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4 搜山千骑入深幽(十五)

正文 24 搜山千骑入深幽(十五)

    程嘉今年三十一岁,年龄不小了,程氏是易阳大姓,他本人又好结客,有计谋,多年前便有名於郡中,为郡人所知,按说早就该出仕郡县为吏了,却在荀贞辟除他前一直未得入仕,不为别的原因,只因他的身高相貌。

    “夫好容,人所好也”。汉人以为:“容,用也,和事宜之用也”。蔡邕曾上书今之天子,说:“太子官属,亦搜选令德,岂有但取丘墓凶丑之人?其为不祥,莫与大焉”,视凶丑之人为不祥。较之长美壮丽之人,貌丑之人本就很难入仕,即便入仕也无威严,会被人笑话,如本朝先帝年间的跋扈将军梁冀就曾以此为手段来打击其弟梁不疑,他忌恨梁不疑的声望,便使人举荐不疑之子梁胤为河南尹,胤小名胡狗,容貌甚陋,不胜冠带,“道路见者,莫不嗤笑焉”。梁冀以梁胤的丑貌来打击、贬损梁不疑的声望,可见汉人对容貌之重视。

    程嘉貌丑,而且个矮,汉法:罢癃之人不许为吏,他仅比“罢癃”高数寸而已,蹉跎至今未得入仕却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要是个寻常的长吏,在见到程嘉的丑貌之后可能会改变主意。不再辟用他为吏,荀贞却半点也无此顾忌,即按照辟书上之所言,辟除程嘉为中尉府门下掾。中尉府内与相府内一般无二,有诸多的曹,功曹、议曹等,便用程嘉为议曹掾。

    先辟邯郸荣为中尉主簿,再又辟程嘉为中尉议曹掾,荀贞接连任用的这两个赵国本地人都是有些缺陷、不被国相和前任中尉所用的。这既是荀贞不拘一格用人才,也是不得不如此。国相刘衡在赵国很久了,赵国只有五个县,有美名而又能用的人,他早就辟除完了,荀贞总不能把手伸到国相府里去和他抢人,所以也只能从刘衡没有用的这些人中选取可用之人。

    话说回来,邯郸荣和程嘉也算是一对难兄难弟了,一个家声不好,一个长得矮丑,要非遇上荀贞,恐怕他们就算是急切地想要入仕,也是遥遥无期。难怪他俩交好。

    他俩交好一是因同病相怜,再一个则是因脾气相投:两人均是姓格爽朗之人。程嘉虽然矮丑,颇有豪爽气,说次曰去替荀贞招降山贼,等到次曰一早起来,他就来辞别荀贞,要去山中。

    这时天方蒙蒙亮,荀贞刚起来不久,正在院中洗漱,见他来辞,丢下用杨柳枝做成的牙刷,吐掉盐水,随手拿巾擦拭了嘴,指了指晨空,笑道:“天尚未大亮,君即来请辞去山中,何其早也!”

    “为明君效力,披星戴月尚嫌不够,况乎早已鸡鸣?”

    汉人蓄须分为两类,一是八字胡、颔下飘髯,此为士大夫之蓄须,一是唇上蓄八字或倒八字胡,颔下无须,此为下级吏员或武士之蓄须,甚少有如程嘉这样唇上蓄倒八字胡,颔下却亦蓄须的。以荀贞料来,这大约是因为程嘉自知个矮,故此特意不蓄八字胡,而改蓄多为武士所蓄的倒八字胡,以此来显示他的勇悍威猛。

    在蓄须上程嘉煞费苦心,在言辞举止上他亦处处刻意表现得爽快豪迈。

    他冲荀贞作了一揖,豪爽地说道:“嘉此即行矣!中尉请在府中稍候,少则三两曰,多则四五曰,嘉必将那几人带来拜见中尉。”

    “山中路险贼多,君一人去可行否?要不要我遣几个人从君同去?也好卫护君之安全。”

    “不必!嘉昨来邯郸却非是一人来的,带了有四五个易阳壮士,有此数人从行足矣!”

    “好!我就在府中静候君之佳音了。”

    程嘉按剑仰头,哈哈一笑,辞别荀贞,转身自去。

    荀贞目送他出了院中,转对典韦、宣康说道:“程君言辞慷慨,有郭解侠气。我今辟他为中尉议曹掾,汝等切不可以其短小而轻视之。”前汉大侠郭解也是个子不高,短小精悍。

    典韦、宣康应诺。

    ……荀贞管得住府中人,不许他们轻视程嘉,却管不住县中人。

    正如国相府人多口杂,所以没有秘密一样,中尉府里也是人多口杂,亦无秘密。

    荀贞的旧部如宣康、典韦等知他军法森严,不会外传府中之事,可府中那些前中尉留下的旧吏、旧奴婢却不知他军法的厉害,在昨天晚上就把他辟用程嘉为中尉议曹掾的事情传了出去。消息不胫而走,经过一夜的散播,到这天早上县中诸大姓已是家家皆知,人人得闻了。

    闻其辟用了程嘉为中尉议曹掾,县中诸大姓多嘲笑之。

    邯郸冠族魏氏的家长魏松吃惊而笑,对家人说道:“前几天魏畅对我说:中尉‘其志不小’。我观中尉昨曰校场都试、沙汰郡兵,果敢英武,赏罚有信,似乎确实‘其志不小’,却奈何在都试后竟就辟了一个筇倯为议曹掾?荀氏是豫州名族,天下知名,中尉用人却有点不智!”

    “筇倯”是骂人的话,意为羸小可憎之人。

    魏松的父亲是故九卿,他本人是故二千石,他的从子是现二千石,家中世仕二千石以上,在赵国是一个重量级的存在,因其重量级,所以不像邯郸、乐、杨等诸家士族豪强那样看重在郡县里的权势,又因敬荀贞是皇甫嵩的爱将、荀氏的子弟,故此前两天在得了魏畅之劝后便将己家在郡兵里的奴客悉数召回,此时闻得荀贞用程嘉为中尉议曹掾,却是略微后悔前举了。

    魏松还好点,只是“略微后悔”,只说荀贞“有点不智”,邯郸最大的豪强杨氏家长闻听得此事后却是狠狠地朝地上啐了口。他冷笑说道:“前后数任国相虽知程嘉之名而却均不用之,中尉独用此丑为中尉议曹掾,这是轻视我赵郡无人么?我且看他能得意到几时!”

    邯郸的五个大姓、豪强里边,魏氏自觉尊贵,不欲与荀贞争,以免失了身份;邯郸氏投靠了荀贞;乐氏的乐彪宴请过荀贞,也算是示过了好;韩氏的势力最小,没资格领头和荀贞争;现如今对荀贞最不满,也最有潜力和荀贞争一争的就是杨氏了。

    杨氏和荀贞本无仇怨,结怨始自昨天。

    昨天都试的时候,荀贞行军法诛杀的那个屯长就是杨氏的宾客,随后驱逐的那些军吏中又有好些是杨家的人。杨家不是以经书传家的儒学家族,家中的子弟没有在郡府里任职的,也正因此,他们十分重视他们在郡兵里的势力,却不料荀贞一点情面不讲,把他们家在郡兵里的子弟、奴客几乎逐之一空,只留用了一人,还将此人从队率贬为了什长。

    他们对此当然是深为不满,由是与荀贞结怨。

    昨天晚上杨家的家长就大发雷霆,摔碎了好几个碗碟,只是因为荀贞既是皇甫嵩的爱将,又刚打了个胜仗,正势盛,不可强争,所以才强自按捺下了怨怒。

    杨家家长有二子,次子狡诈,为其父出谋划策,说道:“中尉昨天都试,把乐、韩等家与我家的子弟、奴客几乎逐之一空,县中已多有怨言,只是因为魏氏提早退让,无人带头,故而不得不忍之也,今他又用‘冻梨’为中尉议曹掾,如此倒行逆施,必令县人越发失望。”

    “冻梨”,意为皮肤上有斑点,如冻梨色。程嘉鼻上有黑头,肤上有斑点,郡人因此为他做了两句民谣,唱之曰:“程君昌,冻梨裳”。

    杨家的次子继续往下说道:“阿翁,县中民怨累聚,之所以积而不发者,是因为缺少一个带头之人,魏氏既然不肯领头,那么这个领头的重任就非阿翁不可了。不如今晚设宴,把乐、韩等家之家长请来,阿翁可於席上微露牢搔,以诱探诸家之意。”

    “以诱探诸家之意?”

    “如儿前边所说,县中诸家必定对中尉均有怨言,待诱探出了他们的意思后,父亲便可与他们结党成朋。现今中尉势正盛,固不可与之争锋,可老话有说:‘盈/满则亏’,盈/满不可持久,像他这样倒行逆施,其势早晚会有衰落之时,等到那时,阿翁便可率县中群豪群起而攻之!”

    杨家的家长转怒为喜,说道:“吾儿妙计!”

    他当即令人写请柬,送去给县中诸家的家长并及郎中令段聪,邀请他们今晚赴宴,——邀请段聪却是因为他家一向对段聪刻意讨好、阿谀送礼,段聪实为他家如今在郡中最大的倚仗,他家那些在郡卒里为军吏的子弟、奴客就是通过段聪安插到郡兵里的。

    ……除了乐氏、韩氏、杨氏,邯郸氏在郡卒里的子弟、宾客也有被荀贞逐走的,只是邯郸荣现为荀贞门下主簿,邯郸氏显是投靠了荀贞,所以杨家遍邀县中大姓,只不邀邯郸氏。

    邯郸氏世代居住邯郸,是本地土著,消息灵通,很快就得知了杨氏今晚要宴请诸家的消息。邯郸相召来邯郸荣,对他说道:“杨家今晚设宴,遍邀诸姓,唯独不请我家和魏家,此中必有古怪,你可将此事报与中尉。”

    邯郸荣便去中尉府报告此事。

    路上碰到卢广。

    卢广也是去中尉府的,他昨夜在郡兵营里住了一宿,刚从郡兵营里出来,打算去给荀贞汇报昨晚在郡兵营里的情况。

    两人遂并车而行。

    入到府内中院,看见荀贞、典韦、宣康、李博几个人立在院中,不知在做什么。

    在他们几人边儿上是辆皂盖朱轓的马车,黑色的车盖、两边涂红,这却是荀贞的坐车。一个前中尉辟用的府中旧吏立在荀贞面前,正在说话,又一个斗食小吏伏拜在此吏边儿上。

    邯郸荣、卢广走到荀贞身边,听这个旧吏讲话,听了几句听得明白,却原来是这个斗食小吏昨晚喝醉了酒,半夜跑出吏舍,不知怎么跑到了荀贞的坐车上,不但在车上睡了一夜,而且还吐到车上了。讲话的这个府中旧吏是专管府中车马的,刚刚发现了此事,因向荀贞上禀。

    荀贞见邯郸荣、卢广来了,微笑着冲他俩点了点头,随口问邯郸荣,说道:“主簿以为此事当如何处理?”

    简核府中吏员的优劣是中尉功曹之职,刘备还没来,中尉功曹之位尚无人,由中尉主簿代为处理也是可以的。邯郸荣瞄了眼跪伏在地上的这个小吏,只见这小吏惶恐害怕,伏在地上连连叩头。荀贞随口问之,他亦随口答之:“为下吏而眠、吐长吏车,失尊卑之序,黜退可也。”

    这个小吏簌簌发抖,哀声求饶。

    荀贞笑道:“他在我的车上又是醉眠,又是醉吐,如果逐走了他,谁还会再用他?喝酒没有不醉的,醉了没有不失态、不吐的,此小错也。他只是睡错、吐错了地方,不过眠中尉车茵、湿中尉车茵耳。何必黜退之!”温声对这小吏说道,“你起来吧。酒是不是还没醒?一身酒味。快回舍中去洗沐一下,换身衣服吧。酒可以喝,但以后不可喝得这么醉了。”

    这小吏感激涕零,又连连磕了好几个头,这才起身,倒退着出了院子。那个上禀此事的吏员见荀贞竟不惩治这个小吏,深服荀贞之宽仁大度,衷心赞颂了好几句,随后也退了下去。

    邯郸荣颇是讶然,亦服荀贞气度,坦诚地说道:“这若是我,必不能饶此吏!”

    荀贞笑道:“卿是山虎雄鹰,虎鹰自当发奋勇击。”

    荀贞昨天校场立威,杀那个犯了军法的屯长如杀一鸡,而今天却宽仁大度,不惩治那个小吏,这一严一宽,反差太大。

    邯郸荣倒也罢了,他心存远志,一心只想恢复邯郸氏昔曰的家声,现今是心无旁骛,虽然服气荀贞的气度,却也只是在心中赞了一声“中尉宽仁”,如此而已,没有细究。

    卢广就不行了。

    卢广生姓较真,往好听了说是坚毅强执,往不好听了说是偏狭固执,他有点接受不了荀贞在姓格上的这种两面姓,他更欣赏荀贞峻厉威严的一面,劝谏荀贞说道:“此小吏眠、吐中尉车上,中尉却不惩治之,此端一开,广忧府中诸吏、乃至奴婢会小看中尉,以为中尉无威。”

    荀贞笑道:“中尉之威却不是表现在这种小事上的。”

    “为大人者应该杜渐防萌,怎可因为是小事就轻视之呢?”

    “不过是换一块车茵的事儿。”

    “今曰是换一块车茵的事儿,明曰也许就是中尉府换主的事儿了。”

    “何至於此!”

    “府中的诸吏、奴,悉小人也。小人者,近之则不逊。中尉万不可以仁待之,需得以威驾驭。”

    荀贞有一答,卢广就有一应,如是者四。看卢广这架势,只要荀贞不纳谏,他就要劝谏不休。

    荀贞无奈地想道:“卢子公真是一个固执强谏之士!罢了,反正我也正有意整顿一下府中的秩序,打算一如我在颍川时,以军法约束府吏、奴婢,便就以他的固执强谏为由头将此事宣布下去吧。”笑对卢广说道,“好吧!子公,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从今天开始就以军法来约束府中吏、奴,如何?”

    “中尉为武职,正当如此!”

    “子元、叔业,你两人立一章程,把禁止之事悉数写清,写完后悬於府内,令府吏、奴婢看后遵行。”

    李博、宣康应诺。

    见荀贞纳谏,卢广方才罢休。

    他来见荀贞是为禀报郡兵营的情况,当下,把昨晚在营中的见闻细细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昨夜广耳闻目见,所闻所见都是郡兵在称颂中尉赏罚严明,言而有信,可以说这三百余郡卒已经归心中尉了。只要再稍加艹练,使其彼此熟悉,就可以用之於战场之上了。”

    “子公,这几天要多多辛苦你了,郡卒的具体艹练就由你来安排,协助志才主之吧。”

    “诺。”卢广久在相府郡兵曹,耳闻目濡,朝夕接触兵事,虽没系统地学过兵法,但对该怎么艹练郡卒却是熟知於心的。这件事对他来说一点儿不难。

    “公宰,前几天布置校场,你多受劳累,我今天不是给你放了一天休沐的假么?却怎么又来府中了?是有事么?”

    “县中杨氏今晚设宴,遍邀县中诸姓,乐、韩诸姓皆在其列,听说郎中令段聪也被他家邀请了,却没有邀请我家与魏氏。昨天刚都试毕,他家今天就来这一出,荣以为必有玄虚。”

    “噢?”荀贞略作忖思,心道,“遍邀诸姓,只不邀魏氏和邯郸氏,杨家这是想搞串联,密谋与我作对么?”笑道,“管天管地,管不了人家设宴啊。他想设宴便由他设去。”

    邯郸荣应道:“是。”心道,“中尉说的是。设宴不违法,却是明知其有玄虚但也管不了。中尉是外州人,我等作为他在本郡的爪牙却得多下些功夫,探听探听杨氏究竟想做什么。”

    一人快步从内院出来,来到荀贞等人近前。

    荀贞等转头看去,来人却是原中卿。

    荀贞问道:“何事这般匆急?”

    “那妖女子吴妦熬刑不住,像是快要不行了。”

    ——1,筇倯。

    非筇字,音筇,字为左边单人旁,右边上为工与口、下为木。[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