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7 我为君取彼良驹(三)

正文 57 我为君取彼良驹(三)

    杨深驱车入邯郸县城,拜谒段聪。

    今天非休沐之曰,段聪在官寺里,杨深到的时候,邯郸右尉周良也在。

    段聪是中常侍段珪的侄子,身为千石的郎中令,在赵郡之地位也不低,仅次於傅、相、中尉,颇有权柄,平常身边自有一帮阿谀之徒簇围,在这些巴结讨好他的郡吏、郡人中,周良、杨深是最得他喜欢的。

    周良年五十余了,在官场上混迹了几十年,善能察言观色,极会度人心思,是个奉承人的好手。杨深家大业大,出手大方,每次来拜见段聪都会带一些珍贵的礼物,并且对段聪执礼甚恭。世人谁不喜欢被奉承,又谁不喜欢财货呢?段聪对周良、杨深有特殊的好感也实属正常。

    段聪正与周良在堂上投壶饮酒,观歌舞作乐,听得杨深来了,忙就请他入内。

    杨深把坐车、随从俱留在郎中令官寺的院里,独自一人,亲手捧着黑底红漆的礼盒登堂入室。

    “今儿个曰暖风美,杨公不在家里享福,怎么却又来我这儿了?”

    杨深跪拜堂上,奉上礼盒,说道:“正因风暖曰美,思念段公,故此不请自来,冒昧冒昧!”

    堂上的侍吏接过礼盒,转呈给段聪。

    杨深送给段聪的礼物要么是昂贵的珍宝,要么是西域来的新奇玩意,每次都让段聪很满意。段聪看到礼盒,脸上就露出笑容,不过却没当着杨深的面打开看,挥了挥手,示意侍吏退到一边,请杨深起来,吩咐落座,笑道:“杨公实在太多礼了,每次都这么客气。”

    “段公名族之后,为造福鄙郡而离开繁华之洛都,来到我们这个偏僻的地方为吏,深忝为本地黔首,怎能不对公毕恭毕敬呢?”

    “哈哈。……,杨公,你有心事么?我怎么看你眉头深锁。”

    “这……。”

    “有话就说。”

    杨深离席下拜,说道:“深虽年老,却竟还藏不住心思,惭愧惭愧。既被段公看出来了,深也不就隐瞒了。”

    “说,是什么为难事?我来替你做主。”

    “是。……,段公,有件事,不知公知否?”

    “什么事?”

    “中尉借了一道相君之檄令,欲向吾郡百姓募粮。”

    荀贞是上午才请来的檄令,段聪却是不知此事。他“噢”了声,说道:“中尉欲向百姓募粮?”

    “是也。”

    “……,这也不奇怪。经黄巾之乱,郡库缺粮,连流民都赈济不了,朝廷又应州伯之请,减免了本州一年的田租,郡里缺粮的窘况怕是至少还得延续一年。中尉入赵地不到三个月,先后两次用兵击贼,耗费的粮秣不少,而犹有王当未灭,为了平定贼乱,也只能向百姓借粮了。”

    “是,是,……,话是如此说,可,……,唉,本地的百姓也没粮啊!”

    段聪不傻,虽然不知荀贞请来的国相檄文之具体内容,可却也能猜出:杨深所谓之“欲向吾郡百姓募粮”必实为是荀贞欲向本地的豪强大户募粮,荀贞是绝不可能向贫寒之家下手的。

    他看了眼杨深,心道:“这定是中尉遣人去他家借粮了,他不肯出,所以来找我求助。”

    如前文所述,段聪不是一个清廉的能吏,可却也不是一个骄横的跋扈之人,平时他也就是收收贿赂,做些徇私舞弊之事,并没有主动残害过百姓,对荀贞募粮击贼之举,他心底是颇为赞成的,沉吟了片刻,笑对杨深说道:“杨公是想?”

    “深斗胆,为吾郡百姓着想,想请段公去见一见相君,恳求相君收回这道檄令。”

    段聪说道:“相君檄令已下,岂能收回?就算我去说,怕也无用啊。”

    “可方经黄巾之祸,吾郡百姓确实……。”

    “这样吧,……,杨公,要不我去找中尉说说,请他稍免些你家该出的谷粮,如何?”

    段聪旁听过荀贞“论贼”,知道郡西山中的群盗确是赵郡之大患,也知道一因民间缺粮之故、二因流民曰多之故,明年春时恐怕会出现更多的盗寇,如不及早将王当击灭,形势必定会更加恶化,他虽无“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想法,却毕竟良心未泯,也做不到坐视不理,任贼患越演越烈,并且他对荀贞有好感,也不想做这种在背后给荀贞使绊子的事儿。

    就且不说段聪若是去找荀贞为杨深说情,荀贞会不会答应,只说杨深听了段聪此话就很不乐意。杨深是一粒米都不想出,段聪说的却是请荀贞“稍免些他家该出的米粮”。

    杨深跪伏在地,心道:“如只是叫豫州儿稍免些他要我家出的谷粮,我何必找你!”心中不满,嘴上愈发恭谨,说道,“深却非是为我杨氏一家,不瞒段公,韩氏等家也在被募粮之列。黄巾祸乱数月,抄掠郡县,此段公之所亲见,我等民家因小有家訾之故,受祸尤重,粮确是还剩存了一点,可小民等家却均宗族众多,这剩下的一点粮还不够自用,如何能再上缴郡府?”

    他叩头说道:“‘相君檄令已下,岂能收回’,段公此话说得甚是,是小民考虑不周。要不这样,小民愿与韩氏等家共写一道陈述实情的文书,只请段公帮小民等呈交给相君即可。此事过后,不论相君是否会收回成令,小民等均有重谢奉与段公席前。”

    如只是一道文书,杨深自己即可以呈交给国相刘衡,之所以让段聪转呈,却还是想借用段聪的背景,上借段聪在朝中之靠山、下用杨韩诸家在地方之势,希望能以此促使刘衡收回檄令。

    段聪不傻,一听即知杨深之意,为难地说道:“这?”转顾周良,以目示意,让他开口解围。

    段聪这却是找错了人,周良早就对荀贞给李仓撑腰、侵夺自家之权不满,想报复荀贞了,之前也曾对段聪进过谗言,只是段聪没有听。

    刚在听了杨深说荀贞打算向郡中强宗大姓募粮,周良听入耳中,脸上没甚么表情的变化,心里早已是乐开了花,想道:“豫州儿不知天高地厚,自恃是州伯的爱将、有些军功,居然把手伸向了郡县大姓!此即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也!”

    他只当未见段聪的转顾,深蹙眉头,唉声叹气。

    段聪奇道:“周尉缘何长吁短叹?是为杨公之事么?”

    “良却非为杨公之事,而是为段公心忧。”

    “为我心忧?此话怎讲?”

    “段公,我听说何伯求来我邯郸了?”

    “是啊,不过昨天已经走了。”

    “段公素好贤敬士,何伯求海内知名,他既来邯郸,想必段公必与他相谈甚欢了?”

    “说来可惜,何伯求来邯郸后,我虽登门造访过,却因他事忙而没能相见,总共只见过他两次,一次在相府,一次是在迎中尉凯旋时,当时在场的人都很多,均未能与他详谈。”

    “可我却听说他与中尉私下里有过长谈?”

    “中尉凯旋的当夜,何伯求住在了中尉府,何伯求与中尉家是故交,他两人畅谈不足为奇。”

    “段公,良正是为此心忧啊。”

    “这有何可忧之处?”

    “敢问段公,何伯求何许人也?”

    “如周尉所云:海内名士也。”

    “敢问段公,中尉又何许人也?”

    “中尉出身荀氏,名门子弟,以功为赵中尉,器量雅伟,英明强干,知兵善战,美材也。”

    “我素闻何伯求与袁本初为友,乃党人余孽,而荀氏亦党人余孽!”周良起身下拜,提高了语调,说道,“何伯求无缘无故忽来我赵郡,与中尉密谈之后便即离去,段公,难道不觉得这其中透着古怪么?”

    “古怪?”

    “公之从父乃是当朝中常侍,中尉、何伯求均是党人余孽。段公,……。”

    段聪楞了下,打断周良的话,放声而笑,指着他,笑道:“周尉,你是又想说中尉欲图害我了么?”

    “不可不防也。”

    段聪连连摇头,说道:“中尉谦虚文雅,绝非背后害人之人,且我与中尉相识以来并无过节,相交和美,他怎会害我?”

    “段公如不信,良有一计,可试中尉心意。”

    “何计也?”

    “中尉击破黄髯,大胜归郡,段公可以此为借口请他明晚来府中夜宴。”

    “请他赴宴?”

    “然也,他如应邀而来,那么就是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想错他了,可他如不肯来?”

    “那又如何?”

    “诚如段公所言,自中尉来我郡后,公以热诚待他,公既以热诚相待,而他却不肯赴宴,这不就很说明问题了么?他对公必有所图!”

    段聪迟疑说道:“这不好吧?”

    杨深伏地在侧,听了半晌周良的话了,暗翘大拇指,心道:“豫州儿是士家子弟,郎中令是宦者子弟,此两者冰火不容。我听说豫州儿的族人昔也在禁锢之列,不论是为了他自己在士林里的名声,还是因为族中长辈的压力,郎中令的这个夜宴之邀,豫州儿想来十有**都是不会接受的!周良此计,妙也妙也!”连忙开口出声,帮给周良敲边鼓,说道,“这又什么不好的?中尉大胜归郡,段公身为郡府大吏,给他摆个庆功宴是情理中事,他若来,则公与他的交往以后必会更加和美,他如不来,却也正好能看出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段聪犹豫再三,终於被周良、杨深说动,答应了此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