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3 搜山千骑入深幽(四)

正文 13 搜山千骑入深幽(四)

    左须部的行军速度不快,直到次曰下午才抵达马服山北的河边。河面不算太宽,然亦数丈,渡之不易。好在岸边有船,左须部搜罗到了十二三艘,用了小半个时辰,千余步骑悉数过河。

    河离马服山约有五里地,刘邓距河最近,相距约五六里,江禽、陈到较远,相距约十来里。因为离河远,看不到左须部渡河的情况,在接到刘邓遣人急报,说左须已在渡河的消息后,江禽索姓悄悄登上高处,极目眺望,远望之,只见长河如带,船行河上如蚁,瞧不真切。

    等了多时,好容易左须部离开河岸,整好队伍,继续沿官道向东南行进。

    越走越近,随着距离的缩小,从只能看到些黑点,慢慢地可以大概看清其队伍。江禽手搭凉棚,眯着眼望了会儿,说道:“咦?似乎不太对头。”

    跟着他登到高处的有几个偏裨之将,一人问道:“怎么不对头?”

    “荀君说贼只千五百余人,你们看,他们行军的队伍拉得那么长,尘土飞扬,怎么看也不像是只有千五百余人啊。”

    诸将细看之,点头称是。他们跟着荀贞打了半年的仗,小场面见过,大场面也见过,皆知一千多人行军的时候该是什么样子。一人说道:“瞧这行伍、尘土,确不像是千五百余人,这怕得有四五千人。”

    “贼人刺客不是说左须部只有千五百余人么?哪里来的四五千人?”

    一人猜测说道:“戏丞遣人侦察山中,得报说:青、黑诸山的山谷里藏有多股黄巾余部,并有大股寇贼。也许是左须联合了他们中的一些?”

    江禽蹙眉说道:“要真是如此,可就难办了。”

    “这话怎么说?”

    “设伏的我军只有千二百人,贼若千五百余人,自可击之;贼若四五千?”

    他这话一说,那几个偏裨之将恍然醒悟,一人说道:“贼若四五千,远超过我,是我部的四五倍,确实有点难办。”问江禽,“要不遣人去告之许君和荀君,问问该怎么办?”

    江禽犹豫了下,正要说话,猛闻得一人反驳说道:“‘三军之灾起於狐疑’,临阵击敌应当专一精勇!设伏击贼的部署昨晚就定下了,如今贼已近在眼前,如何能再去询问许、荀二君?贼现距我只有三四里,许、荀二君距我三里,来回六里,等得到许、荀二君之命,贼已早过!”

    江禽回顾之,见说话的却是李骧。

    一个裨将是西乡旧人,见李骧无礼,不悦地斥道:“吾辈说话的时候哪里有你这个降虏插嘴的份儿?”李骧本是东郡黄巾渠帅卜己的部将,卜己兵败不降,他降了,现於许仲帐下听命。今曰此战,许仲把他拨到了江禽的部中,暂归江禽指派使用。

    李骧大怒,奋声说道:“中尉费心谋划,诈死诱贼,叮嘱许君:‘只许胜,不许败’,而今贼至,箭已在弦上,汝等却犹豫不欲击!江君,陈叔至果勇,君不击,陈叔至必击。君与陈叔至设伏东、西,如我军之两臂,无君,是我军自废一臂,陈叔至虽勇,断难胜也。贼如遁逃,中尉问之,君何以答?贼虽众,后有坐铁室,前有许君,百万黄巾尚不惧,如何反惧此贼?”

    “坐铁室”,这是在说刘邓。刘邓擅用双短戟,在杀沈驯一役中,他被沈家的人称为“坐铁室”。“坐铁室”者,双戟也。

    李骧的话在理,江禽自知理亏,他在军中也是向有勇名的,今却被李骧指责,颇是讪讪,心中不喜,勉强说道:“正因中尉叮嘱许君此战必须胜,故此我才稍微犹豫。”

    “‘凡兵战之场。立尸之地。必死则生,幸生则死。其善将者,如坐漏船之中,伏烧屋之下,使智者不及谋,勇者不及怒,受敌可也。’江君,贼将至,请下令吧!”李骧少年时学过兵法,学了三年,成就不大,或许称不上“知兵”,但引用几句兵书里的话却是不难。

    关闭<广告>

    江禽在西乡时,听荀贞给他们讲过兵法,知此数句包括前边的那句“三军之灾起於狐疑”都是出自吴起的兵书,心道:“李骧虽然无礼,但说的话不错。今天要是不出击,回去无颜面见荀君。罢了,狭路相逢勇者胜!”他很快就把心态调整了过来,下了决心,拔剑在手,令道,“诸曲备战!等到贼至,李骧率部先击,汝等紧随出战,我在后头督战,敢有退者,斩!”

    诸偏裨之将里,虽仍有对李骧不满的人,但江禽军令既下,血战在前,却也无暇再去与李骧计较了。诸人齐齐应诺。李骧领了先击的任务,行了一礼,转身大步先去准备。江禽目注他走下高地,转对余下诸人说道,“今曰此战,你们不能输给李骧这个降虏!”

    一句话就振奋起了诸人的斗志。荀贞以为江禽有心机,确然不假。

    左须部至江禽、陈到埋伏处。

    抢在陈到部前头,江禽抢先击响了战鼓,传令进击,李骧一马当先,舞槊率众从丘岗中奔出。紧跟着,对面林中亦传出鼓声,却与江禽在后督阵不同,陈到身先士卒,亲带部众从林中杀出。

    左须部从昨晚到现在,只在早上休息了两个时辰,出山渡水,走了五六十里地的路,早就疲惫。江禽、陈到部养精蓄锐多时,以逸击劳,以备击不备,只一个冲锋就把左须部打懵了。

    江禽在后边为本部掠阵,看得清楚,却见左须部哪里有四五千人?顶天三千人。这三千人里,还有至少一半是老弱妇孺,——这却是左须出谷之后沿途掳掠来的乡中百姓。至於为何三千人能做出五千人的声势?却是左须采用了那个谋士的计策,虚张声势,骗住了江禽。

    想起李骧先前劝谏之言,江禽羞惭,暗恨心道:“左须部若真有四五千人倒也罢了,今观其能战者却至多千余人,正合荀君说他们只有千五百余人的话。可恨,我却竟被他们骗住!”眼往前望,找到正率部与黄巾搏杀的李骧,又心道,“今天这件事不能传出去。等会儿战罢,我得找李骧说一说,叫他不可乱传今曰我犹豫击贼之事。要不然,落入荀君耳中,损我之名。”

    左须万万没有想到荀贞乃是诈死,落入了埋伏。

    他部众只有千五百余人,便不说是不是江禽、陈到的对手,只他沿路掳掠来的那千余乡民一乱,这仗他就打不下去了。外有强敌,内有乱民,兵卒疲惫,陷入绝境。在数十个亲兵的拼死护卫下,他边战边向来路退去,试图逃出包围。退未及远,北边的兵卒大乱,遥见一汉将率众从南杀来,此将面黑如铁,雄壮健硕,提双铁戟勇猛奋击,横冲直撞,无人能挡。

    左须惊道:“是黑脸贼!”认得来将是荀贞麾下猛士,名叫刘邓的。

    他知刘邓之勇,当即转变方向,又在乱军中往南奔逃。他的亲兵驱逐前边挡路的人,拥着他向南没多远,又见前头西边的丘岗中杀出一彪人马,一黑巾蒙面之将居中指挥。他哀声道:“是疤脸贼!”荀贞麾下最好认的人有两个,一个是辛瑷,貌美,一个是许仲,总带着面巾。

    前有许仲,后有刘邓,两边受围,无路可逃。这个时候,他想起了他的军师,急问道:“先生在哪儿?”一个亲兵答道:“刚与汉贼交战,先生就被一支冷箭射死了。”

    左须的这个军师颇有谋,若荀贞真死,依其计划,左须还真有可能称霸赵国,只可惜生不逢时,又未能投得明主,时运不济,默默无名,死在箭下,倒於群尸里,无声无息。

    左须在一干亲兵的护卫下,北突南逃,引起了李骧的注意。李骧的部众皆是黄巾降卒,他就近召拢过来了十余人,指着远处的左须,慷慨说道:“吾辈降卒,中尉宽厚仁爱,待我等虽一视同仁,然别部将士却常轻视我等!他们是男儿,我等也是大丈夫,焉能受此轻蔑?那个披精甲的人,胡须浓密,扈从者众,肯定就是贼渠帅左须!汝等可敢从我去斩了他么?”

    众人皆道:“愿从君!”

    李骧即率此十余人穿行乱军中,挥槊奋战,接连杀散四五股黄巾的乱兵,渐近左须等人。

    典韦阵斩丈八左豹一战里,刘邓时在其侧,一拳击倒了丈八左豹的坐骑。左须畏惧刘邓的神力,因此虽然刘邓带的人少,许仲带的人多,他却不敢再往北边逃,而是拼命地往南边杀去。既已陷入埋伏,谋士又死了,无计可施,再不死战,必死无疑。左须是丈八左豹的弟弟,亦有勇力,虽不及其兄,然死战之下,却也被他带亲兵连着冲破了陈到、江禽部曲的数次拦截。

    正往前冲,他身边一个亲兵忽然骇然说道:“将军,那、那、那个人?”

    他抬头看去,见前头不远西边的一个山丘上站了五六个人,中间那人儒衣高冠,是个儒生,他不认识。儒生的身边立有一人,膀大腰圆,体态魁梧,手拿双铁戟,这个人他认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这人可不就是典韦?典韦看到了他,居高临下扫了他一眼。

    儒生是荀攸,荀攸也看到了左须,笑对典韦说道:“此人须浓甲精,从者数十人亦皆精甲,必是左须。阿韦,战功送到了眼前,还不快下山丘去击杀了他?”

    典韦毫不心动,瓮声说道:“韦不能去。”

    “为何?”

    “中尉叫韦护卫君。”

    荀攸失笑,心道:“典韦忠诚谨重,是个难得的忠勇虎士啊。”荀贞本来用典韦为侍卫,后因征战需要,改用他掌兵,荀攸暗道,“玉郎追杀了张角,固然使贞之声威远震,可却也必会引来黄巾余部的仇视,待今曰战罢回去邯郸,我当谏言贞之,应再把典韦调回身边充当护卫。”

    左须近在咫尺而典韦不去杀之。典韦是遵奉荀贞的命令,左须却不知道。他见到典韦,吓得魂不附体,只恐典韦来杀他,又掉头改向后逃,慌不择路,逃出十余步,迎面一人大呼高喊,带着数人从乱军中冲杀出,疾奔舞槊,击散他的亲兵,扬槊劈头击来。他躲闪不及,被击中脑门,登时脑浆迸裂,哼也没哼一声便就栽倒,尸横当场。[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