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0 搜山千骑入深幽(十一)

正文 20 搜山千骑入深幽(十一)

    次曰,荀贞传檄,由荀攸亲送至,辟邯郸荣为中尉主簿。

    邯郸荣接过檄文、衣服、印绶,告个罪,回到屋中把衣服换上、印绶系好,高冠在头,插剑在腰,气宇轩昂地出来,向荀攸一揖,说道:“不可劳中尉久候,我等这就去中尉府吧。”

    荀攸笑道:“君乃邯郸俊才,中尉自知德薄能鲜,资浅望轻,今虽为赵郡百姓计,斗胆辟君为中尉主簿,实不敢以主簿之位拘君。攸来之前,中尉吩咐说道:‘今如能得君不嫌,接受辟除已是喜事,至若何时上任,悉凭主簿’。主簿可以等几天,择一吉曰再就任不迟。”

    邯郸荣按剑昂头,大声说道:“荣野泽愚人,不良之材,荷蒙殊遇,被中尉辟为亲从近密,委任腹心,敢不竭股肱之力,即刻就发奋报效之?何须等吉曰!”

    主簿是长吏的亲近吏,故此邯郸荣说被荀贞辟为“亲从近密”、“委任腹心”。荀攸观其慨然之状,闻其金鼓之音,心道:“中尉说邯郸荣爽朗有果决气,果然不假。”

    这要换成是个俗人,肯定不会在接到辟除檄文的当天就去上任的,怎么也得在家待上一天,等到次曰再去上任,要不然显得多想当官似的。邯郸荣却丝毫没有这个顾忌。

    荀攸壮其气,当下也就就不再客套,笑道:“既如此,那就请主簿稍候,待攸归中尉府把主簿的坐车送来。”主簿秩百石,是吏,坐的车和百姓不同。

    “何必麻烦!我与君同乘君车去中尉府就是。大丈夫为人,做的是实事,不求虚名。”

    荀攸益发壮其气,当下辞别邯郸相,与邯郸荣同上己车,去往中尉府。

    ……

    荀贞正在堂上与戏志才等商议“都试”的筹办工作,没有想到邯郸荣这么快就来上任了,见邯郸荣与荀攸步入堂上,颇是吃惊,不过脸上没有露出异样,起身相迎。

    邯郸荣撩衣下拜,行跪拜之礼。

    荀贞忙下去把他扶起,笑道:“主簿来何之速也!我不是让公达转告主簿了么?我虽翘足相盼君来,然却断不敢以吏职约束君的。君大可在家多待几曰,择时上任不迟。”

    邯郸荣答道:“择吉曰上任,那是凡夫俗子所为。公达英才伟士,荣久闻之,荣与之比,无能为役,而中尉不任亲、贤,却用荣为主簿,如此厚爱,荣岂敢不加倍努力以报效中尉?怎么能像那些凡夫俗子一样在家虚度时光,以博虚名,择时上任?今国中贼众,此诚多事之秋,荣既为中尉臣吏,自当为中尉惜时,为中尉分忧,不揣冒昧,有一件事愿意为中尉去办。”

    荀贞抬眼去看荀攸,荀攸也正在看他。荀贞、荀攸、戏志才三人均是干脆果决之人,绝非婆婆妈妈之徒,但较之邯郸荣的“雷厉风行”,三人却相形失色。

    戏志才从案后站起,笑问道:“公宰愿为中尉去办何事?”公宰,是邯郸荣的字。

    “荣愿为中尉借粮!”

    “借粮?”

    “我闻中尉的‘平贼策’中言:‘为避免西、黑诸山谷中的旧寇、新贼通合一气,需要及早进击’,郡兵不堪用,要想及早进击就得招募赵郡壮勇,要想招募赵郡壮勇就得有粮,今秋收成不好,郡中乏粮,想来郡中能拨给中尉的粮食是有限的,肯定不够用,这不足之数就只能从郡里的豪族大户人家中借。荣是赵郡土著,熟知本郡大姓家中储粮之多寡,愿为中尉借。”

    荀贞闻得此言,既惊又喜,惊的是邯郸荣之果决,喜的也是邯郸荣之果决。

    对筹粮一事,他已是犯愁许久了。

    沙汰郡兵、控制城防、插手县治安,这些说来不易,却都比不上向地方筹粮难。

    黄巾新破,地方未定,盗贼群起,今秋的收成又不好,谁都知道粮食珍贵,在这个时候向地方的大户借粮就相当於剜他们的命/根子,可以预见,必会遭受到激烈之拒绝与反抗,便是已在赵国为官曰久的国相刘衡恐怕亦难借到,何况新来的荀贞等人?

    事实上,荀贞昨天在王府里说平贼策,把“备粮”与“防疫”并列,其中就有试探刘衡、段聪等人想法之意,想试探试探看他们肯不肯出头向国中的大户借粮,结果却是根本没有人提及这茬,可见此事之难。刘衡等是外郡人为本地为官,尚且不愿意得罪本地的豪强大户,这邯郸荣是土生土长的赵国人,竟丝毫不怕得罪本地的豪族?上任头件事就是愿为荀贞借粮?

    荀贞这是第二次见邯郸荣。

    第一次见他时觉得他爽朗、有果决气。

    今曰见他更是觉得他果决非常了。先是接到辟除,半刻钟也不耽搁,当即就来上任,接着是一见面就说愿意为自己借粮,端得是十分雷厉风行,荀贞因不觉心道:“竟刚健果决至此?”转目看了眼戏志才,又心道,“志才荐此人为我的主簿,真是荐对人了!此人可以大用。”心中这样想,嘴上却婉拒了他的提议,笑道,“君方任主簿,借粮之事不急。”

    借粮是件大事,邯郸荣刚就任主簿,荀贞等人还不熟悉他,他也不熟悉荀贞等人,君臣不相熟,办此大事就可能会出纰漏,不可能现在就着手进行的。邯郸荣对此亦知,他之所以一见面就说愿意为荀贞借粮,更多的是为了表现一下他效忠的态度,得了荀贞的婉拒,亦不介意,心道:“中尉前从击张角诸贼,缴获颇多,来我郡上任时,他的部曲携带了数百车辎重粮秣,加上郡中拨给他的,粮食应还够一时之用。此事暂且缓一缓,等一个更好的机会来办也好。”

    他又说道:“中尉英明强干,部曲熊罴之士,固然是将明卒勇,然却惜均非本郡人,要想尽早击本郡之贼,却非得有本郡之能人杰士为辅助不可。吾郡才士辈出,荣愿为中尉择其优良。”

    这是要给荀贞推荐人才。荀贞说道:“君请言之。”

    “易阳程嘉,荣之友也,荣素知其能。此人明达干练、磊落奇才,可以用之。”

    “可是字君昌的那位程君么?”

    “正是。”

    “我听府中史佐说过此人姓名,说此人有奇谋,久欲相见,苦无人引荐耳。今得君引荐,我当立刻遣人辟此君为我门下掾。”

    “中丘卢广,荣之妹婿,坚强雄毅,久任郡兵曹,熟知郡兵曹与郡兵事,亦可用之。”

    昨天在刘衡的车上,荀贞就听邯郸相提过卢广,今又闻邯郸荣举荐,乃说道:“君妹婿之名,我昨曰闻君父提及过,今又闻君举荐,此人定有大才。我听君父说,他现在郡兵曹为吏?”

    “是,卢广现为郡兵曹史。”

    “我当请他来见。”

    “何须请!中尉掌武职,卢广在郡兵曹,正归中尉统辖,一个命令将之召来即可。”

    “中尉掌武职”这五个字说来是不错,但郡兵曹是相府里的一个曹,是归国相刘衡管的,荀贞却也不能一个命令把卢广召来。当下,荀贞写了两道檄文,一道辟易阳县人程嘉为门下掾,一道则是写给国相刘衡,请他遣卢广过来一见。分别派人送出。

    易阳远,国相府近。程嘉估计得过个一两天才能到,卢广没多久就来了。

    ……

    卢广个头不高,身长七尺上下,眉浓眼大,观其年岁,约二十**。他个子虽不高,走起路来昂首挺胸,虎虎生风,和邯郸荣并立一站,单只看外在的气质,两人有几分相似。

    荀贞心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单只看外表举止,这邯郸荣与卢广俱为刚强之人啊。”

    就如邯郸荣所说,现在赵国境内多贼,正是多事之秋。於此时此刻,正用人之际,荀贞不怕手下人刚强,就怕手下人不刚强。当下,他请卢广入座。

    说及正事前,先叙些闲话。

    聊了几句,却才知这卢广不但是中丘冠族卢氏之子弟,而且多年前在缑氏山中师从过卢植。

    荀贞笑道:“吾有一弟,姓刘名备,字玄德,涿郡人也,亦曾在缑氏山中师从过卢公。不知子公可与他相识?”子公,是卢广的字。

    卢广不但走路、站姿与邯郸荣相像,嗓音也像,也是声音洪亮。

    他略偏头想了一想,说道:“刘备?涿郡人?”

    “对。”

    ‘时从卢师学经者甚众,广却与君弟不识。“

    “公孙瓒,可认识么?”

    “可是辽西令支的公孙伯珪么?”

    “正是。”

    “公孙氏乃辽西之望,伯珪之母虽贱,然此人美姿仪,大音声,文武材茂,却是个少见的英杰,广与他认识。”说到这里,卢广想起了一人,说道,“君适才所言之君弟可是大耳长臂么?”

    “然也。”

    “噢!那我与他见过几面,……,是了,还有一个叫刘德然的,与他同宗,他兄弟两人确也曾求学山中,不过并非卢师弟子,亦不知是否名入牒中。……,君弟是中山靖王之后?”

    卢广的这几句话的感**彩很强烈,先说刘备不是卢植的弟子,继又说不知刘备是否名入牒中,带有浓浓的轻视之意。

    荀贞听出了他的轻视,不觉奇怪,心道:“怪哉,他说他与玄德只是见过几面,与玄德并不甚相识,却为何对玄德甚是轻蔑?又是说玄德并非卢植弟子,又是说不知玄德是否‘名入牒中’?就算玄德不是卢植的弟子,只是门生,却也不至於名不入牒中啊!”

    “亲授业者为弟子,转相传授者为门生”。由老师亲自授业的是弟子,由弟子来教学业的是门生。卢广应该是由卢植亲自授业的,刘备不是。

    “牒”,是当世私学里的一种学籍管理制度。大儒的弟子、门生很多,“其耆名高义开门授徒者,遍牒不下万人”,如光武、明帝年间的颍川鄢陵人张兴,“弟子自远而至者,著录且万人”,又如乐安临济人牟长,“诸生讲学者常有千余人,著录前后万人”,这么多的弟子门生,老师不可能全认识,所以将经生的年龄、籍贯、习经年数等消息编录成册,以便於管理与授学,这个“名册”就叫“牒”。通常来说,只要是求师於某师门下,弟子也好、门生也罢,都会录名牒中。当然,有时也会有遗漏,如先帝年间,蜀郡景毅之子景顾为李膺门徒就“未有录牒”,但这只是极少数之现象,卢广说不知刘备“是否名入牒中”,分明是带了极强的轻视。

    荀贞心中纳闷,不形於色,笑问道:“君方才不是说不认识玄德么?却又怎知他是中山靖王之后?”

    “当年在缑氏山中,学经之余,诸家子弟时有宴聚。每宴聚时,君弟常随侍公孙伯珪,我虽不记得他的名字,却记得他生具异像,好大言,每与人说话,常先自言他乃是中山靖王之苗裔。”卢广说到刘备“常先自言他乃是中山靖王之苗裔”时,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

    荀贞哑然,心道:“原来如此!”

    卢广却是瞧不起刘备见人就先道自家出身。

    刘备的家世不好,两汉至今四百年天下,宗室多不胜数,他虽是中山靖王之后,其家实早已与寒家无异,其家又贫,穷到学费都拿不出,靠的是同宗刘德然之父资助,但在求学的时候却好美衣服,喜狗马、音乐,完全一派纨绔子弟的作风,每见人常又喜欢说大话,自称是中山靖王之后,这种种行为落入到骄傲的士族子弟眼中,难免就会觉得此人虚荣,轻视於他。

    不过荀贞却是能够理解刘备为何这样做出这般种种行为的。

    刘备求学时年方十五,正是少年人贪慕虚华、彼此攀比的年岁,当时在缑氏山中从师卢植的多是北州士族、大姓家的子弟,如公孙瓒,如眼前的这个卢广,不但家声远比刘备家好,家庭条件也远比刘备家好,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刘备每见到一个衣冠华美、出身名族的新朋友,少不了会生些自卑之感,於是向他们看齐,也弄些美衣服,装模作样地喜欢喜欢狗马、音乐什么的,同时以“中山靖王之后”来为自己太高身价,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

    转念再想一想,十五岁的年纪还处在少年人的变声期,胡子尚未长全,而刘备每见一人则就常先大言“我乃中山靖王之后”,便好似小孩子学说大人话,这情景想来令人忍不住发笑。

    饶是如此,他已尽力向那些名族、贵族家的子弟看齐,也尽力抬高了自己的身价,却仍尚且不能被他的同学们记住,要不是因为说起公孙瓒,这卢广恐怕就想不起来刘备是谁。

    荀攸坐在末席,不动声色地观察卢广。

    他也看出了卢广对刘备的轻视,心道:“卢广已闻中尉说玄德是中尉之弟了,却依然毫不客气,直言刘备‘非卢师弟子,亦不知是否名入牒中’,又言刘备‘每与初识之人说话,常先自言他乃是中山靖王之苗裔’,语带不屑。……,又,对公孙瓒他虽有赞词,却仍不忘提一句其母贱。这个人看来是个很有傲气的人啊。”

    荀攸判断得很对,卢广确是一个姿姓骄傲之人,他家是中丘冠族,又宗名师,娶的又是邯郸氏之女,家族门第观念很强,别说对一个不相识的刘备,就是对相府里朝夕相见的同僚们他也多所轻忽,亦因此之故,当了好几年的郡兵曹史,至今不得升迁。

    荀贞正用人之际,对卢广的这点骄傲脾姓并不在意,别说他只是姿姓骄傲,就是蹬鼻子上脸,只要有用,荀贞也能容他。

    荀贞心道:“邯郸相、邯郸荣父子两人都荐举此人,也不知是此人真有才,还是因为此人是他俩的亲戚?我且先试试他的才干。”徐徐笑道,“我昨与相君商议,想要於近曰举办一次‘都试’。我初来郡中,对郡兵不太了解,不知子公有何以教我?”

    “郡中之兵现有千二百三十一人,除少数是郡中原有之卒,余者均是前中尉临时招募得来,大多不通战阵,不精‘五兵’。中尉若欲用此击贼,好有一比。”

    “何比?”

    “驱羊就狼。”

    “驱羊就狼?”

    “山贼好比是狼,这些郡兵好比是羊。中尉用他们击贼就好像是把羊送入了狼口,不过是给山贼送去了些军械、缴获罢了,徒然资贼,壮贼声势,欲要以此克贼?却是万万不能!”

    “那以子公之见,如何才能克贼?”

    “把郡兵中不堪用的尽数逐走,然后张榜国中,重新招募精勇。舍此之外,别无良策。”

    李博、宣康亦在座。邯郸荣、卢广来前,他俩正和戏志才一起与荀贞商议“沙汰郡兵”一事。此时听得卢广的意见也是“沙汰郡兵”,宣康插口说道:“卢君所言固是,奈何郡兵中多有郡中强宗右姓的子弟、宾客为军吏,却怕是不好将之悉数逐走也。此事难为!”

    卢广瞥了眼宣康,心道:“中尉自到任以来,不管去哪儿,此子常随从在侧。我观此子年岁不大,似是方加冠没几年,口音与中尉相同,都是豫人,想来应是中尉的同乡,却不知是谁家子弟?”

    他不知宣康的来历,又因见宣康是荀贞身边的亲近人,客气了两分,虽说是客气了两分,犹扬眉奋声,按剑跽坐,亮声说道:“天下事,有难有易!易事,庸才亦可为,唯有能迎难而上者方为大丈夫。岂能因畏事之难而就避之?昔苏武留胡,吃雪食毡,凡十九年方归,岂不难哉?而终不坠大汉节!耿长水以单兵固守孤城,饮马粪汁,煮弩铠食,余二十六人犹在雪中守城,岂不难哉?而终不为大汉耻!较之苏、耿之行迹,沙汰郡兵、逐其不良,怎能称难?”

    苏武留胡的故事人人皆知,不必多说。

    耿长水,说的是云台二十八将之一耿弇的从子耿恭。耿恭慷慨多大略,有将帅才,明帝末、章帝初,在外无援兵的情况下他坚守远在西域的疏勒城“连月愈年”,面对数万匈奴、车师兵卒的进攻,死战不降,没水喝,榨马粪汁,没粮食,煮弩铠、食其筋革,西域的冬天极冷,“大雪丈余”,没吃的、没喝的、没穿的,越处绝境而其志越坚,最终等到救兵到时,加上他,守城的兵卒只剩下了二十六个人,回家的路上“沿路死没”,至玉门关,唯余十三人。

    前、后汉四百年,名臣、名将甚众,而这其中气节最令荀贞佩服的只有两人,便是苏武和耿纯。最先知耿纯的故事时,他为之惊叹,后再览读,思其节义,为之垂涕,热泪满眶。遥想当年,独处异域绝境,百死之地,外无救兵,雪落如席,饥寒交迫,仅余二十六人而犹负戈城上,拒匈奴“封王、妻以女子”的招降,死战奋守,忠勇节义世之罕见,实足为汉家模范。

    这会儿听卢广举出苏武和耿恭两个人的事迹来表示大丈夫不可畏惧险难,应当迎难而上,他不禁拍案赞赏,说道:“好!子公真大丈夫也。”

    且不论卢广的才干如何,只凭他这份不畏艰难的坚毅就足可与之相商大事了。

    荀贞非是倨傲之人,亦不喜人倨傲,适才卢广表现出骄傲之态时,他对卢广其实已经有了一些反感,但此时闻其壮语,这份迎难而上的态度却很难得,足以抵消适才的那点反感了。

    荀贞看看邯郸荣,再又看看卢广,欢畅笑道:“公宰刚健、子公坚强,我得二卿相助,赵郡之事没有办不成的了!”

    他示意宣康出去,叫门外的亲兵加强戒备,不许外人近至堂前,对邯郸荣、卢广说道:“确实!如二卿所言,郡兵不堪用。欲击贼,非得再招募壮勇不可。所以,我打算借此次举办都试之机,沙汰郡兵。不瞒二位,我对此已略有腹案,只是却又如叔业所说,郡兵中多有本郡豪强、大户家的奴客、子弟为军吏,因为身边没有熟知本郡人情的人可以商议,故此还不知我此腹案是否能行。二卿皆本郡世家子弟,又知郡兵虚实,今曰,当与二卿详商此事。”

    未得邯郸荣、卢广前,荀贞左右虽谋臣、猛士不少,然悉为外地人,在赵国没有根基,不熟赵国的情况,今得了邯郸荣、卢广,再加上还没来的程嘉,却是稍聚赵国羽翼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