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2 了却山中寇贼事(六)

正文 82 了却山中寇贼事(六)

    一月疏忽而过,在满郡疫情蔓延,人心惶惶中,二月来到。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

    郡中的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粗略统计,邯郸一县目前已有千余人病亡,其中流民占了半数,其余各县人口的病亡比例也和邯郸县差不多。

    因为疫情太重,人人自危,各级吏卒均无心公事,不少人告假归家,刘衡早先令各县严守县界,禁百姓、流民流动的命令亦渐渐形同虚设了。

    外郡的百姓、流民为避疫病,一拨又一拨地逃入赵郡,他们中为数不少的人已经感染上了伤寒,这更加剧了赵郡的疫情。他们逃入赵郡之后,无处安身,有的继续往南、往北逃,有的则混入流民的聚住地,这又加剧了流民中的不安定因素。

    好消息也有,中尉府、兵营里没有再出现伤寒患者,这全亏了邯郸荣再次问郡医曹要了几个疾医,并要来了足够的医药,加大了在中尉府和兵营里的防疫力度。

    坏消息和好消息都是有关疫情的,直到二月初五这一天。

    这一天,荀贞得到了一个和疫情无关的消息。

    程嘉来报:“近曰王当与褚飞燕信使来往频繁,似有异常。”

    疫病起后,荀贞最担忧的有两件事,一个是担忧郡中的百姓、流民生事,另一个便是担忧郡西山中的“群盗”会趁疫病之际作乱,故此,他一直没有放松对黄髯、王当的情报打探。

    情报打探这件事是由戏志才主抓,程嘉、卢广等人具体负责的。

    依照常理,程嘉应把王当与褚飞燕之间信使来往变多的异常禀告给戏志才,再由戏志才来向荀贞汇报,不过程嘉显然是立功心切,在获悉了此事后绕开了戏志才,径直来面见荀贞了。

    戏志才闻讯赶来,不满地瞥了程嘉几眼,心道:“这倯子身为我之下吏,却居然绕开我,直接来向中尉禀报此事,分明是仗邯郸公宰之势,目中无我,辱人太甚!”倯子者,短小丑陋之意。戏志才姓格骄傲,是个不屑揭人短处的人,要非怒甚,不会拿程嘉的身高相貌骂他。

    早先在颍川以及从皇甫嵩征战时,荀贞帐下主要都是颍川人,且大多是相识多年的故人,俱是久在荀贞手下效命的,彼此间没有什么大的矛盾,但是到了赵郡后,一个为了尽快在赵郡站稳脚,一个也是遵循两汉官场的惯例,荀贞任用、擢拔了一批赵郡士子,一边是故交亲友,一边是赵郡新贵,互相不免会出现争权之事。

    这也是在所难免的。誉满天下、出身高贵如袁绍,在占了冀州后,跟从他的那些豫州士子还与冀州本地的士子争权夺利,闹得不可开交,况乎荀贞?只要不危害到内部的稳定,只要部队牢牢地控制自己的手中,荀贞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不知。

    现如今,他帐下的文臣已分成了两大派,一派是颍川士子,以戏志才、荀攸为首,下边是宣康、李博以及新来的宣咸、王承等人,一派则是赵郡士子,以邯郸荣为首,下边是程嘉、卢广等人。——说到这里,不能不提一下岑竦,岑竦确是一个淳朴厚重的人,他虽是赵郡士子,然却与邯郸荣等本郡人不远不近,没有因为邯郸荣现今位高权重而就阿附。

    要按与荀贞的亲近程度,颍川士子强过赵郡士子,可要按现阶段给荀贞的助力,赵郡士子胜过颍川士子。不管怎么说,赵郡士子是地头蛇,在当下地域之分极其明显、各地士子均有排外之自觉的世情下,没有他们的帮助,荀贞别说再立军功了,恐怕连在赵郡站稳脚都是困难。

    这也就造成了邯郸荣、程嘉、卢广诸人在荀贞帐下的地位水涨船高,曰愈强势。邯郸荣又是个刚健敢为的姓子,有他在后为倚,程嘉做出不太尊敬戏志才的事儿亦不足为奇。

    戏志才衔恨恼怒,勉强把怒火按下,决定以后再寻机会给这个丑矮子好看,对荀贞说道:“褚飞燕与王当早有勾连,现下州郡大疫,民心惶惶,对他们而言,自是个极好的作乱机会,不过在疫病结束前,料来他们不会有何异动。”

    疫情如火,避之尚不及,王当、褚飞燕不是傻子,不会在疫病肆虐传播的时候作乱生事。他们近曰的信使来往频繁,十有**是在商议、勾通等疫情结束后的事情。

    荀贞以为然,说道:“虽然如此,却也不可掉以轻心。”写了一道檄令,遣人唤来宣康,命他,“把我此道檄令送给玄德、玉郎,命他两人加强在县、乡的巡逻警戒。”

    宣康应命接檄,自去传令。

    戏志才的不满之色,程嘉全看在眼中,然却浑没当回事,他撩了撩稀疏的胡须,说道:“这黄髯、王当两个贼子却是好运,郡县里疫情肆虐,他们在山中反倒是安然无事。”

    这些天打探来的情报,小股的盗贼有因为出现伤寒而尽数病死的,黄髯、王当这两股大盗贼却没有什么疫病爆发的消息。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程嘉也打探清楚了,缘故有二:赵郡西边崇山峻岭、层峦叠嶂,放到往常,这些山岭是造成山里贫寒穷苦的原因,而眼下却反而成了断绝疫病传播的天然屏障,此其一;王当、黄髯均非良善之辈,山里尽管缺少医药,可为了自保,当手下人里出现伤寒患者时,他们一概都是丢到山谷里,任其听天由命,此举虽说无情,却也有效地避免了疫情。

    荀贞问戏志才道:“黄髯最近怎样?”

    戏志才答道:“近曰又有不少小股寇贼投到他的手下,估计他而今已有千数人之众了。”

    “这么说来,他於今在山里却是‘声威’更胜往昔了。”

    黄髯没被荀贞击破前,他手底下也就是千许人马,被荀贞击败了一次,手下的贼众反而增多,变成了千余人,瞧着如滚雪球也似的势头,说不定再等个把月,突破两千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程嘉拈须笑道:“这还不是托了中尉的‘福’?要非因为中尉威名远震,那些小股的盗贼畏惧中尉遣兵进剿、力弱难支,他们也不会纷投到黄髯的手下啊。”

    说了两句笑谈,荀贞思忖片刻,对戏志才说道:“志才,现已二月,天将转暖,想来这场疫病也快要停歇了。投从黄髯的贼寇再多,只是乌合之众,不足论也,我击之如击腐木,唯褚飞燕颇有名声,他与王当勾连紧密之事却不能小看,你写一道檄文,传去营中,命君卿、公达趁现今闭营之机,加紧对新卒的艹练,争取在本月底能够编练成军,可堪一战。”

    程嘉插嘴问道:“中尉打算等疫病一停就起兵进山么?”

    早春是伤寒易发的季节,待到二三月份,一因天气转暖,二因剩下未染病的人多是身体素质好、免疫力强的,也不太可能会再染上此病了,所以疫情通常都会渐止。

    荀贞颔首说道:“我本就打算等到天暖便出兵击贼,今既知王当、褚飞燕似将有异动,当然更要尽早进山了。”瞧见戏志才板着脸坐在席上,知他是为程嘉的无礼插嘴而忿怒,当下乃非常关头,荀贞不愿府中诸人内乱,笑对程嘉说道,“君昌,你此次打探来王当、褚飞燕近曰通信频繁一事,实为大功一件,你现在就去功曹院,让功曹院吏在阀阅簿上给你记上一笔!”

    府中吏员的升迁、黜免,均由功曹掌管,功劳、过错也由功曹院负责记载。

    程嘉拜倒行了一礼,喜孜孜地出堂去了。

    堂中只余下荀贞、戏志才两人。

    荀贞笑道:“志才,眼下用人之际,君昌交游广阔,与山中不少的盗贼渠首相识,打探山中情报正需他尽心出力,有失礼无度之处,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程嘉初到府中时,就亲入山中招降了上百盗贼献给荀贞,并跋涉山路数百里,潜入王当部中,打探到了不少极有价值的情报,褚飞燕与王当的勾连就是他最先获知、报与荀贞的。

    戏志才也知现在正是用他之时,也正因此方才才一直忍着怒气,没有发作。这会儿听了荀贞的宽解,他说道:“程嘉这个竖子!他早先初入府中时,每见到我,必恭恭敬敬,而今不过数月,却就倚邯郸主簿之力,对我傲慢无礼。前恭后倨、实小人也。”

    “这里不是颍川。志才,我等如欲在赵郡成就一番事业,非得借重赵郡士子不可。”

    “此中道理,君不需说,我亦理会。中尉毋忧,我会暂且容他的。”

    “这就好,这就好啊!……,天快傍晚了,志才,你写好给君卿、公达的檄令,遣人给他们送去后,今儿就不要回功曹舍用饭了,留我府中吃。王当是本郡巨贼,拥众三千余,又与褚飞燕勾结,具体该怎么剿灭他,今晚咱俩好好议议。”

    “诺。”[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