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 邯郸陌上九月秋(四)

正文 4 邯郸陌上九月秋(四)

    八月仲秋,天已转凉,缘河而上,沿途风景秀丽。

    巨鹿、常山、赵国一带临山多水,林木茂盛,巨鹿郡之得名便是由此而来,“鹿,林之大者也”。洨水两岸田野肥沃,林木葱葱,向西边远眺,隐可见苍山横亘。这山便是八百里太行。

    方获大胜,心情舒畅,荀贞诸人马蹄轻疾,未到午时,已行二十余里。

    因为黄巾之乱的缘故,肥沃的田野上少见农人,路经的乡、里亦多人烟稀少,行在官道上,许久不见一个人踪。常山国有十三城,户近十万,口六十余万,远多於赵国。荀贞目睹这番战后凋敝的景象,不觉慨叹,说道:“常山是冀州的大郡,在黄巾起事前有民口六十万,而今却十室五空,我等所经过的诸乡、亭、里很多都是空荡荡的,只见老弱,不见青壮,有的甚至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唯见杂草生室,狐兔出没。唉,常山如此,不知赵国又是怎样呢?”

    黄巾起事前,赵国有人口不到二十万,经过此番大乱,不知能剩下十万人不能?

    荀攸叹道:“不算死在乱中的无辜百姓,只广宗、下曲阳两役,死伤、被俘的黄巾就近三十万。常山挨临巨鹿,受贼害甚重,经此大乱,怎能不民口凋零?”

    沿河行四五十里,暮色至,荀贞等就近找了个亭舍借宿。

    这个亭应该是个大亭,亭舍不小,占地甚广,但亭里却只有两个人,一个亭长,一个亭父。亭长是个矮个男子,约有四十多岁,亭父是个老者,白发苍苍,没六十也得五十多了。

    荀贞此次算是“微服私访”,故而没有取出印绶,只说是去真定访友的。

    这亭长见他们虽衣衫简朴,然皆披甲带剑,胯下良驹,领头的荀贞气度不凡,从行的荀攸、辛瑷、典韦等亦各不类常人,知定是贵人,便就亲自带着他们来到后院舍中,安排住下。

    自从繁阳亭长的职位上获得升迁以来,荀贞很少在亭舍里住宿过了,尽管此亭非彼亭,但普天下的亭舍建筑格局都差不多,因此一入亭中,倒是颇有点故地重游的感觉,觉得处处皆很亲切。马匹、行礼诸物自有原中卿、左伯侯等照管、放置,他卸下衣甲,从室内出来,见这亭长仍候在院中,便招手示意他近前,笑问道:“请教足下贵姓高名?”

    “小人姓文,贱名非。”

    “我见你这亭舍颇大,缘何亭中只有你们二人?求盗呢?没有别的亭卒么?”

    “君有所不知,本亭名叫葛亭,是周近最大的一个亭,下辖九里,民口千余,故亭舍占地略广,本来亭中除了小人与亭父,另有求盗一人,亭卒六人,只是如今却只剩下小人与亭父了。”

    “噢?求盗和亭卒呢?”

    “年初黄巾贼乱,本亭的求盗李某信奉黄巾,带了三个亭卒投贼去了,先跟着本地一个黄巾渠帅打下了平棘,接着听说又去了巨鹿,投到了张角麾下,月前皇甫将军击克广宗,传闻斩获百万,这李某和那三个亭卒至今不见他们归来,想来都是已经丧命阵中了。”

    荀贞心道:“却原来是投黄巾去了。”

    他听见脚步声响,扭脸见是荀攸、辛瑷、典韦走近。荀攸听到了他与这个叫文非的亭长的交谈,笑道:“哪里有斩获百万?若是斩获百万,恐怕冀州都要为之一空了。”

    典韦没有卸甲,提着双铁戟,立在了荀贞的身后,上下打量文非。文非身材矮小,仰脸看向膀大腰圆、魁伟雄壮的典韦,只觉此人身上杀气凛冽,不敢与他对视,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典韦从荀贞征战,每战常为先锋,杀人何止百数,杀的人多了,杀气自就盛了。

    文非讪笑着说道:“是,是,乡野愚夫无知,传言不免夸大。”有心想试探一下荀贞等的底细,话到嘴边,却终未能出口。典韦身上有杀气,荀贞身上也有杀气,他和这个文非说话的时候虽然和颜悦色,可文非却觉得他就像是一柄鞘中的利剑,好像随时会出鞘伤人似的。

    “你说亭中原有六个亭卒,三个跟着求盗投了黄巾,还有三个呢?”

    “唉,黄巾这一作乱,地方上就不安宁,不但有黄巾,还起了许多盗贼,闹得乡野不安。小人这亭中先后受过三次盗贼的围攻,那三个亭卒两个死在了贼中,一个逃跑不干了。”

    “原来如此。……,你说你这亭中原有民口千余,我等来时,在路上见田野无人,道上少人迹,里中不闻鸡犬之声,却不像是有千余民口的样子啊。”

    “现在确实没有千余民口了,县里前天才下檄文,令乡中算民,小人算了一下本亭现存的民口,男女老弱加在一处不到五百口。”

    “算民”,即普查人口。汉制,八月算民。每年八月都要普查一下人口。荀贞当年在繁阳亭和西乡时都做过这项工作。现下冀州初定,又适逢八月,更是要普查人口了。

    “不到五百?余下的呢?都亡在乱中了?”

    尽管有心理准备,荀贞还是大吃一惊。千余民口只存不到五百,两不存一。“十室五空”只是个形容词,如果现实真的是这样,只怕谁也接受不来。

    “倒也不是,有的离乡背井投奔别地的亲眷了,有的被县君召去县里,当了郡兵,有的则是活不下去,卖身给了郡中县里的大户。”兵灾一起,最苦的是贫苦百姓,本就食不果腹,再被黄巾、盗贼,乃至官兵一再掠夺,除了饿死、从贼或从兵,就只有卖身求活一途了。

    别说寻常的百姓,便是这个叫文非的亭长和那个亭父,名义上算是朝廷的吏员,由县中给发食禄,可眼下却也是俱皆衣衫褴褛,黄瘦羸弱,面带饥色。听文非说话,有时都听不大清楚,明显是饿得了,中气不足。荀贞摇了摇头,负手仰望暮空,心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张角起事的初衷是想建立一个太平世界,结果却事与愿违,半年兵灾,百姓越发难活了。”

    顶着典韦的目光,文非畏缩地待在荀贞身前,尽管害怕,却始终不提告辞。荀贞心知他的目的,暗叹了口气,叫来宣康,吩咐说道:“取些钱给文君,当是我等今夜住宿之资。”

    宣康转身待去取钱,却听到文非说道:“贵人临鄙亭,小人岂敢收钱?”眼神游移,往荀贞等的坐骑边儿上看。

    荀贞笑道:“文君有什么话想说?请尽管讲来。”

    “钱,小人是万万不敢收的,贵人若真怜悯小人等,只求赐些米粮。”

    “米粮?这秋收不是刚过么?怎么……?”

    关闭<广告>

    八月底,秋收刚过,按理不是缺粮的时候,荀贞起初见文非与那亭父面有饥色,只以为是县中发给的粮少,现下闻文非此言,宁要米粮不要钱,却似竟是已揭不开锅了!

    文非愁眉苦脸地说道:“秋收是刚过,可压根就没有收多少粮食上来。黄巾是从二月起开始生乱的,一乱就乱到了现在,耽误了春种,县乡又连遭黄巾、盗贼之袭,县中、民家往年存留下来的那点粮食也几乎全被抢掠走了,好容易皇甫将军斩杀了张角,黄巾、盗贼纷纷闻风逃遁,我县才得以组织人手收割秋粮,可却也收获寥寥,不怕贵人笑话,小人已饿了两天了。”

    百姓无粮糊口,县中缺粮发俸。

    从军以来,荀贞为避免扰乱百姓,除了必须的以外很少进城,也很少去乡里,他料到了民间会缺粮,却没料到已经糟糕到这样的程度。他默然了片刻,说道:“叔业,去取些米粮。”

    宣康应诺,去到马边儿,从刚从马上取下来的随行所带之干粮袋里取了些米粮出来,用个小袋子盛着,递给了文非。文非千恩万谢,只差跪拜磕头了,小心翼翼地捧着这一袋米粮,就好像捧着什么价值连城的珠宝,欢天喜地地告辞回去前院了。

    葛亭在洨水北岸,渡过洨水向西南去,二三十里外便是常山国的国都元氏县,挨着国都的地方已经困苦至此,别的地方可想而知。荀贞心道:“每逢大乱灾年,史书常记‘易子相食’,只希望这种人间惨剧不要出现得太早。”这天下之乱乱得还在后边,黄巾之乱只是个起头,人吃人的惨剧早晚会出现,荀贞对此亦无能为力,只能希望这种惨剧能出现得晚一点。

    当晚,荀贞等在葛亭住宿了一夜,次曰一早接着赶往真定。

    又行了数十里,傍晚时分到了真定城外。

    冀州初定,大股的黄巾虽然没有了,或被歼灭,或者西逃,然而小股的盗贼、游寇却还有不少,时常劫道伤人,或者出没在城池的四周,伺机入城抢掠。荀贞等披甲带剑地赶路便是因此,亦因此之故,真定的城门关闭得很早。太阳尚未下山,城门就早早的关闭了。

    荀贞不愿显露身份,既见城门关闭,便干脆又找了一处邻近的亭舍住宿了一夜。

    大约是邻近县城之故,这处亭舍里的亭长、求盗、亭父、亭卒却是齐全,亭长诸人亦不像葛亭亭长文非那样面有饥色,没有问荀贞求要米粮。荀贞急着去见赵云,次曰天才蒙蒙亮便即起了床,就着亭中的井水洗漱过,连饭都没吃,就带着荀攸、辛瑷等人出了亭舍。

    刚一出亭舍的门,荀贞就吓了一跳。

    亭舍门外两边的墙下不知何时聚集了数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八月天气早晚凉,大清早的,晨风一吹,荀贞穿着衣、披着甲都觉得冰凉,蹲在墙外的这些人却大多衣衫破烂,许多赤脚,有的只穿个破破烂烂的犊鼻短裤,抱着膀子在风中瑟瑟。

    宣康年纪轻,尚未尝过男女滋味,正是知好色,慕少艾的时候,尽管受儒家教诲,知道非礼勿视,终究敌不过本姓,一双眼不由自主地往人群里的那几个女子身上瞧去。这几个女子蓬头垢面,若论相貌没甚可观之处,可是衣服穿得很少,衣不蔽体,连大腿和胸部都遮掩不住。

    见荀贞等人出来,这群人眼前一亮,顿起搔乱,蜂拥而上。

    典韦唬了一跳,忙抽铁戟在手,喝道:“做甚么!”原中卿、左伯侯等亲卫亦各抽刀挺矛在手,急将荀贞、荀攸、宣康护在中间。辛瑷却立着未动,立在台阶上蹙眉看这群人围上来,扭头冲亭中喊道:“亭长何在?”亭长还没睡起,被亭父叫醒,披衣揉眼出来,看到眼前一幕,登时变了颜色,随手从门后拿起一支木棍,劈头盖脸地就打将下去,恶狠狠地把这群人打散。

    这群人虽多,无一人敢还手,在棍棒下抱头逃开。亭长还待追撵,荀贞皱眉说道:“住手!”

    亭长丢下木棍,讨好地对荀贞说道:“这帮野民农夫没有眼色,竟敢惊扰贵人座驾,实在胆大包天,尚祈君莫见怪。”见荀贞等一行收拾齐整,是准备出发的样子,又说道,“天尚未大亮,君就要进城么?要不再等一会儿,待小人叫亭父为君等做些饭食,吃过后再走不迟。”

    荀贞、荀攸、辛瑷、典韦诸人无一不是人杰,葛亭的亭长文非能看出他们是“贵人”,这个亭长也能看出,兼且昨晚荀贞给了他不少食宿钱,因此对荀贞十分恭敬讨好。

    辛瑷见这亭长暴虐对民、谄媚荀贞,嗤笑了声,懒得理会他,取下马边的干粮袋子,叫原中卿去给被驱散的那群人送过去。亭长看见了,连忙劝阻,说道:“这帮人都是无用的!”

    辛瑷不理他,荀贞问道:“无用的?”

    “是啊,这帮野民要么是老弱,要么无姿色,都是没人要的。”

    “没人要的?”

    “是啊。”

    “你是说这些人都是卖身的?”

    “君不知么?”

    亭长甚是诧异,当下给荀贞细细说来。却原来因此亭邻近县城,近些曰来时有县中豪强大户家里的奴仆来此购买奴客,一来二去,此地便隐然成了一处“人市”,四里八乡凡是活不下去、想卖身为奴的人便都聚集在此,等候县中豪强大户的挑选。就像亭长说的,适才那帮人要么老弱,要么没有姿色,在卖身为奴的人中是“最无用”的一批,也正因最无用,所以他们也是每天最早来的一批人,方才却是把荀贞等当成了县里来买奴的人,故此一拥而上。

    辛瑷讨厌这个亭长暴虐待下、谄媚待上的嘴脸,荀贞也很厌恶,强压着憎恶听这亭长说完,他点了点头,吩咐左伯侯:“再多取些米粮送给他们。”

    亭长惊诧不已,不解荀贞之意,自以为好心地劝说道:“这批人无用得很,贵人就算想买,也用不了这么多米粮,一半儿就足够了。”

    荀贞瞥了他眼,心道:“只可惜此人不是赵国境内的亭长。”此人要是赵国的亭长,荀贞大可以传文赵相,请将之驱逐。不过这里是常山国,荀贞却是管不到的。他冲典韦点了点头,典韦知他心意,收起铁戟,左手揪住亭长的衣襟,把他提起,右手握住拳头,往他脸上猛击。

    这亭长还没反应过来就连着挨了两三拳。典韦的力气何等之大?饶是只用了两分力,已把这亭长打得就好像脸上开了个颜料铺。这亭长连声叫痛,拼命挣扎,却是挣扎不开。

    典韦又打了几拳,这才松开手,把他丢到地上。

    这亭长发髻凌乱,两眼乌青,鼻血长流,牙被打掉了好几个,懵头懵脑的不明白典韦为何会突然打他,蜷缩在地上捂着嘴惊恐万分地看着荀贞等人,呜呜啦啦地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荀贞翻身上马,催马至他跟前,抽出佩剑,点着他的鼻子,淡然地说道:“若再叫我见到或听到你殴打百姓,小心你的姓命。”荀贞这话说得语气平淡,毫无威胁之意,然听入这亭长的耳中,却使他如浸冰中,只觉透骨冰寒,他终於知道了挨揍的原因,忙不迭地连连点头。

    上一个亭中,亭长没饭吃,饿了两天。这个亭外,大清早就有人在此聚集,插标卖身。

    荀贞胸中郁积,再又看了眼那些衣衫破烂的百姓。得了荀贞的送粮,又见典韦暴打亭长,这些百姓呆滞的目光变得稍微灵活了点,跪拜在不远处,给荀贞叩首。

    “走吧。”荀贞打马一鞭,当先离去。荀攸、辛瑷等相继上马,催骑跟上。

    晨风清寒,沿途两边原野、林木,溪流潺潺,依旧风景秀丽,然而荀贞此时的心境却早已不复如初入常山境时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