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 搜山千骑入深幽(六)

正文 15 搜山千骑入深幽(六)

    许仲在昨天获胜后就遣快马回邯郸送捷报给荀贞了,荀贞转告与刘衡知晓,刘衡欢喜无限,当即就对荀贞说:“等君卿、公达凯旋,我将与中尉共同出县迎之。”不过却被荀贞辞绝了。荀贞对他说到道:“公为相君,千金之躯,小人侥幸获得小胜,怎能劳相君玉趾亲迎?”

    荀贞很谦虚,尽管部曲打了个胜仗,却不骄不傲,说这只是“小人物侥幸取得了一场小胜”罢了。他这样的谦冲自牧,刘衡越发欢喜,更加坚持要亲自出县迎接。

    荀贞於是又说道:“国中贼寇满溢,遍布山谷,许仲、荀攸所败之仅是其中一股,而且还不是最大的一支。郡北山中有名王当者,众至数千,又有名黄髯者,众亦近千,其余种种股股,恐怕不下数十。相君如果亲自出迎君卿、公达,也许会被他们小看,以为我郡中无人,以至君卿、公达只是取得了一场小小的胜利而却就劳动相君亲迎!传出去,恐涨贼骄恣之势。

    “再则,《春秋外传》云:‘先王耀德不观兵’。太平时需耀德,乱时更需耀德。今战乱方罢,国内不定,县乡纷乱,民多狐疑,林有聚集之贼,野藏不轨之徒,当此之时,非忠孝礼乐不能定之,贞窃以为,相君眼下应当以德为重,远兵事,崇教养善,如此,国将不治而化。”

    《春秋外传》即《国语》。汉人视《国语》为《左传》的外传,而《左传》又被汉人视为是解释《春秋》的一本书,所以《国语》又被名为《春秋外传》。

    刘衡是个纯儒,很赞同荀贞的话,深以为然,当下欣然纳谏,抚着胡须说道:“中尉所言甚是!好,那我就不出城迎接君卿、公达了。中尉不但多谋善战,而且崇教敬德,真伟士也!赵国有中尉,实在是赵国的幸事啊!那么从今以后,兵事就多多依托中尉了。耀德有我,扬威有君,郡中盗贼虽多,不难平也;国民虽然狐疑,不难安也。”说到高兴处,哈哈大笑。

    荀贞也是开心喜笑。

    一国之中,虽然中尉掌武职,但国相才是最高的长吏。

    汉初,国相的地位极高,乃至秩中二千石,系金印,位在郡守之上,直到吴、楚反后才改为二千石,系银印,又在前汉元帝初元三年,朝廷下诏书,明令“诸侯相位在郡守下”,其在帝国高级官吏中的排次方才落到了郡守之下,不过这却都是为了杀诸侯王的气焰,是为了避免再出现诸侯王造反的事情,与国相在国中的权力无关。在国中,国相一直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王国里二千石的官吏共有两个,一个国相,一个傅,“傅当导王以善,礼如师不臣也”,位虽尊崇却无实权,不得参与国政,国中一切政务悉归国相,总纲纪,统众官,无所不包,必要时有典兵之权,实际拥有国中的一切权力,并对诸侯王实行监督。

    所以,荀贞虽有“掌武职”之权,可如果没有国相的配合,换而言之,若是碰上一个好揽权的国相,就像颍川的那位文太守,不肯放权给他,那么他也只能徒呼奈何。现如今,得了刘衡“兵事就多多依托中尉,耀德有我,扬威有君”这句话,挟许仲、荀攸大胜之威,就可以用街头遇刺为借口,逐一地开始着手进行控制城防、整编郡兵、插手县中治安诸事了。

    较之许仲、荀攸获胜,这件事更让他开心喜悦。

    许仲、荀攸归来,荀贞出城迎之。

    县内、县外来看胜军的百姓多不可数,人头簇拥,欢声雷动。

    原中卿、左伯侯等谨慎警觉地从卫在荀贞左右,拦阻热情的百姓太过近前。前天才刚出现黄巾余部行刺的事件,他们不得不提高警惕。

    在县门外,荀贞迎到了许仲、荀攸、许仲、荀攸、江禽、刘邓、陈到、典韦诸人下拜行礼。

    荀贞把他们一一扶起,笑对他们说道:“诸君辛苦了。”

    许仲请他去看斩获,他却不看,带着许仲、荀攸等先去看军中的伤者,抚问慰劳,随后,他示意左伯侯把他的乘车驾过来,登於车上,扶住车辕,对列在县前的千余兵卒大声说道:“汝等从我征战数州,累与黄巾血战,今又於马服山破贼左须部,劳苦功高!我已令营中给你们备下了醇酒好肉,今天可以破例在营中饮酒,等会儿我也会去营中,与诸位把酒同欢。”

    千余兵卒齐举矛剑,同声呼道:“甘为君效死!”

    这句话是许仲、荀攸等提前教好他们的,故此能异口同声。围观的百姓不知是预先准备好的,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蓦然闻此千余人同声共呼,见其铠甲耀目,矛剑如林,尽皆震服。

    马服山在邯郸县西北,对许仲、荀攸来说,他们可以选择从县西门入城,也可以选择从县北门入城,按理说,中尉府在城西,他们应该选择县西门,离中尉府近,荀贞可以少走些路,但他们却选择了县北门,这却是荀贞给他们的密令,乃是因为县中之豪强、士族多居城北。

    北门内不多远有一个里,里中民大多复姓邯郸。

    邯郸这个姓不多见,此姓出自赵氏。春秋时,晋国的赵穿,——便是那个杀了晋灵公的赵穿,他的封邑在邯郸,因被称为邯郸君,其后世子孙中遂多有以邯郸为姓的。两汉之际,邯郸氏大多分布在赵国、广平、颍川。颍川阳翟县里就有姓邯郸者,其中有一名叫邯郸淳的,博学有才章,尝师从章帝年间的著名书法家曹喜,善古文大篆,与同县另一个有名的书家刘德升齐名郡中。荀贞在前世读过邯郸淳编写的《笑林》,因在为颍川郡吏时还曾专门去拜访过他。

    颍川的邯郸氏不算大族,但邯郸县的邯郸氏却是大族,其族人遍布赵国诸县,各县皆有。

    此时,在里中的一座高楼上,正有数人临栏凭眺。

    这数人或老或者壮,最中间的这人年过五旬,头戴高冠,身着黑色的丝衣,腰围美带,长须飘飘,正聚精会神地看荀贞迎接许仲、荀攸等,先见许仲、典韦、刘邓、陈到、江禽、李骧等重甲带剑,行动矫捷,虎虎生风,显是俱为悍将,然而到得荀贞面前却皆跪拜如羊,不觉说道:“我听说中尉从州伯击黄巾,常胜,是州伯的爱将,先前闻他被刺身亡,已疑之,今其部凯旋,果然是在用计。”又见荀贞不看斩获,先抚慰兵卒伤者,又说道,“中尉非常人。”

    这个老者即是县中邯郸氏的族长,名叫邯郸相。

    站在他左右的这几个人两个年过四十,是他的弟弟,一个年约二十七八,是他的长子。他共有子三人,二子、三子皆碌碌,唯此长子干练果决,年少时便闻名郡中,最得他的喜欢。

    他的这个长子名叫邯郸荣,字公宰,长七尺九寸,相貌魁昂,仪表不凡。

    听到邯郸相称许荀贞,邯郸荣说道:“中尉年轻早贵,待人却很谦谨。前几天乐伯节请他饮宴,我陪坐席侧,伯节数次盛赞他的军功,他都谦虚自抑,把功劳悉数归於州伯和部众,酒宴罢了,伯节送他与我出府,到门口,他两次请我先行。我当时还想:他战功赫赫,却怎么这般谦恭?怀疑他的战功是怎么得来的。今见其出迎部曲,方知此人实能得众。”

    乐伯节,名彪,是相府主簿。

    邯郸县大姓有五,士族三,豪强二。三个士族分为魏氏、邯郸氏、乐氏。魏氏在郡里的名气最大,家声最响,势力也最大,邯郸氏其次,乐氏再其次。乐彪是乐氏族长的长子。

    邯郸相点了点头,眺望县外,忽然喟叹。

    邯郸荣问道:“翁缘何突发喟叹?”

    邯郸相遥指荀贞,叹道:“中尉年方二十余,已登比二千石之位。先时党锢,颍阴荀氏在其中,其家虽废,十余年至今而有中尉卓然鹊起,荀氏的家声将要重振了啊!”

    他顾视他的两个弟弟,说道:“吾等祖仕至南阳太守,父仕至使匈奴中郎将,所在皆有美声,州郡知之。至吾等却一事无成。我因小过被免官去职,仲弟因黄巾起而弃官归家。族中子弟虽多,尽是庸人俗才。唉,我邯郸氏的家声眼见一曰不如一曰,有辱父祖之名,这是不孝啊!”他叹了口气,说道,“唉,谁又能重振我邯郸氏的家声?”

    邯郸相早年做过青州刺史,坐法免。两汉的吏员“坐法免”得很多,犯了法,被免了官,不要紧,只要你有才能,有名气,朝廷还会再起用你。可问题却是,邯郸相首先名声不大,其次他犯的不是“小过”,是因为受赇而获罪,受赇即受贿,“国家之败,由官邪也”,两汉对赃罪的处罚很严厉,章帝以前,贪赃十万就弃市,并且“禁锢三代”,即赃官的三代人禁止做官,此两法后虽弛废,然犯此罪的官吏如果没有过硬的后台却也难以再被起用。

    邯郸相的二弟邯郸修去年迁任泰山郡盖县长,上任未及半年,黄巾起事。他们的父亲虽然当过使匈奴中郎将,但邯郸修却无其父之胆勇,遂弃官逃归家。守土保境是县令长的职责,邯郸修倒好,不仅不守土,还弃官逃跑,虽然赖其祖、父留下的一点人脉,经过活动免除了朝廷的追究,可要想再被朝廷起用估计也是千难万难了。

    邯郸相的三弟邯郸贤没有出过仕,在邯郸相、邯郸修出去当官为吏的时候,他在家守庐墓。

    邯郸相的祖、父皆高官大吏,所在有政绩,到了他们这一代,出去当官的兄弟两人却并皆仕途不顺,且因一个受赇、一个逃跑而颇受郡人嘲笑,使得家声受损蒙尘。眼见荀氏受了十余年的党锢,现如今却能重振家声,而他们没有受党锢却一代不如一代。邯郸相因有感而发。

    邯郸荣昂首按剑,说道:“翁毋忧!荣今年二十八,十年内必振我家声!”他的嗓音本来就大,声若洪钟,这时慷慨而言,落入诸人耳中更是铿锵有力,激昂雄壮,如闻金石之音。[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