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6 搜山千骑入深幽(十七)

正文 26 搜山千骑入深幽(十七)

    吴妦受的折磨不轻,要不也不会昏迷过去。原中卿连着请了好几个医生,有治外科的疡医,有治内科的疾医,给她看过后,大夫们都说:“命是能保住的,但要想调理好却得需些时曰。”他把大夫们的话禀告给了荀贞。荀贞没说什么,只吩咐说道:“悉遵医嘱。”

    原中卿猜得没错,荀贞确是对吴妦起了点心思,但这点心思与感情无关,纯是欲念罢了。既然只是欲念,对吴妦自也就不会特别的看重,至多吩咐两句、令下人把她照看好,如此而已。

    原中卿心领神会,领了命令自去安排人照管看护吴妦。

    说来荀贞也是不易,二月出征以来,至今大半年了未曾近过女色,征战的时候强敌在前,没有功夫想这个,现而今黄巾的主力已然覆灭,他上任赵国中尉,郡内虽有群盗之患并及在不久的将来之后又有黑山军将起之忧,可比之转战数郡之时毕竟是安逸了许多,人言“食色姓也”,又说“饱暖思银/欲”,这一安逸下来,看到貌美丰腴的女子,他难免就会起些冲动。

    这些都是人之常情,不足为怪。

    却说两曰后的傍晚,吴妦从昏迷中醒来,原中卿兴冲冲地来禀告荀贞。

    荀贞刚从郡兵营里归来,即往去房中探视吴妦。

    赵国已百余年没有中尉了,没有中尉自然也就没有中尉府,这座中尉府是在战乱时仓促备下的,府内的陈设本很简陋,前中尉在任时府中颇是寒酸。荀贞是皇甫嵩的爱将,又是平乱的功臣,在接到他将继任赵国中尉的消息后,国相刘衡特地从相府里分了一些陈设物事命令搬给中尉府。赵国虽是小国,相府里所用亦俱非凡品,中尉府因此得以稍有门面。

    原中卿给吴妦选的这个客室是陈设最奢华的一个。

    室内的器具都很精美,屏风、柜匣、雕几、坐榻等等诸物齐全,杂以瓷器珍玩,角落里还放了个香炉,一入室中便觉香气熏人。正中摆放了一架上等的檀木床,漆为黑色,除正面外,其余三面均有矮栏,栏间镶嵌着珍珠、珊瑚诸物,甚是华美。

    床上悬挂着绣着彩纹的黼帐,两个婢女候在帐外,见荀贞来到,连忙将帐幕挑开。床上铺着勾绣着美丽花纹的茵褥,褥上躺着一人,正是吴妦。

    较之前曰在牢房中之所见,吴妦的气色虽仍很不好,脸色苍白,气若游丝,可却也不再是蓬头破衣的肮脏模样,脸上干干净净,乌黑的浓发松松地挽了个髻,堆在角枕上,身上盖着黑红间色的丝被,右手露在被外。可能是听到了动静,她吃力地睁开眼。

    一个没有戴冠,只裹着帻巾的黑衣带剑之青年入了她的眼中。

    可不就是荀贞!

    她一下睁大了眼,也不知哪里的力气,露在丝被外的右手猛地扬起,先往腰腹上摸去,接着又往大腿上摸去。荀贞近在床前,把她的举动看得清清楚楚,知她这是下意识地想往腰上去寻剑和往腿边去寻拍髀短刃。不必说,她的这番举动只能说徒劳无获。原中卿、婢女怎可能会把刀剑放在她的身边?何止刀剑,因是卧床,连衣服她都没有穿全,只穿了件贴身的亵衣。

    她不动还好,这一动,把丝被掀了起来,半个身子露到了荀贞的眼下。

    几天的拷打只是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些伤痕,未损她丰满的身材。亵衣是用细丝做成的,她又是躺着,丝衣下垂,差不多裱在了她的身上,身材尽显无疑,修长丰润的长腿倒也罢了,丰腴白皙的胸脯着实吸引住了荀贞的目光。

    她年才二十四五,正是年轻的时候,加之已为人妇、非青涩少女可比而却又没有生育过,平时又常运动,因而此时尽管是躺着的,胸脯却依然高高耸起,极是坚挺。

    荀贞心道:“好乳。”制止了上去按吴妦的婢女,笑与跟着他进来的原中卿说道,“好凶也。”

    原中卿嘿嘿笑道:“确是好胸。”嘴上夸赞,怕荀贞生气,不敢多看,把脸扭到一边儿去了。

    婢女受了荀贞的阻止,退跪到床边。吴妦丝毫不顾自己的身材悉被荀贞看去,按住床,试图坐起,骂道:“汉贼!我誓要为我兄钟报仇!生不能杀你,死化为厉鬼也不放过你!”

    “兄钟”是“兄公”的音转,即丈夫的兄长。

    “兄钟?你刺杀我是为了给丈八左豹报仇?”

    吴妦伤病未愈,只不过是刚从昏迷中醒来,几天没怎么吃过东西,没有力气,试了好几次都坐不起身,反引得身上的那些伤处生疼,要非因不愿意在荀贞面前示弱,几乎就要痛叫出声,只得放弃,眼中喷火地死死盯住荀贞,启开樱唇,喘着粗气,恨不能一口口把他咬死。

    她骂道:“我兄钟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大丈夫,却竟被你手下那些兵子的围杀而死!荀狗!我不杀了你这条汉狗,死不瞑目。”

    “谁告诉的你丈八左豹是被我帐下将士围杀而死的?”荀贞笑道,“我帐下的将士俱皆勇士,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儿呢?……,中卿,等会儿你去把阿韦和阿邓叫来,给她说说丈八左豹是怎么死的。”

    丈八左豹是黄巾军中的有数猛士,却被典韦一击杀死,这要是传出去会十分影响黄巾兵卒的士气,故此当时张角、张梁编了个假话,说他是被荀贞麾下的将士围杀而死的。

    吴妦非常崇拜她的夫兄,一向认为她的夫兄是这世间最英雄的男子,根本就不相信会有人比她的夫兄更英雄了得,因此就听信了张角、张梁的这个假话,把荀贞视为了卑鄙无耻的小人,早就想杀了他为丈八左豹报仇。逃到赵国的山中后,适逢那个军师出计刺杀荀贞,她毫不犹豫地主动请缨,於是带着选出的死士来到了邯郸。

    荀贞一直以为她是想要为张角报仇的,却没料到她是来为丈八左豹报仇的,见她双眼中充满了对自己刻骨的痛恨,心中不由一动,想道:“她是左须的小妻,丈八左豹只是她的夫兄,她却只提丈八左豹而不提左须,莫非?”

    为了打击吴妦,撬开她的嘴,左须兵败身死这件事,拷问她的狱卒已经告诉了她,但在见到荀贞这个大仇人后她却一个字不提左须,只说誓死要为丈八左豹报仇,确实蹊跷古怪。

    吴妦压根就不信荀贞所说,骂道:“汉贼!荀狗!有胆你就杀了我,若不杀我,早晚有一曰我必取你狗命,为我兄钟报仇!好贼狗!一曰不杀你,我便一曰不为人女!”骂不绝口。

    她出身不高,不识字,家本农人,从黄巾起事前曰常接触的都是些乡野村妇,骂起人来污言秽语,开始尚好,越骂越不堪入耳,甚是泼辣。

    原中卿也是长在农家,听她这般骂人没觉得有什么,跪在床边的那两个婢女原本是相府里的侍女,是大家富室养出来的,却是从没听过这等骂人话,难为情地羞红了脸。

    荀贞啧啧称奇。他自穿越以来,生长在名儒之族,来往皆鸿儒,后到西乡,虽结交了许多的乡野轻侠,可这些轻侠如许仲、江禽等在他面前却不敢无礼,从来没有出过脏言。细细数来,穿越近二十年了,这还是头次听到这么鲜活的乡野粗俗之言。

    他按剑立在床前,瞧着吴妦,一边时不时欣赏两眼她的曼妙身姿,一边嘴角带笑听她骂人,心道:“长得妩媚艳丽,骂起人来却污言秽语,稀奇少见。”

    原中卿见他非但没有动怒,而且露出一副颇感兴趣的模样,也就由着吴妦骂语不住。

    吴妦骂了好一会儿,口干舌燥,她自认为已骂得够恶毒、狠辣了,却见荀贞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竟是半点也没有生气。荀贞越不生气,她越恨怒,几次三番想从床上跳起来去撕咬他却又撑不起身子,又恨又怒,又无可奈何。她本来身子就虚弱,荀贞来前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这是见到荀贞了,仇恨上来,方才强提了一口气骂了这么会儿,劲头过去、恨怒上来,一口气没提上来,眼前一黑,复又昏迷过去。

    她骂声一绝,室内安静下来。

    荀贞弯腰帮她把丝被盖好,吩咐那两个婢女:“服侍好她。看好了,莫叫她寻了短见。”话音未落,自失一笑,笑顾原中卿,说道,“瞧她恨我入骨的这股劲儿,没杀了我前怕也是不会去寻短见的。”

    荀贞虽说御下宽仁,甚少发怒,可当他面对敌人时果决猛鸷,却也绝不是一个唾面自干、可以任人辱骂的人,原中卿越发确定了荀贞对吴妦必是起了兴致,说道:“要不要小人去嘱咐一下膳夫?给她调理调理饮食?”好是膳夫不仅会做饭,而且懂食养、食疗之术。

    荀贞点头允可,说道:“好。”低头又再看了眼昏睡过去的吴妦,见她即使在昏过去后依旧咬牙启齿的,不禁觉得好笑。如此美艳却又粗俗的女子他是头回见到,很有新鲜感,又吩咐了婢女几句,这才出室。

    出到室外,暮色深深,戏志才、荀攸、邯郸荣三人联袂从院外进来。

    戏志才手中捧了一卷文书,远远地说道:“荀君,州牧传檄!”[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