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7 搜山千骑入深幽(十八)

正文 27 搜山千骑入深幽(十八)

    看过吴妦,出到室外,深深的暮色中,戏志才、荀攸、邯郸荣三人联袂从院外进来,戏志才手中捧了一卷文书,远远地说道:“荀君,州牧传檄!”

    现而今汉家十三州,只有冀州设的是州牧,这却是独一份。荀贞迎上前去,问道:“将军从京城回来了?”皇甫嵩不但是冀州牧,而且还是左车骑将军。

    “还没到高邑,刚入魏郡。”

    魏郡是冀州最北边的一个郡。从洛阳来冀州,魏郡是必经的第一站。

    “噢?刚入魏郡即传檄文?是何事也?如此紧急?把檄文拿来,待我观看。”

    荀贞接住戏志才递过来的檄文,拆开封泥,展开细看。

    随着阅读,他脸上的表情随之变化,先露出喜色,继而转为严肃。

    荀攸问道:“中尉,檄文里说了什么?”

    荀贞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相君可接到檄文了么?”

    戏志才答道:“是几个骑士传来的檄文,我问过他们了,说已给傅、相各送去一份了。”

    依照惯例,朝廷、上级向国中传檄,向来是傅、相、中尉并列。

    荀贞点了点头,把檄文交给戏志才,回答荀攸方才的所问,说道:“将军在檄文里讲了两件事,一件是他奏请朝廷减免冀州一年的田税、以赡饥民,天子已许之。”

    荀攸大喜,说道:“这是好事儿啊!”

    荀贞颔首说道:“黄巾一乱,田原荒废,百姓流离,无以为食,将军请来了这道朝旨,於冀州的饥民而言,如大旱逢甘霖是也。”

    戏志才一边展读檄文,一边点头说道:“对饥民而言,此是大旱逢甘霖;对遁藏在山谷、市井间的张角之余党而言,这却是暗火逢暴雨。州牧文武兼资,不止用兵如神,亦熟知民情也。”

    皇甫嵩请来的这道圣旨有两个用处,一个是安抚百姓,一个是打击遁藏在市井、山泽间的张角余党。张角是冀州人,黄巾道在冀州的根脚最深,张角兄弟虽死,黄巾主力虽灭,仍有许多的张角余党或遁逃到山中,或潜伏在郡县市井里窥伺地方,冀州是看似平稳而实际上暗流涌动,随时可能会再次动乱。刚经过大乱的冀州极度缺粮,在这个时候,朝廷要是没有赡抚地方的表示,那么张角的余党与饥民们结合在一起,第二次黄巾起事很快就会爆发。皇甫嵩在这个时候请来朝旨,减免冀州一年的田租,既是赡抚了饥民,也是“孤立”了张角余党。

    荀攸笑对荀贞说道:“君一直在担忧今冬或明春会因缺粮之故而导致盗贼群起,有了州牧奏请来的这道圣旨,情况也许会有所好转。”问荀贞,“第二件事是什么?”

    戏志才刚好读到檄文上说的第二件事,说道:“州牧打算把麾下的万余步骑分屯三地,一部屯驻常山,一部屯驻渤海,一部屯驻甘陵,令中尉守好赵国。”

    荀攸沉吟说道:“常山、渤海、甘陵?州牧选的这三个驻兵之地很巧妙啊。”

    巧妙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对内,一个是对外。

    对内来说,常山国在冀州之西,渤海郡在冀州最东,甘陵国在冀州最东南。这三个郡国鼎足而立,是冀州的三个支点,只要把这三个郡国牢牢地控制在手里,那么即使州中其它的郡国出现变乱亦不足惧,平乱的汉兵很快就能从这三个郡国里分别开出,抵达乱地。尤其是张角的老家巨鹿郡,巨鹿郡位在冀州之中,正处在这三个郡国的包围中,就好像是被关入了笼里。

    对外来说,渤海、甘陵与青、兖两州接壤。青、兖两州的黄巾军闹得也很大,现在虽然勉强被镇压下去了,可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再冒出来,所以在州界不可无备,有了数千步骑在渤海、甘陵防备,至少州内可以踏实一点。再一个常山,常山国是州治的所在,同时与赵国、魏郡成南北一线,俱在太行山东麓,山中盗贼多、黄巾余部多,这里也不可没有重兵驻防。

    简而言之,在这三个郡国屯驻重兵,对内可以镇压民乱,对外可以拒敌於州外。

    邯郸荣说道:“确乎很妙,……。”却见荀贞面色肃然,负手仰望暮色,若有所思,似乎心思没有在这上边,遂问道,“中尉,你在想什么?”

    荀贞的心思的确没在这上边。他负手仰望暮色,转看西边的天空,落霞如烧,心道:“下曲阳一战后,将军遣散了大部分的将士,只留下了万余步骑镇守冀州。这万余步骑如果都屯驻在高邑还好,现下将军将之分为三部,分屯冀州各地,这黑山军之起怕是势所难免了。”

    冀州的州治高邑在常山国,邻黑山、太行山。皇甫嵩是名将,几乎凭一人之力镇压了百万黄巾之乱,威震海内,有他在高邑,加上万余步骑,那么黑山、太行山里的黄巾余部和群盗的胆子再大,估计也不敢在短时间内起乱,可他现在把麾下的步骑分成了三部,分别屯驻在各郡国,留在身边的只有两三千步骑,兵力太少,不足以震慑这些“新贼旧寇”,而他请来的这道“减免冀州一年田租”的圣旨,固然有利於安抚冀州百姓,可这个“有利”却只是针对还没有逃离家乡的百姓而言,对那些流民却作用不大,如此一来,等到今冬、来春,粮食极度匮乏之际,这山谷间的“贼寇”恐怕依然会声势陡振,这黑山军之起依然是早晚的事儿。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能怪皇甫嵩。

    一来,他不知道“黑山军”这回事儿,不知道,就没办法预先做布置。

    二来,他就算知道,估计也是无可奈何。他现在的头衔是左车骑将军、领冀州牧,有民权、有兵权,掌管一州之地,位高权重,乃是现下帝国内最有实权的一个人,朝廷也不可能允许他麾下再有过多的兵卒,万余步骑已差不多是极限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万余步骑看似不少,放到整个冀州就不多了,特别是整个冀州内外都一片糜烂的时候,皇甫嵩也只能这么安排部署,他不能只顾州西边的太行山、黑山,而不顾州北、州东、州南的安全。

    荀贞理解皇甫嵩的苦衷。

    他远望西方,目光穿过浓浓的暮色,随着掠空向西飞过的归鸟,似看到了数百里外、绵亘在落曰下的太行山脉与起伏绵延的黑山、西山,说道:“我自莅任以来,尚未行县,不行县便不足以知国内诸县的人、物、城防,不知人、物、城防就无法‘知己’,不能‘知己’就无法御贼。我原本就打算等整编过郡兵、稳定住邯郸的城防后便行一遍余下的国中诸县,以做到对国中的虚实尽皆心中有数……。”收回目光,指了指戏志才手中的檄文,接着说道,“恰好将军传檄,令我‘守好赵国’,……,志才、公宰、公达,我决定明天就行县去。”

    “明天行县?”

    “不错。”荀贞笑对邯郸荣说道,“公宰,你是我的东道主人,此次行县,你与我同行吧。”

    公宰是邯郸荣的字,他是本地人,土生土长,熟悉地理人情,有他同行路上会很方便。邯郸荣恭谨答道:“中尉行县,下吏忝为主簿,本该前导。”

    “公达,你也与我同行。志才,你就不必跟我同去了,我走后,郡兵、邯郸城防就委托给你和子公了。”子公,是卢广的字。

    荀攸、戏志才应诺。

    邯郸荣说道:“程嘉轻侠好交,他与国中诸县的豪侠多有交往,若有他同行将会事半功倍。中尉,要不等他从山中回来后再启程行县?”

    程嘉是昨天早上走的,他走时说少则三两曰,多则四五曰必归。

    荀贞沉吟了下,考虑到郡兵刚刚整编完毕,城防也是才接管到手,为了能进一步地稳定一下邯郸的局势,晚走几天也是可以的,当下说道:“好,那便等他几天。”[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