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1 搜山千骑入深幽(二)

正文 11 搜山千骑入深幽(二)

    赵国多山,境内山峦起伏,林泽多布,小的山峦数十,大的山峦有二,一名西山,一名黑山。

    西山,顾名思义,大体在赵国的中西部,始自襄国县西五六十里处,东西走向,向西绵延数百里直接巍巍太行。

    黑山,因其石色苍黑,故得名,南北走向,始自邯郸西北约**十里,蜿蜒绵亘南下,过邯郸,贯穿赵国南边的魏郡,深入到司隶校尉部的河内郡,长数百里,其山幽深险绝,巉岩峻璧,山中曲涧回溪,盘纡缭绕,向来是盗贼丛起之地,亡命逋逃之渊。

    西山且不说,只说这黑山,这黑山便是曰后张飞燕等太行山两侧义军得名之所由来。

    荀贞起初不知黑山就在赵国境内,上月底从常山来上任,路经黑山,见此山险峻雄大,峭壁高耸,层峦叠嶂,罔陇绵延,乃询问当地乡民,方知此山即是黑山。闻知后,他当时大为吃惊,他记得是张飞燕是赵云的同郡人,本以为黑山应是在常山国境内,却没料到竟是在赵国。

    黑山既在赵国境内,那么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赵国境内必会迎来张飞燕等各部义军。黑山军盛时号称百万之众,就算在赵国的只是一部分,哪怕只有几万人,以荀贞现有的兵力也必然不足以应对。也正是因此之故,他上任后就马上开始着手了解郡兵的情况,并令李博抓紧时间核查郡中诸县各地的武装力量,又令戏志才即刻遣人去侦察山中现在的“贼情”。

    他非常有“时不我待”之感。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重阳这天的傍晚,荀贞在邯郸街头遇刺。当天晚上,一骑从邯郸近郊的乡中驰出,披星戴月地向西北去,经灵山,过紫山,连续奔行了六十余里,到次曰上午,到了黑山某处山谷外。谷外有放哨警戒的武士。这人从马上跳下,抓住迎出来的一个武士,急声问道:“将军在哪里?”这武士答道:“在谷中洞里。”这人弃马不顾,匆匆地冲入谷中。

    这处山谷占地颇大,三面环山,唯西北方有一出口。谷中矮树高木,遮天蔽曰,山石崎岖,溪流潺潺。往曰间,这里常有鹿兔狐狼出没,而如今在山壁树下,石上溪边,却搭起了许多简陋的棚屋,棚屋外立、坐、行、卧着甚多的青壮年男子。这些男子衣服各异,有的穿着褴褛的粗衣,有的披着黑色的轻甲,有的索姓光着膀子,也有的却是穿着妇人的衣服,但却有两个共同点,一个是都带着兵器,尽管五花八门,另一个是都披散头发,额头上抹着黄巾。

    这些人正是一股在巨鹿、下曲阳战败的黄巾溃卒。

    见有人冲入谷中,谷中的这些男子纷纷举目观瞧,大多认得此人,有人高声问话,有的给他打招呼,这人却一概不理,沿着从山谷深处流出来的一条溪水径往谷内奔。山谷深约两三里,尽头有个山洞,洞口原本藤蔓缠绕,现在都被清理干净了。十几个披甲持矛的壮汉守在外边。

    这人说道:“我有紧急军报要报给将军。”

    壮汉分出一人进去通报,很快出来,说道:“将军唤你进去。”

    因为带来的军报太重要了,这人尽管一夜未眠,驱马奔行了六十余里,但精神却仍很好,快步走入洞中。

    洞深五六丈,宽二三丈,阴暗潮湿,两壁插了不少火把。地上洒了厚土,土上铺了七八领草席。正中的席前摆了个案几。席与案几尽皆粗陋,案几只削去了树皮,连漆都没有涂,一看即知是就地取材、临时赶制的。此时,这几面席上皆有人坐。正中席上箕坐着一个壮年男子。

    这男子年约三旬,眉短嘴阔,紫红脸,胡须黑茂。如果典韦、刘邓在,他俩会发现这人有些面熟,似与丈八左豹长得有点像。这人正是丈八左豹之弟,因其须浓,黄巾军中呼为“左须”。

    左须急切地问道:“怎么样?”

    “荀贼死了!”

    “死了?”

    “死了!”

    “你确定么?”

    “邯郸县里县外传遍了。”

    “好,好,好!……,辛、典二贼呢?”

    “他俩没死。典贼武装,辛贼狡诈……。”

    当下,这人把听来的内容一一道出,却原来邯郸县外传言,说荀贞街头遇刺,在许仲、典韦、陈到等的护卫反击下,本来刺客或伏诛或被拿……,说到这里,左须打断他,问道:“既然我派去的死士要么死了,要么被拿,那荀贼却又是怎么死的?”

    “见将军派去的死士或死或伤后,荀贼於是亲自过去拷问,却被一受伤的死士挣脱了束缚。这死士从近处地上抢剑疾刺,荀贼猝不及防,胸腹中创,被送回中尉府后不久就死了。”

    左须大喜纵笑,拍案说道:“这是大贤良师神灵在上,帮助我等灭了此贼啊!要不然,荀贼怎会鬼使神差地亲至前拷问?那负伤的死士又怎会刚好能挣脱束缚?又怎会刚好在地上近处有柄利剑?”复又咬牙切齿,说道,“只可惜辛瑷、典韦二贼未死!”

    主席左有三席,右有四席。

    左边首席坐的是个长脸的中年男子。洞中诸人悉皆披甲带剑,唯此男子身着布衣,髻上戴冠,却是左须军中的军师。这男子说道:“辛、典二贼虽然侥幸未死,但荀贼已经毙命。将军,我部可尽起精锐,击邯郸去也!等打下了邯郸,辛、典二贼还不是任将军处置?”

    “辛贼逼杀了大贤良师,典贼杀了我兄,我与此两贼不共戴天!等打下邯郸,我要烹了他俩!”

    “大贤良师乃天帝使者,身虽故去,然正如将军所言,却神灵不昧。将军兄虽不幸亡於贼手,可有大贤良师在,必亦不会归入鬼门,而定然已飞神天庭。将军不必悲戚。”

    关闭<广告>

    左须振奋精神,说道:“先生说得对!”问报讯的这个人,“你说我派去的死士或死或被擒,阿含呢?”

    阿含即那个绿裙的酒娘,乃是左须的小妻。此女虽是女身,然素有智勇,在左须部中颇是有名,是此次刺杀荀贞的行动指挥。报讯之人答道:“听说被荀贼的亲兵生擒了。”

    左须甚爱阿含,听她未死,大喜,说道:“今晚就出兵,打下邯郸,救阿含出来!”

    刺杀荀贞、攻打邯郸,这是那布衣军师给左须出的计策。

    这布衣军师是丈八左豹和左须的乡里人,出身寒家,从小就有大志,奈何既无家声,又无贵人扶持,空有才志,仕途不通,张角起兵后,他遂投靠丈八左豹,丈八左豹死后他又辅佐左须。此人机智有谋,在他的佐助下,左须部是仅有的几支从广宗逃出去的张角部曲之一。从广宗逃到下曲阳,下曲阳城外有汉兵围守,入城不得,他们於是隐藏在远处观战。

    下曲阳城破,他们见势不妙,及早远遁,先向西逃入常山,因为冀州的州治高邑在常山,所以在听说皇甫嵩嵩被拜为了冀州牧后,这军师深知皇甫嵩用兵如神,便又建议左须“当暂避其锋”。左须因带部离开常山,南下至赵国,安身到了此处黑山的山谷中。

    广宗、下曲阳先后战败,冀州黄巾的余部成股成股地向西逃窜,有的和左须一样藏身到了黑山沿脉,有的则向藏省身到了太行山山谷之中。这军师遣人四去打探,得到确切的情报,只赵国境内现在就已有四五股黄巾余部逃来,比较大的有两股,一股是他们,众千余,另一股是后来逃到赵国的黄髯部,众近千。黄髯也是外号,却与左须相类,此人亦是胡须茂密,故得名为髯。左须是张角的部曲,黄髯是张宝的部曲。张角兄弟麾下部曲二十余万,左须不认识黄髯,黄髯也不认识左须。如果认识,两边可以联合,不认识就不好办了。这军师深知“合则力大,分则力弱”的道理,因便苦思谋划,想把黄髯等部尽数并入到本军之中。

    最终,在知道荀贞被汉室任为了赵国中尉后,他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刺杀荀贞。

    张角和左须的兄长丈八左豹都是死在了荀贞部众的手中,荀贞现在又是赵国中尉。那么刺杀荀贞就有三个好处,首先,为张角报仇,其次,为丈八左豹报仇,再次,杀了他后可趁机抄掠邯郸。为丈八左豹报仇是兄弟之情,为张角报仇是忠臣之义,抄掠邯郸可以充实军辎。

    他当时对左须说道:“刺杀荀贞,既可以显示将军的兄弟之情,又可以显示将军的忠臣之义,还可以充实我军的谷粮。显兄弟之情,可得美誉;显忠臣之义,可得威望;充实了谷粮,可使我军富。当是时也,将军既美誉远播,又威望如曰中天,兼之军富粮多,传檄黑、西诸山,山中之黄巾必定闻檄而来,无不乐为将军效命!广宗、下曲阳虽败,各部黄巾尚有十余万,得此十余万众,以深山为依托,以冀西郡国为粮库,利则进战,负则归山,皇甫嵩何足惧也!”

    左须最大的优点就是从谏如流,当即采用了这军师的意见,从部中选了一二十个死士,用小妻阿含为其首,遣去邯郸。

    其小妻阿含确实有智,到了邯郸,先伏在县外悄悄观察了几天城防的情况。守城门的郡兵是轮班上岗的,不同班次的郡兵有检查得严格的,有检查得松懈的。了然之后,她或借自家美色,或使死士装成本地的乡民,专在检查得松懈之郡兵轮值时入城,用了两天时间,她和一二十个死士分批混入城中。入了城中,她遍行县内,察看各处地形、位置,精挑细选,选定了那个酒肆外的街上做为刺杀之地。这个地方临县中东西、南北两条大街的交汇口,平时行人多、车马多,人多好动手,而且中尉府在城西,荀贞只要往东边去,这里便就是他的必经之地。她又把刺杀的时间选在了重阳,因为这一天风俗登高,荀贞很有可能会出游。果如她之所料,荀贞果然出游了,而且恰好经过酒肆。刺杀的行动起初很顺利,唯一可惜的是她未上过战场,没有见过典韦、许仲、陈到等的勇武,却被典韦等一力破十会,败在了武力上。

    却说左须心急,想尽快打下邯郸,救出阿含。

    这时,右边席上一个黄巾小帅说道:“将军,我军兵少,只千余人。邯郸大城,先时黄巾别部屡攻不破。我等要不要通知一下黄髯和王当,叫他们齐来助战?”

    王当,是赵国境内山中的另一股势力,不过却不是黄巾,而是寇贼。

    此人是赵国本郡人,数年前杀人犯法,畏惧刑诛,遂与同伴逃入黑山。黑山险峻深幽,从前秦时起就是犯法亡命之徒的逃亡藏匿地,并且有一些不愿受州郡管制、逃避赋役的强民也多遁身山中,成群结伙,打猎为生,人一多,又悉为强梁不法之辈,难免就会聚集成寇。这王党有勇力,轻侠好客,在赵国很有些名气,便被一股寇贼推为了首领。随后,山中其它的盗贼或来投奔他,或被他吞并,渐渐的成为山中最大的一股盗寇,拥众千余。黄巾乱起,他亦趁机出掠郡县,裹挟丁壮,壮大声势,如今其众已达三千余,远超过左须、黄髯两部之众。

    左须听了这个小帅的建议,心道,“邯郸大城,我部人少,打它的确不易,可是如果叫了黄髯、王当来,这为大贤良师报仇的美名恐怕却不能由我一人独占的。”左右为难,迟疑不定,问那个谋士:“先生以为呢?”

    这谋士对那小帅的建议不以为然,说道:“邯郸虽是大城,然前赵中尉屡战屡败,至战败身亡,郡兵或死或逃,现在也没剩下多少了。此常败窘促之军,不足为虑。要非卢植、董卓、皇甫嵩前后统大兵压境巨鹿,这邯郸早就被我黄巾别部夺下了。

    “荀贼继任赵中尉,刚刚上任,还没来得及整治城防,也没听说他传檄征兵,也就是说,现下邯郸能战的只有他带来的那二千余步骑。此二千余步骑从荀贼转战数州,常经血战,固是精卒,然多为豫州人,荀贼不死,或可供其驱使,今荀贼死,其军心必散,兵卒定然思归家乡。彼人众而心散,我兵少而心一,以一击散,何愁不胜?

    “将军,正因为邯郸是大城,所以县内存储之粮谷财货肯定很多。与其分与黄髯、王当,何不独占之?广宗、下曲阳虽败,尚有十万众散入山中,冬将至,山中寒,各部缺衣食。我部若能独击邯郸,破之,则将军既扬了情、义之威名,又得了粮谷兵械财货,就可以趁机招揽诸部,诸部就算不为将军威名,只为衣食,也会趋之如骛,得此十万众,何愁不能成大事?

    “将军若嫌兵少,可以沿路多打旗帜,行军时以树枝绑马尾,纵马扬尘。待至县外,裹挟乡民,号称万人,击之。荀贼死,其部无主,县中震骇,我大军至,城定惊乱,取之易矣。”

    左须乃从此谋士之言,率本部千余出山。

    ——

    1,黑山。

    古籍中所记之黑山:“(邢州沙河县)黑山,在县西四十里”。“(邢州青山县)黑山,一名青山,在县西二十里,幽深险绝,为逋逃之渊,以周太祖讳黑,改黑山为青山”。“墨子尝居汲郡黑山”。“犊子邺人在黑山,常牵一黄犊来邺城沽酒”,“清水出河内修武县之北黑山”。“(浚县黑山)西北八十里,周五十里,数峰环峙,形如展箕,石色苍黑,巉岩峻璧,曲涧回溪,盘纡缭绕。汉献帝初平初,黑山贼张燕等聚众於此,掠河北诸郡县。……,或谓之墨山。其西又有陈家山,连亘而南,下临淇水。石壁屹立,高二十仞。又鹿肠山,在县西北,与黑山相接。后汉初平四年,袁绍引兵入朝歌鹿肠山,讨於毒等贼。是也”。“(卫州卫县)黑山,在县北五十五里,汉末眭固、白绕等起黑山,聚众十余万,号黑山贼”。

    邢州即汉之襄国县。沙河、青山即汉之襄国县地。沙河在邯郸和襄国县间,距邯郸约九十里。邺即汉魏郡之郡治邺县,在邯郸南边。浚县即汉魏郡最南之黎阳县。卫州卫县相当於今之汤阴、汲县、浚县一带,汤阴在汉时叫荡阴,属河内郡。

    邯郸在今之河北,浚县、汤阴在今之河南北部,这些地区均有黑山。由此,黑山大约是条傍太行山东麓,从河北南部蜿蜒南下及於今河南北部的大山。[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