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 搜山千骑入深幽(一)

正文 10 搜山千骑入深幽(一)

    这是荀贞今年遇到的第二次刺杀,上一次是波才遣人刺杀他,这一次却不知又是谁。相比上一次刺杀,这次行刺的人更加胆大,敢在大街上动手。危急时刻,浮现到荀贞脑中的第一个念头不是迎击,也不是逃跑,而是四个字:“时机到了!”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这前后二十来个刺客就冲到了荀贞的近前。几个路人躲闪得慢了点,挡住了路,被刺客毫不留情地刺倒地上。短兵尚未相接,街上已经溅血。

    这引得别的路人越发惊恐,有两人逃命时慌不择路,撞到了一辆仓急停在街边的辎车上,辎车被撞得歪斜,驾车的马扬蹄长嘶,车夫拼命地拽住缰绳,试图把受惊的辕马安抚住,一边扭头往车里叫道:“快下车,快跑,快跑!”因为事态紧急,连对车中人的敬语都顾不上说了。

    荀贞身边诸人里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许仲,当诸人都频频去看酒肆里的酒娘时,只有他淡淡地瞥了一眼,当诸人都在为戏志才的戏谑之词发笑时,只有他没有笑,而是在警觉地观察周围的行人。在前边那十余个刺客叫出“杀荀”两个字前,他就已经注意到了他们,这十几个刺客刚把刀剑抽出,他就一个箭步跃到了荀贞身前,抽剑在手,挺在胸前,把荀贞护在了身后。

    第二个反应过来的是辛瑷,他抽剑挺身,要往前冲,这时听见荀贞叫了一声:“护住公达、志才、叔业、子元!”诸人里边,这四人身手最差。辛瑷闻言立刻倒退,拽着荀攸、戏志才向街边避去,宣康年少力壮,平时常跟着荀贞习剑练射,反应过来之后亦抽剑在手,前后刺客一二十人,他们一行只有十来个人,敌众我寡,虽然震惊之下难免会惧怕不安,但却强压住害怕,没有跟着辛瑷往侧边退,而是往荀贞边儿上奔去。

    这一切说起来慢,发生得很快,就在宣康挺剑向荀贞边儿上跑过去时,前边许仲已与冲近的刺客交上了手。这一幕如果是发生在半年前,荀贞也许会手忙脚乱一阵,眼下他却是镇定自如。这半年来,他转战数郡,历经血战,什么样的大场面没有见过?什么样的危险没有遇到过?与在千军万马阵中厮杀鏖战、稍不留神就会横尸当场的场面相比,这点场面太小儿科了。

    他反手抽出腰剑,不退反进,借许仲挡住前边刺客的片刻良机,翻身上马,驱策前驰,同时叫道:“阿韦、叔至,后边!老原、老左,前头!玉郎,箭!”

    典韦、陈到的位置较为靠后,在戏志才、荀攸的后头,这会儿听到荀贞的命令,马上不带考虑地转头向后。从侧后酒肆里冲出的那七八人正好冲到他们近前。

    典韦从马上取下双铁戟,陈到抽出长剑,两人一左一右,迎上来敌。此两人都是虎将,能以一当百的,身上又披挂有甲衣,根本就没把迎面来的这几个刺客看在眼里。

    典韦把铁戟舞动开来,大步跨进,两个持刀的刺客想包抄他,他持右戟横击,正中右边刺客的胸腹,这刺客虽然贴身穿着皮甲,奈何典韦的铁戟一支重四十斤,便是铠甲也挡不住,别说皮甲了,登被铁戟的月牙钩穿透,鲜血喷涌,瞬间染红了衣、裤,惨叫一声跌跌撞撞地连连后退,只觉肚腹剧痛,伸手去捂,摸到了一团滑腻的物事,低头看时,见却是肠子出来了。

    一戟重创右边刺客,典韦上举左戟,格挡住左边刺客砍下的刀,同时右戟向左横击,又正中这左边刺客的胸腹。与右边那刺客一样,这个左边刺客套在衣内的皮甲亦挡不住典韦的重戟,腹破肠流,退后坐倒。

    典韦力大,铁戟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子。陈到虽也有勇力,但一来不如典韦力大,二来用的也不是重戟,而是直刃刀,兵器较轻,所以走得是狠辣一路,左格侧撩,进退迅捷,先挡住对面敌的攻击,随后如猛虎下山,直扑勇进,或斜劈敌之脖颈,或疾刺敌之前胸,尽往敌人的要害招呼,须臾间就击杀了两人。

    关闭<广告>

    典、陈配合进击,片刻功夫,这后边的八个刺客就或死或伤,尽数失去了战斗力。

    典韦转头往前边去,陈到却不急着过去,他往前头略看了眼,见在辛瑷冷箭的配合下,许仲、原中卿、左伯侯、宣康四人加上骑马的荀贞,虽是以少敌多,却已然稳占了上风,当下回身奔到那个酒肆外,提刀跃入。

    酒肆不大,地上铺了四五面席子,里墙边是一个放酒的架子,那个丰腴美貌的绿裙酒娘此时握着一柄短刀,正倚酒架而立。典韦、陈到如砍瓜切菜也似,轻轻松松地就杀、伤了那八个刺客的过程悉数落入了她的眼中,这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的。这些人能被选来当刺客,都是有武勇的,却未料到竟败的这么快。她的脸上不再有妩媚和诱惑,眼中流露出的只有仇恨,死死盯着陈到,作势要冲过来。陈到提刀逼近,一把抓住她的握刀的手,微一用劲,她痛呼一声,不由自主松开了手,短刀落地。陈到举起刀,刀刃向外,狠狠地用刀柄朝她脸上撞了一下,恨声说道:“鼠辈贼子,也敢行刺荀君?”揪住她的发髻,拖着她,转身走出酒肆。

    街上的行人能跑掉的都已经跑到了远处,没能跑掉的也都躲到了街边的墙角。以酒肆为起点向东,长达数十步的街上,现下只有荀贞等人和剩余的刺客,以及一辆翻到的辎车,车门大开,车里无人,车前的地上躺着辕马,这匹马方才惊了,差点失去控制,不知被谁给杀死了。

    陈到立在酒肆门口察看战局:街南边,荀攸、戏志才、李博都抽出了剑,辛瑷在他们身前保护他们的同时,早从马上取下了弓矢,紧盯着战局,时不时抽冷子放个冷箭。从前边杀来的十余个刺客此时伤亡大半,只剩下了三个人。这三人亦人人带伤,已经没有了刚冲出来时的那种猛锐势头,聚在一处,背靠背,正在拼命抵挡许仲、典韦、原中卿等的围击。

    荀贞坐在马上,由左伯侯、宣康护着,持剑在旁观战。

    陈到回到刚才杀敌的地方,检查那八个刺客,被典韦击中的刺客无不是肚破肠流,纵尚未死,也眼见不得活了,而被他击中的刺客更是大多当场就身亡了,伤势较轻的只有一个。他归入鞘,空出右手,丢下重伤的不管,抓住那个伤势较轻刺客的脚,拖着他和酒娘来到荀贞马边。

    荀贞收回观看战局的目光,往酒娘和刺客的身上瞧了眼。刺客身上有两处伤,右腹中了一刀,右臂被砍断了,两个伤处皆血流不止。酒娘刚被从战场上拖过来,脸上、衣裙上全是血、泥。

    “荀君,那几个都不得活了。”

    荀贞点点头,指着伤势较轻的刺客,吩咐宣康:“给他止住血。”止血是为了免得这刺客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宣康应诺,撩起衣袍,提剑划开,撕了几个布条,到这刺客跟前,蹲下身给他包扎伤口,觉得有人在盯自己,扭脸看见是那个绿裙酒娘。今天的这场刺杀是从这酒娘起头的,宣康气不打一处来,举拳想要揍她,看到她发散钗乱,左额上破了个口子,血渍未干,满脸脏污,衣裙染血,狼狈不堪的,却又下不去手,恨恨地啐了口,骂道:“贼女!”

    场中的三个刺客又被许仲杀了一个,被辛瑷射死了一个,只剩下了一个。

    典韦以左戟月牙套住了仅存的这个刺客的剑,右戟就要横劈。荀贞叫道:“且住!”铁戟带着风声堪堪在这刺客的耳边停住,典韦回头,纳闷荀贞为何叫住他,问道:“荀君?”荀贞从马上下来,说道:“他们既来刺杀我,必是死士,怕不好拷问出口供,需得多留几个活口。”

    典韦应诺,左手反转,格掉了这刺客的手剑,许仲、原中卿齐齐上前,扭住了他的臂膀,将之生擒。原中卿从后踹了这刺客的膝弯一脚,迫使这刺客跪倒地上。荀贞把缰绳交给左伯侯,步至这刺客身前,居高临下,负手俯视他,问道:“是谁派你们来的?”

    这刺客几次用力,挣扎不开许仲、原中卿的手,仰脸冲荀贞吐了口唾沫,骂道:“荀贼!是汝祖派乃公来的!”“汝祖”,你爷爷,“乃公”,你老子。荀贞勃然大怒,抬脚踹住这刺客的胸膛,他用力甚大,许仲、原中卿猝不及防,受这股力的冲击,按压这刺客的手登时松开,退后了两步。这刺客摔倒地上,在地上滚了一滚,抬眼看见两步外的地上有一柄其它刺客遗留下的长剑,眼前一亮,以手撑地,扑过去抢剑入手,回身跃起,急往荀贞身上刺来。

    许仲、原中卿、左伯侯大惊,辛瑷挽弓搭箭,陈到“哎呀”惊呼,荀攸、戏忠、李博屏住呼吸,典韦变色怒叱,欲待上前救援已来不及,连忙扬戟掷出。铁戟在半空翻转,击中了这个刺客的后背。这个刺客口喷鲜血,委顿摔倒,然而眼中却露出喜色。他的剑刺中了荀贞的腰腹。

    荀贞似是吃惊,又好像茫然,紧紧捂住受伤的地方,看了看倒地的刺客,又转脸看了看街边的荀攸、戏忠,最后看了看远处围观的百姓,一头栽倒地上。

    宣康不可置信地看着荀贞栽倒,腿上一软,亦坐倒地上,颤声说道:“荀君。”[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