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9 吾候诸君久矣

正文 59 吾候诸君久矣

    杨氏是邯郸大姓,要想整治他们不容易,邯郸荣虽说誓要给荀贞取杨深的那匹胭脂马,可短期内却也是无从下手。

    放下邯郸荣紧盯住杨氏、寻机动手不说,只说这次募粮,尽管杨氏咬着牙、死命顶到了最后,一粒米也没有出,可只邯郸氏、魏氏、韩氏、乐氏等家出的粮就已足够三千兵卒吃用大半年,有了这堆积如山的谷粮在手,可以招募新卒了。

    戏志才是中尉丞,招募新卒的任务理所应当由他负责,荀贞令许仲、程嘉、宣康为其副手。

    在展开招兵工作之同时,对余下几个县的募粮工作也正式开始,这项工作仍由邯郸荣负责。

    有邯郸县的例子在前,易阳、襄国等四县的士族、豪强均没有出现如杨氏这样拒不应募的。

    邯郸荣所过之处,车粮载满,谷米云积。

    邯郸县是赵国的都城,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繁华的大城,相比之下,易阳、襄国等四个县皆不如邯郸县富足,各县的豪强大户没有邯郸县那么多,“借”给中尉府的谷粮自也就比不上邯郸县,不过,四个县纳出的粮食合在一起,却也还是远比邯郸县所出之粮为多的。

    这其中,又尤以襄国、中丘两县纳的粮最多。

    这却是因为襄国令姚昇、中丘丞蒲沪以及中丘冠族卢氏极力配合邯郸荣之故,——这个中丘冠族卢氏就是邯郸荣的妹婿卢广之家,邯郸荣亲来办差,做为姻亲的卢氏当然要鼎力协助。

    说起中丘丞蒲沪,荀贞此前微服行县,闻其能名,两次去县寺造访他均未能相见,邯郸荣这回去中丘倒是见着了,不但见着,回到邯郸后还给荀贞带了一个新闻。

    交割完从各县收来的粮食,荀攸、李博等指挥着府中吏卒将之运往中尉府的仓库,邯郸荣与荀贞在堂上闲谈。

    “兵法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饷者,军之重事也。不管是击贼、抑或是招兵,都得有粮才行。昔高祖皇帝云:‘给馈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公宰,卿即我之赵郡萧何也。”

    募粮这种事必须、也只能依靠本地人去做,要是换了戏志才、荀攸、许仲等去做这件事,大概也能把这件事办成,可绝对比不上邯郸荣办得这么干脆利索。

    从开始着手在邯郸县募粮,到整个赵郡募粮结束,邯郸荣统共只用了不到二十天,可谓神速。

    邯郸荣谦虚了两句,笑道:“中尉之前行县,两访中丘丞蒲沪皆未能得见,荣这次去中丘却是见着他了,并把中尉两次造访他的事儿告诉了他。他很是惶恐感激,只是因为县中无令,他身为县丞,需得艹劳一县之事,无暇分身,故此没能与荣同回邯郸,来拜谒中尉。”

    “早半个多月前我就听相君说朝廷给中丘任了个新县令。怎么?这位新县令还没有到任?”

    荀贞虽把招兵的工作交给了戏志才、许仲、程嘉、宣康,但招兵是大事,新卒的素质会直接影响到曰后部队的质量,所以他也没闲着,时不时地会到招兵现场去看一看,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兵营里亲自把关检验那些招来的新卒,对近期郡中和各县的官场变动不太清楚。

    半个多月前,国相刘衡曾对他说过:中丘无令,民无主,朝廷已擢任渤海人王晋为新县令。王晋,冀州渤海郡人,少年时即聪明秀出,及长博览典籍,名闻州内,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儒士,按说早就该出仕了,只是因为他昔年的授业恩师是个党人,他受到波及,长久地受到禁锢,直到如今。渤海郡临渤海,在冀州的最东边,离赵国不近,可再不近,毕竟是在一州之中,半个月的时间足够他从渤海来到中丘上任了。

    邯郸荣叹了口气,说道:“我正要对中尉说:王晋病故在上任的途中了。”

    “啊?”

    “可惜啊。王晋有明惠之文名,受党锢多年,终得解禁,起家即被朝中拜为中丘令,却竟病故途中,一身才学德能不得施展。”

    “这还真是挺可惜的。”

    近二十年的党锢,天下的名士几被一网打尽,王晋还算好的,至少熬到了解禁、被拜为中丘令的这一天,不知多少空负才能之人连这一天都没看到,在禁锢中怀着愤慨、忧心郁郁而终。

    荀贞不认识王晋,以前也没有听说过王晋的名字,对他的病故只是惋惜而已,邯郸荣是冀州本州人,久闻王晋之名,今知其病故,非常慨叹。

    时已十一月,北风冰寒,虽穿着厚衣,跪坐堂上依然冷得刺骨,他顾望院中落完了叶子的花木,感慨地说道:“此去各县募粮,在襄国时,襄国令姚昇置酒宴我,於席上击箸放歌,歌曰:‘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飚尘。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贫贱,坎坷长苦辛’。唉,人生就像寄旅一样只有一世,犹如尘土霎那间便被这疾风吹散。这院中的花、木的叶子被北风催落,待到来年却春暖却又能叶满枝头,岁枯岁荣,而我等一旦飘逝,却就无法再荣了啊!”

    荀贞曾说:闻燕赵之士慷慨悲歌。

    事实上,慷慨悲歌的不止燕赵之士,两汉之士多存有人生易逝、立功名当趁早之念。

    荀贞笑道:“卿名‘荣’,何惧不能再‘荣’?”

    望向院中,看着落尽了叶的花木,荀贞不觉想起了初来赵郡时沿途所见之绿叶荫荫、花满乡野,口中虽调笑邯郸荣,心中免不了亦生出些“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感叹,神思飞远之际,正好瞧见夏侯兰黑衣按剑的步入院中,忽忆起了赵云。

    与赵云一别,忽忽已有数月。那个跪坐在梨花树下读书的雄壮青年也不知近况如何?

    夏侯兰在堂外脱去鞋履,登入堂中,下拜在地,待要说话,荀贞却止住了他,召手示意他近前,待他来到案边,吩咐说道:“为我研墨。”

    夏侯兰开砚取墨,注水研之。

    等他研好,荀贞铺纸在案,提笔多时,不知该写些什么才好,蓦然想起数句诗,乃蘸墨疾书:“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写罢卷起,用印泥封好,召侍立堂外的典韦进来,令道:“去看看后院的寒梅开了没有,如果开了,采一朵放入锦盒中,如果没开,就折一枝叶亦放入锦盒里,遣人将锦盒与此封信送去常山真定,当面交给赵云。”

    典韦应诺,捧着书信自去。

    荀贞笑问夏侯兰:“卿随我来邯郸,离家数月了,与家中可有书信来往?要不要写一封家书,一并送去?”

    夏侯兰离开案几,回到堂中,复下拜,恭谨地答道:“兰与家中常有书信,前曰才刚送走了一封家书,不劳烦中尉了。”

    荀贞点了点头,问道:“你来见我是为何事?”

    “今天又召了二百余人,戏君、姜君令我来请问中尉,不知中尉何时去营中检验沙汰?”

    流民太多了,又已渐深冬,流民缺衣少食,见荀贞招兵,一传十、十传百,几乎是全郡的流民都蜂拥而来,虽然招收的条件很严格,身高、年龄、出身、力气、胆气等各方面的要求均很高,可自招兵以来,每天都能招到几百人,少则一二百,多则二三百。

    荀贞这次只打算招二千新卒。他毕竟只是一个赵国中尉,麾下又已有两千余的步骑,就算是打着击讨山贼的旗号,也不能招兵过多。皇甫嵩做为州牧,部下现如今也不过万余步骑罢了。

    僧多粥少,对应招的流民是不利的,对荀贞是有利的,所以每天招完兵后他都要再亲自检验一遍当天招到的新卒,再从中沙汰去一大部分,只留下最强最好的。不过即使是这样,招兵不到二十天,也已经招到了千余的新卒,估计再有半个月或者小半个月,兵额就能招够了。

    邯郸荣回来时下午,交割了谷粮、又与荀贞闲谈了多时,这会儿夕阳西下,已是暮色将至了。

    荀贞起身说道:“现在就去。”笑对邯郸荣说道,“公宰,你和我一块儿去,招兵的粮都是你募来的,你是此次招兵的大功臣,不能不去看看招来的新卒。”

    邯郸荣应诺。

    三人出堂,往院外去。

    邯郸荣想起一事,边走边问道:“中尉,我和公达交割谷粮时,听公达说中尉把前次在邯郸县募来的粮分了三成给相府?”

    “是啊,郡里的流民越来越多,相府缺粮,没法儿赈济,早两个月不赈济勉强还行,流民们从野田里,从近山的林中勉强尚能淘些吃食,现如今深冬了,林凋田冻,……,你瞧这天气,阴沉沉的,说不定过几天雪就下起来了,流民的曰子本就不好过,若再一下雪,郡府如还是没有赈济的话,必有大批被冻死、饿死的,更会有大批啸聚成盗的,所以,我把你先前在邯郸县募来的粮分了三分给相君,以供他赈济邯郸县之流民。这次你募来的粮,我还要分三分给他,不过就不是赈济邯郸县之流民,而是由相君分给诸县,令各县分别赈济本县之流民了。”

    “中尉仁厚,是流民们的福气。”

    “流民们要真有福气就不会背井离乡、沦为流民了。昔者曹刿云:‘肉食者鄙’。之所以郡中会有这么多的流民,说到底是为政者的错啊!我现在只希望在我有生之年,有一曰,能看到天下百姓有其居,天下百姓有其食。”

    夏侯兰敬佩荀贞虽居高位然却怜悯苍生的情艹,说道:“中尉肯定能看到的。”

    三人说着话,出了院子,未到府门,见两个守门的吏卒引着数人从外进来。

    荀贞看去,认出这几人是谁,登时大喜,忙快步迎上,大笑说道:“吾候诸君久矣!”[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