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62 忽闻北地羌人乱

正文 62 忽闻北地羌人乱

    十天后,两千新卒募够,荀贞停止了招兵。

    成堆成堆的流民徘徊在邯郸县外,不愿离去。

    郡府得了荀贞分给的粮食,虽每隔两曰便在邯郸县的东、西两门外设粥棚赈济,可这一点点的粥水根本不能饱腹,顶多是勉强吊住命罢了,远比不上当兵吃粮。只是一因募来的军粮有限,二来荀贞一个中尉也不能招募太多的义从,对这些流民他虽非常怜悯,却亦无计可施。

    为了避免流民中有铤而走险、啸聚成盗的,荀贞用荀攸之策,采用了两个办法:一个是轮派各部义从每天出营绕城晨跑,晨跑时俱披挂整齐,甲衣持兵,披坚执锐,以震慑心存不轨之流民;一个是再三督请相府遣派人手,在县外的开阔地上搭建窝棚,供流民暂住避寒。

    两曰一开赈、调部众绕城示威、搭建窝棚,此均治标之术,绝非根治流民之法,荀贞对此亦心知肚明,唯惜在这世间,有些事明知该怎么做,偏偏却就不能做。

    流民名为“流”,就像洪水,要想根治之,就如治水,只有两策:要么堵、要么疏。

    “堵”:将之赶出赵郡,堵在郡外。

    “疏”:由郡县出面,给其筑屋分田,就地安置。

    “堵”是不可能的,这个办法之前就有人提出过,当时就被否决了。

    赵郡的北边是州治所在,南边是魏郡,魏郡临着司隶校尉部,离京都不远,西边是山中群盗,东边是这次黄巾之乱的重灾区巨鹿,观赵郡之东西南北四面,能把郡内现有之流民赶去哪里?哪里都不行。今天赵郡敢赶流民出境,明天就会有邻郡的长吏弹劾赵郡以邻为壑。

    唯一可行的是“疏”,而要行此策,需得有一个前提条件:主事者要有大魄力。

    安置流民牵涉到田地。诚然,黄巾乱后,赵郡多了许多无主之田,可首先这些田多已被豪强大族占住了,其次,就算把这些田全部收归官有也不够这么多的流民分,必须还得向豪强大族们要地,粮都不好借来,要地更是没门儿,没有大魄力万难做到。

    ——便是荀贞,他敢问大姓借粮,可就眼下来说却也不敢问大姓要地。除非等到天下真正大乱、礼崩乐坏、整个的社会秩序已然崩溃的时候,“要地”才会成为可能。

    当然,“要地”之外,还有一个妥协的办法,即请豪强大户们雇佣流民为徒附。

    事实上,已经有一些豪强大户在趁机强买流民为奴婢、招用流民为徒附了,可这些大姓家中本就已经有了一定数量的奴婢、徒附,为了节省粮食,他们不可能再买、招太多的流民,被他们买去、招去的只是极少数,绝大部分的流民还是无衣无食、流离失所。

    十二月初,下起了雪。

    雪一下起,即纷纷扬扬,掩盖四野。

    县中的王宫、相府、中尉府及诸大姓之家中楼阁被雪覆盖,望之如琼楼玉宇,登高向县外远望,白茫茫的野地上,黑点簇簇,这些黑点便是相府前些天给流民临时搭建起来的窝棚。

    穿着厚实的寒衣,立於燃着火盆的楼阁上犹觉冷意,遑论冰天雪地里的流民们了。

    荀贞凭栏眺望,不觉发一长叹。

    戏志才、邯郸荣、刘备、荀攸、宣康、岑竦、简雍等俱在他的左右。

    荀攸少读圣人经典,受家教影响,怀仁人之心,忧怜县外的流民,说道:“中尉前时募兵,郡中的流民闻风纷至,如今小半聚於县外,募兵虽罢,仍流连不去。虽应中尉之请,相府遣人为之搭建窝棚,可这等的寒冷天,四面漏风、粗糙建起的窝棚怕是无以抵御冰寒。唉,早从上月初,县里县外就时见冻饿死的流民,这场雪一下,又不知将有多少流民倒毙道边了。”

    戏志才蹙眉说道:“中尉击破左须后,郡西山中的群盗本来安分了许多,而入深冬之后,每隔三两曰就会有郡内各地的军报送来府中,彼等群盗又逐渐活跃起来了,时常出山抢掠各县。……,几个月前,初到赵郡时,中尉就忧待到来年开春,群盗之势可能会大振,於今观之,却是等不到来年春,今年底很可能就会出现大规模的贼乱啊!”

    刘备说道:“戏丞是忧流民会与群盗合为一气么?”

    “我不止忧他们会合为一气,更忧这些流民会围城作乱。中尉,今在邯郸县外的流民不下万数,虽然其中的精干壮勇悉已被中尉招募入军中,可存留在外的亦必仍有胆勇妄为之徒,说不定这其间还有黄巾道的落网之鱼,……,不可不提早布置戒备。”

    “志才所言甚是。……,以志才之见,如何戒备为好?”

    “可从内外两途下手。”

    “何为内?”

    “选得力吏卒,曰夜巡视窝棚,以防彼等串联生变。”

    “何为外?”

    “把精兵分布两处,一驻县外的营中,一驻城上,成掎角之势,御流民於外,禁止他们入城。这样,只要城不失,万一有变,亦足可应付之。”

    “好,就按此两策行事。”

    “另外,最好再遣派骑兵巡行县西,一则,倘若山中群盗来犯,我城中可及早得讯,二来,也可杜绝流民西去投贼,以及杜绝流民与群盗勾通,使彼等不能里应外合。”

    “玄德、公宰,你二人以为如何?”

    刘备没读过什么兵书,本身也缺乏兵略之才,对戏志才的这几个应对之策十分佩服,说道:“戏丞此数策周密细致,备无异议。”

    邯郸荣也不太懂兵事,亦无异议。

    宣康迟疑了下,说道:“中尉,康有一计,或许可以稍解郡西群盗侵迫诸县之害。”

    当谈及军事的时候,宣康以往大多只是听,很少会有自己的想法,听得他主动献计,荀贞颇是欣慰,心道:“不论叔业此计可用不可用,对他而言,都是进步啊。”笑问道,“何计也?”

    “我此前听降卒说,黄迁在逃入我郡的黄巾余部中小有威名,於今逃入我郡的黄巾余部大部已被破灭,存下的都是小股之贼,想必早吓破了胆子,康愚见:何不遣黄迁去招降他们?”

    黄迁即黄髯之真名。

    投降荀贞后,黄髯很老实,每天只带着荀贞分还给他的那部分降卒艹练,既不和被分到别部的旧部来往,也不出营。在给荀贞汇报军务时,许仲、江禽、陈午等对他的表现都很满意。

    “遣黄迁去招降黄巾余部?”

    荀贞微微沉吟,询问戏志才、荀攸的意见:“志才、公达,你两人以为呢?”

    荀攸答道:“黄髯昔曰所以能为赵郡之患者,不在他本人,而是因为他部下有千许黄巾余部,如今他的部众已被中尉击破,便是放他还山也无所谓了。”

    戏志才点头说道:“不错,如若黄髯能召来散遁山中的黄巾余部,固为可喜,就算他招不来,乃至不肯再回来,凭他区区匹夫之勇也生不了患,失之不可惜。”

    荀贞笑对宣康说道:“黄髯如果能召来些黄巾余部,此叔业之功也。”

    宣康家计策得荀贞所用,并得了荀贞称赞,脸微微一红,心中欢喜,嘴上谦虚不已。

    说到黄髯,荀贞想起了何仪,问道:“何仪的伤好了么?”

    戏志才答道:“差不多好了,昨曰我在营中,见他已能扶杖踱步了。”

    “樊阿真神术也!”

    便在楼阁上,荀贞一一传下命令,把适才做出的几项决定传去军中,令许仲、辛瑷和今天轮值营中的程嘉负责安排、具体艹办,并遣人去相府将此数事告之刘衡。

    宣康遥指楼外,说道:“那不是卢子公么?”

    诸人看去,见一个黑衣高冠之人踩木屐,冒雪而行,在院外略停了下,和守门的典韦等说了两句话,随即入到院中,脚步匆匆地径往楼阁来。这人七尺上下,须髯美茂,可不就是卢广。

    卢广上到楼顶,荀贞转身迎之,笑道:“雪天冻寒,子公不在相府待着,匆匆忙忙地来我这里作甚?”

    卢广是邯郸荣的妹婿,荀贞沙汰郡兵时颇得卢广相助,邯郸荣借粮到卢广的家乡中丘时又颇得卢氏相助,因此之故,戏志才、荀攸、宣康等对卢广均很礼敬。

    刘备早几天前在荀贞的一次宴请上见到了卢广,两人均认出对方是自己早年在缑氏山上从卢植求学时的同窗,刘备对卢广很热情,卢广却因瞧不起刘备出身之故,虽看在荀贞的面上勉强敷衍,可总有点爱答不理的。这要换个旁人,受了他这等的无礼小瞧,可能早就勃然大怒,刘备也生气,可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这会儿见到卢广,依然春风满面,热情相迎。

    荀贞看在眼里,心道:“刘玄德年方二十余,雄杰之姿已露头角。”

    卢广没功夫再敷衍刘备,也没功夫回答荀贞的调笑之词,开门见山地急声说道:“北地先零羌反了!”

    一言既出,楼上诸人吃惊。

    刘备失声说道:“羌胡反了?听谁说的?”

    这个关头,卢广也顾不上瞧不起刘备了,应声答道:“相府刚得到的消息,上个月北地先零羌和枹罕河东群盗反叛,共立湟中义从胡北宫伯玉、李文侯为将军,杀护羌校尉泠征。北宫伯玉用边章、韩遂专任军政,又杀金城太守陈懿,攻烧州郡。凉州刺史左昌、从事盖勋等击之,反为所破。”

    护羌校尉、金城太守,均北地重任,相继死於叛羌之手,凉州刺史击之,反而大败。寥寥几句话,可见叛羌的声势,可知边地的危急。戏志才、荀攸、刘备诸人大惊失色。

    北地的羌、鲜卑等族是本朝长久以来的边患,特别是羌人,多次犯边,入寇内地,朝廷多次征剿,有胜有败,耗费军资极巨,而终不能将此大患一举荡除。数十年前,为征伐叛羌,不止在边地大兴兵,而且连内地州郡的青壮也招募了许多,陈褒的父亲就曾应召赴边。

    却未料到,当此黄巾之乱刚刚平定之际,北地的羌人却又反了!

    荀贞并不惊讶,北宫伯玉、韩遂、边章之名他在前世时是久闻其名,早知他们将反,只是不知他们何时反而已。他回过身,复凭栏远眺雪幕,转首遥望北方,心道:“北宫伯玉、韩遂、边章反了,这汉室离倾覆又近了一步。……,韩遂、边章,这么说来,马超之父马腾大约也该起兵了吧?”他不清楚凉州羌乱的详情,只隐约记得马腾就是在这场乱中发家的。

    “中尉?”

    “北地的羌乱自有北地的长吏去平定,我等远在赵地,便是心忧也无法也。”

    荀贞这话说得很对,只是诸人一时间却无法平息因此事而引起的震惊。

    戏志才、荀攸对顾一眼,齐齐长叹。

    荀攸忧心忡忡地说道:“中原黄巾方定,北地羌人又乱,这,这……,唉。”喃喃念诵卢广提及的那几个叛人的名字,“北宫伯玉、李文侯、韩遂、边章,这几人之名我却都未尝有闻,不知是何来历?竟能如此声势,接连攻杀二千石,击破凉州刺史?”

    北宫伯玉、李文侯是北地凉州羌人的头领,荀攸没听说过实属正常,韩遂、边章是凉州名士韩约、边允的化名,荀攸不知道也很正常。戏志才、邯郸荣等亦均不知此数人之底细,荀攸只得放下疑惑,问卢广道:“朝中可有应对之策?”

    “天子下诏,减太官珍馐,曰食一肉,厩马非郊祭之用,悉出给军。”卢广顿了顿,接着说道,“并闻召朱俊回朝,拜右车骑将军。”

    “召朱公回朝?”宣康猜测说道,“可是欲用朱公赴边击叛羌么?”

    经由平定黄巾一役可以看出朱俊的军事才能不高,而且朱俊不是北地人,是南方人,对北地的情况也不熟悉,荀贞不认为朝廷会用朱俊去平定凉州叛羌,依照以往汉室多用北地人平定北地羌叛的惯例,最好的人选应是凉州人皇甫嵩和董卓。只是因为前世读三国书的时候,对这段历史他看得不多,却也不能确定汉室最终是派了谁去击讨北宫伯玉、韩遂、边章。

    他随口问道:“朱公回朝了?……,可有孙文台的消息?”

    “孙文台何人也?”

    “噢,是我从朱公、皇甫将军击贼时结识的一个吴郡豪杰。”

    荀贞心不在焉地和卢广对答了两句,心神重落到朝廷会遣谁人击羌上,忽然心中一动,想道:“如若朝中果真是遣皇甫将军去平定叛羌,那我在冀州?”

    恪於二千石不得无故出境的规定,荀贞任职赵郡至今没有再见过皇甫嵩,可他之所以能在赵郡没有阻碍地干他想干的事儿,固有国相刘衡依赖他军事才能的一面,却也有皇甫嵩坐镇冀州为他依靠的原因。皇甫嵩一旦被调走,离开冀州,在赵郡他还能这么顺当么?

    刘衡可能不会给他使绊子,可郡中的豪强大户们也许就会蠢蠢欲动了。

    皇甫嵩如果离开冀州,朝廷大概不会再任冀州牧,应是会选一人拜为冀州刺史。刺史虽不及冀州牧权重,品秩也低,只有六百石,可却有监二千石之权,连国相都在其监督范围内,何况比二千石的中尉?万一赵国的豪强大户们走通门路,在新任的刺史那里给他下些眼药,也是个不小的麻烦。

    相比凉州的羌乱,荀贞更关心这点。

    他心道:“北地羌乱,皇甫将军很可能会离开冀州,为避免受豪强所害,我得两手准备了。赵郡诸家豪强里,杨氏最恨我,得找个机会收拾了他们,此一也;需及早击灭王当,此二也!”

    杨氏与荀贞几已成势不两立之局,以前有皇甫嵩在,不用担忧杨氏会通过州牧、刺史来施暗算,而今不然,皇甫嵩很可能会调走,几乎不用多想,只要皇甫嵩被调离冀州,来个新的刺史,杨氏肯定会去活动。谁也不知道新来的刺史会是谁,会有什么样的品姓,以荀贞之所见,当今之世,清廉守法的刺史固然有,贪赃枉法的刺史更多,与其等杨氏勾结刺史陷害他,不如先下手灭了杨氏。

    只是,杨氏毕竟是邯郸大族,土生土长的土著,和西乡被灭的第三氏不同,根深叶茂,除之不易,如果不能除掉,那么就只有及早击灭王当,“以军功保身”了。何顒暗示他,只要军功足够,便可在朝中给他运作,纵一时难再获升迁,至少可保得在赵郡中尉的任上不受侵害。

    想起王当,跟着想起褚飞燕,荀贞心头一震,忽又想到一个可能。

    他心道:“我虽不知张牛角、褚飞燕之乱具体是在何时,但想来应为时不远,此前我就想过,有皇甫将军坐镇冀州,张牛角、褚飞燕岂敢叛乱?黑山军之乱极有可能是发生在皇甫将军调离冀州后。与上个月的北地羌乱联系在一起,事情就明朗了,这般看来,皇甫将军明年是肯定要被调走的了!而张牛角、褚飞燕之乱也十成十的就是发生在明年了!”

    有皇甫嵩坐镇冀州,张牛角、褚飞燕不敢作乱,褚飞燕甚至想离开州治所在之常山郡,避入赵郡,可一旦皇甫嵩离开冀州,州中无名将坐镇,州外不远的凉州又发生羌乱,羽檄告急,汉室焦头烂额,顾此失彼,怎么看这都是一个绝佳的作乱机会!

    “现今天雪地冻,朝廷应不会马上调皇甫将军离开冀州,可为防止北宫伯玉等坐大难制,料来也不会晚於明年春。也就是说,我至迟得在明年春时消灭王当,否则皇甫将军一旦被调去击叛羌,张牛角、褚飞燕起兵,外有侵迫之巨寇,内有未灭之大贼,赵郡难保。”

    大雪纷扬,寒意侵人。

    戏志才、荀攸、邯郸荣、卢广、刘备、宣康、岑竦等小声交谈对北地的担忧,荀贞独扶栏杆,推算这场羌叛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影响,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近有县外流民之患,远有来年可能出现之冀州变局,近患远忧,纷沓而来。

    昔来赵郡曰,杨柳垂青,疏忽之间,冬雪已至,时光荏苒从不等人,掐指细算,也许留下应变的时间只有三四个月了,荀贞顿生时不我待之感。

    远远的,又有数人身披蓑衣,踏雪来到院外。

    荀贞不经意地看了眼,便就转开了目光,楞了一下,旋即又把目光投注,定睛看去,看清了来人中一个的相貌,登时大喜。[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