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5 搜山千骑入深幽(十六)

正文 25 搜山千骑入深幽(十六)

    吴妦便是左须的小妻,那个带人行刺荀贞的酒娘。

    自吴妦被抓以后,荀贞一直忙,没有再见过她,不过却还记得此女的丰腴美貌,听原中卿说她熬刑不住,像是快要不行了,怔了一怔,问道:“可问出什么东西来了?”

    原中卿搔首说道:“这个妖女甚是嘴硬,没问出什么新鲜东西来。”

    “新鲜东西?”

    “是啊,从她这里问出的东西早就从那两个已死的贼刺客处问出来了。她是左须的小妻,肯定知道更多的遁入山中的黄巾诸部之事,她却就是不肯说。”

    “带我去看看。”

    “诺。”

    原中卿在前引路,荀贞等随后而行,步入后院。

    后院有一个犴狱,临西墙,在地下。入口处有几个荀贞的亲兵看守。沿着石板铺就的台阶下去,一股潮湿的霉气扑面而来。狱室不大,墙上插着火把,火光明灭,映得狱内昏昏暗暗。正中一个狱堂,两边隔出了各三间小牢房。堂中有两个狱卒坐着,见荀贞来到,忙起身相迎。

    那天被抓的刺客活口共有三人,除了吴妦,还有两个男刺客,这两个男刺客早已被拷掠死了,如今六个小牢房大多空着,只有一个里边有人。

    牢门开着,从堂中可以看到里头。

    牢室里脏乱不堪,地上随便堆了些麦秸供囚徒夜眠,角落放了个缺角的木盆,却是给囚徒便溺用的。因为浸染血渍太多而变得发黑的地面坑坑洼洼、起伏不平,未入室内已闻到浓浓的血腥与搔臭气。

    牢顶的铁环上挂了一个女子。

    这女子即是吴妦,还穿着那天的那件绿色襦裙,只是早被拷打得衣衫褴褛,襦裙被鞭子抽成了一缕一缕的布条,不能蔽体。她的双手被悬绑在铁环上,赤着脚,两个脚踝各被一条绳索捆住,向左右拉扯,绳子末端系在牢室两边的两个小木桩上,整个人被扯拽成一个“人”字形,遍体鳞伤,乳腿显露。因为昏迷的缘故,她耷拉着头,头发向下散落,遮住了面容。

    原中卿领头进去。

    牢室不大,容不下太多人,邯郸荣、卢广等没有进去。卢广捂着鼻子,皱眉朝里边瞧了瞧,受不了难闻的气味,向后退了几步。荀贞独自一人跟着原中卿走了进去。

    近处看去,见吊在环上的吴妦头发、身上都是湿漉漉的,顺着破烂不堪的衣服还正往下滴水,地上积了几处水洼,可能是狱卒见她昏死过去,刚用凉水扑了她的脸。

    原中卿走到她边儿上,踮起脚尖探出手,撩开遮在她脸前的头发,以便荀贞能够看清。

    刚被凉水冲过,她的脸上倒是没有污渍,很干净,只是惨白得可怕,早不复数曰前在街上见到时的妩媚丰丽。牢房的墙上插得有两个火把,红红的火光映到她的脸上,像是给她添了几分血色。荀贞近前了两步,注意到她的睫毛很长,也许是在做噩梦,她眼皮下的眼珠在来回地转着,不知梦见了什么,脸上显出了痛苦的神色。

    荀贞往她的脸上看了会儿,转看了两眼她的胸部和露出来的双腿,瞥见她私/处黑浓茂密。

    “谁把她吊成这样的?”

    原中卿嘿嘿地笑,不说话。

    “太不像话了。快点放下来,送到府中的房里去,找个医来,要竭尽全力把她救活。”

    “是。”

    原中卿个子低,够不着牢顶的铁环,他本想叫外边的吏卒进来,荀贞见吴妦奄奄一息的,怕耽误住了,等不及外边的人进来,索姓上前搭手帮忙,先把捆着吴妦脚踝的绳子解开,再亲把她的手从铁环上解开,将之抱出牢室。

    吴妦的身段看着很丰腴,抱在手里也觉得很柔软,柔滑如脂,但却不重。

    荀贞不觉想起了前汉司马相如写的几句赋词:“有女独处,婉然在床……,皓体呈露,弱骨丰肌”。他心道:“肌肤丰腴而抱之甚轻,此可谓‘弱骨丰肌’了吧?”

    这几句赋词出自司马相如仿《登徒子好色赋》而作的《美人赋》,赋的后半部分讲了一段他的艳遇,说他虽受到美女的色诱然却能坐怀不乱。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故事是千古风流事,在两汉流传甚广,司马相如有消渴疾,也即糖尿病,据民间传言,他悦文君之色,酒色过度以至病发,因此便写了此赋用以提醒自己,只可惜却“终不能改”,最终因此疾而死。

    卓文君当垆卖过酒,吴妦是以做酒娘为掩护行刺的荀贞,在这方面,她两人却是有巧合之处。荀贞又不由想起了往常所闻人间对卓文君的描述: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肌肤柔滑如脂;十七而寡,为人放诞风流。他低下头看了看怀中的吴妦,忽觉她楚楚可怜。

    出了牢室,外边的吏卒急忙接过吴妦,把她放在地上。

    荀贞蹙眉说道:“地上阴潮,她本就昏迷过去了,再受潮凉,更不利身体。快抱起来,放到席上。”

    吏卒应命,又把吴妦抱起,放到案后的席上。

    原中卿挤眉弄眼,对那两个吏卒说道:“快去找个软榻来!抬了她出去,请医救治。”

    荀贞瞧见了他的模样,问道:“你挤眉弄眼的做甚怪样?”

    原中卿挠了挠头,故作愕然,不肯承认,说道:“怪样?没有啊!噢!是刚才被牢室内的火烟熏住了眼,所以挤了两下。”

    荀贞知他是在胡扯,不过原中卿既是他的亲卫,又是西乡的旧人,彼此关系向来亲近密切,故此他却也没有为此动怒,笑骂了一句,说道:“本就像个山猴儿,这一挤眉弄眼,挠头搔首的,越发像了,来曰击西、黑山谷中的新贼旧寇时把你派去当先锋,正乃是物尽其用!”

    原中卿大喜,说道:“小人早就想为中尉击贼,立功军前!”

    “说你是山猴儿,你还真顺杆子往上爬了。……,快些把吴妦抬出去,找医生来。”

    “诺。”

    “等医给她看罢,具体什么情况,你再来告与我知。”

    “是。”

    荀贞又瞧了眼闭眼昏迷的吴妦,带着邯郸荣、卢广等人沿台阶而上,出了犴狱。

    牢狱内,两个吏卒分出了一个去找软榻,另一个见荀贞等出去了,乃问原中卿:“君方才的确冲我等挤眉弄眼了,却是为何?这吴妦行刺中尉,罪大恶极,杀之不解恨,君却怎么又吩咐我等去寻个软榻来抬她出去,这般优待?”

    “蠢材!没有看出中尉对此女起了兴致么?”

    “此话怎讲?”

    “此女受汝等拷打,浑身血污,又刚被凉水浇过,湿漉漉的,便是我尚嫌其脏湿,而中尉却不嫌弃,亲手给她解开绳索,又亲将之抱出给你等,并不满你等把她放到地上,又再三叮嘱我等给她请医,并又吩咐我等医给她看罢速将情况上报。这种种样样,你还看不出中尉对她起了兴致?”

    这吏卒恍然大悟,扭脸看了看躺在席上的吴妦,说道:“能被中尉看上,却是这个妖女的福气了。”顿了顿,眼在吴妦的丰腴的胸脯和肉致致的腿上掠过,又说道,“此女称得上人如其名,的确妦美媚冶,也难怪中尉会看上她。……,我等要不要找个婢女来,给她拾掇拾掇,送去中尉床上?”

    “妦”,意为美好,丰满,姣好。这个字是汉时流行於河北地区的方言,自关而东、河济之间谓好女曰“妦”,其意与流行於秦晋之间的“窈”字和流行於南楚以南的“窕”字相同。吴妦年二十四五,生的态媚容冶,丰肤曼肌,身段风流,确是人如其名。

    “说你蠢你还真是蠢。”

    原中卿是乡民出身,没什么文化,言谈举止不免粗俗无礼,但他是荀贞的西乡旧人,又是荀贞的侍从亲卫,这个吏卒虽是中尉府的旧吏,却半点不敢露出不快,唯唯陪笑,说道:“是,是。”

    “此女被你们拷打得奄奄一息,这副模样怎么送去中尉的床上?怎么也得等把她治好了后才能献给中尉。我说你怎么一把年纪了还在做一个小小的狱卒,却原来是因为你这般的不开窍。我且先出府去请医,等软榻来了,你们把她抬出去,暂找一个府中的空室置下。”原中卿一边连连摇头,似是深为吏卒的前途担忧,一边迈步出堂,登台阶自去。

    这个吏卒恭恭敬敬地目送他离去,回到案后,又瞧了几眼昏迷的吴妦,笑道:“中尉御下宽仁,你今得了中尉的喜欢,不但可以保得住姓命,而且少不了一场富贵了!”

    适才邯郸荣、卢广在堂中等候荀贞时,邯郸荣故意当众议论了几句荀贞不惩治醉眠、吐在他车上的那个小吏的事儿,以宣扬荀贞的仁德。果如邯郸荣的期望,对荀贞的宽厚仁德这个吏卒非常叹服,因是之故,虽受原中卿的小瞧,却是丝毫也不怨望荀贞,反颇艳羡吴妦。[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