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5 搜山千骑入深幽(二十六)

正文 35 搜山千骑入深幽(二十六)

    从苏人亭外的横桥渡河,行十来里,再渡一河,——此河亦赵境内四水之一,复行数里,便是襄国县。

    赵国五县,大致划分的话,可以分成三块。

    一块是邯郸与易阳,此两县在境最东南,彼此间没有山河之阻,相距不远,只有二三十里。一块是中丘与柏人,此两县在境最东北,彼此间也没有山河之阻,亦相距不远,也是只有二三十里。余下一块就是襄国。襄国在易阳与中丘两县间,距南边的易阳百十里,距北边的中丘五六十里,赵境四水皆在这一块里,三条河水在襄国与易阳间,一条河水在襄国与中丘间。

    如打个比方,可以把赵国这五个县比作一个扁担。

    邯郸与易阳、中丘与柏人这两块在扁担的两头,襄国县差不多是在扁担的中间。

    五县之中,荀贞最重视的就是襄国。

    如再打个比方,把赵国比作一个人,那么襄国县就是腰。

    万一发生战乱,襄国失守,那就等同是把一个人拦腰截断了。腰一旦被截断,作为首领的邯郸、易阳就无法与作为腿脚的中丘、柏人呼应,在整个战略全局上势必就要陷入被动。

    如前文所述,荀贞此次行县有三个目的:主要目的是为守境做准备,次要目的是选择一个主动进攻的目标,另外附带了一个目的,即寻找贤才、选拔擢用。

    守境不说,寻贤也不说,他打算选择的进攻目标初步就定在了襄国县境内,——这也是戏志才、荀攸的意见。

    前番击左须是因缘巧合,是左须先遣人来行刺他,他才借机用计伏击的,严格说来,不能算是一次主动的进攻。

    将要在襄国县内发起的这次进攻才是他就职以来的第一次主动进攻,他对此非常重视。

    因而,虽然县城在望了,他也很想早点见到那位扬州茂材、襄国令姚昇,却依然是过县不入,冒着雨行察了一遍县外的诸乡、亭,又去西边的山丘地带察看了一番,直到把县外的地貌、人情尽数看罢,做到了大致了解,到了傍晚,才与邯郸荣等来到县里。

    入到县中,邯郸荣当前领路,带着诸人径去县寺。

    他与姚昇是老熟人了,这两年里多次造访姚昇,守卫在县寺门外的戟士、吏卒均认得他,请他与荀贞等到门塾里稍候,分出一人去县寺内通报。

    秋雨下了一夜一天,不见转小。

    因有雨故,天气阴霾,今之暮色比平曰更深。

    荀贞负手立在塾门口,观望县中街道。

    秋雨淅淅,又是暮重时分,街上行人稀少。荀贞指着从县寺门前走过的几个人,问守门的吏卒:“他们是?”

    这走过去的几人与寻常百姓不同,排着纵队,步伐整齐,均带刀剑,像是巡逻的。

    吏卒答道:“我县西边多丘、多山。山中贼众,时常侵扰县境,为防他们混入城里,县君特选了数十名精明勇敢的吏卒,编为数队,曰夜巡查县中。”

    “原来如此!”荀贞顿了下,说道,“贵县西边确然多山,我等在来的路上尝远望县西,只见层峦叠嶂,绵延无尽。我听说这些山里最大的是西山?”

    “不错,西山向西绵亘数百里,直接太行。侵扰我境的贼寇大多藏身此山中。”

    西山西接太行,东边一直延伸到襄国县西二三十里的地方。邯郸、易阳西边也有山,但要与襄国县西边一比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至少邯郸、易阳两县不会出城二三十里便是山区。

    荀贞颔首,心道:“入冬前是一定要在襄国县打一仗的,只是襄国县西的山区远比邯郸、易阳西边的山区深幽、复杂,我部义从从来没打过山地战,如果硬打,伤亡会不小。”

    他在去邯郸上任时路经过西山,今天又专门去近处看了看,对西山深险的山势很有点顾忌。

    他扭头看县寺门内,想道:“邯郸荣说姚昇机警多智,是个人才,他在此地为令两年了,也不知对山中的贼情、山势有几分知晓?”

    他本只是想来见一见姚昇这个“扬州茂材”,此时却希望姚昇能给他一点协助了。

    适才去县寺内通报的吏卒转回,在他身后,一个身长七尺余的三旬男子撑伞步出。

    这男子未着官衣,穿着黑底彩绣的丝服,头戴高冠,足登皮履,腰中宝带,左剑右佩。

    他右手撑伞,左手按着剑柄,大拇指露出在荀贞等人眼前,指上戴了一个镶嵌绿宝石的指环。深暮雨下,指环上的绿宝石水汪汪的,熠熠生辉。

    荀贞是个识货的,一眼就看出来,这男子的衣装配饰虽不显奢华,却皆价值不菲,心道:“此必就是姚昇了。”

    邯郸荣此前介绍说姚昇家是吴郡冠族,冠族多半豪富,只有豪富之家才能穿戴得起起这样讲究的衣配。

    邯郸荣在荀贞的身侧,低声对荀贞说道:“此人即是姚昇。”闪身迈步,出塾迎上。

    县寺大门离门塾有十数步远,姚昇一边大步过来,一边哈哈笑道:“公宰,你可是稀客!上次一别,至今已有三个多月了!今儿个怎么想起来找我了?还冒着雨来?”

    “正因三月余不见,思念贤兄,饮食无味、夜不能寐,所以冒雨而来。”

    “哈哈,你这个公宰,嘴里没句实话,是因为想我而来的么?怕是另有别事吧!”

    姚昇与邯郸荣相见。

    邯郸荣没有带雨具。姚昇倾斜了伞,替他遮雨。两人携手来到门塾前。

    姚昇打量荀贞,问邯郸荣,说道:“这位君子儒雅外现,英武内蕴,气度不凡,不知却是谁家士族右姓的子弟?”

    荀贞含笑行礼,说道:“在下颍阴荀贞,见过姚令。”

    “颍阴……,啊,不知是中尉驾到,昇未能远迎,失礼失礼。”

    姚昇反应敏捷,马上想到了荀贞是谁,连忙收起笑容,把伞交给邯郸荣,就要撩衣下拜。

    荀贞上前一步,把他搀住,笑道:“我这次是微服行县,不欲外人知道,……”指了指地面,“地又湿泞,姚令无须行礼。”

    姚昇遵命起身,往门塾内瞧了眼,飞快地扫过荀攸、宣康、典韦诸人,说道:“塾内狭小,委屈了诸君。”对荀贞说道,“请君入县寺。”

    他刚才尊称荀贞“中尉”,听了荀贞说“这次是微服行县,不欲外人知道”,立刻就改口称荀贞为“君”。

    荀贞心道:“‘机敏’二字,当之无愧。”笑道,“请。”

    姚昇在前领路,诸人步入县寺。

    (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