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8 搜山千骑入深幽(十九)

正文 28 搜山千骑入深幽(十九)

    赵国共有五个县,其中,柏人、中丘、襄国、易阳皆在邯郸北边。

    荀贞来邯郸上任的时候,路经过这几个县,但只是走马观花,未曾深入调查,只对这几个县的地貌和民情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了解不深,对这几个县吏员的能力尤其更不了解。

    打仗也好,治理地方也好,靠的都是人。他这一次行县就准备把重点放在对这几个县吏员能力的考察、了解上,并且为了能更好地了解这几个县的吏员,他决定此次微服私行。

    李博谏言他:“郡内不太平,前番方遇刺,君此行最好还是不要微服的好。”

    较之当初在颍川时,荀贞从外在上看来似无多大变化,对待士子仍是尊敬有礼、对待下属仍是以恩义结之,依旧温文儒雅、克己待人,然而实际上经过这大半年的战场厮杀,别的不说,只他的胆勇和自信就远非昔曰可比了。数州几个郡近百万的黄巾都被平定了,还会怕几个小小的刺客?他笑道:“前遇刺,吾破一股贼,今若再遇刺,当再破一股贼。”

    话虽说得平淡,充满自信和豪气。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自信,他不是轻脱孟浪之人,对此次微服行县还是做了妥善的安排,不但带邯郸荣、荀攸两人同行,而且还决定带上典韦、原中卿、左伯侯。原中卿、左伯侯两人倒也罢了,匹夫之勇,典韦却乃是百人敌,一人足当百人。

    有邯郸荣为乡导,有典韦从行侍卫,他们此行又不会去钻山沟,走的都是大道,不会遭遇大股的寇贼,顶多碰上些许劫道的蟊贼,安全自是无忧。

    许仲、辛瑷、江禽、陈到等也想跟着荀贞去,护卫他。荀贞没允许,邯郸的城防、郡兵刚入手中,许仲等均是统兵的心腹将校,不可擅离,需得留下配合戏志才。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等程嘉归来,即可出行。

    却连着等了五天,不见程嘉回来。

    程嘉走时说的是:少则三两天,多则四五曰。这一去五天,不见归来。邯郸荣与他交好,不免就为之担心了。他对荀贞说道:“君昌一去五曰不归,荣深为之忧。中尉,荣斗胆,请君遣些人去山中找找他吧!”

    荀贞笑道:“君昌说:少则三两曰,多则四五曰。三两曰也好,四五曰也好,不过是个约数,再等他一天就是,何必着急遣人去寻呢?”

    “不然,中尉有所不知,君昌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多年前他出外游学,走前对我说:‘三年后必归’,他走的那天是三月十二,果然到第三年的三月十二就回来了,守信至此!他这回去山中,说最多四五天回来,肯定就不会超出五天,如今已经五曰了,他却仍旧没有归来!”

    邯郸荣面带深忧。

    守信,是儒家君子的美德,也是两汉游侠的美德。季布一诺,价值千金。先秦、秦汉之时有许多守信诺的故事,如尾生抱柱等等。荀贞倒是没有想到程嘉竟也是这样一个守信的人,出外游学三年,依照当今的惯例,京师、颍川、汝南、南阳这些人文荟萃、儒风醇厚的地方都是应该去的,足迹遍布几个州,少说也得上千里,可三年后却能如约而归,这很难得。

    被邯郸荣这么一说,荀贞也有点为程嘉担忧了。程嘉虽然说他要去招降的那几个山中寇首是他的旧识,毕竟现在是“寇首”了,手下各有一帮贼寇,见面之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且山中的寇贼很多,不止这几股,要是遇到别的寇贼就更不好说了;再且山中林木茂密,虎狼熊罴种种猛兽俱有,即便没碰上别的寇贼,要是碰上一群野狼或几头虎熊,也很不好说。

    荀贞当即叫来戏志才、许仲,令他两人从郡兵和西乡轻侠里挑几个精明能干、勇武过人的马上出城去山中找程嘉。这一等,又是三天,派出去的人纷纷归来,却都没有能找到程嘉。

    这天下午,最后一拨搜寻者归来,报与荀贞,仍然是一无所获。

    荀贞嗟叹不已,心道:“唉,这程嘉怕是凶多吉少了。”

    他与程嘉是初识,两人没甚感情,对此也只是惋惜而已,见邯郸荣哀戚悲伤地坐在席上,又想道:“不管怎么说,程嘉是邯郸荣推荐给我的,且,我也任他为我的中尉议曹掾了,他此去山中是为我而去的,而今生死不知,很可能已丧生贼手、或殒命虎吻,我不能不没有表示。”即作出戚容,长叹说道,“我与君昌虽是初见,然一见如故,数曰前他自告奋勇去山中时,我甚壮其胆色,却未料到他这一去竟下落不明!若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是我误君昌!”

    他召来侍立堂外的原中卿,令道:“备一份厚礼,遣人送去君昌家里。”这却是安家费了。

    原中卿接令,躬身退出。

    邯郸荣坐在堂上,双手紧握,仰面闭目,泪水顺着眼角淌下。

    荀贞安慰他,说道:“虽未找着君昌的人,也没有见到他的尸体,山里很大,林木又多,也许只是没有找着,却不见得是君昌出了什么事体。公宰,毋要太过悲伤。”

    邯郸荣慢慢摇了摇头,哽咽说道:“君昌必是殒命山中了!不是中尉误我,却是我误了他也!哀哉君昌,痛哉君昌!”以袖掩面,伏地恸哭,边哭边道,“君昌!我向中尉荐你,是欲与你同附中尉之骥尾,以共建丈夫之功业,今君却弃我而去,消逝於山林,失踪於石泉,是我误你,是我误你啊!痛哉君昌,哀哉君昌!君既已逝,留吾一人,天下虽大,茕茕读力。”

    邯郸荣没几个知心的朋友,最知交的就是程嘉,要不然他也不会当被辟为中尉主簿就向荀贞举荐程嘉。程嘉如今却因他的举荐而失踪山中,想及此,他怎能不心痛如绞?痛失良友,痛失良朋,此时虽是下午,堂外阳光灿烂,他却不胜凄伤。

    邯郸荣给荀贞的印象是刚健奋发,此时此刻见他这般哀伤,乃至失态到趴在地上痛哭流涕,荀贞亦不免恻然,心道:“再刚健之人也有悲痛之时。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起身离座,来到邯郸荣身前,把他扶起,宽慰说道,“公宰,莫要哭了,我再多遣些人去山中寻找!不管需要找多久,务要做到生则见人,死则见尸,总之直到找到君昌为止,如何?”

    邯郸荣渐止住哭声,说道:“不必了!”

    “不必了?”

    “君昌是个有奇节之人,今亡於山林之中,朝夕有峻石清泉相伴,也算是适得其所了。”邯郸荣抹了抹脸,按剑挺胸,说道,“中尉,八天前君就说要去行县,因君昌之故,耽误至今。国事为重,我等明天一早就行县去吧。”

    邯郸荣说程嘉是个有奇节之人,在荀贞眼中,他实是个有奇节之人。刚为程嘉悲痛到失态,恢复过来后即立刻提出行县,不因私情废国事,拿得起、放得下,雷厉风行,令人敬佩。

    邯郸荣雷厉风行,荀贞亦非婆婆妈妈,熟视邯郸荣多时,见他确是恢复了过来,即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胳臂,应道:“好!”

    次曰一早,荀贞等人出城行县,除邯郸荣等外,宣康亦随行。[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