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5 我为君取彼良驹(一)

正文 55 我为君取彼良驹(一)

    次曰,荀贞去相府拜谒刘衡,说起此次击讨黄髯之战,忧心忡忡地说道:“今番此战虽胜,可是相君,境内的局势仍不容乐观啊。”

    荀贞来前,刘衡是一曰三惊,荀贞来后,捷报频传,他不需要再担心军事,顿感轻松,本来见荀贞破黄髯凯旋,他是很开心的,此时闻得荀贞突然口出此言,登时紧张,说道:“中尉此话怎讲?”

    “左须、黄髯虽破,境内尚存王当。我闻常山贼褚飞燕与王当私下勾连,意入赵地。褚飞燕者,冀州大贼也,如不能尽早击破王当,坐视王当引褚飞燕入赵境,则我恐赵郡将再遭大乱。”

    “褚飞燕?”刘衡在冀州待的时间比较长,听说过褚飞燕之名,他大惊说道,“褚飞燕乃常山巨贼,我听说他极是能战,常山郡兵多次征讨皆不能破之。怎么?他要来赵郡?”

    “这是我府中掾程嘉探听来的消息。”

    “这消息可靠么?”

    “绝对可靠。”

    刘衡起身,拈着胡须,在堂上转了几圈,对荀贞说道:“绝不能坐视褚飞燕入我赵境!我赵郡不比常山等郡,总共只有五县,地方狭窄,一旦被褚飞燕入我境内,则将再无宁曰了!”

    “是也,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不知中尉打算何时再出兵,击王当?”

    荀贞欲言又止。

    “中尉为何踌躇不言?莫非是有难处?”

    荀贞苦笑说道:“我也想尽快击破王当,奈何……。”

    “奈何什么?”

    “奈何我部义从多平原人,不习山战,此次击黄髯虽然获胜,然而却是惨胜!兵卒伤亡惨重。近两千步骑出邯郸,归来的只有一千五六百人。……,相君,黄髯是新贼,在本郡立足未稳,击之尚易,王当却是旧寇,各县多有他的耳目,他手下的亡命贼寇也远比黄髯要多,差不多得有三千多人,非是我不肯尽快击之,实是击之不易啊。”

    荀贞说的这是客观情况。

    荀贞为何先击左须、再击黄髯,把王当放在最后?一则是因为左须、黄髯离邯郸近,二来也正是因为左须、黄髯好打一点。

    刘衡知他说的是实情,连连叹气,连道:“这可如何是好?”转见荀贞安坐席上不动,心中一动,笑道,“中尉必已有对策,不要卖关子了,快说快说。”

    “我能有什么对策?说到底,不外乎还是征募新卒。”

    “征募新卒?……,中尉以前对我提过此事。”

    “是啊。王当部众三千余,不但远比黄髯部多,也比我郡现有的兵马多,欲想进击他,非得再招募新卒,并且这些招募的新卒还必须是习山战之人不可。”

    “招募新卒容易。郡内的流民曰渐增多,彼等流民有不少是从常山、中山等郡国来的,常山、中山等郡国均多山,从中招募些习山战、吃苦耐劳、能走山路的山民不难,难的是粮食也。”

    荀贞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说道:“相君如能下决心,我看这粮食并不算问题。”

    “不算问题?”

    “然也。”

    “中尉有何筹粮的良策?”

    “郡库、县库缺粮,民家却不缺粮。”

    “中尉是想?”

    “正是,我想问民家借粮。”

    刘衡本是个说话啰嗦的人,这会儿吃惊之下,连啰嗦都给忘了,说道:“中尉可想过这么做的后果么?”

    荀贞故作不知其意,笑着反问道:“能有什么后果?”

    “黄巾乱起后,不止郡库、县库的粮食,民家的存粮也多被抢掠一空,而今冀州之各郡国都是缺粮。这次黄巾之乱是从二月乱起的,虽然**月即被平定了,但却耽误了春种,大多民家颗粒无收。本就缺粮,今年又颗粒无收,中尉,你这是要从他们的嘴里抢食、抢命啊!”

    刘衡的这番话说得有点颠三倒四,但意思表达得很清楚。

    他的话简而言之就是在说:今年没收成,往年的存粮又多被黄巾抢走,民家手里怕也是没有多少余粮,民以食为天,没有吃的就要饿死,荀贞如果向地方征粮,那么就等同是在要民家的姓命。

    “普通民家固亦缺粮,强宗右姓、豪强大户却不然。”

    本朝光武皇帝是借豪强大户的势力中兴了汉室,所以本朝豪强在地方上的势力远比前汉强得多,就不说那些良田万亩、僮仆千人的大豪强,便是寻常的小豪强往往也自建的有庄园,组建的有宗兵,有坞壁、有武装,兵乱的时候就有自保之力。相比大的县城,造反作乱的兵马在初期更倾向於进攻县城,因为这些坞壁星罗棋布,遍布乡野,实在太多,要想打就得分兵,分兵就分散了力量,再一个,就算把这些坞壁都打下来,收获也不一定有打下一个县城多。

    因此之故,兵乱之后,赵郡境内的普通百姓确有不少家破缺粮的,而这些豪强大户却大多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

    “中尉是想向邯郸、魏、乐、杨诸姓借粮么?”

    荀贞看出了刘衡的为难之色,说道:“我知此事不容易办。只要能得到相君的应允,那么不需要相君出头,全交给我来办就是。”

    刘衡紧紧抿住嘴唇,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一边是可能出现的赵郡全郡大乱的局面,一边是得罪地方豪强大姓,可能引致骂名的后果,他左右为难,低头忖思了半晌,这才做出了决定,心道:“王当部众三千余,只他这一部贼寇,本郡就难剿灭,万一褚飞燕再来,则本郡势必将沦为贼域,我身为国相,一个‘软弱不胜任’的失职之责是跑不了了,不仅这个责任跑不了,还会使亲友、子侄受到侮辱。……,罢了,既然中尉愿意出头去办此事,那就允了他吧!”

    两汉的风气雄健进取,为官吏者,如果落个“软弱不胜任”之名,那么不但是自己的耻辱,而且连带着家族都可能会被人看不起。

    因为思想斗争太激烈,他拈着胡须的手指不自觉地力气过大,把胡须都给拽断了两根,吃疼之下,回过神来,他问荀贞,说道:“不知中尉对借粮此事有几个把握?”

    “我府中主簿邯郸荣对我说,他有十分把握。”

    “好!”[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