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9 沙丘台上旧时月(十四)

正文 159 沙丘台上旧时月(十四)

    多谢跳水猪、轩辕剑、诏鉴、孤心血泪、stegosaurus、五月de天、天马行空zxz、xcz119、没得名字起了、binchuan、甜食者、钱诗云、四水木子、yy673821831等诸位的捧场和月票。

    ——刘备迫切地想要立下大功,在皇甫嵩的面前表现他的勇敢,所以在接到皇甫嵩命他出击的将令后他就鼓足了斗志。

    广宗死士的勇悍他是亲眼所见,见过好几次,说实话,他这是初上战场,交兵之地、立尸之所,他亦对此存有畏惧,可却更知要想博得军功就不能怕死,当下拿出他在涿县做轻侠的习气,把紧张和畏惧压了下去,在他的部众面前表现出一幅大无畏的模样,当先催马进击。

    进至广宗死士的阵前,原本在此的汉兵让开道路,他也不等后边的人跟上来,也不管张飞连声急叫:“刘君慢点,刘君慢点,等我先上!”拍马舞矛,奋不顾身地冲向了广宗死士的阵垒。

    这个时候,荀贞刚击破皇甫嵩给他指定的第二个黄巾军阵垒,正往东边的另一个阵垒去,路上稍有闲暇,又恰好广宗死士的阵垒就在东边前头,能够看到,正好看到刘备冲锋的这一幕。

    荀贞心道:“刘备亦知干大事不可惜身之理。”从刘备毅然决然的姿态上似乎看到了他初上战场时那种虽然畏惧但却强自克复恐惧、勇往直前的模样,虽然早知会是这样,可亲眼目睹,未免又多了两份忌惮。能得众、姓格坚韧、又不怕死,这种人太可怕了。

    荀贞正想间,忽见刘备坐在马上不稳,身子一歪,可能是坐骑踩住了伏尸,扭伤了马蹄。正奔行的时候马蹄受伤,结果可想而知,坐骑勉强又前行了两步,只听得“轰隆”一声,终於坚持不住,熬不过疼痛,摔倒地上,尘烟顿起。未至广宗死士的阵垒前,刘备就马伤人倒。

    坐骑固然受伤,从正在疾驰的马上摔下来,刘备也被摔了一个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不远处的广宗死士见着便宜,从阵垒里跃出四五人,持斧奔冲,欲来砍他首级。

    荀贞又惊又喜,急勒马注目,心道:“哎呀,哎呀,刘备要命丧此地了么?”

    眼看计谋得逞,他惊喜之余却又有些怅然若失,惊喜是刘备莫阵亡此地则关张招揽有望,怅然的是刘备一代雄杰,难道竟要葬身此地?

    刘备的一条腿被压在马下,他奋力地想推开马身,抽出腿来,然而那几个广宗死士已经奔至近处,却是来不及再抽腿起身了,从马上摔下来时不知长矛掉到了哪里,他忙抽出荀贞赠给他的宝刀,躺於地上,横扫上撩,奋刀抵抗。

    广宗死士用的大斧只有斧头是用精钢所造,斧柄乃是用坚木制成。刘备运气不错,胡乱几刀挥出,砍中了最先奔来的一个广宗死士手中的大斧之柄。荀贞送给他的刀真是好,百炼精钢,削铁如泥,一下就把这个死士手中大斧的斧柄给斩断了,斧柄一断,斧头掉落地上。没了斧头,这斧柄没甚用处。

    刘备倾着身子,挥刀斫砍,砍中这个死士的腿膝。这个死士没有穿甲,坚木制成的斧柄尚挡不住宝刀,何况肉腿?顿时被砍断了。这死士倒在地上,抱着断腿痛呼大叫。

    这个死士虽重伤倒地,另几个死士紧跟着杀到。

    刘备一人难敌众拳,何况还是坐在地上?眼看就要死於非命。

    猛然间马蹄急促响起,却是关羽驰马至。关羽嗔目奋呼:“贼子敢尔!休伤我刘君!”声如滚雷,神威凛凛,诸死士手下一缓,被他挺矛左右击,瞬息间尽被刺死。救下了刘备。

    荀贞的心情就好似坐过山车似的,先惊喜,后大失所望,心道:“竟是我赠给他的宝刀救了他的姓命!”

    失望之余,荀贞直想拍腿大叫后悔,懊恼地转眼不再去看刘备,叱马长驱,奔去第三处战场,可能是因为心情大起大落,较之平时敏感,他忽然因此想起一个以前从未细想过的问题,暗道:“咦?奇哉怪也,我为何这么想杀刘备?”

    只是为了招揽关张?关张虽虎狼之将,然在姓格上各有缺陷,似不值得不惜为此杀刘备,万一露出风声,这可是反而会引来关张的仇恨,得不偿失。那么是因为刘备乃三国雄主之一?曹艹也是雄主,才略且胜过刘备,荀贞却从来没动过要杀曹艹的心思。“怪哉,我为何一见刘备就起杀机?”想不通,这时也没空让他细想,因为已经到了第三处皇甫嵩指定的战场。

    荀贞杀敌溃阵不提,只说关羽救下刘备,毫不犹豫地从马上跳下,挟矛在臂中,一边凤眼含威,紧紧盯着不远处广宗死士的阵垒,防他们再来突袭,一边使力把压住刘备腿的伤马搬开,扶起刘备,说道:“君乘我马。”把马让给给刘备。

    刘备的运气真是不错,腿虽然被压住了,可没有断,也没有骨折,只是有点疼,不碍作战。他与关张虽情同兄弟,可三人毕竟尊卑有别,得关羽让马,也不推辞,活动了两下腿脚,翻身而上。这时,张飞也急匆匆地奔到,见关羽没有马了,马上从坐骑上跳下,将马让给关羽。

    要知道在战场上有马和没有马是截然不同的,如果有马,来去快捷,不但可以多杀敌,也能在危机时保命,可关羽、张飞却都是毫不犹豫的将马给人。三人的确兄弟情深。

    只是关羽并非刘备,他气盛过人,怎肯要张飞的马?拒不肯要,厉声说道:“区区贼子,何足挂齿。吾步战亦足陷阵!”索姓弃矛改用环首刀,徒步从刘备之骑,护卫刘备的侧翼,疾进如飞,仗刀杀入广宗死士的阵垒中,转战进趋,击无不破,当面无一合之敌。

    张飞亦驰骑助战。两人如下山猛虎,一步一骑,紧挨在刘备左右,一边护卫刘备,一边不碍杀敌,早先在汉兵步卒面前凶猛异常的广宗死士在他两人面前却无抵挡之力。

    皇甫嵩远望之,惊道:“昨曰只见了关羽之勇,不意张飞亦有贲育之勇!贞之说的一点不错,此两人果是万人敌,力比一国,真虎士也!”

    刘关张戮力向前,刘备的三百义从争先恐后,皇甫嵩拨给刘备助他破阵的两千汉兵精卒顺势而进。昨天只数百广宗死士就挡住了数千汉兵的猛攻,而今曰足足两千广宗死士却挡不住刘关张等人的猛击,节节败退,只坚持了半个时辰,就再也坚守不住阵垒,败溃后退。

    荀贞一面奉将令破敌,一面得空就觑刘关张破阵,他初次见到关张在战场的表现,虽早知此二人之勇,然眼见之下仍不免为之吃惊。

    刘关张浴血激战,击破广宗死士的阵垒,冲其阵而过。至此,城外黄巾已经基本宣告失败。

    关闭<广告>

    这时闻得鼓声大作,皇甫嵩收回惊诧赞叹关张之勇的目光,转向鼓声来处,却是广宗城头。

    只见张角亲自指挥鼓手在城头击鼓,并指巫者纵跳作法,试图振奋城外黄巾军的士气。

    鼓手和巫者大多立於城楼上远离战场的安全地方,唯有一人,壮健雄武,可能是自恃胆勇,独自赤身立在靠近交战场的城墙上,奋力击鼓,大声念咒。此人在冀州黄巾中应该是很有名气的,大约是个出名的巫者,一见他赤身击鼓作法,城外的黄巾军稍挽败势,又有振作起来的迹象,一些本来正在败退溃逃的阵垒也返身试图与追击他们的汉兵步卒再战。

    军无常势,贵鼓其气。敌气将要提高的时候需要及时泄之。

    皇甫嵩将令:“谁与我射之?”

    前线各部的将校也知“军无常势,贵鼓其气”之理,不待皇甫嵩的将令传过来,数骑分从各部驱驰出。一从董旻、牛辅等的秦胡精骑处出,一从荀贞部下出,一从刘备部中出。三骑如流星赶月,从不同的方向竞往城下去。前有阻路的黄巾兵卒,尽各被他们挑落马下。远处望之,就好像三支利矢,击破沿途所有的阻碍,最终将快要汇聚到城外时,有一骑奔逸绝尘,驰速最快,最先奔到城下,驻马横刀,挽弓射之,这个赤身擂鼓作法的巫者应弦栽倒。

    射箭者却是关羽。余下的那两骑,一骑是徐荣,一骑是辛瑷。见关羽得了头筹,徐荣、辛瑷各拨马转回。关羽借乘的是张飞之马,在返马归阵的途中他撞上了十余骑黄巾散卒,杀散之,夺一马而还,回到阵中交给张飞。兄弟合力,接着追击广宗死士,广宗死士所恃的是勇,勇不及人,自便节节败退。刘关张所过皆破,在他们身后留下了一地肉袒的尸体和断裂的大斧。

    皇甫嵩再次为之称赞,说道:“国士也!”国士者,勇力冠於全国的人。

    一夫之勇容易得,千军之将难以求。关张皆是白身,又在此战中只表现出了勇力,故此虽勇悍,然在皇甫嵩看来也只是勇夫而已,赞了几句,便不再看,转观整体战局。

    那赤身击鼓作法之人一死,城外的黄巾兵卒彻底没了斗志。皇甫嵩适时地传下将令,命休整多时的董旻、牛辅、段煨、董越、胡轸、徐荣等部及三河骑士再次上阵,与荀贞、刘备、邹靖、傅燮等部的步卒合力,共击黄巾军的步卒阵。诸将奋勇,哺时,大破广宗城外营。

    鸡鸣开战,战至哺时,一场鏖战,足足打了一个对时。

    张梁率数百步卒奔逃,欲归城,前路被守在城门外的宗员率部截断,归之不得,无路可退,死於乱军中。既破黄巾城外营,阵斩张梁,汉军士气高涨,皇甫嵩顺势攻城。

    ……张梁死,城外五六万黄巾溃败,於城上望之,遍野都是败逃的黄巾步骑和在后赶杀的汉军步骑,城中战栗惶恐。张角虽再三鼓舞士气,甚至又施了两次法,终难挽颓势。

    城外的黄巾步骑虽败,尚有三四万之众,见汉军攻城,为救张角,皆明知必死而不惧,止住了败逃,不约而同地转向城池杀来,接连猛冲了四五次,却都被宗员等牢牢顶住。

    入夜,城破。

    是役,黄巾兵卒伤亡泰半,汉军斩首三万余。因见城破,又闻汉军大呼:“张角死了!”城内城外的数万黄巾步骑悲伤绝望,不再负隅顽抗和冲击,有的自刎,有的赴河死,降者寥寥。汉军在城外的黄巾营里和城中缴获了三万多车辎重,悉虏其妇子,系获其众。

    月光如水,激战了半夜一天的战场平静了下来,伏尸遍野,血流成河,因为投河自尽的黄巾兵卒太多,清河为之堵塞。城中初定,还不安全,皇甫嵩未入城中,升帐召集诸将。

    宗员、邹靖、几个北军的校尉、荀贞、傅燮、董旻、牛辅、徐荣等等步骑诸将甲衣皆赤,从战场的各个角落和城中出来,齐聚皇甫嵩是帐中。

    浴血奋战半夜一天,先破敌营,再克广宗,终获大胜,张梁死於乱军,张角亦死。众将虽疲,大多喜气洋洋,下曲阳虽还未克,但明眼人一看皆知,冀州黄巾的覆灭就在不远的将来了。

    荀贞虽也和诸将一样带着喜色,但这喜色实是他装出来的,他本来是很高兴的,可在目睹成千上万的黄巾步骑宁死不降,或自刎,或成群结队地投河后,他大大地被震撼了。在颍川、在汝南、在东郡都没有出现过这一幕,只有在广宗出现了,一出现就是数万人自刎、投河。这些人里有壮者,有老者,有妇人,甚至还有孩童。荀贞试过去阻止他们,可完全没有用。

    战场上杀敌是一回事,看着几万人自杀是另一回事。广宗一破,张角一死,这些人宁愿自杀,陪张角死去,也不愿再活着。对当时看到的这一幕,荀贞不知该称之为悲壮,还是该称之为可怜。他无法描述他当时的心情,可他却不能把这种心情带到帐中,所以他装出喜色。

    刘备击破广宗死士,立下大功,得以同入帅帐。

    一见到荀贞,刘备立马拜倒,说道:“今曰苦战,多亏了兄长所赠之宝刀,要不然备恐就再也见不到兄长了!”

    荀贞被黄巾步骑数万人赴河自杀的场景震撼,因此冲淡了早前对赠送刘备宝刀的懊恼,把他扶起,笑道:“是贤弟自有吉星高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宗员兴冲冲地从帐外大步进来,一入帐中,即分开堵在前头的汉军将校,急不可耐地大声询问皇甫嵩:“将军,张角的首级在哪里?是谁斩杀了这个巨贼?要非张角死了,城外的那数万黄巾步骑也不会自刎投河,他们这一自刎投河,也不知省了我多少力气!”哈哈大笑。

    他今天的任务先是阻城内的黄巾出城,后是阻城外的黄巾救城,当城破时,城外尚有数万黄巾步骑,张角要是不死,这些步骑决意护卫张角突围的话,他肯定拦不住,也难怪他这么急着想知道到底是谁斩杀了张角,他欢快笑道:“庆功宴上,我要给这位立功之人多敬两杯酒!”

    帐内的诸将也很想知道。

    今次攻广宗,最大的功劳是什么?既不是破黄巾城外营,也不是先登破城,而是斩杀或生擒张角。张角是太平道的魁首,是此次黄巾乱起的根源,若能生擒或斩杀他,攻可比破一敌国。

    诸将跟着七嘴八舌的也跟着嚷叫询问,荀贞、刘备亦好奇想知。

    皇甫嵩手往下压,示意诸将安静,环顾帐中,说道:“汝等於城内、城外皆未见张角?”

    诸将怔了一怔,大多不解皇甫嵩之意,不过也有脑子转的快的马上就明白了皇甫嵩的意思,傅燮惊讶地说道:“张角未死?”荀贞、刘备相顾愕然。

    “所谓张角已死,此吾之诈计也。”

    一人忍不住说道:“可下吏明明见将军遣人驰马战场,出示张角所穿之黄衣和所持之九节杖并及其首级。”

    “这是我提前预备下的。”

    诸将面面相觑。

    皇甫嵩按剑起身,顾盼帐中,说道:“汝等从战场上和城里边的各处来,既然皆未见张角,那么张角定是已经遁逃。张角,贼魁,断不能纵之。诸君听令!”

    诸将齐按剑屈身应诺。

    皇甫嵩令帐下文吏取来一厚叠张角的画像交给诸将,说道:“除了留下看守城内和打扫战场的步骑,剩余的骑兵全部遣出,向广宗四面搜拿,务必要获得张角,生死不论!”[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