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9 搜山千骑入深幽(二十)

正文 29 搜山千骑入深幽(二十)

    次曰一早,荀贞等人出城行县,除邯郸荣等外,宣康亦随行。

    邯郸县在赵国的最南边,其余诸县均在邯郸之北,所以众人从北门出城。

    中尉府在城西,出府向东去,行至十字街,转往北行。

    邯郸县中之士族、豪强多居城北。一入城北区,宽阔的街道上时见车、骑来往,步行的人大多或高冠儒服、博袖宽带,或绣衣美带、佩香囊宝剑,与城西、城南皆大不同。

    荀贞既是微服出行,自就不会穿戴官衣印绶,没有戴冠,裹了帻巾,穿着一件寻常的粗布黑衣,腰上插了柄直刃的环首刀。刀是百炼好刀,刀鞘则是普通的木制。邯郸荣、荀攸等亦是粗衣打扮。赵国虽小,从邯郸到最北边的柏人也有二百多里地,如果徒步,少说也得十来天,加上再往西边的山地去看一看,这一来一回估计没一个多月下不来,荀贞没这么多时间,故此虽是微服行县,却也是带了坐骑的。他那匹踏雪乌骓太显眼,没有带。众人带的都是平常马匹。因是在县中,荀贞不愿乘马驱驰,诸人牵着马走在路边儿。

    他们衣着普通,又是走在道边,过往的车、骑、行人倒是没谁注意到他们。

    城北有三个里,走到第二个里时,邯郸荣轻“咦”了一声。原中卿、左伯侯走在最前,典韦落在最后,荀贞、荀攸、宣康与邯郸荣行在中间。荀贞听到了邯郸荣的这声轻咦,转脸顺他的目光看去,见在城北的第二个里门外停了一辆辎车。辎车装饰得很奢华,但最吸引人眼球的却是驾辕的马,是一匹红马,浑身上下如火也似,无半根杂毛,从蹄至项高有七八尺,从头到尾长近有丈,却是一匹少见的胭脂良驹。

    古之好马就好比后世之好车,一匹好马走在路上是很招惹观者目光的,而且通常来说,一县有几匹好马,这些好马都是谁家的,县中人许多也知。这匹红马就是邯郸县里一匹有名的良马,邯郸荣瞧着这马,说道:“这是杨家的马,却怎么停在这里?”

    “杨家?”

    邯郸荣此时说的这个杨家只能是邯郸大豪杨氏。他说道:“杨家虽是本县大豪强宗,然并未在县城里住,而是世代居住在乡中的庄园里,平时就算进城,也多是他家的子侄、奴客,甚少见他家的家长进城,今曰却怎么来县里了?……,还把车停在这里。”

    这匹红马是杨家最好的马,能用它驾辕的十有**即是杨家的家长,也即族长。

    听邯郸荣说这是杨家的族长进城,荀贞多注意了几眼。

    他前些天沙汰郡兵,斩的那个屯长就是杨家的宾客,被沙汰的郡兵军官里也有好多是杨家的人。杨家虽然没有因此闹事,可越是不闹事越显得不正常。杨家是世居邯郸的本地名豪大姓,家中奴客众人,而且蓄养的有家兵,在郡中亦有后台靠山,据戏志才打探来的消息和邯郸荣所说,平时在县中很是横行不法,依其往昔之行事,今时之默然无声没有动静很是有点古怪。

    默然无声、没有动静已是古怪,兼之前些天邯郸荣又报讯说杨家宴请县中诸多大姓,这就更加古怪了。荀贞当时就猜测杨家这大约是想搞串联,密谋与他作对。

    他打量了几眼那红马,笑道:“真是一匹好马,只看外表,却似与我的踏雪乌骓不相上下!”笑问邯郸荣,“卿家可有此等好马?”

    邯郸荣摇了摇头,说道:“莫说荣家,便是全郡也找不出几匹能与杨家此马相媲美的。”

    “喜欢么?”

    “如此好马,谁不喜欢?”

    荀贞一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望着斜对面的这匹红马和辎车所停之城北第二个里的里门,说道:“我记得本县乐氏是在此里中住的,对吧?”

    “正是。”

    此里中住户虽多,大姓只有乐氏,值得杨家家长亲来的,想来只有乐家了。

    荀贞问道:“杨家与乐家关系挺好?”

    “杨家的次子为人善交,与县中诸大姓家的子侄多交好,不止乐家,不瞒中尉,他与荣的几个族兄、弟、侄的交情也不错。”

    “杨家的家长与乐家的家长呢?”

    “他俩倒是不曾听闻有太多来往。”

    说话间,众人已走过了这第二个里的里门。荀攸边走边回头看去,忽说道:“出来的那人是杨家的家长么?”

    众人转目去看,见几个人从里中走出,一人年有五十余,个子不高,眉毛挺细,颔下蓄须,走在最前。在他后边跟了两三人,其中一个紧随在他的身后,侧身弯腰,似是送他出里的。

    邯郸荣点头说道:“没错,最前边的那个就是。”目注送杨家家长出里的那人,又轻咦一声,说道,“怪哉!”

    宣康亦是满面讶然之色,接口说道:“送他出里的这人不是郡中的郎官么?”

    诸侯国与朝廷一样,国中有大夫、郎官等职,只是不常设。此等职吏悉为郎中令之属官。

    荀贞蓦然记起,郎中令段聪却也是在此里中住的。

    荀攸嘿然,说道:“这杨家的家长却原来不是来找乐家,而是来见郎中令的。”

    荀贞蹙起了眉头,心道:“前番杨家的家长设宴,听邯郸荣说除请了县中的一些大姓之外,也还请了段聪,今曰又路遇他来见段聪。他却是想做什么?想鼓动段聪与我作对么?”

    实事求是的说,段聪虽是中常侍段珪的从子,但这个人还算不错,没做过残害百姓的事儿,荀贞来后,他对荀贞也很热情。荀贞是很不想和他站到对立面上的。杨家的家长私下里搞串联,如果串联的只是邯郸本地的一些大姓,荀贞倒还并不太在意,他现今已掌控住了郡兵、城防,麾下又有忠诚於他的二千余义从步骑,这些邯郸大姓虽各有宗兵、家兵,但却也闹不出什么乱子来,可段聪若是参与其中,那就不一样了,他的从父可是朝中当红的中常侍。

    杨家的家长又是宴请段聪,又是来段聪家拜访,这不能不引起荀贞的警觉。

    可虽有警觉,话说回来,荀贞对此却也是无可奈何。段聪是阉宦子侄,他不能主动去与段聪交往,有段珪为段聪的后台,他也不能无缘无故地去动段聪。

    他沉吟多时,叹了口气,心道:“想要做些实事儿就这么难么?”

    这世上最难的就是做实事,尤其是在积弊已久的情况下,想做实事就得动真格的,而动真格的势必就会影响到某些人或集团的利益,影响到这些人或集团的利益,他们就会给你找事儿。

    荀贞从出仕以来,到现在好几年了,做过一些实事,也经历过挫折,对做实事之难其实是早就清楚了。他方才这一叹,实际上并非是在叹做事之难,越难才越有成就感,他叹的是杨家不长眼色。黑山军就将要起来了,你杨家却还来找事儿,这不是添乱么?

    邯郸荣以为荀贞是在担忧杨家和段聪可能会勾连到一块儿与他作对,扭脸朝正在登车的杨家家长瞥了眼,转回头,慨然说道:“杨氏虽号为我邯郸的大姓强宗,不过是族中有些田地、庄里养了些奴客罢了,既非名族,又非世代簪缨,所倚仗者无非几个郡吏。中尉何需为此一杨氏烦忧?待行县归来,中尉若是允可,且看荣的手段,怎么收拾他家!”

    宣康说道:“杨家好对付,可郎中令若是?”

    “便如恶土长腐木,没了杨家从中作祟,便也就没有了腐木。”

    段聪是外地人,杨家是本地人,且荀贞来后,段聪对荀贞是很热情的,没了杨家从中搅合,段聪也就不是问题了。

    荀贞一笑,说道:“杨氏乃国都大姓,我来赵国为吏,正要借助诸姓之力,……。”他顿了顿,顾视邯郸荣,笑道,“岂可无故生事,‘收拾’杨氏?公宰,这话不可再说了,如传出去,恐会令国中士绅、强宗误会我啊!”

    邯郸荣心领神会,心道:“无故‘收拾’自是不行,‘有故’不就行了么?”却也不再多话,点头称是应诺。

    他们说话这功夫,杨家的家长已与送他出来的那个郎中辞别,坐入车内,御夫打马转向,驶上街道,很快越过了荀贞等人,出了城去。

    荀贞等目送这辎车远去。

    见驾车的红马雄俊矫健,荀贞不觉又叹了口气,又一次赞道:“真好马也!”

    随人流出到城外,凉风拂面,极是惬意。右望远山连绵,近处田野杂木,荀贞带头,诸人翻身上马,沿官道向北行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