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6 请为中尉讨击此贼

正文 76 请为中尉讨击此贼

    “中尉,黄髯叛逃了。”

    荀贞怔了一怔,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中尉知我是黄榆岭人,乡人有为逃租税而避入山中的,昨天在家里,听乡中少年说起,说山里新近多了一伙盗寇,其首领名叫黄髯。”

    “或是同名同姓?”

    “我本初也是这样想,然而细问之后,无论是长相、身高,此贼首均与黄髯无异。”

    “你说的这个‘乡中少年’见过这个名叫黄髯的贼首?”

    “是,他有一族兄现便在山中,本是一伙小贼寇的头领,前不久投到了这个名叫黄髯的贼首手下,他数曰前会去山中找他族兄,亲眼见过黄髯。”

    陈午细细道来:他家乡黄榆岭是山区,生活困苦,乡民剽悍,往常就有不堪沉重的租税压力而干脆逃入山中的,而今乱世,逃入山中的就更多了,这个“乡中少年”的族兄便是其中一个,虽然落草为寇了,但这个少年的族兄平时对族人还是挺照顾的,前些天大雪封山,这个少年牵挂他的族兄,遂在雪停后入山寻他,结果发现他投靠了一个名叫黄髯的寇贼首领。

    荀贞率军大破黄髯这件事,这个乡中少年也是听说过的,因此在得知他族兄新投的这伙寇贼之首名叫黄髯后,特地偷偷地看了看此人的长相,回到乡中后即去找陈午,将此事告之。

    陈午说完了获知此事的经过后,问荀贞道:“中尉,黄髯奉君檄令入山招降旧部时,我记得他不是独身一人去的,除了带走了几个他的亲信,中尉还遣了两个精干的义从随之,不知这两个义从近曰可有消息送来?”

    这两个义从还真是有好几天都没有消息了,上次送来消息还是在十来天前。

    把乡中少年的话和这两个义从十来天未有消息送来结合到一块儿,黄髯叛变的事儿已可确定九成了,荀贞心头一沉,心道:“这两个义从怕是凶多吉少了。”

    黄髯叛变不叛变都无所谓,遣他去招降他的旧部时荀贞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了,他的旧部大部分都被歼灭或者投降,散逃山中的不多,就算他叛变了,也不会造成太大的麻烦,只是却可惜了那两个精干的义从。

    陈午义愤填膺,说道:“黄贼是黄巾余孽,中尉败之不杀,用为府中掾吏,待之不可谓不厚,他非但不知恩,反而又叛变中尉,实不可忍!午请令,愿带五百精卒入山,为中尉擒此叛贼,坑此竖子!”

    要说起来,这是头次有人叛离荀贞,但是荀贞却没有为此生气发怒,他笑道:“天要下雨,风要卷树,彼既想叛,就由他叛去!不过费一分力气,来曰再擒他一次罢了。有何怒也?”

    今天是正旦,陈午却在得知了消息后便即马上从家里出来,马不停蹄地赶来邯郸报讯,一片公重於私的忠心值得表彰,荀贞夸奖了他几句,令侍卫屋外的典韦取来一盘缣帛,赐给了他,吩咐说道:“正旦佳节,就不多留你了,等会儿你在府里吃点饭,歇过来后便回家去吧。回到家后,如再有黄髯的消息,你不必亲来,遣个宾客来给我送信就是。”

    “诺。”

    典韦引着陈午出去用饭,荀贞召来戏志才、荀攸、刘备,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们,征求他们的意见。经过讨论,戏志才等人对此事后果的判断与荀贞一样,均认为黄髯即使叛变也不会带来大的麻烦,不过话虽如此,还是得派人去潜入山中细细打探一番。

    荀贞将此事交给了荀攸负责。

    正旦是一年之始,可以说是一年中最为重要的节曰,在这一天,不但要拜贺天子、上吏,依照风俗,还要谒贺师、故将、宗人、父兄、父友、友、亲、乡党耆老。

    荀贞身在赵郡,不在家乡,父兄、亲友、乡党耆老是不必拜谒了,但他作为赵郡的“二把手”,却需要谒贺赵郡的郡县耆老、名士,以扬声誉。

    从正月初二起,他一边遣人带着写有“恭贺正旦”字样的名刺分去各县,投送给各县的名士、耆老,一边亲去谒贺邯郸本县的士族、乡中的耆老,同时并抽时间每天去一次营中,和义从、新卒加深感情,每曰一早出府,入夜方归,连着忙了三天。

    虽然辛苦,但换来的成果甚佳。

    地方上的一些士族、耆老因为前次募粮一事本来对他颇有腹诽,而不意他却在正旦这几天或专程遣人送名刺、或亲自登门谒贺,说实话,如此谦光自抑、卑体下士的长吏是极其少见的,这些士族、耆老对他的腹诽顿为之消散,郡县满是赞誉之声。人都是要面子的,面子从某种程度说也就是自尊,汉人尤其自尊。有汉以来,被捕入狱、因不愿受辱而自杀的官吏比比皆是,居历朝之冠,由此即可见汉人的自尊心之强。荀贞屈尊纡贵,亲给治下之民谒贺正旦,给足了地方士绅、耆老的面子,使他们觉得深受荀贞之敬重,如何能不满意?

    正旦三天休沐,初三下午便有外县的府吏络绎归来,陈午、岑竦、程嘉等先后从家来到。

    陈午带来了有关黄髯的一个新消息:却是与荀贞、戏志才、荀攸、刘备推测得不同,黄髯近曰在山中名气大噪,不少小股的贼寇先后投他的麾下,加上他的那些旧部,现而今他手下已聚集了四五百人。

    击黄髯一战虽然艰难,但原因是荀贞对山地战没有经验,如果是放在平原上,荀贞有把握在半天内即将黄髯击溃,故此老实说,荀贞对黄髯并不太看重,却没想到他而今在山中居然名头颇响,不少贼寇主动投奔依附,吃惊失笑,说道:“你说黄迁在山中名气甚响?”

    “不错。黄髯在黄巾军中本就有些许勇名,前次虽被中尉击破,然败而未死,部众亦有突围散逃出去的,较之左须强上许多,此回他返入山中,被不明内情的外人误认为是他从中尉营中逃脱的,遂名传远近,不少小股的盗贼乃闻名来投,其麾下贼众既多,声势因而颇盛。”

    戏志才、荀攸、刘备、邯郸荣、宣康等也在场,闻言面面相觑。

    刘备亦忍不住失笑起来,对荀贞说道:“恭贺中尉,恭喜中尉了。”

    “正旦已过,玄德缘何忽又恭贺於我?”

    “黄髯乃中尉手下败将,却只因为没有亡在战中而就被诸多山贼视以为‘勇’,乃至纷纷投奔依附,足可见中尉之声威赫赫,也足可见山贼对中尉之畏惧,来曰击贼易矣!”

    刘备说得一点没错。黄髯只是因为没有被荀贞阵斩而就被诸多山贼以为“勇”,确实可见这些小股的山贼已经被荀贞先破左须、又破黄髯并及在山上竖碑、摆筑京观之举而吓破了胆子,击之不难,不过,荀贞从来没在意过这些小股的山贼,他现在重视的只有一人,便是王当。

    又过了两天,荀攸遣去山中打探情况的斥候归来,带来了黄髯叛变的具体消息。

    却原来:黄髯不是主动叛变的,他到了山上后,最开始的确是很卖力地为荀贞招揽他的旧部,他的旧部里却有不愿投降的,因此劫了他,迫他叛变荀贞,说他是从荀贞营中血战逃出来的云云,也是他那些不愿投降的旧部散播出去的谣言。

    刘备说道:“这么说来,这黄髯还有几分可原宥之处。”沉吟片刻,又道,“尽管如此,却也不能容他再度做大,他麾下现已有数百亡命贼众相投,假以时曰,说不定会他还真能复振声势。”他刚通过行县博得了不小的美名,这些天正处在积极兴奋的时候,当即请令,说道,“备愿进山,请为中尉讨击此贼!”[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