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2 搜山千骑入深幽(三)

正文 12 搜山千骑入深幽(三)

    当晚,左须带兵出谷。

    谷外远处埋伏了两个骑士,见他们借助夜色,出谷向东南边的邯郸方向迤逦行去,当即抄小道,亦往东南边打马疾去。

    这两个骑士人带两马,马歇人不歇,疾驰了一个多时辰后先渡过了一条河水,继而到了一处山下。此山名叫紫山,古老相传,昔尝有紫气,与此山接,故此得名。因为山上有战国赵时马服君赵奢的坟冢,亦谓之马服山。

    此山在邯郸县西北三十里处,占地甚广,方圆四五十里,是距离邯郸最近的一处大山,其主峰高百余丈,亦是邯郸近处最高的一座山峰。其山也,山势耸拔,岭麓回复。立在主峰上南北观之,北边群岫堆螺,南边丘岗起伏绵延数十里。山北四五里外有条数丈宽的河曲折流过。

    既占山水之形胜,又临南北之官道。左须部从西北边黑山的山谷里出来,人马众多,为便於行军,不能走小路,只能走大路,欲去邯郸,必经此山下。

    这两个骑士驰马至山下,没有往主峰去,而是径直奔到主峰南边的丘岗地区。丘岗者,山丘土岗。较之北边的群山诸峰,这边的地势较为平缓,外有山丘土岗遮掩,实为藏兵之佳地。此两骑士奔入丘岗中,行不多远,绕过一处数丈高的山丘,转个弯,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大片沙石空地。夜色下,空地上黑压压坐着千余甲衣矛剑的兵卒。

    从兵卒队伍中,出来七八人。这七八人多披重甲,带红披风,当先一人身量不高,短矮瘦小,脸上蒙着个黑巾,却正是许仲,在他身后是个儒生打扮的人,乃是荀攸,再其后分别是典韦、江禽、刘邓、陈到、史巨先、李骧等人。

    许仲、荀攸等从兵卒中穿行出,迎上这两个骑士。这两个骑士风尘仆仆,驰行了数十里地,旁边有人递来水椀,他两人却不接,急至许仲面前,低声说道:“左须带部出山谷了!”

    “何时出的山谷?”

    “不到两个时辰前。”

    “有多少人?”

    “隔得远,看不清楚,只见行伍似拉得挺长。”

    许仲是个话不多的人,两句话问清敌情,便不再问,令左右:“取地图来。”

    史巨先随身带着地图,当下拿出,铺在地上。

    今晚的月色不错,光华如水,洒落地上,许仲也不打火把,先请荀攸蹲下,接着自己也蹲到图边,就着月色,凑近细看。江禽、刘邓、陈到、史巨先、李骧等也蹲将下来,围成了一团。

    地图上绘制的是赵国山川地势。江禽找到马服山,又找到左须等藏身的那个黑山山谷,顺着山谷往东南划,停在了马服山和山谷之间偏西北的一处位置上,说道:“此地距左须藏身处约有六十里,左须部主要是步卒,晚上又行军慢,不到两个时辰他们最多走到了这里。”

    荀攸颔首说道:“等他们来到马服山外,最早也是明天中午了。我等有足够的时间布置设伏!”

    刘邓满脸喜色,说道:“果如荀君所料,这左须真的率部出谷了!”

    江禽笑道:“据那两个贼人的刺客说,左须部总共不到一千六百人,我部以逸待劳,又是设伏突袭,消灭他们不难啊!”

    许仲目注地图,不说话。他脸上蒙着黑巾,只露出一双眼在外,别人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在场诸人里边,江禽和许仲的交情最为莫逆,当年在西乡时他俩就义同兄弟。江禽笑问道:“阿仲,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

    “我在想荀君的交代。”

    ……

    却原来,左须部下斥候所听说之“荀贞遇刺身亡”的消息是假的,那是荀贞的诱敌出山之计。重阳节那天傍晚,荀贞在遇刺的最初就想到了这条计策,他后来在街上当众审问刺客、“暴怒”踹倒刺客都是故意的,是在给那个刺客抢剑刺自己的机会,乃至最后他捂住“伤口”茫然去看远处的人群也是有意为之的,就是为了让自己被刺杀这个消息能尽快地散布出去。

    实际上,他受的伤根本不重。

    这一切既然都是他有意为之,那么当那个刺客抢剑刺来的时候他自然就十分注意,只被剑划伤了左腰,皮外伤,一点儿都不重。也正因为伤势不重,所以他当时马上用手捂住了伤口,一则是怕被远处的县人看出破绽,二来是为了从伤口里往外挤血。伤势轻,流血少,就显不出血满衣襟的严重程度。他一头栽倒地上,等许仲、典韦等涌过来后快速而轻声地吩咐了一句:“说我重伤,围着我,把我抬到街边那个翻到的辎车里,送我回中尉府。”

    许仲等遵命从事,将辎车弄正,把他抬入其中,用马拉到中尉府里。

    到了中尉府,入到屋中,就不用再装了。荀贞解开衣襟,一边由许仲给他包扎伤口,一边大笑对跟着进屋的荀攸、戏志才等说道:“正愁如何击贼,贼主动送上门来!”

    荀攸、戏志才皆才智之士,早在知道荀贞是装重伤的时候就猜出了荀贞的目的,戏志才乃笑道:“中尉是欲重伤还是欲诈死?”

    荀贞说道:“重伤不足以诱贼。”

    “如此,是要诈死了?”

    “正是!公达,你立刻出府,多派人去请医,最好把县里有名的医者全都请来。请来后,把他们关在屋里,不许出去,等过两个时辰再遣散他们归家。在遣散他们前,告诉他们,让他们对县人说我伤重不治。……,你要记着警告他们:这是军令,如有违者,按通反贼论处。”

    荀攸应诺。

    戏志才补充了一句,说道:“要防备医者里有黄巾的余党,公达,放他们走时最好派几个人‘送’他们。”

    荀贞点头说道:“对,选些精干的亲兵‘送’他们,要一直把他们送到家里,送到后这些亲兵不必急着回来,在他们家里待两天再说。”

    荀攸笑着应了声“好”,问道:“要不要去通知国相?”

    “当然要通知。不但要通知国相,还要通知县外营中,叫他们立刻遣兵入城,搜查县内县外,并叫刘邓、江禽来府中见我。……玉郎,这个任务交给你了。”

    荀攸、辛瑷领命出门。

    荀贞又对陈到说道:“叔至,今天在街上行刺的这些人必是逃入赵国的黄巾余部,我给你两个时辰,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必须要拷问出他们是谁人的部下?共有多少人?藏身在何处?

    陈到应命,亦出门去。

    等陈到出去,荀贞令许仲、典韦、原中卿、左伯侯守在门外,没有他的命令,不许任何人进来,叫戏志才、宣康、李博入座,四人於室内秘密商议。

    商议前,宣康拍着胸脯,长出了口气,说道:“荀君,你吓死我了!”荀贞哈哈一笑。

    四人所商议之内容自是:可以从此次遇刺中收获到什么。

    正如荀贞所说,行刺他的那些刺客必是黄巾余部派来的,由此,首先可以收获到的就是:一场胜利。黄巾余部派人来行刺他,刺死他后很可能会来攻城,如果他们来攻城,那么就可半道击之。当然,也有可能他们不会来攻城,那也没关系,他们不来攻,荀贞攻过去。荀贞是黄巾大敌,他被刺身亡,黄巾兵听到这个消息后就算再冷静的人也会很高兴的,一高兴就会松懈,一松懈就有机可趁。总而言之,不管黄巾来不来攻城,这都是一个击敌取胜的机会。

    关闭<广告>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好处:可以借机把邯郸的城防收归己手,同时有了控制郡兵的机会,又同时可以插手县中的治安了。

    邯郸的城防和治安现在分由两个部门负责,一个是郡兵,一个是邯郸县尉。郡兵负责的是城门、城墙的戍卫,邯郸县尉负责的是县中的治安。行刺荀贞的这些刺客都不是本县人,一二十个人,这么多人是怎么混进县里来的?混进来之后又是怎么躲过了县尉属吏的巡查的?他们又是怎么买下那个酒肆的?郡兵也好,邯郸县尉也好,谁也难逃其责。

    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荀贞初来上任,中尉虽掌武职,备盗贼,但要是没有好的理由,却也不好无缘无故地乱插手、乱揽权。此前一直是由郡兵戍卫县城的,他总不能无缘无故地调自家带来的部众接管,他固然有这个权力,可他如果这么做了,底下人会不服气。赵国现存之郡兵良莠不齐,其中多有豪强、士族家的子弟或奴客为军官,没有充足的理由,他也不好下手整编统合。邯郸是郡治之所在地,同时也是一个读力的县,县中的治安当然是由邯郸县的左、右两部县尉负责,他作为国中尉,更不能无缘无故地插手下边县里的治安。这种种的问题、麻烦,现如今都迎刃而解了。有了遇刺的借口,不管控制城防也好,整合郡兵也罢,又或者插手县中治安,他都名正言顺。

    等赵相刘衡匆匆忙忙地赶到,荀贞、荀攸、李博、宣康四人已经初步列好了一个行动表。

    荀贞是剿灭黄巾的功臣、皇甫嵩的爱将、比二千石的国中尉,他在邯郸街头遇刺,这可是一件令人震惊的大事。荀攸亲自去通知的刘衡,刘衡当时正在读经,听到荀贞遇刺,书简从手中滑落,砸到他的膝上他都不自觉,楞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不顾礼仪地从地上窜起,一叠声催促府中备车,驱车赶到中尉府,谁知入到屋中,却见荀贞活蹦乱跳地站起相迎。

    他愕然转顾陪同他进来的荀攸:“公达?”

    荀攸笑道:“非我欺相君,此实为中尉之计也。”

    刘衡看向荀贞,问道:“何计也?”

    荀贞请刘衡入座。刘衡来得急,衣冠未穿戴好,跪坐入席中后他发现了。荀贞取来铜镜呈给他。他一面对着铜镜整衣冠,一面埋怨荀贞说道:“开什么玩笑不好,开遇刺的玩笑!”

    “遇刺并非玩笑。”

    “啊?”

    “贞方才在街头确实遇刺了,不过伤势不重。”

    “何人如此胆大妄为,竟敢街上行刺国中尉!”

    “料来是黄巾余孽。”

    刘衡也是个聪明人,顿时醒悟,说道:“公达适才说诈称伤重是中尉之计?中尉是想?”

    “不是诈称伤重,而是诈死。”荀贞把诈死诱敌的打算全盘托出。

    刘衡喜道:“好计策!”放下铜镜,叹了口气,说道,“中尉初到,中尉实不知前数月我是怎么熬过来的!短短数月间,黄巾击邯郸三四次,袭掠搔扰县外沿边乡里十余次。邯郸一曰三惊!前中尉统兵与贼战,不幸战死殉国。最危急的时候,我都做好了殉城的准备。幸得槐里侯用兵如神,先破广宗,再破下曲阳,威震冀州,邯郸遂得以安。中尉英武杰出,我久闻中尉之才,当得知朝廷拜君为赵中尉后,我喜不自胜,对我门下吏说:‘从此不惧贼矣’!……,唉,今闻中尉妙计,我只恨中尉未能早来几个月。中尉早前若在,邯郸也不致数陷危境。”

    刘衡个儿不高,胖乎乎的,脸挺圆,胡须柔顺,长得慈眉善目,年纪不算太大,四十多岁,按说正当壮年,可说起话来却啰啰嗦嗦。

    荀贞耐着姓子听他又是诉苦过去又是欢喜如今的把话说完,笑道:“贞知能浅薄,何敢当相君美赞?”心道,“皇甫将军说这刘衡任过武职,做过张掖属国都尉,猜他应该知兵,我与他接触这些天来,此人却是一个纯儒,忠信不假,并不知兵。”

    刘衡说道:“中尉此计,不知有何需要我配合的地方?”

    “别的不需要,只烦劳相君做两件事。”

    “何事?”

    “我此诈死之策,需得保密才能成功,过会儿待我散出我伤重不治的消息后,相君请面带哀伤地离开我府,出府后就马上去王府面见赵王,除赵王一人外,不要让别人知道我实未死。”

    “这个简单。”刘衡伸出一个手指,说道,“这是第一件事了,第二件呢?”

    “第二件事就是请相君现在变传檄邯郸县尉、郡兵,令他们配合我部兵卒大搜县中以及县外,总之,声势闹得越大越好。声势越大,消息传得越快,也越有利於我部击贼的兵卒悄悄离营。”

    “好!”刘衡当即书写檄文,出屋外叫随行来的家奴速回府中取印章来,等印章送到,盖在文上,便就交人送去给郡兵和邯郸县。檄文刚送出去,陈到回来了。

    荀贞问道:“如何?”

    陈到答道:“幸不辱命。那酒娘的嘴倒是紧,不过剩余那两个刺客的嘴就没那么紧了。”

    三木之下,何求不得?死士或许不怕死,可却不一定能熬过刑。陈到分别拷问那两个轻伤的刺客,得到了相同的口供。他说道:“彼辈是被张角部曲左须派来的。左须,是丈八左豹的同产弟,其部现有溃卒千五百余人,骑数十,藏身在邯郸西北九十里处的黑山山谷里。”

    荀贞大喜,立即叫宣康铺开地图。刘衡、荀攸、戏忠、宣康、李博等和他一起齐围图边。诸人细细查看地图,定下了马服山为设伏之处。

    戏志才说道:“此山临路,是左须的必经地,有三利,一则,南边丘陵密布,宜於设伏;二则,离我邯郸近,距左须藏身处远,利於我部以逸待劳;三则,山北有河水,能够断贼退路。”

    刘衡摸着胡须问道:“要是左须不出谷,没能把他诱出来,又该怎么办?”

    荀贞笑道:“他若不出,则我军进。我今夜遣兵出营,先至此山埋伏,等到明天,要是左须不出谷,就急行驱驰,袭击其谷!”

    正说话间,刘邓、江禽到了。荀贞召门外的许仲、典韦进来,把自己的计划一并告诉了他们,对许仲说道:“为防走漏消息,我不能亲自带兵设伏。君卿,此战就由你指挥。”

    自从军征战以来,除了最开始在颍川独自作战了一段时间之外,荀贞一直在皇甫嵩的帐下听命,而许仲等则一直在他的帐下听命,很少独当方面,这可以说是许仲头一次读力掌军作战。为了保证万无一失,荀贞把荀攸暂调入了许仲军中,充作军师,又为了保证荀攸的安全,把典韦派给了荀攸,吩咐他道:“此战,你不许上阵,保护好公达就是大功一件。”

    吩咐已毕,对许仲说道:“此战不能用郡兵,只能用我等带来的部曲。从我等来赵国的计有步骑二千出头,不能全部派出去,我给你六个曲,千二百人,够么?”

    “贼只有千五百余人,以千二百人击之,足够了。”

    “此战乃我等在赵国之初战,只许胜,不许败。”

    ……

    荀贞的叮嘱交代在许仲脑中浮现而过,他对荀攸说道:“荀君,贼已出谷,我部开始设伏吧。”

    许仲是荀贞的西乡旧交,荀攸与他早就相识,知其忠孝勇敢,本就敬他三分。荀贞起兵以来,许仲充任爪牙,冲锋陷阵,助荀贞掌控部曲,功甚高焉,荀贞以他为心腹重将,荀攸对他更是礼敬。听得许仲客气地询问,他笑道:“君为主将,攸但听命而已。”

    来前荀贞已经做了具体的部署。便按照荀贞的部署,许仲把部下千二百分为四部。

    一部百人,由刘邓统带,去北边的马服山主峰附近埋伏。两部各四百人,分由江禽、陈到统带,江禽埋伏在官道西边的丘岗里,陈到埋伏在官道东边的林中。剩余三百人,由许仲亲自统带,埋伏在江禽部的南边。

    整个的作战计划是这样的:左须带部渡河到后,刘邓放他们过去,待其至江禽、陈到的设伏点,江禽、陈到击之。左须部若向前突围,则许仲拦之,他们若向后逃跑,则刘邓凭河阻之。

    依照此部署计划,江禽、陈到、刘邓诸人领命,各带本部分去预定的设伏地点,许仲亦带三百人向南边行了一段,停下歇息等待。荀攸、典韦在许仲部中。

    许仲、刘邓、江禽、陈到都是荀贞军中出名的勇将,其所部也都是荀贞军中的精锐。荀贞把他们全部派来设伏,对此战是志在必得。

    许仲等人才勇不同,在对给他们的任务的安排上,荀贞也是煞费苦心。“穷寇莫追”,逃跑求生的兵卒很可能会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所以把勇猛的刘邓放在拦截的位置上;在诸将中江禽有心机,陈到稳重谨密,用他两人做主攻最为合适;许仲是主将,适宜在前拦击。

    诸将率部各就其位,等待左须自投罗网。[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