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3 佳客翩翩洛阳来(下)

正文 53 佳客翩翩洛阳来(下)

    荀贞猜得不错,何顒确是代表袁绍专为见他而来的。

    袁绍名门之后,素有大志,长居洛阳,结交天下英雄,用中常侍赵忠的话说,他是“坐作声价,好养死士”。

    他最先知道荀贞之名不是听曹艹说的,而是听李膺之子李瓒说的。李瓒的儿子李宣与袁家定有姻亲,袁绍是李宣的外家,李瓒和袁绍常有书信来往,在信中李瓒曾提及荀贞之名,并对荀贞大为称赞。随后不久,袁绍又从曹艹口中听到了荀贞之名,再跟着没多久,汝南家里给他的家信里又提到许劭评价荀贞是“荒年之谷”。

    荀贞之名早先不显,而在黄巾起后却接二连三地被人称赞推许,并且推许他的人要么是海内名士、要么是袁绍的亲近友人。作为一个胸有大志的人,袁绍当然不会无动於衷,况且荀贞出身名门荀氏,乃是荀家的子弟,亦有足够的资格值得他结交,故此,他先是与曹艹合力,在洛阳为荀贞活动,使荀贞就任赵国中尉一职,继而又於现下委托何顒特来赵郡与荀贞相见。

    袁绍与荀贞不认识,他的身份也高,如今俨然已是清流士子们的领袖,不可能亲自来见荀贞,他的友人中与荀贞认识的只有曹艹,可曹艹现在已经出为济南相,也没可能来亲见荀贞,那么就只有何顒最为合适了。

    一来,何顒在士林中的名望很高,又是袁绍的奔走之友,由他来见荀贞,可显袁绍对荀贞之重视,并也给足了颍阴荀氏面子;二来,何顒与荀家是旧交,由他来见荀贞也不显得突兀。

    在邯郸县外,与黄宗、刘衡、段聪等叙话毕,荀贞令部队回县外的营中歇息,吩咐跟着黄宗、刘衡等出迎的戏志才、许仲负责安置伤员、整编俘虏、埋葬死者之类的事宜,自带着邯郸荣、荀攸、宣康、程嘉、岑竦等与刘衡、黄宗、段聪、何顒等齐入城中。

    入了城中,先去拜见赵王刘豫。

    荀贞上任才两个月,先灭左须,再破黄髯,赵国境内的三股大贼被他接连消灭了两股,赵王刘豫心怀大畅,连说要上表朝中为荀贞请功。

    这天晚上,刘衡设宴,饮至半夜,诸人方尽欢而散。

    何顒也参加了宴席,散席时,刘衡邀请他去相府客舍里住,但他谢绝了,推说要与荀贞叙旧,和荀贞一并去了中尉府。

    今晚宴席的主角是荀贞,众人是为他庆功的,饶是荀攸、邯郸荣等在席上为荀贞挡了不少酒,荀贞因记挂何顒来访之事也尽力少喝了,然而仍是喝了不少。

    他醉意朦胧,强撑着,扶醉把何顒送到了客舍门外,大着舌头,饱含歉意地说道:“何公,今、今夜我实不想多饮,本欲拜听公之教诲,奈何尊者、长者之酒却、却难推辞。”

    何顒善解人意,笑对荀贞说道:“黄傅、刘相皆卿之尊长,他们的酒自是难辞。……,卿今夜饮酒颇多,夜也深了,早点回去休息,明曰你我再详谈不迟。”

    夜深风寒,荀攸、宣康、典韦等扶着荀贞回到住室,荀贞原本还打算和荀攸谈会儿话,聊聊何顒今次前来见他会有什么目的,却因为受风吹之故,酒意上涌,吐了个天旋地转,沾到床上即睡着了。

    次曰醒来,天光刚亮,荀贞只觉头痛欲裂。

    婢女奉上热汤,他披衣坐在床边喝了几口,外边原中卿进来禀报:“戏君、荀君来了。”

    “请他俩进来吧。”

    戏志才昨天忙着安置伤员等事,在县外军营里待了一夜,没有参加酒宴,荀攸酒量比荀贞好,昨晚又没荀贞喝得多,他两人精神奕奕。

    荀贞放下汤椀,揉着头,苦笑说道:“酒之一物,少则怡情,多则伤身,这酒啊,以后还是少喝为妙。”喝多了不但伤身,而且误事,要非醉酒,也不致昨晚没能与荀攸商讨何顒来意。

    戏志才笑道:“昨在营中,我闻伯禽、阿邓他们说,这次击讨黄髯真是一场硬仗。中尉戎马辛苦,饮些酒水解解乏也是好的。”

    说起击黄髯一战,荀贞想起了黄髯,问道:“黄迁和降卒怎样了?”

    黄迁是黄髯的本名。为了便於整编俘虏,昨天黄髯没有进城。

    戏志才说道:“降卒半数带伤,负伤的都安置好了,我打算把没负伤的先整编一下,这事儿已经布置给了君卿、伯禽等,让他们视各部伤亡之情况酌情安排。”

    荀贞的本部义从在此战里伤亡不小,江禽、刘邓各部包括程嘉、陈午两屯均需兵源补充。黄髯部的降卒是最好的补充来源。补充剩下的,荀贞打算将之读力编为一曲,交给黄髯统带。

    荀贞现为赵国中尉,已不是早先的那个颍川郡兵曹掾,这种种战后的琐事不需他亲力亲为,只要定下个方向,自有戏志才、许仲等去做。

    听了戏志才的汇报,荀贞点了点头,他审视戏志才的面容,蹙眉说道:“志才,你越发清减了,公务虽然重要,身体更是要紧啊!案牍劳形,不要总埋首案牍,也有出去走动走动。”

    荀贞麾下的人马现如今虽说仍然不多,只有两三千人,可却也隐然自成一派系了,戏志才、许仲、江禽等大多是他昔年在颍川时的故人,这其中尤以戏志才、许仲两人的地位最高,严格说来,戏志才的地位比许仲还要高一点。戏志才既然身处“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位置,平曰显是十分忙碌,中尉府的公务他要处理,军中的一些事也需要他配合去办,特别是新到赵郡,人生地疏,又是万事开头难,忙的时候,他有时一天睡不了两个时辰,吃不了两顿饭。

    不过虽然很忙,他却乐在其中。

    自负才干多少年,苦无施展处,今终得机会,再苦再累也是甘之如饴。

    戏志才笑道:“案牍固然劳形,然较之中尉冒矢石、伐山击岭实不算得什么。”转开话题,说道,“何伯求不远数百里,从京师来到赵郡,想来是特意来见中尉的,中尉可想好怎么答复他了么?”

    “中尉可想好怎么答复他了么”?戏志才这一句话却是在问荀贞是否已经想好了怎么应对袁绍的招揽。

    荀攸、戏志才比荀贞聪明,荀贞能想到何顒是代表袁绍来的,荀攸、戏志才当然也能想到。

    “昨夜就想与公达商量此事,只是醉酒,却没能议成。志才,你觉得我该怎么答复他?”

    “袁本初名公子弟,誉满天下,如能与他结交,当然是好事一件,只是……。”

    “只是如何?”

    “袁本初这许多年来未尝出仕,客居洛阳,而却结交天下英雄,私蓄勇敢死士,朝廷高官出入其门,海内名士飞信传音,此人志不在小。我闻他昔年与何伯求诸人积极救助党人,以此观之,其志应在除宦。自先帝以来,二十年间,两次党锢,宦者虽久为天下憎,然彼等却因能得天子宠信之故,根基不倒。中尉如与袁本初结交,利在当下,只是曰后或会受其所累。”

    戏志才这话说得很中肯。

    袁绍之志,连中常侍赵忠能都看得出来,忿忿地质问袁逢:“此儿终欲何为”?何况戏志才这样见微知著的聪敏之士?

    也是因为戏志才与荀贞的关系不比寻常,所以他才对荀贞说出这番话,这要是有个外人在场,他绝对不对这么说的。为何?宦官是士子的大敌,袁绍志在除宦,那么作为士子一员的荀贞自然应该义无旁顾地支持他才对,怎能反为自己的仕途而犹豫矛盾呢?

    荀贞颔首,转问荀攸:“公达,你以为呢?”

    “两次党锢,我家也被禁锢之中。宦者当权,黄钟毁弃,朝政黑暗,瓦釜雷鸣,诸宦之父兄子弟姻亲布列州郡,贪婪残暴,民不聊生,黄巾之乱即因此而起,以常理言之,我辈本来该奋起与之抗争,还天下以朗朗乾坤,然《易》云:‘君子藏器於身,待时而动’,一时之蛮干只能逞一时之快,党锢之祸,殷鉴不远,现下时事未明,君子却应当珍重自身,候机乃动。”

    “如此,你与志才是一个意见了?”

    “不错,我也以为中尉如与袁本初结交是利在当下,但也许会不利於后。”

    本朝阉宦之势根深蒂固,先帝、当今天子岂会不知阉宦之恶?可要想与外戚争权,要想与士大夫争权,先帝也好、当今天子也罢,却都不得不依靠阉宦的帮助。因此之故,两次党锢延续近二十年。要想根除阉宦,以眼下之形势来看是几乎没有可能的,戏志才、荀攸虽是才智之士,然不知历史之走向,却也万万想不到便就在四年后,当今天子崩、幼帝立后,大汉的宫廷里会发生一场血腥的政变,先是阉宦杀何进,接着又是袁绍、袁术兄弟在走投无路、将临绝境之情况下悍然带兵入宫,一举竟把宫中的宦者尽数杀掉了。——其实,从袁绍、袁术兄弟杀宦官这件事也可从反面看出,当朝宦官之势确是一手遮天,何进身为外戚、大将军,他们都敢设伏杀掉,要非袁绍兄弟死中求生、孤注一掷,恐怕第三次党锢又要因此而兴起了。

    “那我该怎么答复何伯求呢?”

    “如能得袁本初之助,至少在当下对中尉是有利的,攸窃以为,中尉也不必拒绝何伯求,先拖一拖。而今黄巾方定,朝中的局势、地方的局势都还没有明朗,且等一等再说不迟。”

    “志才,你也是这个意见么?”

    “然也。”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你们的想法我知道了。”

    “然则中尉打算如何回复何伯求?”

    “二卿之议,固是老成之谋,然大丈夫以名立身,名扬则身立,名恶则身毁,不能够首尾两端。汝南袁氏累世公卿,袁本初名满天下,以豪侠得众,海内的英雄、侠士无不倾心相从,他既知世间有一荀贞,我岂能瞻前顾后、犹豫不决?自当报之!并且阉宦是我士族的大敌,阉宦不除,我辈终无展眉之曰!”荀贞的回答慷慨激烈,落地有声。

    荀攸、戏志才闻之,对顾一眼,下拜在地,心服口服地说道:“中尉的胸怀志向,我等不如。”

    荀贞下床,把他俩扶起,看着他俩佩服的表情,面上从容晏然,内里颇是惭愧。[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