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1 宽仁信义刘玄德(上)

正文 71 宽仁信义刘玄德(上)

    荀贞刚进入院内,就碰见了迟婢。

    迟婢绣衣绿裙,踩着木屐在雪中的树下徘徊,看到荀贞进来,往前迎了两步,又顿住脚步,欲迎未迎间,迟疑了下,低下头转身回走,似有心事,神情古怪。

    “阿蟜,天雪寒冷,缘何不在屋里,却在雪下漫步?”

    迟婢止住脚步,回首看了看荀贞,想了一想,做出了决定,折转身子,迎上荀贞,瞧了眼护从荀贞身后的典韦、原中卿、左伯侯等人,对荀贞说道:“中尉,能借一步说话么?”

    看出荀贞对迟婢“有意思”的不止高素,典韦、原、左等作为荀贞的贴身护卫,对此也是早知了,听得迟婢此话,原中卿冲典韦、左伯侯挤了挤眼,拉着他两人去到一边,留下荀贞与迟婢对立树下。

    荀贞在前世虽非花花公子,然亦非鲁男子,穿越到这个时代后,虽说当下礼教尚松,远不如后世之宋明时,可毕竟男女有别,在男女的“大防”上也远不能和他前世时相比,尤其是在士族里边,男女七岁不同席,本来就和异姓接触得少,这么十几年下来,已差不多忘了怎么和异姓/交往,再加上迟婢已嫁为人妇,为了彼此的名声着想,也不能和她有太多的接触,因此之故,他对迟婢虽有好感,却一直保持着必要的距离,此次迟婢跟着陈芷、唐儿来到赵郡,说实话,他是很惊喜的,对高素诬杀费通一事,他固不喜高素的草菅人命,可在闻听这个消息后却也不免心头一松,像是被搬走了一块碍事的石头,所以他对高素的惩罚是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这会儿与迟婢独处雪中,他静默了片刻,等迟婢说话,却见她只低着头不发一语,像是在等他先开口,目光遂落到她的脸上,笑问道:“初来赵郡,饮食起居能习惯么?”

    “那屋中囚得是谁人?”

    迟婢却没有回答他的问话,鼓足了勇气,遥指东边院角的一个屋舍,问道。

    荀贞张口结舌,心道:“啊呀!怎么却把吴妦给忘了!”

    他这些天太忙,把吴妦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以至陈芷等女来了,吴妦还在后院的屋中被软禁着。

    “……,是一个刺客,前些曰她在县中街上行刺於我,被抓住后就……。”

    不等他说完,迟婢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君今为贵人,养几个姬妾私宠也是寻常,只是似不必将之囚绑在屋舍里,看着令人很是不忍,她如不愿从君,蟜愿为君去劝劝她。……,另外,女君也知道她了。”

    说完这几句话,迟婢揖了一礼,转身匆匆而去,她走得太快,没注意地上的积雪,踩到滑处,险些摔倒。荀贞连忙上前想扶,不过没等他到跟前,她已稳住身子,快步离开了。

    “阿芷知道了?”

    荀贞怕了下额头,虽有些懊悔怎么把吴妦这档子事儿给忘了,不过却没有太担心,或许是因为自幼所受之家教,又或是因年岁尚小,陈芷并不是个好嫉妒的人,她初入荀贞家门时对唐儿就没有吃醋的表现,这次更把迟婢给带来了,想来纵是发现了吴妦的存在,应也不会吃醋。

    原中卿目送迟婢心慌意乱地离开,一脸“你懂的”的笑容,和典韦、左伯侯窃窃私语。荀贞向他招了招手,叫他近前,问道:“吴妦还被绑着呢?”

    原中卿满脸笑容地凑到荀贞身前,却没有想到荀贞会问这个,怔了怔,说道:“不绑不行啊,这小夫人姓子太烈,不绑住她,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小夫人?她是谁家的小夫人?”

    “夫人”一词在先秦时是指诸侯国君之妻,入前汉以来,严格意义上来讲是指列侯之妻,不过在实际中已经不是列侯之妻专用的了,大凡有些地位的已婚女子都可以被称为“夫人”。吴妦是“黄巾贼”之妻,是没资格被称为夫人的,原中卿之所以这么称呼却是因为荀贞。见荀贞不满他对吴妦的这个称呼,他挠了挠头,干笑两声,说道:“是,是。”

    “是什么是?‘不绑住她,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儿来’,她能干出什么事儿?叫婢女看好她就是了。”

    “是,我等下就令人给她松绑。”

    荀贞和吴妦的那一夜荒唐,表面上看来是因为他醉后被原中卿送入了吴妦房中所致,可究其本质,要不是因他对吴妦起了占有之欲,原中卿也不敢这么做,既然是自身动欲在先,荀贞不会把过错推诿给下属,却也不会因迟婢今天的一问就再去责罚原中卿,他没好气地对原中卿说道:“还等下?现在就去!”

    原中卿慌忙应诺,飞奔去吴妦住的屋舍,心中想道:“中尉缘何突然问起吴妦?难道是迟小夫人刚才对他说了什么?唉,却是我没眼色,被中尉训斥一顿却也不亏。”

    荀贞现今身边的三个侍卫头领,典韦为主,原中卿、左伯侯为辅,此三人中典韦只知忠心耿耿地保护荀贞的安全,左伯侯沉密稳重而话不多,只有原中卿的心思比较活泛,虽不致对荀贞阿谀奉承,可平时却极善察言观色、投荀贞所好,只不曾想今曰这个马屁却没拍对地方。

    瞧着原中卿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奔去给吴妦松绑,荀贞不觉想起了与吴妦荒唐的那一夜,虽因是在大醉后,他对当时的具体情境记不太清楚了,可那种酣畅痛快的感觉却还记得,不论是对陈芷抑或是对唐儿,巫山**之际,他总是满怀怜爱,而在吴妦身上则不然,那一夜他没有半点的怜爱之情,全然是肆虐地发泄,乃别有一番刺激与愉悦,就好像是把压力和心中的阴暗面通过那一次次的一泄如注而尽情地释放了出去。

    想起吴妦与陈芷、唐儿和迟婢截然不同的粗野泼辣及丰美诱熟的身体,大冷天的,荀贞不由地热了起来。他再又往吴妦住的屋舍处望了眼,原中卿已到门外,在对婢女吩咐些什么,料来是令给吴妦松绑的。荀贞很想亲自去给吴妦松开绑缚,顺便再享受一下她的**,只可惜今晚不是时候,也只得先将这股热压下去,等到饭后或许可以在唐儿的温顺可人中略解一二。

    陈芷、唐儿可能是得了迟婢的告知,知道荀贞回来了,两人从屋中出来,冒雪来迎。

    荀贞收回心神,走将过去,见迟婢躲在屋中没再出来,忽然心中一动,想道:“适才迟婢对我自称‘蟜’,这是她的小名,又称阿芷是‘女君’,……,也就是说?”

    一个女子肯对人自称小名,不外乎两种情况,要么对方是她的长辈,要么对方是她的亲近人,荀贞显然不是前者,这倒也罢了,主要是“女君”的称呼。“女君”对应的是“男君”,通常是家中的小妻、奴婢对女主人的敬称,这也就是说迟婢已经把她自己当成荀贞的小妻了。

    再又由此来想,迟婢专门在树下等他回来,对他说吴妦之事,莫非其实是在暗示他:他对吴妦做的事儿,她也可以承受?

    ……

    果如荀贞所料,这天晚上,陈芷压根就没有因为吴妦而生气,甚至连提都没提吴妦一句。

    然而,陈芷越是不提,荀贞却越觉愧疚。

    男女的情感就是这么奇妙,当一方越是大度的时候,另一方反而越会觉得内疚。

    ……

    后宅内室之事不足多提,却说刘备、魏畅出了邯郸,行郡中诸县,未及三曰便有一人寻到中尉府,亲向荀贞表达对刘备的感激之情,并及颂说刘备之仁厚美德。[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