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60 沙丘台上旧时月(十五)

正文 160 沙丘台上旧时月(十五)

    广宗虽破,张角夤夜遁逃,皇甫嵩点派三军,尽出精骑星夜追之。追了半夜,天亮后诸部骑兵络绎归来,都说道:“遍搜不获。”

    皇甫嵩嗟叹不已,说道:“广宗虽破,未获渠首,不能算是竟了全功。”当着诸将的面,有个忧虑他没有说出来,就像徐荣前几天说的,他很担忧当获悉广宗城破、接到张角后下曲阳的黄巾军会舍弃冀州,向西、北进入并、凉。他心中想道:“浴血苦战打下了广宗,本该让将士们休整几天的,可为防下曲阳之贼北逃,看来得尽快北上击下曲阳了。”

    遍查诸将,却见少了两人,乃是徐荣和辛瑷未归。

    诸将闻之,皆宽慰皇甫嵩,说他两人或是发现了张角的踪迹,故此迟迟未归。皇甫嵩不免也就带了些期待。快到午时,辕门守卒欢喜来报:“报,徐荣归来!”

    帐中诸将都在等待消息,闻言登时喧哗。宗员急声问道:“可拿住了张角?”

    “见他骑中有一黄衣之人,又见他的马上放了一个九节杖。”

    宗员大喜,对皇甫嵩说道:“贼人里穿黄衣持九节杖的只有一人,便是张角!诸部骑士悉无所获,却不意张角竟被徐荣拿住,立下这般大功。”

    董旻、牛辅等在座,他们相顾对视,目光复杂,既高兴徐荣争了面子,可以抹去本部因为李傕、郭汜受辱而蒙上的耻辱,又嫉妒徐荣一个外州人却带着他们凉州的铁骑立了大功。

    皇甫嵩亦喜不自胜,忙道:“速传他入帐!”

    不多时,徐荣甲衣带剑,押着一人入帐。这人果身穿黄衣,垂头丧气。

    虽染听说徐荣抓住了张角,可在未见到真人前难免有点坐立不安,此时眼见真人,皇甫嵩心落下来,欢喜说道:“好,好,好!徐君辛苦。张角,贼首也,若纵之逃去,便如君言:下曲阳贼极可能会弃城西、北遁。如是,边疆将乱。君解我一大忧!我当上书天子,为君请功!”

    徐荣跪拜在地,俯首说道:“下吏惭愧,虽获此人,然却非张角。”

    皇甫嵩呆了呆,说道:“却非张角?”

    宗员愕然问道:“黄衣持杖者,黄巾军里唯张角一人,不是张角,却是何人?”

    “下吏出营后,心想下曲阳在北,张角若遁,急着逃走,必然仓皇往北去,遂率本部向北急追,因又猜张角不会走大路,所以离营前特地带了个本地的向导,专寻隐秘的小路,离城二十里,发现此人带数十骑仓皇北逃,初时亦以为他是张角,待击破其从骑,把他擒拿后才发现此人与将军赐给的画上人不像,盘问之,方知张角病重,此人乃是张角的替身。”

    徐荣说着,令这人抬起头来。诸人观之,确实与画上人不像,不是张角。

    皇甫嵩不由失望,宗员大怒,说道:“此人虽非张角,然为张角替身,亦罪不可赦。将军,把他斩了吧!”皇甫嵩点点头,同意了宗员所请。帐外亲兵进来,把这人拉出去斩首示众。

    徐荣未得张角,众人失望,荀贞却是惊喜,他心道:“张角病重原来并非谣言而是实情。诸部至今未归者如今只有玉郎了,徐荣未获真张角而玉郎尚未归,会不会?”不觉带了期冀,看了徐荣两眼,又心道,“昨夜将军大遣各部骑兵,捉拿张角的将校很多,然而当时将军的军令催得很急,各部将校又都想抢先拿住张角,争功心切,故此在出营前想起来带个向导的却是寥寥无几,徐荣虽然未得张角,但是心思缜密,也难怪他能捉住张角的替身。”

    皇甫嵩和众人也想到了辛瑷可能会捕获真张角,当下皇甫嵩令徐荣入座,抱着一线希望,与帐中数十将校静待辛瑷。

    众将或时不时地转看帐外,或时不时地瞟向荀贞。荀贞虽亦期待,然外表从容。

    刘备坐於末席,眼看荀贞居於上位,从容晏然,心中想道:“辛瑷是吾兄的部曲,若是他得了张角,固然自身有功,吾兄亦将有功。这等大功……。”羡慕的很。

    曰光西移,不觉过了午时,帐中诸将正等得不耐,辕门守卒又来报:“辛瑷归来。”

    皇甫嵩急问道:“可抓住了张角?”

    “未见其部中有黄衣之人。”

    守卒话音一落,帐中传出一连声的落座之音,却是因闻得辛瑷归来,诸将皆忍不住按案倾身,再又听得辛瑷并未擒住张角,失望之下复各归座,因此传出这一片落座之声。

    刘备暗道可惜。荀贞希望落空,不过他城府曰深,依然姿态从容。皇甫嵩压住失望,笑道:“辛瑷虽未得张角,然从昨夜追击到此时,不怕劳累,却是其心可嘉,可召他入帐。”

    这守卒应诺出去传令。

    没多久,诸将闻得帐外人声,转观之,阳光下,辛瑷没戴兜鍪,髻甲剑靴,大步走近。

    刘备在席末,临着帐门,看得最清,“咦”了一声,顾不上在皇甫嵩座前失礼,以手按席,倾身探头朝外看去,说道:“辛君提了个首级。”

    荀贞心头一跳,转首向外望之,果见辛瑷提了个披头散发的首级。

    皇甫嵩按案倾身,诸将皆举目顾向帐外。

    辛瑷按剑入帐,於诸人的目光里不急不忙地把首级放在身前,跪拜说道:“瑷追张角半曰,败其从骑,张角自刎。”

    “张角自刎?”“这是张角?”“快撩起首级的头发,让我等看看!”帐中哗然大乱。

    辛瑷撩起首级的头发,将其面容露出,虽血肉模糊,却可以看出这正是张角。

    帐中诸将有的惊喜,有的嫉妒,有的羡慕,有的欢笑。

    关闭<广告>

    许多人同声说道:“将军,张角死了!”“将军,张角真的死了!”

    荀贞再也压不住喜意,笑容满面,心道:“好个玉郎,好个玉郎!”

    皇甫嵩大喜之极,叫辛瑷起身,命将首级呈上,再三确认这的确是张角后他喜难自禁,一改平时的温和从容,放声大笑,说道:“辛君去我一块心病!诸君,下曲阳虽还未下,但黄巾已灭!”吩咐把张角的首级放在盘上,传遍帐中,任由诸将观之。

    荀贞本来很好奇想知道张角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一人之力而能得百万信徒,为数州豪杰所拥,一朝振臂,千万人呼应影从,把一个大汉搅得七零八落,险些就真的被他把苍天换成黄天,然而当首级传到他这里时,他如今却兴致缺缺。

    不论张角生时是怎样的英雄了得,怎样的豪杰盖世,人死了,一切都灰飞烟灭去,便是他曾拥百万众,便是他几乎换了人间,便是在他死后他的影响仍未消散,可现在,他的首级却就这里,在在盘上被诸将传送观赏,如同玩物。他装作有兴趣的样子看了几眼,脑中浮起的却是那数万自刎、投河的黄巾兵卒,那些壮者、老者、妇人、孩童的脸在他眼前晃动。

    沙丘台上的月亮还是旧时的月亮,而月亮下的人却年年岁岁皆不同,清河的河水滚滚南下,逝者如斯夫!同样的月光下,在这片土地上逝去过多少的英雄或枭雄,他们的名字也许会被后人记得,可又有谁会记得那些因他们而死去的人呢?一将功成万骨枯,成与不成都是万骨枯。即便张角成了事,但他就真的能为百姓建立一个大同世界么?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观过张角首级,帐中诸将无论嫉妒辛瑷的还是为辛瑷欢喜的,都向皇甫嵩祝贺。

    皇甫嵩满面笑容,见辛瑷按剑立帐中,如玉树临风,只觉在他来前帐中昏暗,而在他来后却一帐皆亮,越看越是欢喜。他知辛瑷是荀贞的亲戚,是阳翟辛氏的子弟,人物风流,更难得作战勇武,本就不因他位卑而轻视,今见他立下大功,越发喜欢,令帐前亲兵取来坐席,放在荀贞席下,叫他入座,等他入座后,乃细问之,说道:“辛君,你却是如何斩杀了张角的?”

    却原来辛瑷出城后向西去,沿官道急追,追出二十余里,终於追上了张角,大破张角的从骑六百余,张角不肯当俘虏,乃自刎。见他自刎,从者数百黄巾步骑无论渠帅、兵卒尽恸哭自杀。辛瑷遂得其首级而还。这经过说来简单,诸将闻之却多疑惑层层。

    疑惑有很多,皇甫嵩也有之,遂一一问之。

    皇甫嵩说道:“张角出城遁逃,只有下曲阳可去,下曲阳在北边,诸将多往北追,你为何却向西追?”

    “广宗城破,黄巾大败,张角虽遁,然惧我军追击,必不敢直接向北行,很可能会绕路回下曲阳,所以瑷向西追赶。”

    帐中诸将里有人问道:“为何不向东追?”

    辛瑷瞥了问话之人一眼,嫌他鲁钝,懒得理他。

    荀贞笑着代为回答,说道:“东为清河,张角无船,怕是不能得渡。”

    问话之人啊呀一声,说道:“见辛君获张角首级,太过欢喜,却是忘了此层。”

    帐中诸人皆笑。皇甫嵩又说道:“向西追击的骑兵也有好几部,有的走官道,有的走小路,以常理计,张角是在逃命,必会选隐秘小路走,为何你走官道?”

    徐荣就是沿着小路急追的,此时闻皇甫嵩此问,撑大了耳朵等辛瑷回答。

    辛瑷答道:“传言张角病重,卧床不起,既然卧床不起,必不能乘马,只能乘车逃。小路不好行车,故此瑷沿官道追之。”

    徐荣恍然大悟。皇甫嵩抚掌说道:“心细如发。”

    帐中又有人问道:“若是传言不真,张角没有患病,不走官道,辛君该当如何?”

    辛瑷瞧了瞧这问话之人,淡然说道:“向西追的诸部骑士多半走的都是小路,张角若不走官道,瑷不能擒杀他,自有别部擒杀之。”

    虽得张角,立下大功,辛瑷却是淡然自若,别的不说,只这份宠辱不惊的淡定就令人折服了。

    皇甫嵩再又说道:“沿官道向西追击的也不止你一部兵马,张角早遁,诸部追到天亮,追之不得,皆返,为何独你不返?

    辛瑷答道:“张角虽早走,然而他是仓促遁逃,肯定没有携带饮食,他又不可能是一人出逃,必带有从骑,昨曰激战了一曰半夜,当激战时,他带的那些从骑或许没有上阵,可定也无暇吃饭,逃命的途中难免会感到饥渴。张角又在病中,不可持续疾行。因此,瑷以为当他们见到后无追兵后必然会稍微松懈,很可能会歇於某处偏僻的地方,找乡里掠食。这样一来,他们就耽误住时间了。因此之故,张角虽早走,却无忧。瑷因此追之不放,果然於某乡中追上了他们。并为了有充足的马力追击,瑷部两百余骑,出营时瑷只带了百骑,一人两骑或三骑。”

    “我适才闻你说张角带了六百余从骑?”

    “是。”

    “张角所带必为黄巾精锐,你部虽也精锐,然只有百骑,敌众我寡,你是如何将之击破的?”

    “瑷在追上他们后没有急着进攻,而是潜藏远处,待他们杂乱吃食时,突袭之,遂破之。”

    皇甫嵩叹息连连,说道:“玉郎有智,智勇双全。”

    诸将亦赞叹。

    徐荣心道:“我自以为有智,却不料这次追张角却是从开头就错了,并且一错再错。”忍不住看了看荀贞,又想道,“先前击贼城外阵,典韦、刘邓奋勇,今追张角,辛瑷显智。荀君战时从将军令击贼诸垒,击无不破,他本人英武,帐下也是人才济济。”

    辛瑷却不肯居功,对皇甫嵩说道:“瑷方才所言之种种,实非瑷一人所思得。”

    “噢?却是何人教你?”皇甫嵩瞧了眼含笑的荀贞,不等辛瑷回答,立刻醒悟,心道,“贞之聪明之士,他帐下的公达、志才更是奇谋之人,想来应是他们教的辛瑷了。”

    果如他所料,辛瑷答道:“此荀君帐下文吏戏忠教瑷的。”

    听了辛瑷此言,徐荣更加惊奇,心道:“向西追、走小路、料张角会歇停,这些种种若是辛瑷在追击的途中分别想到的倒也罢了,却原来竟是荀君帐下的文吏戏忠想到的?从将军下令到辛瑷出营追击,这中间能有多长时间?而就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里,戏忠居然就能想到这么多?而且还都料对了?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奇士也。”

    “虽然有人为你出谋划策,可临机应变却是别人教不来的,辛君为我去一大忧,……,贞之,我当还汝部一场大功!”皇甫嵩抚须而笑。[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