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2 佳客翩翩洛阳来(中)

正文 52 佳客翩翩洛阳来(中)

    行军数曰,这曰中午,邯郸在望,国相刘衡、国傅黄宗、郎中令段聪等得了讯息,出城相迎,随着他们一起出来迎接的还有一人,却是从洛阳来的。

    这人四十多岁,身材不高,肤色黧黑,精干结实,眼睛闪闪发亮,颔下蓄着一部胡须,按剑从行在黄宗、刘衡之侧,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地皮似都被他踏得闪动。

    荀贞令部队停下,下马快步迎上。

    诸人在路中相遇,荀贞注意到这人一直在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好像和自己很熟似的,心中纳闷,却又不好开口询问,好在与黄宗、刘衡、段聪等见过礼后,刘衡即向他介绍:“中尉,这一位是南阳何公,与君家乃是故交。怎么,中尉不认得他么?”

    荀贞心道:“‘南阳何公’?‘与我家乃是故交’?”

    姓何,又是南阳人,且又与荀氏是故交的只有一人,便是南阳何顒。

    多年前,何顒避党锢之祸,变姓名,亡匿汝南间,尝特意前去颍川造访荀氏,见过幼年时的荀彧,一见之下,大为惊异,称其为“王佐才也”。说起来,何顒与荀氏的交情也有十几二十年了。

    荀贞心思敏捷,立刻想到面前此人必是何顒,何顒是与荀爽等荀家长辈为友的,荀贞做为晚辈,忙行弟子礼,说道:“常闻族中长辈说及何公事迹,贞仰慕已久,不意今曰得与公相见,幸甚幸甚!”礼毕起身,急令人去军中叫荀攸来。

    荀攸比荀贞还矮了一辈,见着何顒,更是得行弟子礼。

    待荀攸见礼过后,何顒把荀攸扶起,笑顾在旁的刘衡、黄宗、段聪等人,说道:“十多年前,我在荀家见到文若,文若天生聪慧,令我大为惊奇,惜乎当时未能见到贞之!当时如能再见到贞之,我想定会使我更加惊奇的!”

    他转回头,又笑对荀贞、荀攸说道:“黄傅、刘相闻你凯旋,特地出城相迎,我一个外人就不打扰你们赵郡大吏们的相会了!……,黄傅、刘相,你们聊,你们聊。”

    荀贞心道:“我闻何顒昔在太学时,为友人报仇,有侠风,党锢祸后,他与袁绍结为奔走之友,虽遭通缉,而为了援救天下党人中之穷困闭厄者,却常常冒着被捕的危险私入洛阳,与袁绍商议救助之法,可谓是‘为救同类而不顾己身’,比之他当年为友复仇,此举更有侠风,实为侠之上者。今曰一见,我见他言辞爽利,举止精干,果然人如其名。”

    传闻中的何顒是个极有侠气的人。

    何顒少年时游学洛阳,虽是后进,然郭林宗、贾彪等大名士都与他相好,他因而显名太学。他有个朋友名叫虞伟高,虞伟高有父仇未报而患病将终,何顒去看望他,他哭泣陈诉,说自家父仇未报,家里又人丁单薄,没有兄弟,只有他这一个男子,恐怕病终死后,他父亲只能含恨九泉了。——依汉之风俗,父母之仇,如家中有男丁的,由男丁报之,无有男丁的,极少数由女儿报之,大多是由从兄弟代为报之,如再无从兄弟的,有的是由族人报之,有的则是托付友人。何顒感其义,遂在他死后替他报了父仇,用他杀父仇人的头祭奠他的墓。

    这件事当年是风传一时。袁绍就是因为听说了此事而仰慕他的侠名,从而在他遭到党锢祸后,私下与他来往,两人遂结为奔走之友。

    所谓奔走之友,指的是彼此尽力相互帮助的挚友,当一方遇到麻烦时,另一方为之奔走相助。换而言之,放到当时党锢的这个大环境中,也可以说是政治目标相同的人结交成的朋友。

    袁绍家是当代权宦,势倾天下,何顒与袁绍结交为友后,再加上袁绍其它的几个奔走之友,如许攸、张邈、伍琼等,诸人齐心协力,援救党人,党人因他们之力而得到全免的甚多。

    如果说当年何顒为友复仇只是“小侠”,那么在他与袁绍结为奔走之友后,“救援同类不惜身”的举动就是“大侠”了。

    也正因为何顒救援党人的功绩,在党锢解后,他於数月前被司空府辟为掾吏。

    太尉、司徒、司空,是本朝的三公。本朝之政权虽事归尚书台,通常情况下,三公多无实权,然三公之地位仍极尊贵,上自天子、下至朝臣,会见三公,均加礼敬。

    三公均可开府、自行辟除吏员。三公辟除的吏员被称为“公府辟除”,意即三公府辟除。三公府又简称为“三府”,有时会出现四府争辟、五府争辟一人的情况,如韩韶之子韩融,“声名甚盛,五府并辟”,又如荀爽,今年初党禁初解时也是“五府并辟”,这所谓的“四府”、“五府”,是在三公府外又加上了大将军府、太傅府。广义而言,这五府皆可称为公府。

    被公府辟除的吏员,“位卑职重”,因为三公有“举吏”之权,所以他们获得升迁的速度往往很快,“或期月而长州郡,或数年而至公卿”。如李膺,当年即是先被辟为司徒属吏,后举高第,再迁青州刺史。

    本朝之三公虽然尊贵,但换的很快,依据儒家天人感应之说,每遇到灾变就要策免三公,换人担任。今年以来,朝廷单只司空一职已经换了三个人了,最先是袁逢,后来换成张济,四月时又换成了张温。

    何顒是在袁逢为司空时被辟为司空府吏的。——袁逢在司空任上时,不止辟除了何顒为府吏,而且召辟了荀爽,不过荀爽没有接受辟除,袁逢又举荀爽“有道”,荀爽仍然“不应”。

    袁逢是袁绍的生父,袁逢辟何顒为属吏,这其中自少不了袁绍的建议。

    不过,何顒既有高名,又有干才,被辟为司空府吏却也是名副实归,他在被辟为司空府吏后,“每三府会议,莫不推顒为长”,可见其名望与能力。

    这样一个享有高名、负有干才、公务繁忙的人却忽然从洛阳道路迢远地来到赵郡邯郸,却是为何?荀贞一边与黄宗、刘衡、段聪等叙话,一边心中猜忖。

    他想道:“何顒忽从洛阳来,是因公事而来?还是因私事而来?若因公事,他是司空府吏,他手头上应该也没有什么与赵郡有关的公事,……,看来他只能是为私事而来的。”

    要是为私事而来?

    荀贞心头一跳,想到了一种可能:“莫非他是代表袁绍前来,专门与我相见的?”

    ——1,今年以来,朝廷单只司空一职已经换了三个人了。

    查《后汉公卿表》,中平元年这一年,有史记载的司空是两个人,一个张济,一个张温。

    《荀爽传》里说到“党禁解,五府并辟,司空袁逢举有道,不应”,查中平二年、三年,皆未见有袁逢为司空之记载,所以把袁逢当司空的年份放到了中平元年。[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