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 邯郸陌上九月秋(七)

正文 7 邯郸陌上九月秋(七)

    赵云从容不迫,不卑不亢地行礼说道:“在下赵云,不知诸君是?”

    篱笆院内,高大的梨树上结满果实,枝繁叶茂,梨花簇簇。树下一个黑衣束发的雄伟俊朗少年按剑轩昂,目如朗星。在他侧边,地上铺展草席,一卷竹简放置其上,落花点点。

    目睹此人此景,院外诸人为之炫目,尚未与赵云交谈,对他已心生好感。

    未见赵云前,荀攸闻他种种故事,以为他少说也得二十多岁,不意他却只有十七八,居然尚未加冠,心中想道:“前闻严猛所讲种种,此子仁恭勇武,适才闻他读书,听他对赵盾先赞后贬,却又是爱憎分明,公正忠义,既有美德,又有美姿容,是个少年英雄啊。”

    辛瑷原本立在荀贞身后,此时往前走了半步,以便能看清赵云的形貌,又注目到席面的竹简上,心道:“先前听严猛说他精骑射,於贼军中二进二出,无人可阻,本以为他是个像典韦一样的粗猛壮士,却没想到他相貌俊朗,并且知书,竟不似个武夫,乃是个士子了。”

    宣康眨着眼,上下打量,细看赵云,心道:“这少年个头真高,难怪年纪虽小却能在贼军中两进两处,名闻常山。”他比赵云大不了几岁,然因常年随从荀贞左右,去过不少地方,眼界大开,面对赵云这个未加冠的少年人却俨然是以长者自居了。

    荀贞诸人里,荀贞、荀攸、辛瑷、宣康皆知书,只有典韦是个纯粹的武人,心思简单,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一路上听严猛说赵云的故事,勾起了他的争胜之心,对赵云是不是仁厚恭谨他完全不感兴趣,只想着等见到赵云后希望能见识一下他的骑射矛剑之术,如今见到,却大吃了一惊,心道:“这赵云却是个少年?”瞥了眼席子上的竹简,心道,“还文绉绉的,会读书?”这与他心目中的猛士形象大不相符,转脸瞧严猛,怀疑严猛在路上说的那些是假话。

    严猛推开篱笆门,满脸欢笑地对赵云说道:“阿兄,这几个人说他们是从豫州来的,专门来造访你的!”

    “诸位是从豫州来?造访在下?”

    “在下颍阴荀贞,是豫州人不假,不过却非是从豫州来,而是从下曲阳来。”

    赵云面露惊奇,说道:“颍阴荀君?”

    荀贞笑道:“怎么?赵君听过我的名字?”

    “敢问足下,可是皇甫将军帐下的那位荀司马么?”荀贞战功赫赫,赵云当然听过他的名字。

    “正是。”

    宣康插嘴说道:“现已不是司马了,前些曰朝廷颁下旨意,擢荀君为赵国中尉。”

    “不知贵人驾临,云失礼了。”赵云撩起衣服,欲行拜礼。

    荀贞急步入院,一把将之搀住,笑道:“今曰来的只有颍阴荀贞,没有赵国中尉。”

    他回首唤荀攸等进来,给赵云介绍:“这是我的族侄荀攸,这是陈留典韦,这是我的乡人宣康。”最后介绍辛瑷,笑吟吟地说道,“此乃吾郡英杰,阳翟辛瑷。”

    荀攸、典韦、宣康、辛瑷四人里,宣康名声最不显,荀攸在颍川很有名气,在冀州就少人知他了,相比之下,现如今在冀州最有名气的却是典韦、辛瑷两人。

    典韦是个猛将,斩将掣旗,溃敌陷阵,就不提他在汝南、东郡的战绩,只广宗一役里击杀丈八左豹便足够使他声名远扬了,辛瑷更不必说,追斩了张角,而今的名气比典韦还要大。

    赵云极是惊喜,说道:“久仰荀君英武之名,久闻辛君、典君勇武猛鸷,诸君驾临,柴门有庆。”惊喜之余,他暗自奇怪,心道,“荀君乃朝廷贵吏,平贼功臣,辛、典二君亦有名於冀州,我只是真定一白身少年,与他们并不相识,小熊却为何说他们是来找我的?”他年纪虽小,然而早熟沉稳,尽管心存疑惑,却没有表现出来,彬彬有礼地请荀贞等人进屋里坐。

    荀贞仰观梨花,转顾院中,院中收拾得很整齐干净,除了落花之外,地上不见杂物。他笑道:“仲秋而君家梨花开,这实在是很罕见的,院有如此奇美之景,又何必去屋中坐呢?”

    荀贞这几年历任郡中大吏,这半年来又统带数千精兵从皇甫嵩转战诸州,久居人上,常在军旅,言谈举止自有气度,虽是笑着说话,却也流露出一丝威严气息,令人不由自主地遵从。赵云尽管早熟,也见过世面,毕竟比不上荀贞,听了他这话,当下应诺,动手将席上的书卷收起,叫严猛帮忙,两人去屋中又取了几面席子出来,放在梨花树下,请荀贞等人入座。

    荀贞等是客人,位在西,赵云是主人,位在东,众人分宾主入席。严猛算半个主人,陪坐赵云侧边。跪坐下后,荀贞心道:“我与赵云这是初见,不好直接开口招揽。”

    他来找赵云的目的就是想招揽赵云,见到赵云之后招揽赵云的心态是更加热切了,志在必得,只是越志在必得,越需要谨慎周全,不可浪言浪动。

    他想道:“适才听赵云读书,他一边读一边评议,或褒或贬,有理有据,显然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不可以寻常少年视之。我不能指望只见他一面就能够把他招揽到麾下,得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反正我被朝廷任为了赵国中尉,赵国离常山国不远,以后有的是机会。”

    盘算定了,他心中有数,当下先不提来意,一面欣赏着梨花树,一面笑与赵云拉些闲话,说道:“我在颍川时就听说贵郡产梨,常山梨驰名天下,自入贵郡,沿途多见梨树,几乎乡乡皆有,家家皆种,在真定,小熊拿了几个梨分给我们吃,果然脆甜多/汁,名不虚传。”

    荀攸笑问道:“赵君院里的这棵梨树如此雄奇高大,怕是有些年头了吧?”

    “此院是我祖上的旧居,在搬去真定前我祖上世代居住此,这棵梨树是何时种下的我并不知道,只小时候听我我祖父说,我祖父少时,此树已在。”

    “你今年多大了?”

    “云是延熹十年生人,今年十八了。”

    今年是光和七年,延熹十年是十七年前。因为胎儿在母腹里十个月差不多也算一年,所以古人以虚岁计算年龄,落地就是一岁,也就是说,按后世常用的算法,赵云今年实岁十七。

    荀攸笑道:“在来的路上我听小熊说君勇武过人,尝在黄巾军中两进两出,无人能阻,本以为君早加冠,今见之,方知君却是个少年英雄。”

    赵云谦虚地说道:“黄巾本为乌合之众,且当时初至,军阵未列,队伍不整,纷乱不堪,与其说是近万贼兵,不如说是数千流民,云披精甲、骑快马,又有十余县中豪杰相伴,这才得以在其军中两进两出。这样的事情谁都可以为之,岂敢受英雄二字的称赞?”

    关闭<广告>

    荀攸跟着荀贞和黄巾打了半年的仗,对黄巾军的情况很了解,知道赵云说的是实话,可即便如此,人上一万、无边无涯,黄巾军就算再军纪不严、阵型不整,当时也有近万人,如严猛所说“城中吏民战栗”,而唯独赵云不惧,带了十余骑出城逆击之,却也足可见其胆色。

    见赵云如此谦虚,荀攸暗暗称赞,心道:“要是平常少年做下这等壮举,怕早就自吹自擂,这赵云却谦虚谨慎,不矜不伐,俨然如一谦谦君子,……,却比刘备门下的关羽强得太多了。”

    荀贞与刘备相交,对关张亦青眼相看,这种种落入荀贞部众的眼中,诸人虽不多说,但却也各有心思。荀攸和戏志才私下里就说过好几次,刘备、张飞倒也罢了,刘备天生人缘好,张飞对士子恭敬有礼,只有关羽,每提及到他,两人不约而同地都会说出“此人刚矜”四字。

    关羽的确是个有本事的,也的确有刚矜的资本,可有资本归有资本,太过刚矜了却也未免会引人不喜。至少在此时荀攸的眼中,关羽就不如赵云看着顺眼。

    荀贞不知荀攸的想法,笑对赵云说道:“赵君何其谦也,我等又不是没与黄巾打过仗,交兵之处,立尸之地,强敌围城,敌众我寡,外无援兵,败则战死,当此之际,非有虎胆者是断不敢主动出城逆击的!君虽年少,后生可畏。”

    “我这点小事儿比起君与辛、典二君从皇甫将军平定数州,追斩张角的功绩来,何足道哉!”

    荀贞一笑,说道:“刚在院外闻君品读《左传》,君似对赵盾不杀赵穿不以为然,孔子曰:‘赵宣子,古之良大夫也,为法受恶。惜也,越境乃免’。不知君对孔子此话却是作何理解?”

    荀贞旧话重提,赵云不假思索地答道:“孟子曰:‘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孔子憎恶乱臣贼子,又岂会为弑君者说此赞语?以云度之,这句话应是讥讽。”

    “讥讽?”

    “自古权歼谋逆,未有不假手於心腹爪牙者。赵穿,即赵盾之爪牙也。赵盾不出亡的时候赵穿不杀晋灵公,赵盾刚一出亡,赵穿就杀了晋灵公,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么?此必是赵盾不欲落弑君之恶名,故而指使赵穿弑君而自己却装作出逃。所以,孔子说:‘越境乃免’,其实是在讥讽赵盾出逃而却不越境,闻灵公被弑便即返回。”

    “君所言悉为猜测之词,不足为凭。”

    “不然。我是有证据的。”

    “证据何在?”

    “《春秋》记此事云:‘秋,九月,乙丑,晋赵盾弑其君夷皋’。孔子若真是赞许赵盾,又岂会在《春秋》上记他弑君?”

    “诚如孔子所言:‘越境乃免’,如果赵盾逃出了国境,那么君臣之义绝,他自然就不用承担弑君的恶名,可是他没有逃出国境,所以孔子记其‘弑君’。‘弑君’是因为‘亡不越境,反不讨贼’,却不是因为他有弑君的心啊!‘君子原心,赦而不诛’,此春秋之义也。赵君没有读过《春秋繁露》么?董仲舒说:《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今案盾事而观其心,赵盾心存期盼而不施行暴力,与别人和睦相处获得了大家的信任,他不像是图谋弑君篡位的人,因此我始终认为他没有弑君的想法。……,赵君,孔子此语,我以为并非讥讽,而是在为赵盾感到惋惜。”

    董仲舒是前朝大儒,被后世称为汉代孔子,便是在他的倡议下,汉武帝确定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策,《春秋繁露》是他阐释《春秋》的著作。

    赵云今年才十八,前两年才刚学完《论语》、《尔雅》、《孝经》这样的中级教材,经书是才读不久,没有看过《春秋繁露》。他楞了下,说道:“董氏所云,云不敢苟同。”顿了下,又道,“即便退一步来讲,赵盾确无弑君之心,但他是个权臣,晋灵公是国君,想杀一个臣子应该是很容易的,却怎么也杀不掉他,甚至连灵公的卫士灵辄也倒戈相助他,可见赵氏之强,臣强主弱,这不是为臣之道,只从这一点,云以为说赵盾‘弑君’就不算冤枉他。”

    宣康忍不住开口说话了,他说道:“我方才在院外听你读到‘晋灵公不君’时你说‘为君者不行君道,亡国之兆’,后来又说‘灵公暴虐无道’,灵公无道,百姓倒悬,赵盾爱民,为民靠山,孔子因此说他是古之良大夫,灵公死后,他并又迎立新君,古时的周公、前朝的霍光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啊,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他没有弑君的心么?”

    赵云正色说道:“周公、霍光弑过君么?君不仁,固非明君,臣不逊,也非为臣之道。”

    “刚才你引用了孟子的话,孟子还说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赵盾虽是强臣,然而爱民。孟子又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晋灵公不仁,数次欲杀赵盾,视赵盾为仇,但赵盾却始终恪守臣道,宁愿逃亡也不行弑君之事,返回国都后又马上派人去迎立新君。爱民且恪守臣道,你怎么能说他不逊呢?”

    “仁者爱人,为君者当然要爱惜百姓,如果为君者无道,那么做臣子的就该极力地去劝谏他,却怎么能‘亡不越境,反不讨贼’呢?正因为赵盾有贤名,他才更应该‘讨贼’。若是他讨贼了,他自然也就洗脱了弑君的恶名,问题是他没有讨贼,如果天下的臣子都像他这样,那么就将会出现君不君、臣不臣,甚至会父不父、子不子的局面。若是真的出现了这种局面,就将会礼崩乐坏,到了那个时候,海内必将大乱,诸州定将纷战,受苦的还是百姓啊!”

    说到这里,荀贞大体明白了赵云的观点,他坚称赵盾弑君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君君臣臣的纲常伦理。这在后世看来或许很可笑,但在这个时代包括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种观点却是主流。何为君君臣臣?君者为君,臣者为臣,换而言之,就是社会的制度和秩序。只有为君者恪守君道,为臣者恪守臣道,那么这个社会才能安定,才不会发生大乱。

    事实上,就算是荀贞来的那个时代,也一样是存在君君臣臣这样的纲常伦理,只不过换成了简单直接的说法:“国家是统治阶级进行阶级统治的工具”。

    宣康常年从在荀贞左右,他年纪轻,三观尚未形成,又崇拜荀贞,难免会受到荀贞从后世带来之思想的影响,虽然不至於为弑君者唱赞歌,却也早就认同了孟子“民贵君轻”的说法,所以在“赵盾弑君”这件事上,他与赵云观点不同,乃至把赵盾比作了周公、霍光。

    不过,他虽与赵云观点不同,在听到赵云说起“君君臣臣”后却也无言以对了。

    宣康与赵云彼此辩难。典韦不懂经书,听不懂,也没有听,提戟按刀,恭立在荀贞身后,认真地为荀贞护卫。辛瑷对经书兴趣不大,舒服地侧卧在席上,曲手枕脑,享受乡野风香,时而观赏梨花,时而顾盼院外经过的乡人,时而瞧赵云两眼。荀贞与荀攸相顾而笑。

    荀贞心道:“我今天是来找武将赵云的,却不料见到了一个儒士赵云。”通过赵云与宣康的这番争论,他更了解赵云的心姓了,忠义是个优点,尤其在乱世之际。他对赵云说道:“君质姓方正,慕尚节义,常山之人杰,冀州之英雄也,不知君在郡中可有任职?”

    “并无任职。”

    “君乃英才,久居乡野,岂不可惜?而今冀州新定,黄巾余党尚存,百姓急待安抚,正是需要贤人能士出山,为天子匡扶海内、安定四方的时候,不知君可意来我赵国?”

    “去赵国?”

    “实不瞒君,我是个无德无能之人,侥幸立下些微功,蒙朝廷不弃,竟被擢为了赵国中尉,这些天辗转反侧,惶恐难眠,只怕做不好,辜负了朝廷的信任,前些曰在下曲阳,我从黄巾俘虏那里听说了君的名字,彼辈皆言君忠义壮勇,因此我慕名而来,希望能得到君的帮助。”

    ——

    1,常山梨。

    卢毓《冀州论》:“常山为林,大陆为泽,蒹葭蒲苇,云母御席,魏郡好杏,常山好梨,房子好绵,河内好稻,真定好稷,中山好栗,地产不为无珍也。”

    2,赵云。

    评心而论,赵云不是汉末三国时期的顶尖人物,在刘备集团里,他的勇武、功业、地位皆不如关羽张飞马超黄忠。关张马黄为前、右、左、后将军时,他只是杂号将军,但是,他却也绝非平庸之辈,他或许没有出色的统兵才能,然而正如《论赵云》一文所说,却深明大义、忠直敢谏、公正无私、谦虚谨慎,具有着关张马黄所不及之美德。[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