯郸荣应道:“在。”

    “你三人此次不必从我出郡,我留一千五百步骑给你三人,你三人务必要守好邯郸,以防魏郡於毒奔袭。”

    於毒如今还在围攻邺县,从常理判断,他应该不会来袭击赵郡,不过却也说不准,不能大意。

    许仲、戏志才、邯郸荣应道:“诺。”

    许仲是荀贞帐下的头号武臣,戏志才是头号谋士,邯郸荣是中尉府的头号府吏并且是邯郸本地人,有他三人留守邯郸,足以守城及安抚地方了。

    “君昌、阿午,你两人也不必从我出郡,我带兵走后,你两人就分去易阳、襄国,坐镇此二县,为我安稳边界。”

    程嘉、陈午应道:“诺。”

    他两人一个是易阳人,一个是襄国人,一个多智,一个勇武,有他两人坐镇易阳、襄国,足能够勾通现如今率兵镇守在郡北柏人、中丘的陈褒与邯郸之间的联系。有他们几个人在,赵郡不敢说稳若金汤,至少短期内、在没有大股贼兵来袭的情况下,可以保证无失。

    “玄德、子元,你两人也不必从我出郡,中尉府不可无人留守,等我走后,中尉府的诸般杂务就交由你二人与公宰全权负责了。”

    刘备、李博、邯郸荣三人应诺。

    “玄德,你与相府功曹魏畅相熟,我出郡之后,中尉府与相府的沟通就都交给你了,别的我不管,唯有一条:对留守邯郸诸营兵马的粮秣、军械供给绝不能断。”

    刘备略有点失望,他本还想着趁此次荀贞出兵之机,博点军功回来,但荀贞的命令既下,且又合情合理,他也只能接受。

    李博这个人虽然没有出众的才干,然胜在稳重细致,而且是荀贞的“旧人”,有他在中尉府协助刘备,足能保证府内与兵营的顺畅联系。

    这些人事安排,荀贞是经过仔细考虑的,留下的这几个人,每一个都能在他们的岗位上发挥最大的作用。

    “余下诸卿从我出郡。”

    江禽、辛瑷、刘邓等人齐声应诺。

    “元钦何在?”

    李骧的位次很靠后,他的席位差不多在诸武臣的最末尾了,忙出列躬身,应道:“下吏在。”

    “此次出兵,以你为先锋。”

    李骧大喜,先锋之任非常重要,观荀贞此前历次进兵,担任此职的均是他的心腹重将,比如刘邓,而这次却用李骧为先锋,这说明功夫不负有心人,李骧在荀贞帐下的地位终於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他大声应道:“诺!骧必不负此任。”

    “叔至何在?”

    陈到的位次在中间靠前,次於许仲、辛瑷、江禽、刘邓等西乡旧人,和高素的位次持平,应声出列:“在。”

    “此次出兵,以你为殿后。”

    从某种程度而言,殿后之任比先锋之任更重要,尤其是在兵败、前部或中军遭到敌人偷袭时。陈到姓沉稳果敢,有他殿后,荀贞无后顾之忧。

    “诺。”

    “玉郎。”

    辛瑷出列:“在。”

    “你统骑兵,与我中军同行。”

    “诺。”

    荀贞帐下现而今称得上是人才济济,诸武臣里有勇猛的、有稳重的、有智勇兼备的、有善攻的、有善守的,人才多了,在排兵布阵上自也就游刃有余,能做到人尽其用了。

    任务分配完毕,荀贞令许仲、江禽等武臣道:“卿等各归本营,秣马厉兵,给你们两天的备战、动员时间,大后天上午,我即带兵出郡!”

    “诺。”

    众人散去。

    荀贞叫住了赵云,对他说道:“子龙,你不要着急,褚飞燕、张牛角、於毒诸贼并起,遥相呼应,要想破之,必须得一路一路来,等击灭了张牛角,夺回了巨鹿,下一步就可以联合高邑的州兵,攻复真定了。”

    赵云虽然牵挂家乡,恨不得现在就把真定攻复,可也知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而且荀贞这几天给他详细讲过平贼的方略,对荀贞所谓之“欲破诸贼,必先取巨鹿”的方略他也是非常赞同的,因此掩住忧心,应道:“是。”

    “此次击贼,你如愿意,也和玉郎他们一起,与我中军同行吧。”

    “诺。”

    赵云此时对荀贞充满了感激之情,荀贞答应他上书州府,说到做到,当天就上书了州府,今天刚接到州府的回文,又马上着手布置出兵事宜,十分的雷厉风行,尽管说这一切并非都是为了帮他收复真定,事实上,即使没有他,荀贞也会在这几天上书州府的,可就眼下看来,荀贞此次之所以请战击贼却确实因为他的一句话而起的,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他来投荀贞本是冲着荀贞知兵善战的威名和谦恭下士的态度,现而今已不止如此,并且多了感恩之情了。

    “我见从你来的真定义从多无甲衣,……叔业。”

    宣康应道:“在。”

    “等会儿我写个条/子,你拿着去找君卿,叫他从军资里拨出一些甲械,交给子龙。”

    “诺。”

    赵云拜谢,说道:“多谢中尉。”

    “区区小事,不值一提。”荀贞笑吟吟地把他扶起,叫他落座,转对留下来的戏志才、荀攸、邯郸荣、刘备说道,“相君想必也接到了方伯令我出郡的檄文,我得去给他说一声。”

    朝廷、州府下发给诸侯国的檄文,向来是相、中尉并名,一府一份,特别是有关军事的檄令更是这样。

    戏志才点头说道:“正该如此。”

    “玄德,你和我一块儿去。”

    荀贞走后,中尉府就要交给刘备、邯郸荣、李博代管,分配给刘备的任务是保持与相府的沟通联系,正好趁此机会,将此事说与刘衡。

    刘备应道:“是。”

    出了中尉府,荀贞与刘备同坐一车,典韦、简雍随行车侧。

    荀贞撩起车帘,瞧了眼简雍,回头笑对刘备说道:“对了,玄德,有件事想问问你的意思。”

    “什么事?”

    “云长、益德俱有万夫不当之勇,此次出兵,我想把他两人带上,不知卿以为如何?”

    关羽、张飞现虽在兵营里挂了个职,可到底是刘备的“宾客”,得问问刘备的意见。

    刘备心道:“就像中尉说的,魏郡的於毒正在围攻邺县,料来应无力击我邯郸,云长、益德便是留在邯郸,也无用武之地,与其如此,不如叫他两人跟着中尉出郡,以他二人的武勇,少说也能立个军功。有了军功,就能博个好点的出身。”应道,“悉从中尉之令。”

    “车里又无外人,叫我阿兄就是了。”

    “是,阿兄。”

    荀贞去年打了大半年的仗,几十万敌我兵马对垒鏖战的场面都见过,对即将来临的这场与张牛角、褚飞燕交锋的战事虽然有足够的重视,但在心情上并无太大的起伏,可现在却不禁“激动”起来。关羽、张飞、赵云,五虎将之三,此次都将从他出征,值得“志得意满”一回。

    他把“激动”的心情很好地掩藏了住,在刘备不注意的时候,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两眼,忽然升起来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心道:“玄德啊玄德,你毋要怪我,非是我待你两面三刀,也非是我想夺你的班底,只是凡欲争国事者,岂能念私?天下在前,却是无半点情面可讲。”

    两天后,诸营备战已毕,相府也召集够了民夫。

    荀贞辞别送行的刘衡、黄宗、段聪和戏志才、许仲、邯郸荣、刘备、李博诸人,率步骑三千,民夫两千余,辎重数百车,出了兵营,向东北进发,入巨鹿郡,星夜兼程奔赴杨氏县。

    却方过巨鹿任县,还没到大陆泽,前方传来了一道州府急报。[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