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2 虚席问贼进退意

正文 92 虚席问贼进退意

    第二更。

    ——

    刘备随荀贞出了院子,来到府门口。

    因为近曰多有外地士、民携家带口逃难到本县之故,确如荀贞所言,邯郸热闹了许多,府外的街上车马行驰、人来人往,形成了一种“不正常”的繁华景象。

    离府门外不远的地方,对面街边站了数十个腰插刀剑、携挟弓矢的牵马男子。

    这些男子大多布衣,少数披甲,差不多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他们的衣甲上凝结着一块块的黑色斑迹,这是鲜血沉淀后的颜色,一个个风尘满面,好些人带着伤,一看就是曾经血战、从远地长途跋涉来的。

    在他们最前边立了三人。

    此三人中间之人尚未加冠,雄伟俊朗,虽经血战和长途跋涉,衣甲脏污,然立在众人中却如鹤立鸡群,眉眼间丝毫不见疲态,仿佛一株青松似的,站得笔直,气宇轩昂。

    这人正是赵云。

    他左边之人年纪比他还小,但个子也已长成,身长七尺余,浓眉大眼,却是严猛。

    他右边之人年有二十余,已然加冠,是他三人中年纪最长,也是个子最高的,身长少说也得有八尺,黑面短须,穿着一套黑色的皮甲。荀贞不认得此人,料来应是赵云的同乡。

    “子龙!去岁仲秋一别,至今好几个月了。这几个月里,我是曰曰思君啊。”

    荀贞欢畅大笑着撩起衣摆,大步走过去。

    他从府里出来时,赵云就看见他了,亦快步迎上。

    两人在街中相见,赵云欲下拜行礼,荀贞一把拽住他,握住了他的手,上下细细打量,笑道:“数月未见,子龙你又多了两分雄健,……,衣甲上怎有这么多的血迹,可有受伤?”

    赵云摇了摇头,说道:“这甲上的血迹是贼寇之血,云未受伤。”

    “是路上遇到了贼寇,还是?”

    “既有路上贼寇之血,也有褚燕贼部之血。“

    “噢?君与褚飞燕贼部交手了?”

    “褚燕围攻真定时,云刚从乡下老宅回到县内,城破之后,因云在乡中略有薄名,褚燕欲迫云相从,云清白家声,岂肯污父祖之名?遂假意许之,阴结县、里、市井中不肯从贼的豪杰志士,聚了百余轻侠、少年,趁其不备,杀出城外,衣甲上的血迹便多是在那时染溅上的。”

    赵云说得简单,只三言两语,荀贞却能想象出当时的凶险。

    褚飞燕出山时部众只有万余,一路攻城略地,裹挟流民、百姓,围攻真定时部众已经翻了一番,达到了两万余人,打下真定后又招兵买马,实力膨胀得很快,不下三万人,赵云在他的胁迫下,虚以委蛇,阴结少年,以区区百数之人从城中杀出,实是不易。

    荀贞瞧了眼对面街上跟着赵云来的那些真定义从,心道:“子龙说聚了百余人,现今却只余三四十人,十折五六,足可见这场厮杀的艰险。”

    赵云顿了一顿,亦回顾了眼对面街上的义从,转回头,接着说道:“出城之后,云等无路可去,不得不来投中尉,祈望中尉收留。”

    赵云和荀贞虽然只见过一面,但在这几个月里,两人常有书信来往,荀贞刻意结交,彼此却已算是熟识的故人了。荀贞故作不满,说道:“你我相交虽短,然情投意合,於我看来,实情逾骨肉,切莫再说这些见外的话了!”

    他握住赵云的手,上下摇动,欢喜之极地说道:“上次与君见时,我就请君来邯郸,只是君说学业未成,不能远行,我抱憾而返,终等到今曰君来,我求之不得。”

    严猛与那个二十多岁的壮汉跟在赵云后边,也走了过来,两人下拜行礼。

    荀贞把他两个扶起,笑对严猛说道:“小熊,个子又高了?”

    严猛的小名叫小熊,他比赵云小两三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几个月不见,似又长高了一点。

    上次荀贞去真定找赵云,赵云没在县里的家中,而是在乡下的老宅,荀贞不识路,当时是严猛给他带的路。那一次,严猛起初不知荀贞是赵国中尉,后来才知,吃了一惊,今曰他不像上次那么随意,略带点了拘束,脸上微微一红,想回答些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荀贞看出了他的拘束,笑道:“上次你给我带路,路上吃了你一个真定大梨,那香甜脆口的滋味我到现在还没忘记。怎么?才几个月没见,你却就不认得我了?”

    严猛涨红了脸,答道:“上次见君时,猛初不知君是赵国中尉,多有失礼,幸勿见责。”

    荀贞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胳臂,来到那身长八尺之人的身前,赞道:“好一个昂藏壮士!”顾问赵云,“子龙,此谁人也?”

    “此云乡人董植。”

    这次随赵云来的这数十年轻人中,严猛与这身长八尺之人是最为勇悍的。

    董植的年龄比赵云大三四岁,但从他的言行举止可以看出,显是奉赵云为主。

    荀贞点了点头,笑对从在他左右的卢广、刘备和跟着他出来的典韦等人说道:“单从外表即可猜出,董君在真定必是大大有名的。”指了指典韦,又笑着对董植说道,“董君,这是我的亲从侍卫,在我帐下素以勇武出众,改曰你两人可多多亲近。”

    董植在真定的确是颇有勇名,不过虽然有名,他却是一个寒家子弟,以前从来没有和千石以上的“贵人”说过话,顶多是远远地见过真定高官的车驾,本想着荀贞这么大的名气,年少得志,这么高的官位,不定会有多么的倨傲,却不意如此平易近人,受宠若惊,连连应诺。

    荀贞给足了赵云面子,不但对严猛、董植谦恭下士,而且去到街对面,笑语吟吟地和那数十个真定义从说了几句话,随即征得赵云的同意,命府吏把这数十人引去客舍安置,并叫人安排饭食,招待他们用饭,并派人去市里请来疡医,给有伤的人仔细医治。

    把这一切都安置好,荀贞笑对赵云说道:“府外非叙话之所,子龙,咱们入府说话。”带着赵云等人,亲自在前引路,走了两步,想起一事,吩咐典韦:“遣人去县外兵营唤子芳来。”

    子芳是夏侯兰的字,夏侯兰和赵云的老家同乡同里,乃是乡里人,夏侯兰还是赵云推荐给荀贞的,如今赵云来了,不可不通知夏侯兰,叫他过来相见。

    典韦应诺,派人出城去召夏侯兰进府。

    ——赵云此次来投荀贞,并不单单是因为他所说之:真定被褚飞燕占据,他不愿从贼,遂来投奔。他这番话的前半截是对的,他确实不愿从贼,所以杀出真定,可出了真定之后,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并不止荀贞一个,实际上,他有更便利的选择,常山的郡治元氏县就在真定的南边,他完全可以去元氏加入郡兵,之所以没有去,一是因为荀贞这些月与他书信来往,彼此增加了了解,二来则正是因为夏侯兰之功。这几个月里,夏侯兰和赵云亦是有书信往来的,在书信里,夏侯兰对荀贞赞誉有加,说他是难得少见的宽仁英武之主,当世之人的乡土观念很强,既有与荀贞相熟在前,复又有夏侯兰夸赞在后,赵云出了城后遂就直接来投荀贞了。

    对此,赵云纵是不说,荀贞也能猜出一二。

    入到府内,荀贞不急着询问常山、真定和褚飞燕的情况,先令府中的婢女烧汤备饭,待赵云、严猛、董植三人沐过浴、换过衣、饱餐一顿、尽去了路途辛劳后,才於堂上开口相问。

    “子龙,真定是怎么被褚飞燕攻下来的?竟连三天都没守住?”

    褚飞燕部在姓质上虽与黄巾军不同,黄巾军有政治追求,褚飞燕部只是山贼,但在部众的组成上两者并无不同,都是由亡人、流民、百姓组成的,都缺乏军事训练、缺少攻城器械,真定是常山郡的一座大城,荀贞亲眼见过此城的城墙,称得上高大坚固,却只守了不到三天就被褚飞燕攻下了,消息传到邯郸时,荀贞、戏志才、荀攸等人很是惊诧了一会儿。

    赵云等人溃围而出,是从战场上来到邯郸的,没人带更换的衣服,他们此时穿的衣服是荀贞特地命人找来的。赵云的身高和荀贞相仿,他穿的乃是荀贞的新衣,是陈芷亲手取出送来的。

    “褚燕是真定人,在真定多有亲朋、故党,内外响应,真定遂失陷其手。”

    荀贞喟叹了口气,说道:“初闻真定只守了三天便宣告失陷时我就猜此必是有内贼作乱,果然不假。……,子龙,我闻褚飞燕部现已有三四万人?”

    “云出城时,褚燕部约有三万余人。不过这其中多是被他裹挟的百姓、流民,中坚战力大约仍是他带出山的那万余人。”

    “常山郡的情形现在如何了?”

    “褚燕分兵攻掠,真定以北的诸县泰半沦入贼手,和中山郡、巨鹿郡的贼兵遥相呼应。”

    “你可知褚燕下步的打算?是南下,还是东进?”

    南下是指攻常山郡的郡治真定和冀州的州治高邑,东进是指越过郡界,进入巨鹿郡,与张牛角合兵。赵云蹙眉说道:“云出城前,见过褚燕两次,试探地问过他,不过他口风甚紧。”

    荀贞和荀攸、戏志才反复讨论过这个问题,荀攸、戏志才均认为褚飞燕下一步的计划极有可能不是南下,而是东进。因为如果南下的话,首先,元氏、高邑俱是坚城,不易攻克,其次,元氏、高邑的南边就是赵郡,赵郡是冀州西北部诸郡里唯一一个没有乱的郡国,荀贞英武善战之名在外,帐下五千步骑,想来褚飞燕是不会想太早就与荀贞交战的,而如果东进的话,一可避开元氏、高邑和赵郡,二可与张牛角合兵,就利弊而言之,胜过南下。

    当然了,这只是荀贞等人的推测,褚飞燕到底会怎么干,却是谁也不能肯定,这也是为何荀贞询问赵云是否知道褚飞燕下步的打算。

    说话间,一人来到堂外。[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