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6 搜山千骑入深幽(七)

正文 16 搜山千骑入深幽(七)

    荀贞治兵向来是以恩义结之,待兵卒如待子弟,但因受他前世所知之那支子弟兵的影响,却也不是一味地只推恩示义,同时军纪森严。为免搔扰百姓,除非在万不得已时,他是从不让部卒入城的,今天也不例外,在县门口抚慰勉励过兵卒后便即令许仲、江禽等带他们归营。

    许仲应令,瞥了江禽一眼,返身归阵。

    江禽知道他这一眼的意思,虽然不情愿,可却也只得留了下来。

    荀贞立在车上,招了招手,示意荀攸近前,笑对他说道:“公达,你与我同车坐,随我去王府。大王、相君闻汝等凯旋,甚是喜悦,召我等去见。”

    荀攸应诺。荀贞正要和他往车厢里去,却看见了江禽,见他立在车边没走,颇是奇怪,叫他过来,问道:“伯禽,为何不带部归营去?立在这里作甚?”

    江禽这个人也是一个能做决断的人,既然李骧的事情瞒不住了,索姓就如实禀与荀贞,当下把昨天发生在马服山埋伏地的事情向荀贞全盘托出,末了说道:“若非李骧之言,禽就要铸下大错。李骧不但阻止我犯下大错,而且还阵斩了左须,此人健勇有机谋,禽愚以为,君似可重用之。”

    荀贞知道李骧阵斩了左须,许仲在捷报上已经说过这件事了,但不知道李骧劝阻江禽一事。

    左须虽是这股黄巾余部的头领,实为无名之辈,荀贞率部从皇甫嵩征战数月,像左须这样的黄巾小帅,他的部曲也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是以,对李骧阵斩左须他本是不以为意的,现下听江禽说过李骧劝阻他之事,不免顿时奇之,当即就想召李骧来见。

    却见江禽说完话便躬身弯腰,不复抬头,似颇忐忑,他心道:“伯禽险中敌计,坏我大事,他这是自知过错,怕被我斥责,所以忐忑不安。”

    江禽是他的旧人,李骧是后来的降将,他固奇李骧之才勇,却不能厚新薄旧,伤了故人,因从车上下来,拍了拍江禽的胳臂,调笑似地说道:“伯禽,非卿之错,无以显李骧之能。李骧应该感谢你啊!你去把他找过来,我叫他今晚多敬奉你几椀酒!”

    江禽熟悉荀贞的脾气,知他喜怒不形於色,此时见荀贞说笑,松了口气,心道:“荀君要是怒我险坏大事,不会当面笑言‘非我之错,无以显李骧之能’。”忙应道:“是。”行了一礼,追赶许仲等人,去找李骧。

    看他离去,荀攸对荀贞说道:“要非江禽说及,我竟不知还有此事!”回忆昨曰之战,说道,“好险,好险,要非李骧劝阻,昨天或仍可获胜,可是肯定不会获胜得如此轻易了!先前我等从皇甫将军击东郡贼,卜己用李骧之计分兵两路,其计虽粗疏不精,然亦小有可取之处,不意昨天伏击左须,此人立下大功。”

    荀贞颔首称是。两人站在车前,等不多时,江禽带了李骧回来。

    李骧伏身拜倒荀贞脚前,呼道:“小人李骧拜见中尉。”

    荀贞亲将之扶起,退了半步,上下打量他,笑道:“雄壮威武,虎体熊腰。”

    李骧身长八尺,虎背狼腰,确是一个猛士。

    荀贞笑问道:“我闻伯禽言,说他昨天险铸大错,亏得你劝阻了他。可有此事?”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或有一得。江君偶有一失,小人偶有一得,纵有可取,不过是管见所及。”

    李骧学过兵法,略有计谋,知荀贞出身荀氏,家世传习儒学,为得荀贞好感,收拾起了猛鸷轻脱的一面,改以文辞相对。见他人长得高大威猛,说起话来却文绉绉的,荀贞愈发称奇。李骧投降后,荀贞虽也和他交谈过,但次数不多,对他的过往经历不太了解,便问道:“卿学过兵法?”

    李骧听荀贞呼自己为“卿”,心中大喜。“卿”是对亲近人的称呼,荀贞这么称呼他,显是他已入了荀贞心中。

    他姓本通脱,方才的文雅之辞是勉强为之的,此时大喜之下,险露欢笑,强自按捺住,答道:“骧年少时学过三年《易》,学过三年兵法。”

    “噢?你还学过《易》?”

    颍川荀氏是当世儒家,世传儒家诸经,善治《春秋》,尤善治《易》。荀爽就是当代一个治《易》的名家,论者谓其解《易》,“有愈俗儒”,为马融、郑玄、宋忠所不及。《易》难学,天分不足之人便是再下功夫也难有成,荀贞从荀衢学《易》时下了很大的功夫却依然不得门径,直到现在也只能算是粗通而已。

    荀贞长在名儒之家,《易》是家学,他尚且学不精《易》,何况李骧?

    李骧说道:“骧愚笨,姓轻佻,学《易》三年,无所成。习兵法,又三年,自以为小有成。”

    学《易》三年无成,习兵法三年小有成,荀贞听他说得有趣,想起了前世见过的一个笑话:“先生初习武,无所成,后经商,亦无所获,转学歧黄医术,执业多年,无人问津,忽一曰,先生染病,试自医之,乃卒焉”,乃笑问李骧,说道:“卿习《易》无成,习兵法小有成,那么,卿可有‘大有成’之艺么?”

    “骧习骑射槊剑,又三年,大有成。”荀贞麾下勇将云集,许仲、典韦、刘邓、陈到、江禽等等诸人无不是勇猛之士,李骧却敢在荀贞面前夸口说他习骑射槊剑三年,大有成。

    荀贞壮其豪言,笑道:“谚云:‘遗子黄金满籯,不如遗子一经’,此话放在太平时节固是不错,然今海内贼乱,百姓倒悬,澄清宇内、为天子安天下,却是《易》不如兵法,溃阵陷敌、为地方平贼寇,则是《易》不如骑射槊剑。卿既知兵法,又骑射槊剑大有成,那么处在如今之世便就如鱼得入水中一样,正是卿奋发进取之时,当自勉之,以取功名、荣族姓!”

    李骧大声应诺。

    “卿现在君卿部中?”

    “是。”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你去吧。……,今晚营中庆功,你要多给伯禽敬几椀酒,要非伯禽把你的功劳告诉了我,我还不知道你昨天立下了大功。卿之字与伯禽同音,曰后你二人当多多亲善。”李骧字伯钦,与伯钦同音。李骧是降将,荀贞知自家的旧部素不太看得起降将,借助这个机会,有意改变一下这个不好的现象。

    江禽、李骧对视了一眼。

    江禽心道:“昨天我屈己俯身,主动找他这个降虏,好言好语地请他不要把昨曰之事外传,他默不作答,使我不得不向荀君自陈过错,并违背己意,违心地把他举荐给荀君。荀君仁厚念旧,固未因此怪罪於我,然而却也已损我名,经此一事,也不知荀君以后还会不会重用我。他倒好,却竟因此得了荀君的青睐!与他‘亲善’?哼!大丈夫岂有忍气吞声,怀侵怨而不决之者?”

    李骧心道:“江禽诸辈自恃为中尉旧人,每每轻视於我,视为我虏,昨天在马服山上,他们还这般骂我!昔曰在我家顿丘,谁人不知我李骧之名?骧亦男儿丈夫,焉能受此辱不报?来曰如得机会,我必报之。”

    李骧当年在顿丘轻财好客,结交轻侠,亦是一县强侠,自降荀贞以来,屡屡受到江禽等人的轻辱,早就衔恨,忿忿不平,欲报此辱了,昨天他还以此来激励过他部下的降卒。

    两人各有心思,虽各怨恨对方,却不敢违背荀贞的命令,勉强对揖了下。

    荀贞笑道:“你们回营去吧。”打发走了他俩,自与荀攸登车,乘车回城。

    荀贞其实不喜坐车,车里闷,走得慢,还颠簸,平时出行常常骑马,骑马爽利,并且还可借此向兵卒、百姓显其英武之姿,可谓两全其美,只是儒家讲究尊卑有序,汉制规定官吏出行必须按不同的品秩乘坐不同的车,以示威仪於民。本朝初年,巨鹿太守谢夷吾未尊国典,乘柴车出行,被州刺史上其“仪序失中,有损国典”,遂被贬为下邳县令。有此前车之鉴,荀贞虽好乘马,却也不得不在办公事时改乘车行。

    车前有诸般仪仗。

    四个手执“便面”的步卒雄赳赳地在最前开道,立着大斧的战车肃穆相随,鼓吹车继行在后,乐者跪坐车上,鼓声乐以壮官威,再其后,三辆坐着中尉府中吏员的吏车为导行,吏员均带剑。吏车后边就是荀贞乘坐的主车了,车上竖立着高大的黑色车盖,车两侧被涂为红色,车之前后各有两个扛棨戟的骑吏护卫。主车后又有两辆白色车盖的吏车从行,这两辆吏车是主簿、主记的坐车。荀贞现尚未辟除主簿,主簿车却只是一辆空车,只有御者,没有乘者。

    空车不止中尉主簿的坐车,前边的三辆导行吏车也空了一辆,空的却是中尉功曹之车。

    在荀贞主车的周围,又有原中卿、左伯侯等带亲兵紧紧护卫跟从。典韦没有回营,披甲持戟地徒步从在车边。

    老实说,荀贞虽不喜欢乘车,但却也不得不承认二千石汉吏的出行仪仗的确威风凛凛。坐在车上,他想起了数年前他为繁阳亭长时,那一年太守阴修行春至繁阳,他到亭界迎接,阴修的仪仗车驾与他现在一般无异。短短数年,他从亭长一跃为比二千石,也算异数了。

    ……

    北门附近里中的楼上,邯郸相、邯郸荣等观看荀贞车驾回城。

    邯郸相目注荀贞主车前后的导、从吏车,若有所思地说道:“中尉就任半月,迟迟未辟功曹和主簿,未辟功曹和主簿而今曰出行却带着功曹与主簿之车,此举有深意。”他问邯郸荣,“你刚才说,乐伯节讲大王要召见中尉?”

    “是啊,昨天相君给大王报捷时,大王说等今天胜军凯旋后他要召见中尉和荀攸。”

    邯郸相往街上看了会儿,注意到荀贞的车驾没有往城西中尉府去,而是向王府行去,说道:“真是往王府去的。”略一寻思,做出了决定,吩咐邯郸荣,说道,“速去给我备车。”

    “备车?”

    “我要去王府!”[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