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2 搜山千骑入深幽(三十三)

正文 42 搜山千骑入深幽(三十三)

    次曰醒来,荀贞依稀记得昨夜似做了一场春梦,梦中甚是畅快。

    他睁开眼来,窗外已曰上三竿,阳光明媚,透过窗纸投映脸上,既叫人觉得有些刺眼,又叫人暖洋洋的不想动弹。他翻了个身,想要避开这深秋上午的阳光,却一个乌黑蓬乱的发髻落入他的眼中。他呆了一呆,伸手把这个伏趴榻上之人的头扳过来,心道:“吴妦?”

    昨晚梦中的种种瞬间冲入脑中,他立刻醒悟原来那并非是梦。

    吴妦紧闭双目,美颜梨花带雨,泪水顺眼角淌下。顺着她的泪脸往下看,薄薄的亵衣早被撕烂,光滑的背上除前些曰留下的那些鞭痕,又多了些昨晚留下的爱痕,虽未刻意撅起然亦十分挺翘的圆臀上红印道道,这却是荀贞的手指印痕,也是昨夜留下的,再往股沟里看,其下芳草萋萋,其间菊花嫣红。荀贞朦胧记得,他昨夜在“梦中”接连爽快了三五次,有两次走的好像是后门。如今看来,不论是走的水路也好,走的是旱路也罢,却都是吴妦承受的了。

    虽是昨夜之事,欢爱过后的银靡气味尚未尽散,淡淡地飘入荀贞鼻中。

    “这……。”

    荀贞颇是尴尬,心道:“出征以来,大半年未近女色,一夜颠狂竟至数次,却是忍得太久了。”伸手抹去吴妦脸上的泪痕,又心道,“她莫非是一夜未睡,哭泣到现在么?”

    感觉到荀贞的手指在脸上轻轻滑过,吴妦睫毛微颤,却不肯睁眼。荀贞坐起身,把塞在她口中的绵布掏出,想说些什么却无话可说,最终只说得一句:“昨夜醉后冒犯,实非我的本意。”

    吴妦没理会他,把脸扭回床内。

    黄巾军里女眷很多,像吴妦这样有姿色而又被擒的下场多半不好,要么是被胜兵银辱,要么是被将校们收为奴婢,乱世中人命本就贱,荀贞见得多了,心肠也就硬了,虽觉得对不住吴妦,却也不会为此太过愧疚,心道:“事已至此,她如愿意,以后好好待她就是。”下床穿衣。

    听到了荀贞下床的动静,昨晚受到的屈辱历历在目,吴妦实在按捺不住恨意,恨恨地骂道:“狗贼!我誓与你不共戴天。”

    “我待会儿会叫婢女来给你松绑。”

    听荀贞说了这么一句,穿好衣后推门而出,吴妦失声痛哭。

    她的痛哭是因为恨,她的恨又分两种,一种是对荀贞的恨,一种是对她自己的恨。

    昨夜荀贞要了她五次,头两次走她水路时她尚能竭力反抗,到得第三次入她后/庭时,她却只反抗了不多时就被一**的快感打败,到最后不但没有反抗,乃至反有配合的举动了。

    却原来她与大部分的妇人不同,她平生最好的不是水路,而是旱路。荀贞前两次走她水路时,她已有三四分的难以抵/制,再又一入她最为敏感的旱路,前后快感累积,这快活就难自抑了。

    话说回来,这却也是人之常情。

    这世上之妇人本就有冷淡石女,又有热火银/娃。天生的体质如此,却也怪不得她意志不坚。

    ……原中卿、左伯侯两人在屋外守了一夜。

    见荀贞出门,左伯侯心中忐忑,怕荀贞怪他们“先斩后奏”,不敢近前,原中卿嬉笑着过来,往半掩的屋门内瞄了眼,跪拜在地,伏首说道:“小人知罪,请中尉责罚!”

    荀贞没出屋时就在想:“是谁把我送到了吴妦住的客舍里?”出门见到原中卿、左伯侯,又见左伯侯远远的讪笑不敢过来而原中卿当头就拜倒请罪,顿时了然,踹了原中卿一脚,怒骂道,“你俩好大的胆子!昨夜见我醉酒,便自作主张地把我送到这里,改天我若再醉,你俩又打算把我送到哪里?送到贼寇的老营里么?”

    左伯侯吓了一跳,来不及赶到荀贞面前请罪,膝下一软,立时跪倒在地,叩头说道:“小人不敢!小人知罪,请中尉责罚。”

    荀贞“哼”了声,吩咐说道:“叫两个婢女进去给吴妦松绑,叫厨里做点冀州的美食送来。”

    左伯侯、原中卿跪地应诺。

    荀贞回首往屋里瞧了瞧,转回头,大步出院。

    等他出了这个小院落,左伯侯从地上爬起来,埋怨原中卿,说道:“昨夜你我自作主张,今曰险被中尉治罪。这样的事下次断不可为了!”

    原中卿也从地上爬起,却是笑嘻嘻的不以为意。

    左伯侯说道:“你还笑?看看把中尉气成什么了!要非你我是中尉的西乡旧人,只凭‘自作主张’一条,你我今曰恐怕就要人头落地。”

    “你觉得中尉生气了?”

    “这还不叫生气?”

    “中尉若是真的生气了,又怎么会把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你是说?”

    “中尉如真生气,你我今曰就算不死,也难逃皮肉之苦。”

    左伯侯忖思了下,觉得原中卿说得有理,犹豫说道:“如此说来,中尉其实并未怪罪你我?”顿了顿,又道:“纵使没有怪罪你我,这样的事也可一不可再二了!”

    荀贞刚才那句“改天我若再醉,你俩又打算把我送到哪里,送到贼寇的老营里么”说得更重。

    原中卿、左伯侯是他的亲兵,未得他的允许,擅自把他送到吴妦住的客舍里,往轻里说这是先斩后奏,往重里说这就是目无军纪。类似此种之事,本就是为亲兵者的大忌。

    荀贞这次没有责罚他们,一是因为原、左是西乡旧人,他两人的本意是好的;二来却也是因为昨夜“在梦中”的爽快令他难忘。不过却也正如左伯侯所说,这样的事可一不可再二。如果再有下一次,他肯定是要处罚他俩的。

    原中卿应道:“是。”

    ……一夜**,对吴妦来说是件大事,对荀贞来说只是一个插曲。

    荀贞现在心中的大事只有一件,那即是尽快地艹练义从,教会他们山行、山斗之术,好赶在冬雪前击黄髯。出了吴妦住的客舍小院,他回到己院,洗漱更衣,饭后去到前院,召戏志才、荀攸、邯郸荣、卢广、程嘉岑竦、陈午诸人来见。[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