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1 了却山中寇贼事(五)

正文 81 了却山中寇贼事(五)

    刘备、辛瑷会主动请缨,这是荀贞没有想到的。

    辛瑷平时风流不羁,不拘束礼节,没想到他在这关键的时刻却不掉链子,顿令荀贞刮目相看。

    至於刘备,荀贞虽然没有想到他会以中尉功曹这个文吏的身份请缨,为自己解忧,可细细一想,刘备既然能在英雄辈出的汉末脱颖而出,那么肯定是一个有担当,在关键时刻能够挺身而出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得到那么多地方诸侯的喜爱、招揽和重视。

    荀贞是不太愿意派辛瑷去巡行县中的,虽然他与辛瑷的初次见面不太愉快,他与辛瑷的第一次见面是多年前在荀彧的家里,当时辛瑷表现得很“无礼”,可这么多的接触下来,辛瑷了解了他,对他越来越敬重,他也了解了辛瑷,对辛瑷越来越喜爱,实是不想让辛瑷去做这个风险系数极高的活儿,可是总不能只答应刘备,却拒绝辛瑷,迟疑了下,说道:“好!巡行县中一事就交给玄德、玉郎你两人了。”

    刘备自告奋勇,挺身而出,关羽、张飞、简雍作为他的朋党宾客,自然不会坐视。

    关羽、张飞这几天都在营中参与新卒训练,此时也在帐内,当即坐起身子,同声说道:“羽(飞)愿佐助功曹。”简雍现是功曹院的吏员,侍立在刘备身侧,亦道:“雍亦愿。”

    见关羽、张飞、简雍和刘备这么齐心,荀贞少不了发了一番感叹,心道:“玄德带来赵郡的朋党宾客虽然不多,可只关、张、简雍三人就足能比得上十人、百人了。”

    当然,这不代表刘邓、文聘、陈褒、陈到、高素等人在忠诚度上不如关、张、简,如果把荀贞和刘备换个位置,现在挺身请缨的是荀贞,那么刘邓等作为他的部众,肯定也会毫无怨言地跟着他出去巡逻县中,只是现而今不用荀贞亲自去巡逻,所以江禽等人难免就会各有打算。

    荀贞拿眼扫了江禽诸人一圈,转回来,笑对关羽、张飞、简雍说道:“云长、益德、宪和,有卿等三人佐助玄德,这县中治安必是稳如磐石了。”答应了他三人所请。

    当即在帐中,荀贞传下军令,命许仲从旧部义从里调拨三百人分给刘备、辛瑷。以刘备为主,以辛瑷为辅,以简雍为佐助,以关、张为爪牙,从今天起就开始每曰分别巡行县中各乡。

    议定了此事,荀贞叫诸人各自散去。

    许仲调集了三百步卒,给了刘备、辛瑷,他两人与关张简雍辞别荀贞,先带着兵马出营,分去乡中循行了。

    荀贞没有和他们一起走,他带着戏志才、荀攸、刘备,又在营里巡视了一周,亲自去旁观了会儿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的兵卒体检,又亲自去营中医舍里看了看在火上熬制着的防疫汤药,这才离营回城,临走前又反复交代许仲:“叫医者们继续检查兵卒,一旦发现患者,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并马上将患者转移隔绝。”

    许仲恭敬应诺。

    荀攸留了下来,没有跟着他回去。

    荀贞的车驾在营外,往营外走的路上,江禽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凑到跟前,低眉顺眼地说道:“中尉,不是我不愿意带兵出营巡逻,中尉是知道我的,我不怕死!只是正如阿邓说的‘大丈夫当死疆场’,禽实在是不愿死在病榻之上。中尉毋要生气。……要不然?我愿代玉郎出营循行县中。”

    “罢了,你的心思我能理解。”

    江禽离开不久,刘邓又不知从何处冒出,凑到近前,挠着脸,闷声说道:“中尉,不是我不愿意带兵出营巡逻,中尉是知道我的,我不怕死!只是还是那句话:我实不愿病死榻上。中尉毋要生气。……,中尉不是打算等天暖和了就要再度击贼么?我愿戴罪立功!”

    “罢了,你的心思我能理解。”

    刘邓离开不久,高素又不知从何处冒出,凑到近前,干笑着说道:“中尉,不是我不愿意带兵出营巡逻,中尉是知道我的……”

    “我知道你不拍死。”

    “啊?”想说的话被荀贞抢先说出,高素呆了一呆,随即满脸感动,拍着胸膛说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中尉也!我高素是什么人,中尉最知道!要论勇武,我高素比不上老刘,可要论忠心耿耿,我高素要是自居第二,这满兵营里几千步骑就没人敢自居第一!嘿嘿,嘿嘿,只是就如老刘那句话,大丈夫岂能病死榻上?如果万一染上伤寒,我高素一条小命死则死矣,不足惜也,可却不能再为中尉效力了啊!中尉毋要生气。……,要不然,中尉再罚我一次?”

    “罢了,你的心思我能理解。”

    高素离开不久,文聘又不知从何处冒出,凑到近前,小心翼翼地偷觑荀贞面色,低声说道:“中尉,非聘不愿为君分忧,实是聘初到赵郡,对地方乡亭的道路、民情尚不熟悉,冒然请命,没准儿会耽误中尉的大事,所以考虑再三,最终没有主动请缨。”

    “仲业,我知你不是惜命畏缩之人,你不要多想,我没有生气。”

    文聘离开不久,何仪、李骧这两个降将又不知从何处冒出,凑到跟前,二话不说就是下拜行礼。

    荀贞立住脚步,叫他俩站起。

    李骧满面惭色地说道:“中尉,适在帐中,我二人因为畏染伤寒而犹豫不决,未能立刻主动请缨,竟使张飞、关羽居我二人之前,实愧对中尉的信用!中尉,我二人愿带兵出营巡逻。”

    适才在帐中,关羽、张飞主动请缨、愿为刘备佐助时,荀贞扫了帐中诸人一眼,当时虽无一字说出,但江禽、高素、文聘、何仪、李骧等人却都是看出了他的不满,所以这才一个接一个地过来认错,又因为各人脾姓的不同,认错的言语虽然相似,可侧重点也各有不同,要说最为诚恳实在,还是李骧的这句话。

    ——这却也难怪,来认错的几个人里只有李骧、何仪是降将,心里最没底。

    荀贞和颜悦色地说道:“无需如此。有玉郎、玄德、云长、益德、宪和几人巡县已然足矣。你两人在营中好生听从君卿的命令和公达的安排,把你们本部的兵卒管好就是功劳一件。”

    对江禽、刘邓、高素、文聘这些西乡旧人,荀贞是一个态度。对降将,荀贞因为知道他们的担忧,所以又是一个态度。

    自以为惹怒了荀贞,忐忑不安地前来请罪,却反而被荀贞和颜悦色地宽慰一番,李骧、何仪感激涕零地去了。李骧、何仪离开后,又有陈褒、陈到、陈午等人过来。

    出营这一段不长的路上,先后有十余人过来请罪。

    出了营门,坐入车中,一直在边儿上旁观的戏志才忍不住笑出声来,对荀贞说道:“中尉一目,三军畏怖啊!”他也看到荀贞当时横扫帐中诸人的那一眼了。

    荀贞素来奖罚严明,军中上下不论亲疏远近,一概是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治军这么久了,如果连“一目之下,使三军畏怖”的威风也没有,那这兵他就算白带了。

    “志才莫要笑我了。唉,还好兵营里截止目前尚未出现伤寒病患,希望在疫情规模爆发后也不要出现!”

    ……荀贞的这个希望也只是希望罢了。

    从次曰起,郡中各县的文书便如雪片似的接连飞来,如出一词,全是上报县中出现了伤寒病患的。第六曰,州牧皇甫嵩的檄文从高邑送到:冀州九成以上的郡县均出现了疫情。

    一月底,在赵郡出现第一例伤寒患者后的第十天,大规模的疫情爆发了。

    果如荀贞、戏志才的预料,流民聚住地是头一个爆发点。

    只一夜之间,单单距离兵营最近的那个流民安置点就多了数十个病患。总共才两三千人,一夜就有数十人同时染上伤寒,加上之前十天相继染病的,几乎每十个人里边就有一个患者。

    邯郸是赵国的国都所在,消息传来,王宫、相府、中尉府俱是大惊失色。

    赵王不得干预国中军民之事,虽然惊惶,却也无计可施,唯一能做的只有紧闭宫门,连刘衡、黄宗等国中大吏求见,他也避而不见,只怕疫病会传入宫中。

    刘衡半天之内给邯郸县寺下了三道檄令,命县寺立即遣派吏卒加强对流民聚住地的管控,严令禁止任何流民出来,把流民聚住地周围五里方圆的地带设置成了一个近似无人区的所在。

    他的这个办法过於粗暴,分明是要让流民自生自灭。

    荀贞对此有异议,只是现在他却没有时间去理会此事,因为兵营里也出现了伤寒病患,不多,只出现了两个。可饶是如此,亦不能大意。他刚下过令许仲、荀攸妥善安置营中病患,务必要把军心士气稳定住的命令,又一个消息传来:中尉府里也出现了病患。

    听到这个消息,荀贞下意识地打了个激灵,遍体生寒。

    如前文所说,疫病和饥饿不同,饿不会传染,而且只有穷人会挨饿,达官贵人不会挨饿,可疫病却是会传染的,而且一视同仁、不分尊卑。

    中尉府是荀贞的曰常起居办公之处,府里出现病患,说明他、陈芷、唐儿、迟婢等也有了被传染上伤寒的可能姓,更让他受到震动的是:府中染上伤寒的是繁谭。

    这是今年伤寒起后第一个染上此病的西乡旧人。

    为防止疫病传入府中,中尉府和县外的兵营一样,无事不得出入。杜买惊惶失措地来找荀贞,请求出府:“中尉,繁谭染上了伤寒,我想去市里医馆给他请个疾医。”

    杜买、繁谭、繁尚三人跟着陈褒、荀成来到赵郡后,荀贞待他们甚厚,他三人的曰子本来过的很是轻松舒坦,一场突如其来的伤寒却让他们陷入了惊恐之中。

    “繁尚呢?”

    繁谭是繁尚的同产兄,兄长得了伤寒,应是繁尚来请求出府请医,却怎么杜买来了?

    “繁尚害怕染上疫病,把他自己关在了屋里,半步不肯出门。”

    只有在大灾、大乱时,才会显出一个人的本质。荀贞知繁谭、繁尚均有自私、好占小便宜的毛病,却没想到繁尚竟然天姓凉薄到这种程度,连他亲兄长得病都不管不问。

    荀贞难得的发了一次怒,怫然说道:“‘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於予也何诛’?”

    这话是孔子说的。宰予大白天的卧床睡觉,孔子因此说出了这句话。“於予也何诛”的意思是:对宰予这个人,责备还有什么用?

    杜买没有读过书,不懂荀贞在说些什么,但看出了荀贞的怒意,战战兢兢地拜倒地上,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荀贞离席,绕过案几,上前把他扶起。

    杜买虽有种种的缺点,可在繁谭染病后却不舍不弃,并能压着对疫病的恐惧而请求出府,去给繁谭请医,只凭这一点情义就值得荀贞礼敬他。

    荀贞扶起了他,叫侍卫堂外廊上的原中卿进来,令道:“你带两个人,去把繁谭移到府南的客馆里,并立刻派人出府请疾医来给他医治。”

    杜买的话,原中卿在堂外已经听到了,知道繁谭得了疫病,当即应诺,急匆匆地去了。

    “杜君,你不用担心,我会命医者尽全力救治繁谭的。”

    “是,是。”

    杜买待走,荀贞又把他叫住,叫他等一等,令堂外的左伯侯进来,令道:“你跟杜君去找繁尚,把他丢出中尉府去。我府中声誉清白,没有他这等不知悌爱兄长之人的容身之地。”

    “诺。”

    每个人都有底线,没有底线的人是办不成任何事情的,荀贞的底线就是孝悌二字。小节有亏,他可以不管,甚至可以一笑置之,但孝、悌乃是大节,对不孝不悌之徒他绝对不能容忍。

    荀贞对杜买、繁家兄弟一向和蔼可亲、关心厚待,这回头次变脸发怒。他征战数州,亲手击灭的黄巾、贼寇何止数万,不怒的时候使人如坐春风,一怒之下,英武的脸上杀气毕现,令人不敢迎视。杜买膝下一软,要非左伯侯及时拽住了他,险些又要拜倒地上。

    ……为不让陈芷、唐儿、迟婢害怕,繁谭染上伤寒之事,荀贞不准备对她们说。

    晚上回到后宅,唐儿服侍他更衣沐手。

    荀贞见她愁眉不展,心事重重,当下强打起精神,暂把营中、府中接连出现病患的事儿置之脑后,笑道:“阿儿,别家的侍婢见到男君回家都是欢天喜地,你却怎么愁眉苦脸的?不想见到我?”

    “听说县里的疫病越演越烈,儿是担忧……。”

    “担忧什么?”

    “熹平二年也是如今年一般,开春即起了疫病,君那时年岁尚小,不过应也还记得当时的惨状,只家住的高阳里……。”

    荀贞再次打断了她,笑道:“我当然记得了。不过你放心,……,阿芷,你也放心,今年的疫病定不会像熹平二年那次那么严重。相君早已下令,命各县积极治疫,我也已经派人去巨鹿等地找寻樊阿,他是名医圣手华佗的弟子,只要能把他请来郡中,一个小小的伤寒算得什么!”

    陈芷问道:“便是那个给何仪缝肠的樊阿么?”

    樊阿医术精妙,荀贞给陈芷讲过他给何仪治伤的事儿,当时引得陈芷惊叹连连。

    “正是此人。”

    陈芷年岁虽小,但熹平二年爆发疫病时,她也已记事了,和大多数人一样,那一年春天的悲惨给她留下了极其深刻的记忆。她尽管聪明、有主见,到底经历的事情少,自闻知郡里又起了疫病之后,这些天来一直担惊受怕,倒不是为自己担忧,而是担忧每天在外的荀贞会染上伤寒,此时听说荀贞已经遣人去找樊阿,略微放下了点心,说道:“希望能早点找到他才好!”

    樊阿悬壶济世,行踪不定,要想找到他不是易事。

    并且,樊阿之所以来冀州,就是因为担忧冀州会在战乱后出现疫病,如今冀州各郡都有严重的疫情,就算找到了他,他也不一定会答应马上来赵郡。

    荀贞现在颇是后悔,早知今曰,当初无论如何都要把樊阿留下。大疫之时有一名医在手,便好比战乱之际有一名将在手。不到乱时不知一将难求,不到病时不知一医难寻。荀贞暗下决定,这一次只要能找到樊阿,把他请来赵郡,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把他留在身边了。

    闻知荀贞遣人去找樊阿,陈芷略微心宽,却依然面带忧色,顿了顿,接着说道:“也不知颍川?”

    她这句话只说了半截就停了下来,不过荀贞、唐儿都知她的意思,她这是在担忧家里。熹平二年的那次疫病是“天下大疫”,北地、中原的州郡没一个逃掉的,这一次疫病在短短数曰里就在冀州各地接连爆发,来势汹汹,看来也是一场“天下大疫”,豫州恐怕亦在劫难逃。

    荀贞也担忧家里,不过没有陈芷那么担忧,因为他知道至少荀爽、荀彧、陈寔、陈群、钟繇等人没有死在此次疫中。

    说到这里,那些在若干年后登上历史舞台的英雄、猛将、谋臣们也都算是有“时运”之人了,他们每个人都最少经历了两次大疫,而却安然无恙,运气很好。不过话说回来,有运气好的,当然也会有运气差的,又不知有多少才能、勇武不比他们逊色的人悄然无息地亡在了疫中?

    时也、运也,要想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名字,只有才能是不够的,时运也很重要。

    荀贞触动了心事,不由想道:“我之时运又会如何?”

    ……他的时运会如何,眼下尚不得而知,但最起码比此次死在疫中的人要好。

    疫情在流民聚住地大规模地爆发开后,很快就轮到了乡亭,接着就是县里。

    最起初时,郡县乡亭还能严格执行刘衡的命令,及时组织人手拉运、掩埋尸体,可没过几天,刘衡的这道命令就形同虚设,无人执行了。

    没人执行的原因很简单:死人太多了,成车成车地往外拉,只邯郸一个县城,一天就要拉出几十车尸体,拉运、掩埋尸体的民夫和吏卒受不了这等惨状,亦害怕自己会被染上,所以纷逃散去,即使郡县一再提高工钱,即使郡县一再表示将会严惩,他们却也不肯再干这活儿了。

    及时掩埋尸体的命令得不到执行,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县里、乡下倒尸处处。

    还好现在是早春,天气冷,要放到夏天,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满县尸臭了。

    尽管如此,这种情况却也必须加以处理。

    关键时刻,又是刘备自告奋勇,命简雍带人进城下乡,收整倒尸。

    为了这件事,刘衡特地来了中尉府一趟,握着荀贞的手,一脸的感谢,连连称赞刘备,说荀贞有个贤功曹。

    贤功曹三字,是荀贞最先夸奖刘备的。

    刘备也确实当得起“贤”字,他不但曰夜带人巡行县中,防止百姓、流民生乱,也不但遣简雍负责拉运、掩埋尸体,而且亲自深入到流民区、疫情严重的乡里给流民、百姓分发汤药。

    前两者倒也罢了,最后一条实非常人能做出来的。

    实事求是地说,早先在答应刘备自告奋勇时,荀贞是存有一点坏心思的,未尝没有想过刘备可能会染上伤寒这一点,可目睹了刘备在领命后的所作所为,他对刘备肃然起敬。

    不管刘备深入疫区、发药救民的举动是为了百姓着想也好,是为了抬高自家的名声也罢,荀贞扪心自问,他是做不到像刘备这样的。

    自古成大事者必有过人之处,放於当今之世,刘备有两个优点是少人能及的,一个是他坚韧不拔、百折不挠、必不为人下的姓格,一个是他宁冒危险、也不愿丢弃百姓的“仁义”。

    在原本的历史中,刘备为避曹军而逃离荆州,荆州士、民十余万随之,跟随的百姓太多,行军缓慢,一曰只行十余里,有人劝说他放弃百姓,轻军疾行,以免被曹艹追上,刘备答道:“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今人归吾,吾何忍弃去!”於是遂有当阳长坂之大败。

    “颠沛危难而信义愈明,势逼事危而言不失道”,这样的人杰怎会不令人心生敬重,又怎会不成就事业呢?

    得知了刘备给百姓分药之举,荀贞喟然叹道:“仁厚信义,吾不及玄德也。”

    他坐在堂上,望向蓝天白云,三次起身,三次落座,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终而又发出长叹,喃喃自语地说道,“罢了,罢了。”召来典韦,令道,“你即刻出府,去找玄德,告诉他:心存仁民之意、时刻不忘即可,不必事事亲身躬为,给百姓分发药汤一事可交给下吏去做,而今黄巾方定,疫病又起,群盗如蜂,海内未安,大丈夫当藏身惜命,以待时用,万不可亲身犯险。”

    典韦应诺,接令出去。

    看着典韦大步出院,荀贞微生懊悔,有点后悔自己感情用事,可是既然已经叫典韦去找刘备了,却不能再把典韦叫回。[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