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7 了却山中寇贼事(十一)

正文 87 了却山中寇贼事(十一)

    看完何顒的信,戏志才说道:“眼下这个关头,皇甫将军一旦离开冀州,这冀州恐怕就要乱了啊!”

    荀攸赞同戏志才的意见,说道:“现如今冀州各地不但盗贼蜂起,而且黄巾余党不断地混入流民中伺机作乱,西边山中的巨贼王当、褚飞燕等又互相来往密切、蠢蠢欲动,这就是一个暗潮涌动的火山啊,朝廷如果在这个时候调走皇甫将军,冀州必生起大乱。”

    荀攸、戏志才能看出这一点,朝中的衮衮诸公当然也能看出,可眼下的问题不是“能不能看出”,而是朝中已经无人可用了。

    剿灭黄巾军的两个大功臣,一个皇甫嵩,一个朱俊,朱俊的母亲病逝了,他弃官归家守孝,而今能用的只有皇甫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由此也可看出,经由黄巾一乱,汉室的天下已然是千疮百孔,到处起火,已经顾不得了太多,只能顾着救急,救一处是一处了。

    许仲、荀成对时局的了解不如荀攸和戏志才,眼光和见识也不如之,他俩没有发言,只是聚精会神地听荀贞、荀攸、戏志才三人对话。

    荀贞叹道:“志才、公达,你们说得很对。皇甫将军只要被调走,不出一个月,冀州必乱!……,别的郡我管不了,但是赵郡绝对不能乱。”

    何顒给荀贞写这封信来,一个是为了让荀贞早做皇甫嵩将要离开的准备,另一个也未尝没有暗示荀贞可趁此机会立下战功,保住赵郡安全,如此这般,如果冀州大乱,而赵郡独安,那么就如鹤立鸡群也似,他将会是非常显眼夺目,到那时候,何顒、袁绍就可为他谋得一个更好的职位了。

    说来说去还是要尽早入山击贼。

    王当和褚飞燕来往密切,很明显是要作乱的,皇甫嵩还没有走他们就这么眉来眼去的,皇甫嵩一旦离开他们岂会老老实实?各种因素放到一块儿,入山击贼是迫在眉睫的了。

    戏志才沉吟了会儿,说道:“除了击贼,还有一事需得早做筹划。”

    “何事?”

    “如像何公信中所言,朝廷准备调皇甫将军坐镇长安,那么皇甫将军显然不可能独自一人去,州中的兵马他肯定会带走部分。州中生乱,本就兵马不足,再被皇甫将军带走些,可谓雪上加霜,新来的州牧或者刺史说不定会调用中尉的义从兵马啊。”

    这的确是有可能的。

    荀攸也想到了这一点,说道:“确然。中尉,此事需得细细考虑啊。”

    荀贞点头说道:“是得细细考虑。”

    他与荀攸说的都是“细细考虑”,字面的意思一样,两人话里的意思实则不同。荀攸说的“细细考虑”,意思是让荀贞考虑好如果新来的州牧或者刺史调用他的人马的话,他把哪一部人马交出给州中使用。荀贞说的“细细考虑”的意思却是考虑一下怎么才能拒绝这个调令。

    如果是皇甫嵩调用他的人马,荀贞二话不说,会全力响应,积极应命。皇甫嵩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对皇甫嵩的军事才能、人品也十分敬服,不会拒绝皇甫嵩的调令。可换了是个别人来当州牧或者刺史,荀贞却不愿把他辛辛苦苦练出来的兵马拱手奉上。

    只是细细考虑了半晌,荀贞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即使朝廷不再设置州牧,来的是位刺史,但只要朝廷给下节制调用州中兵马的权力,那么刺史的命令荀贞也是无法拒绝的。

    想来想去,荀贞只能作罢,放弃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拒绝不听命令的打算,做出了决定:如果真要调我的人马,那就把那新练的两千新卒交出去些便是,总之,义从旧部是绝不能交的。

    议罢皇甫嵩如果调走可能会出现的情况,荀贞有了腹稿,即令许仲、荀成二人立刻回去兵营,现在就着手做入山击贼之预备。

    “疫病已算平息了,天也暖和了,出兵的时间就定在下月中旬之前。”

    许仲、荀成恭谨应诺,接令回营。

    ……

    三月初,在疫病彻底平息之后没多久,荀贞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调皇甫嵩镇守长安的诏令被送到了州治高邑的州牧府里。

    以荀贞在朝中的根基之浅,尚且能提早得到此事,更不用说皇甫嵩了,他早就获知了详情,对这道诏令已有准备。

    皇甫嵩既然拒绝了阎忠劝他造反的建议,尽管看出了汉室有覆灭之险,却仍然决意要做个纯臣,那么对朝廷的这份诏令自然不会有丝毫的抵触,接到诏令的当天他就按照诏书的旨意,檄令驻守冀州各郡的州兵,从中总共抽调召集了三千人,命去长安,而他自己则轻车简从,只带了百余亲兵离开高邑,启程先去洛阳面圣。

    从高邑去洛阳有几条路可走,皇甫嵩选了赵郡、魏郡这条路,却是为了再见一见荀贞。

    荀贞、刘衡离开邯郸,在赵郡与常山郡的郡界处接住皇甫嵩,扈从他的车驾南下。

    皇甫嵩诏令在身,行进甚速,在赵郡境内只走了三天,第三天到了赵郡与魏郡的接壤处,在这里住了一晚。晚上,他召荀贞入帐,两人面谈了一夜。

    “中尉,将军都和你说什么了?”随行的宣康很好奇。

    荀贞虽昨晚一夜未睡,然因压力太大却毫无倦意。

    他驻马赵郡边界,目送皇甫嵩的车驾进入魏郡,喟叹了一声,说道:“将军说冀州可能会要生乱,命我先下手为强,先把赵郡境内的群盗剿灭,然后等新刺史到任后全力配合新刺史。”

    皇甫嵩一代人杰,用兵如神,而且比荀贞、荀攸、戏志才更加了解冀州的整体形势,对冀州可能将会出现的反乱他是一清二楚,之所以没有反对朝廷调他去长安的诏书,只是一来他深知不论是天子、抑或是朝中的士大夫、又或者是宫内的宦者都不可能容许他长久地待在冀州牧的位置上,——州牧本就权重,形同实权诸侯,冀州又是大州,乃是光武皇帝的“龙起”之地,战略位置极其重要,朝廷怎么可能会让他久处?二来长安的汉帝陵园也确实不能有失。

    但是,不违抗诏令不代表他就对冀州放心了,冀州这些郡里,最让他放心、最让他觉得可以震慑反叛的只有荀贞,故此在离别时叮咛嘱咐。

    对皇甫嵩这一片“乃心王室”的忠诚,荀贞感叹万千。

    他想道:“如果拒绝朝廷的诏令,那么对朝廷而言就等同叛乱,只会引来更多的麻烦,可如果不拒绝朝廷的诏令,冀州的百姓就要作乱。皇甫将军也是左右为难,不得已而听诏啊。”

    送走了皇甫嵩,荀贞与刘衡转回赵郡。

    刘衡接着收拾疫病后留下的烂摊子,荀贞则积极备战。

    皇甫嵩离开冀州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开,常山、赵郡西边山中的褚飞燕、王当现在应该已经得知消息了,他们如要作乱,那么已经为时不远了。

    荀贞必须要在他们作乱前先下手为强。因为着手得早,军中动员、情报、后勤等等各方面的工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他已决定五曰后便就出兵。

    不过在他出兵前,一个消息从魏郡传来,却是皇甫嵩在经过魏郡邺城时,发现中常侍赵忠家的住宅超越了规制,有僭越之事实,遂上书朝廷,弹劾赵忠,请求朝廷把他的住宅没收。赵忠是邺城人,他是中常侍,天子呼他为阿母,权倾朝野,多行不法,家宅僭越毫不奇怪。

    只是以天子对赵忠的宠信,皇甫嵩的这道弹劾明显是没有用处的,皇甫嵩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但还是弹劾了。

    荀贞闻讯后,又连着喟叹了好几声,说道:“将军这是一心一意要做纯臣了。”

    很快,即到了出兵之曰。[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