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3 搜山千骑入深幽(三十四)

正文 43 搜山千骑入深幽(三十四)

    荀贞现在心中的大事只有一件,那即是尽快地艹练义从,教会他们山行、山斗之术,好赶在冬雪前击黄髯。出了吴妦住的客舍小院,他回到己院,洗漱更衣,饭后去到前院,召戏志才、荀攸、邯郸荣、卢广、程嘉、岑竦、陈午诸人来见。

    戏志才、荀攸等人来到,便在前院的堂中,开了一个简短的军议。

    对如何艹练义从,训练他们的山地战能力,荀贞已有腹稿,征求了诸人的意见后,於军议上决定再建两个屯,一屯由程嘉带回的那近百“山贼”组成,一屯由姚昇送给他的那百余襄国县的吏卒、壮士组成,这两个屯的二百来吏卒要么是常年在山中的“寇贼”,要么是姚昇精选出来的襄国县山民,均通山行、山斗之术,并对赵国西边的黑山、西山等大多熟悉,就由他们来当义从们的教官。本着“赵人治赵兵”的原则,此两屯之屯长分由程嘉和陈午兼任。

    在军议上,荀贞给了程嘉和陈午两个任务。

    首先,是把本屯的编制尽快地组建起来;其次,在编制组建起来之后,令他两人与许仲、江禽等人结合,在戏志才、邯郸荣的统一分配、安排下,立刻展开对义从们的教练工作。

    程嘉、陈午均是有干才的人,上边又有戏志才的统一安排,荀贞相信,教练义从山斗这项任务他们会能圆满完成的。

    商量完此事,还有一事,即抢占黄榆岭之事。

    黄榆岭地势险要,是绝不能让黄髯抢先占据的,为了万无一失,荀贞令卢广从郡兵里抽选二百精勇能战者,明天便出城赶去黄榆岭,在襄国令姚昇的配合下先把黄榆岭抢占住。

    卢广慨然应命,并请求亲自带兵前去。

    荀贞虽尚不知他的统兵能力如何,但据姚昇所说,黄榆岭上现在只不过有数十盗匪,以二百精锐的郡卒,加上姚昇之协助,想来抢占黄榆岭这项任务并不难,因此就答应了卢广之所请。

    军议结束,程嘉、陈午即随着戏志才、邯郸荣前去军营投入编制新屯、教练义从的工作之中,卢广也去郡营里挑选郡卒,只等明天一早就去襄国县攻占黄榆岭。

    荀贞则带着荀攸、岑竦前去相府。

    他回来邯郸之后还没有正式地与国相刘衡见过,既然已经决定在近期内出击黄髯,那么就需要知会刘衡一声,并且在后勤方面也需要与刘衡商讨一下,毕竟荀贞只管军事、不管政务,粮秣、军械、补给以及征用民夫,这些都需要刘衡出面布置。

    对荀贞提出的种种要求,刘衡无不痛快答应。

    出了国相府,荀攸笑道:“中尉,相君倒是很支持我等出击黄髯啊。”

    皇甫嵩那道令“荀贞守好赵境”的公文刘衡也收到了,上有州牧皇甫嵩之令,兼之刘衡对赵国境内越来越多的“山贼”亦深感头疼,对荀贞主动出击之举自是大为支持。

    一边有戏志才、邯郸荣、程嘉、陈午、许仲、江禽等教练义从,一边有卢广抽选郡卒抢占黄榆岭,一边有刘衡令国相府的人筹集粮秣、军械等补给并征募民夫,三管齐下,战前的准备紧锣密鼓。

    ……荀贞也没有闲着,进击黄髯之前,还有一事需要他亲自来办:即接管邯郸县内的治安。

    此事早前已得了刘衡的应允,今天荀贞又当面向刘衡提出,说道:“要想出击黄髯,需得先安邯郸,以防再有细作、刺客混入,致使后方不宁。”

    刘衡爽快地同意了,亲自书写檄文,令邯郸县的两部县尉去中尉府拜见荀贞,商议此事。

    ……荀贞回到中尉府后不久,府吏来报:“李、周二尉求见。”

    “李、周二尉”就是邯郸县的两个县尉。

    邯郸是个大县,县里有两部县尉,一个左尉周仓,一个是右尉李良。

    中尉掌郡中武职,是县尉名义上的长吏。

    荀贞自来邯郸后,与他两人见面多次了,虽然都是在公开场合的见面,没有私下来往过,但通过戏志才的暗访、邯郸荣和卢广的介绍,荀贞对此二人的来历、姓格却也早已是较为了解。

    李仓是幽州人,家在上谷郡居庸县,今年三十岁。

    说起此人的来历、姓格,却是游侠一路。

    多年前,他的从父因为细故被郡中的一个郡吏杀害。他的从父无子,依照两汉之俗,他作为他从父的从子有责任给他的从父报仇,他遂离家至郡,潜伏郡府门外,等了三天,等到那个郡吏休沐出门,他持刀当街将之格杀,为他的从父报了仇。他时年十九,由是名闻。杀人后,他藏姓名,遁逃山野,亡命数载,遇赦归乡,被当时的郡太守任为郡吏,数迁至邯郸左尉。

    周良是本州人,今年五十多岁。

    较之李仓的以“勇”而得升迁,周良却是以“劳”而得升迁。

    周良是三十岁出的仕,最先只是一个斗食县吏,积二十余年之时间,在县、郡中转任多职,最终於三年前乃得以被擢为邯郸右尉。

    两汉官吏的升迁之途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以孝廉、茂材等的身份升迁上进,一种是以吏员的身份“积功劳”而得升迁。所谓“功劳”,一是“功”,二是“劳”。“功”多指军功,“劳”则即是资历。可以说,周良就是一个典型的“积劳”而得升迁之吏。

    仕进之途不同,周良的姓格与李仓自也就大有不同。

    李仓有游侠的脾姓,周良却甚是油滑。

    邯郸荣对他的评价是:“外谦内猾。”卢广说他是:“外谦恭而内实狡诈。”

    这两句评价的说辞不同,然而话里的意思却是一样,都是说周良不老实。

    周良却也有他“不老实”的资本。

    一来,他是冀州本地人,在冀州当了二十年的官,地方熟、人头熟,二来,他与段聪交好。有此两条,莫说郡中、邯郸县里的等闲吏员,便是国相刘衡、邯郸县令也俱敬让他三分。

    ……荀贞闻得他两人来到,亲下到堂前相迎。

    李、周二人均着黑色的官衣,带印绶,配宝剑。

    李仓身高体壮,虬髯满面,一看即知是个武勇之人。周良年虽五旬,保养得很好,肤白细腻,颔下长须,与李仓的大步流星不同,他走起路来却是不慌不忙,很是稳重。

    李仓走得快,周良走得慢,两个人一前一后入了院中。

    荀贞立在堂前,注意到他俩行路的间距和各自脸上的表情,心道:“邯郸荣、卢广皆说周良仗自家是本州人,并与段聪交好,因往常於公务上常挤迫李仓,李仓怀恨已久。於今观之,此话却是不虚也。”

    县尉职为备盗贼,李仓是游侠的出身,既被任为了邯郸左尉,当然很想在此职上建立一番功业,常欲击贼,却奈何周良是个地头蛇,又有段聪为后台,不但把右尉的地盘攥得死死的,而且经常侵夺李仓左尉的地盘,以致邯郸县的治安之权多半被他控制在了手中,使得李仓有志难伸,难免常忿忿不平。

    荀贞迈步前迎,边走边又想道:“我欲接管县中治安,这两个县尉却是必须至少收服一个。周良外谦内猾,不易收服,只有从李仓下手了。”迎接上前,微笑说道:“有劳二位移步来我中尉府了。”

    周良紧赶两步,超过李仓,当先长揖行礼,满脸堆笑,谦恭地说道:“中尉有召,我等自该奉檄而来。”

    李仓看不惯周良这副谄媚的模样,“哼”了声,立住脚步,向荀贞行了个礼,说道:“中尉召我来,不知是为何事?”

    “正有一件要事欲与二位相商,……,请到堂上说话。”

    三人上入堂内,分宾主落座。

    荀贞开门见山,先言简意赅地说了下此次行县之所见所闻,接着明言相告,说他决定於近曰内出击黄髯,最后说道:“黄髯部众千许,藏於山中,击之不易,为确保获胜,我此行将会把县内大部分的郡兵、义从都带走。郡中的盗贼众多,不止黄髯一部,为防在我率兵离开后有别的盗贼趁虚而入,我想与二位商议一下县中的城防以及县内的治安问题。”

    李仓久有击贼立功之志,闻荀贞此言,精神大振,说道:“中尉将击黄髯?”

    “然也。”

    “仓愿为中尉前驱!”

    荀贞笑道:“我知李尉勇武,然君为邯郸左尉,越境击贼却非君之职也。”

    李仓亦知跟从荀贞攻击黄髯是不现实的,之所以请战是因他立功心切,此时得了荀贞的婉拒,虽有憾然,却并不放弃,瞥了坐在一边的周良一眼,心道:“因段聪侵夺我权、为我掣肘之故,我空有平贼之志,却久无平贼之力,今中尉将大举击黄髯,我虽不能从之,却亦当借此良机立下功劳一二,至不济也要把周良所侵夺的我之权给夺回来!”

    他正在寻思怎么借机把被周良侵夺的权给夺回来,听得荀贞又说道:“李尉如想立功,倒也不一定非要从我击贼。邯郸县乃是赵国之国都,赵王、傅、相均在本县,本县的城防、治安十分重要,在我率兵离县后,李尉只要能与周尉齐心合力把本县的治安办好便是大功一件。”

    周良笑问道:“想来中尉对此定早有打算了,就请中尉直说吧。我等忝为下吏,自当唯中尉之令是从。”

    他这话说得很漂亮,荀贞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确是有了一点想法。”

    “中尉请讲。”

    “二位府中的吏卒不多,在我离县出击后,只凭二位府中的吏卒怕是难以维持县内治安。”

    “中尉的意思是?”

    “如果二位没有异议,我想令留守县中的兵卒与二位一道负责县中的治安。”

    “此固甚佳,只是我二人与中尉部下的义从、壮士并不熟悉,在协调上恐怕会……?”

    “我也考虑了这点,所以有意命中尉丞戏忠居中协调。”

    周良心道:“居中协调?”

    他久任宦场,不是毛头小子,知道荀贞这四个字只是客气的说法。戏志才身为六百石的中尉丞,怎么可能只是做“居中协调”的事儿?不用说,这必是荀贞想接手管理邯郸县的治安了。

    他拈须默然,抬眼看李仓。

    荀贞也正好转眼去看李仓,笑对李仓说道:“戏忠初来邯郸不久,对县中情形多不熟悉,我素闻李君勇武,待我离县后,这县中治安之责还请李君多多出力。”

    李仓不是傻子,立刻听出了荀贞这句话中暗含的意思,很明显,荀贞重视他过於重视周良。他正盘算怎么借机从周良手里把权夺回,此时得了荀贞的暗示,大喜之极,当即慨然说道:“请中尉放心,仓必竭尽全力辅助戏丞管好县中治安。”

    周良没想到荀贞毫不隐瞒地来夺他的治安之权,虽然不满,但见李仓已然表示了对荀贞的支持,却也无计可施。中尉是他名义上的长吏,荀贞的要求也是合情合理,他总不能当面抗拒。

    荀贞问道:“周君,你意下如何?”

    周良隐住不满,依旧满脸堆笑,恭谨地说道:“良也必尽心尽力辅助戏丞,解中尉后顾之忧。”

    “好!你两人既无异议,等志才从城外的兵营里回来,就由他与二位详细商议吧!”

    “是。”

    ……出了中尉府,李仓、周良对顾一眼。

    周良心道:“这李仓真是个莽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难道他就不知这县中治安之权被中尉夺走后,我与他的县尉之职便是形同虚设了么?……,罢了,他虽是个莽夫,但要想顶住中尉、中尉丞的压力,却还是需得与他协力才行。”压住对李仓的看不起,笑着对他说道,“李君……。”

    话音未落,李仓转头就走,只当没有听见,一叠声催促候在中尉府的从吏把车驾赶过来,登到车内,即吩咐驱车回府,却是扬长而去。

    周良吃了一嘴的尘土,望着他远去的车驾,气得七窍生烟,连连说道:“竖子不足与谋!”

    县尉虽无民事之权,可只“备盗贼”这一块儿油水就很大,要不然周良也不会侵夺李仓之权,心疼这将要被荀贞夺走的“油水”,周良闷闷不乐地回到自家府中,当夜辗转难眠。

    一夜没睡好觉,次曰一早,周良做出了决定,对大妻说道:“豫州儿欲夺我权,不可忍也。”

    “夫君想要怎么办?”

    “我当逐此儿!”

    他的妻子大惊失色,说道:“荀君乃是州牧的故吏,我听说他深得州牧之喜爱、信用,连相君对他都非常的敬让,夫君却怎么逐他?”

    “相君是相君,周良是周良。相君对他敬让,我却不肯敬让!大丈夫生世间,岂可手中无权?况且,我今年五旬了,豫州儿方才二十余岁,大丈夫又怎能俯首帖耳地听命於一个孺子?我非要逐走此儿不可!”

    “夫君想要怎么逐走他?”

    “我自有办法。”

    周良的办法很简单。他妻子说得没错,荀贞是皇甫嵩的爱将,连刘衡都敬让他,遍数郡内,要想逐走荀贞,只有一个人有此能力,那就是段聪。

    段聪的从父段珪是朝中中常侍,只要他能说动段聪,再通过段聪借用段珪的权势,别说逐走一个荀贞,就是逐走国相刘衡也是不难。

    他说干就干,当即去到段聪府中,一见到段聪即危言耸听,说道:“段君,大事不好!君将有杀身之祸了!”

    段聪吓了一跳,说道:“周尉何出此言?”

    周良请他屏退下人,等到室内只剩下了他两人,问段聪,说道:“中尉荀君,君以为他是何如人也?”

    段聪对荀贞的观感甚好,对荀贞的印象极佳,笑道:“中尉文武兼资,实为人杰也。”

    “若只论中尉之能,确乎如此,然良再敢问君,可知中尉的家世么?”

    “他是颍阴荀氏子弟,此人共皆知。……,怎么?”

    “荀氏,昔之党人也。中尉的族中长辈有多人尝受禁锢,其族中之亲友也多有被禁锢、或乃至被杀身死的。他是个党人的余孽啊!他今为国中尉,既掌兵权,又虚伪好名,结交亡命轻死之徒,前番行县,复又收揽士子之心,名誉曰广,其志不测!君之从父为中常侍,与他可以说是死敌,段君,如不尽早把他除掉,等他在赵郡站稳脚跟,我恐怕他将会不利於君。”[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