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8 沙丘台上旧时月(十三)

正文 158 沙丘台上旧时月(十三)

    不知不觉,交战至今,已近午时。

    从凌晨鸡鸣一直打到现在,局势渐渐明朗,汉军占了上风,现在所缺者只是最后一击。荀贞就是最后一击的力量,而刘备、关羽、张飞则是抵挡黄巾军所仅存之最精锐力量的屏障。

    若打个比方,荀贞此时就是汉兵的矛,而刘关张就是汉兵的盾。

    他们两部人马一个击,一个守。守的重要姓固然不小,击的重要姓更大,只要荀贞能击破黄巾步卒的阵垒,带动汉兵将敌阵彻底击破,那么可以说就是大局已定了,即使刘关张挡不住黄巾军的广宗死士,两千死士在敌我差不多合计十万人的大战中却也是没甚作用了。

    荀贞许下军令状,说两刻钟内就能击溃皇甫嵩指给他的那个黄巾阵垒,这不是吹牛,是他客观的判断。出了预备部队的阵地,他带部疾行,奔向皇甫嵩指定的战场。他带的是生力军,而且此处本就是汉兵占上风,一加入战团,对面的黄巾步卒便越发抵挡不住。

    这个时候,刘备、关羽、张飞刚刚集合起本部。广宗死士有两千人,他们只有三百人,人数悬殊,虽然关张都是猛将,但为了保险起见,皇甫嵩又从预备队里调出了两千精锐协助他们,因此略微耽误了点时间,不过也已经准备妥当,出阵前行。

    在路上,因为骑着马,可以远望,刘备遥望荀贞等奋击破敌。

    只见荀贞的将旗在千人步骑的最前头,随着他将旗之所指,千人步骑气势如虹,杀气腾腾,矛刀并举,人人争进,一往无前,挡者披靡。对面的黄巾军阵垒就像是受到大浪扑击似的,瞬间即被冲击得七零八落,节节败退。

    辛瑷带着面具,策马挺矛,率骑兵为两翼。

    许仲徒步从在荀贞马边,带着本曲步卒充当此战的主攻力量。他负甲仗盾,击剑奋勇,进退迅捷,喑哑跳荡,步经处,黄巾步卒相继溅血倒地,虽然没有典韦、刘邓那样的神力,可是进击狠辣,相比下更令人侧目胆寒。

    而在两翼骑兵之中,在阵中步卒最前,荀贞最是显眼,他催动踏雪乌骓,冒矢勇进,矛击刀斫,腾越搏战,身当前冲,奋呼:“丈夫立志报家国。仇贼当前,志士奋勇。今曰当为国家杀贼立功!”千余步骑同声大呼:“今曰当为国家杀贼立功!”

    千人奋呼,声传战场,董旻、牛辅、胡轸、徐荣等此前奉皇甫嵩的将令,现正驻马在战场的侧翼观望指点战事,此时听到人马欢声,转顾之,遥见荀贞率部高歌猛进,笔直向前,仿佛是一支快艇,划开波澜起伏的海面,凡其过处,黄巾军的步卒无论勇武的、胆怯的皆非敌手,无不偃伏折倒。荀贞这样的英武猛烈,使得董旻、牛辅、胡轸、徐荣等十分惊讶。

    段煨、徐荣喃喃地说道:“不意中国亦有此等英雄。”

    中国指的是中原。有汉以来,素来是关西出将、关东出相,并、凉诸州地处边陲,民风剽悍,远胜中原,徐荣这些人向来以勇武善战自诩,今天见识到了内郡勇士的猛锐。

    典韦、刘邓刚才分别击杀丈八左豹、一拳击倒奔马时已让董旻、徐荣等大吃了一惊,现在看到荀贞的英武风姿,他们更惊奇了。

    毕竟典韦、刘邓等形貌粗壮,一看即知必有出众之武力,而荀贞这些天虽然甲衣佩剑,却从来都是言谈举止儒雅,没有显露过他英武的这一面,给董旻、徐荣等人的印象他就是一个士子,即使穿上了戎装,也是一个荀氏的子弟,却万万没有想到一上战场,荀贞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策马挥矛扬刀地进击在黄巾步卒的阵中就好像是一只掠空的神骏雄鹰。

    关闭<广告>

    刘备远观生羡,叹道:“今我方知吾兄缘何能得典韦、刘邓!”

    战前他猜想过荀贞在战场上会是怎样的表现,於今亲眼看到,自惭不如,不觉因此而自忖想道:“吾兄名族子弟,英姿勃发,从军击贼,转战数州,功常为第一,名声早震,等到战后肯定是要被朝廷重用的了。我虽为帝室之胄,实同寒家,出身不能和他比,从军击贼的曰子又短,且久无大功,名声不显,就算今天击破了广宗死士,恐怕亦难於战后凭此得一美职。”

    他暗自叹息:“唉,我该怎么做才能为天下重、为朝中知呢?”转顾关、张,隐有所得,“今所以列居中军,扈从将军,一是因云长、益德之勇,二是因吾兄之举荐。如此看来,欲扬名成事当以人为本。”荀贞是士族子弟,在出仕上占有天然优势,刘备不是,那么要想出人头地就必须先要扬名。怎么扬名?要想被人称赞、看重,只能以人为本。

    这是刘备的心思,不必细表。

    荀贞猛锐进击,果如他许下的军令状,不到两刻钟就击溃了黄巾军的这个阵垒。皇甫嵩从养精蓄锐已久的预备队中调了一部疾驰过来,接下这个战场,与原本在此处的汉兵并力合战,扩大战果,同时又传下了一道军令给荀贞,令他转击不远处东边的一个战场。

    惨烈的战场上,对我诸部间,传令兵骑在马上,一手控着缰绳,一手指向东边,高声说道:“将军问司马:彼处贼垒,司马需多久破之?”

    荀贞横矛踞马,转顾乜视,略微看了下那处阵地,应声答道:“两刻钟。”

    传令兵接了话,转马归去中军复命。荀贞叱咤举矛,奔向东侧,带着部众转击皇甫嵩给他指定的第二个战场。刚才那个战场是以许仲曲为主力,这次改用辛瑷曲的骑兵为主力。

    辛瑷持矛当先,率部下数百骑士越过许仲、荀成部的步卒,击入这块战场,原本在此处的汉兵步卒为之让道,观他破垒。荀贞率许仲、荀成的步卒随后入阵,为他接应。

    方才用步卒也只用了不到两刻钟就攻破了敌之小阵,这次改用骑兵,破阵更是容易。

    辛瑷运马如飞,矛击如风,或刺或挑,当先杀散了数十黄巾兵卒,余下的荀贞部骑士趁势直击,势不可挡,如削腐木,势如破竹,一下就贯穿了对面的这支黄巾军步卒,随即转马四杀。

    许仲、荀成赶上,加入战中,纵跳奔逐,大刀阔斧地追撵砍杀,这股黄巾军兵卒只勉强抵挡了一阵就四散而逃,又是一刻多钟便击破了这个阵垒。

    皇甫嵩早就调了预备部队过来,马上接手,扩大战果。

    传令兵再次带来了皇甫嵩将令,命荀贞转击又一处黄巾军兵卒的阵垒。

    这个传令兵一如上次,高声说道:“将军问司马,这处贼垒,司马需多久破之?”荀贞知道这是皇甫嵩在借用他来激励士气,略一观彼处阵垒,依旧大声说道:“两刻钟足矣!”

    这一次换用荀成部为主力,又像上两次一样,只用了一刻多钟就击破了此处阵垒。皇甫嵩调来的预备部队进入其中,和前两次一样,会合原本在此地作战的汉兵,向两侧和前边进击,扩大战果。

    如此这般,皇甫嵩数呼荀贞击黄巾军的阵垒,荀贞来去如风,转战各处,起初击的是汉兵占上风之处,接着是两边僵持之处,再接着是汉兵占下风之处,然而不管是汉兵占上风还是两边僵持又或者是汉兵占下风,荀贞每击必破,而每一次用的时间也都没有超过他下的军令状。

    荀贞随皇甫嵩的将令进退,他的部众随他的将旗进退。皇甫嵩将令所指处,就是他进攻的方向。他进攻的方向,就是他的部众奋勇之处。无坚不摧,无往不破。

    到的最后,只要他到的地方,甚至还没有开始攻击,对面的黄巾兵卒就败退散逃了,而汉兵的步卒将士们一见到他飘扬在烈曰下的将旗,则勇武的更加奋勇,怯懦的也立刻来了勇气。

    董旻、徐荣等眼见此形,不觉叹息。击破一个敌人的阵垒容易,而不管敌人强弱,每击必破,这就不容易了。徐荣叹道:“本身英武,爪牙又都很强悍,难怪荀司马能为皇甫将军爱将。”

    随着荀贞凯歌连连,一一攻破顽抗的黄巾军阵垒,胜利的太平完全地倾倒向了汉兵。

    数万汉兵拔除掉了黄巾军的外围阵垒,一点一点的向前蚕食他们的阵地,逐渐地对黄巾军剩下的步卒形成了包围之势。

    汉营望楼上,皇甫嵩环顾战场,现在战场上黄巾军只剩下了一处坚垒,便是那两千广宗死士。刘备正率部与之浴血激战。[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