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3 赠马刘备关张喜

正文 73 赠马刘备关张喜

    回到中尉府,刘备把车、马还给荀贞,一脸感激地说道:“多谢兄长遣人送车给备,用这么神骏的善马给备驾辕,备实不安。”

    荀贞注意到关羽、张飞两人频顾杨家的那匹胭脂红马,虽然各自刻意地压抑,却难掩喜爱不舍的神色,心知他两人定是喜此马之神骏,笑道:“红粉送佳人,良马赠烈士。我已有踏雪乌骓,此马用不上,正合赠予贤弟。”

    “这怎能使得?备昔在家时常见良马,可能与这匹胭脂红马相比的却是不多。兄长之赐,备不敢受。”刘备的家乡涿郡边本身就产马,边儿上又多是产马之地,常有马商来往,他见过的良马着实不少。

    “你我虽非同产,情逾骨肉,一匹马算得什么?我说送给你就送给你,不要推辞了。”

    “……,尊者赐,不敢辞。既然如此,备就收下了。”好马谁不喜欢?见推辞不得,刘备高高兴兴地应下了。

    关羽、张飞闻言,亦均面现喜色。

    关羽家在河东,也是帝国的一个产马地,他与张飞又好武,二人都是知马、爱马之人,杨家是赵郡一等一的大豪,族长杨深用的这匹胭脂红马自非是寻常良马可比的,虽然因为常年受拘束於车辕之间而损了些英俊之气,可只要调养得当,早晚能再恢复过来的,他俩一见之下就喜欢上了它,此时见荀贞把它送给了刘备,也就是说他俩可以随时骑上一骑,怎能不欢喜?

    冷兵器时代,一匹好的战马对一个武士来说是意义非凡、可遇不可求的,如果说一副好的精甲能增强武士的防御力,那么一匹好的战马就能大幅地增强武士的进攻力,两军阵中,两人交锋,如果其中一人驱乘的是良马,那么不管是在速度还是在冲击力上都将会大占便宜,对方可能还没有准备好,你就已经冲至近前,接着手起刀落,便可以阵斩归营了。

    也正因为知马、爱马,他两人都知道这匹马的价值,少说也得值个百金,这个百金说的还是太平盛世时的马价,而今天下缺马,一匹寻常的马都能卖到二百万钱,也就是二百金,更何苦这么一匹神骏的善马呢?千金都有人买,并且还得是有价无市。

    价值千万、有价无市的东西,一句话就转手送出去了,荀贞的这份是钱财如粪土的慷慨大方,饶是对荀贞观感不甚佳的关羽也大为佩服。

    “贤弟不辞辛苦,冒寒行县,稽检诸县吏员,督察各县的赈济流民事,我把这匹马送给贤弟不止是因为你我情逾骨肉,也是为了代赵郡十数万百姓、数万流民感谢贤弟啊。”

    刘备神色古怪,说道:“说起此番行县,备在中丘却是听说了一件令人惊讶莫名的事儿。”

    “可是新任的中丘令侯严未行而卒之事么?”

    “兄长也听说了?”

    “郡里早就传遍了。”

    简雍吧唧了两下嘴,说道:“还真是咄咄怪事!算起来,已经连着死了三个新任的中丘令了。这中丘、这中丘……。”连连摇头,一脸又想笑、又惊怪的样子。

    中丘原本之令死在黄巾乱中,黄巾定后,为安民计,朝廷先以渤海王晋为中丘令,结果未至赵境,王晋病故途中。朝廷继以甘陵蔡遵为中丘令,结果方至巨鹿,蔡遵为贼所害。

    朝廷遂又辟魏郡侯严为中丘令,魏郡接壤赵地,由魏至中丘只有一二百里而已,本想着这次总该不再有遇贼、病卒道上之类的事儿了吧,却没想到侯严尚未动身就死在了家里。

    王晋、蔡遵、侯严,一以文名、一以武名、一以品德高尚著称,都是冀州的名士,州人认为他三人均有二千石之才,不料却竟在被朝廷辟除为中丘令后相继亡故,令人扼腕的同时,听说这件事的人,包括荀贞这个穿越而来、不信鬼神天命的人在内都不禁深为之惊诧怪异。

    不过,子不语怪力乱神,荀贞的心思也没在中丘上边,却也没就此多说什么。

    刘备见荀贞对此似兴趣不大,遂转了话题,说道:“备还有一事想禀与兄长。”

    “何事?”

    “本县有一贤人名士,不知兄长是否可知?”

    “谁人?”

    “乐仲秀。”

    “说的是乐家的次子么?”

    “正是。”

    刘备说的这人却是本县士族乐家的次子乐峻。

    荀贞说道:“久闻其名。”转脸笑着指了指坐在刘备席侧的邯郸荣,说道,“我刚到邯郸就听说了他,听说他与魏功曹、公宰齐名,持正守节,洁身自好,乃是一个峻拔君子。……,怎么?玄德也闻他大名了么?”

    “在行县的路上,备多次听魏功曹提及此人,赞不绝口,说郡人把他比作苏桓公。”

    苏桓公,名纯,是本朝初年一个名士,姓格强切,喜欢批评人,士友咸惮之,以至相谓曰:“见苏桓公,患其教责人,不见,又思之。”见到苏纯,怕他批评人,不见他,又想他。

    乐峻的姓子和苏纯类似,从来不隐瞒自己的想法,朋党亲族里如果有人犯错,他必直言不讳,当面指出,所以被郡人比作苏纯。

    邯郸荣和乐峻同县,从小相识,对这个人的脾姓很了解,说道:“确然如此。吾郡士子里,如论才名,最高的是魏功曹,如论品格,最高的却是乐仲秀。因看不惯他的同产兄奉承上吏,他甚至常年不和他的长兄来往,姓高洁守节至此。”

    邯郸荣说的这个“同产兄”就是乐彪。乐彪现为相府主簿,荀贞常去相府,与乐彪见过多次,算是熟人了。乐峻看不惯乐彪“奉承上吏”却不是看不惯乐彪奉承国相,而是鄙视乐彪与郎中令段聪来往密切。段聪虽无大恶,到底是阉宦子弟,乐峻身为士子,自是不喜自家的兄长与他关系过近。

    荀贞说道:“玄德为何忽提起此人?”

    “乐仲秀名闻郡中,乃是一个贤士,但备闻魏功曹说他现今却居家无事。备以为,兄长何不下道檄文,把他召入府中?”

    荀贞听到这里,明白了刘备的目的,却原来是向他举荐贤士的。刘备是功曹,向长吏举荐贤才正是他的本职,只是,这个乐峻,荀贞不是没想到把他召入府中,而是压根就不想用他,踌躇了片刻,答道:“我早前即对公达说过,乐仲秀高洁有清名,可深交之,至於召入我中尉府中,眼下却是行之不得。”

    “却是为何?”

    荀贞缓缓说出了一番道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