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5 沙丘台上旧时月(十)

正文 155 沙丘台上旧时月(十)

    丈八左豹虽是一介匹夫,只有匹夫之勇,可如果单个人的武力勇猛到一定程度,那么在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中有时却也足以改变一场战事的结局。一来,个人的勇武可以斩将掣旗,溃阵破垒,二来,个人的勇武能够带动起其它兵卒的斗志。

    这个丈八左豹骁勇非常,马槊大开大合,时击时扫,带着百余骑在汉骑右翼阵中横冲直撞,所过处,三河骑士尽皆不敌,虽只有百余骑,却竟渐有搅乱汉骑右翼阵之势。

    但凡击战,力合则强,力分则弱,汉军右翼骑兵的将校们多次设法,想把丈八左豹部下的百余黄巾骑兵分开,可这百余骑跟从丈八左豹的时间很长了,平时常在一起艹练,战时总一块儿上阵,彼此熟悉,配合默契,汉军的意图始终未能得以实现。

    不能把他们分割开来,就只能把他们当做一个整体来对待。一个整体的接触面是有限的,汉军右翼的骑兵虽多,然同时能与丈八左豹等骑接触的最多也就三二百骑,其它的人骑根本插不上手。就眼下来看,唯一可用的也许只有车轮战了,寄希望於丈八左豹等骑人、马没有了力气,然后再寻机击破。

    丈八左豹真如一头豹子也似,精力充沛,勇力惊人,又像一个旋转的锥子硬生生地钻搅在汉军右翼骑兵的阵中。汉骑右翼苦战良久,非但没把他累垮,自家的阵势反而渐乱。

    黄巾左翼的骑兵鸣鼓成列,兵卒呼喝,将要顺势加入击战。

    ……汉兵营门口的望楼上,皇甫嵩极目眺望,见右翼骑兵虽然按照他的军令先先后后调过去了数百骑,却不但没能将丈八左豹击杀,反被其更深入阵中,心知不能再放任他了。如果再不快点把他杀掉,那么等黄巾左翼的骑兵一上,汉军右翼的骑兵必败。

    他转望董旻、牛辅等,传下令去,命他们分出些人马,挑选精勇骑兵转去右边,帮右翼杀敌。

    ……董旻、牛辅等很快就接到了皇甫嵩的军令。

    他们刚才与黄巾军右翼骑兵交战时,大部分人都注意到丈八左豹不在眼前之敌骑中。他们与丈八左豹交过手,在此人的手上吃过亏,对其印象深刻,所以这次冲击,上至军官、下到兵卒都很谨慎小心,当在发现丈八左豹没在这里后几乎人人都松了口气。这个时候,皇甫嵩却传将令,命他们选拣精勇改去汉军右翼对付丈八左豹,很多人不乐意去。

    牛辅是董卓的女婿,董越是董卓、董旻的族人,他两个不肯去,董旻是不会强迫的。在董卓麾下的诸将里,段煨的年纪最大,四十多岁了,一向不以勇武出名,且其出身武威段氏,是段颎的族弟,要论家世,是诸将里最好的一个,董卓向来尊敬他,董旻对他也很尊敬,自不会派他去送死。牛辅、董越、段煨不去,剩下地位最高的人就只有董旻、胡轸、徐荣三人了。董旻是主将,代董卓掌军,他绝对不会去。胡轸是凉州大人,精骑里许多他的族人、旧部,平时连董卓也敬他三分,他不说去,董旻不能强求。这就只剩下徐荣一人了。

    毕竟是皇甫嵩的将令,不能随便派个人带兵过去,带兵的必须是这六人之一,牛辅、董越、胡轸、董旻的目光几乎是同一时间地落在了徐荣的脸上。段煨厚道,踌躇了下,想说话,不过转念又一想,徐荣不去,那就没人去了,因将想说的话又咽下。

    关闭<广告>

    徐荣却是干脆,不等董旻点名,主动请战。李傕、郭汜两人却是出乎了董旻等的意料,他两人一心想要雪耻,也抢着要去。有此三人足矣。除了他们的本部,董旻又拨给了他们的百骑,凑足六百骑之数,由徐荣为首,李傕、郭汜为副。三人上马行个军礼,便就带六百骑绕过黄巾军的步卒阵,从敌我两方阵地的中间横穿而过,直扑向汉军右翼阵中的丈八左豹。

    李傕、郭汜是为雪耻而来,气势汹汹,进入到右翼骑兵的阵中后,前边只要有挡路的,两人便高声大骂,将之驱开。李傕一路叫道:“乃公为助尔等而来,兵子们还不速速让开!”

    六百骑风行电掣,在右翼骑兵的阵中穿行疾驰,沿路的骑兵忙不迭让路,一个个把视线投注在他们的身上,看着他们深入阵中。没多时,他们就碰上了丈八左豹等骑。

    李傕、郭汜本就是骑战更优,这会儿跨马驰骋,抖擞起精神,誓要斩获丈八左豹,一雪前耻。郭汜两腿夹马,张弓射箭,人骑还没到丈八左豹等骑前,连珠也似的三箭已至。丈八左豹等骑正杀得顺手,如入无人地,未免放松了警惕,没有注意,三箭正中三人,接连三骑滚落地上。

    丈八左豹的位置在东边,李傕、郭汜是从西边来。

    丈八左豹扭头回望,隔着麾下诸骑看到了徐荣和李傕、郭汜等,前些时他与董卓麾下的这些骄兵悍将交过手,深知他们战力出众,非寻常骑兵可比,当即呼道:“胡狗来了!都打起精神,先灭了他们!”丢掉前边的汉骑,转马催骑,挺槊奔李傕、郭汜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临阵交兵,最重要的就是这股勇气。李傕、郭汜策骑分开,分从左右包抄而上。徐荣指挥六百骑急往前冲,一来接应李傕、郭汜,二来迎上丈八左豹的麾下精骑。近处周边的其余汉骑纷纷让开,给他们空出交战场地。

    汉之马槊长一丈八尺,折合后世的单位换算,长有四米余,四米多长的马槊挺在手上,胯下是飞奔的骏马,给人的震撼力非常强。李傕、郭汜皆用矛,长度不及马槊,不能硬拼。此前与丈八左豹对阵,他两人就吃过兵器不如对方长的亏,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却是学的聪明了,两人仗着高超的马术,提矛在手,用双腿控马,先分别向左、右沿曲线行,避开别的黄巾精骑,再辗转腾挪,或用矛架,或俯身闪躲,接连挡避开丈八左豹的马槊,迂回到其近处。

    两人配合默契,一左一右,马不停蹄,绕着丈八左豹疾奔,一边奔驰,一边呼喝怪叫。郭汜是盗马贼出身,嘴里发出尖利的啸声,简直是把丈八左豹当成了猎物。

    丈八左豹毫不畏惧,因李傕近,所以舍弃郭汜,先击李傕。

    李傕掉马转走,一边走,一边扭腰转头,把长矛放在腿边,取出弓矢,搭弓射之,却是回马箭。丈八左豹早就防着他这一手,岂会被他射中?马槊略微挥舞,即把箭矢砸开。便在这时,陡然闻得风声,他扭脸一看,却是郭汜不知何处也收起了长矛,取出了一个套索,抛掷过来。

    郭汜盗马贼的出身,盗马时套索这东西少不了。他用得极为熟练,准头很正,正对着丈八左豹的脖子来。丈八左豹的马槊太长,却是回之不及,没法把套索挑开,躲避不及,正好被套索套中。这却是李傕、郭汜两人的声东击西之计。

    他两人虽姓子粗野,可久经沙场,却也是颇有智谋的。

    眼见丈八左豹被套中,李傕大喜,正待回马艹矛去杀,却听得丈八左豹大呼一声,将马槊交於一手,另一手反手抓住了套索的绳子。郭汜手拽长绳,打马转走,想把他拉倒,却只觉手中一沉,非但没有把丈八左豹拉倒,反而被丈八左豹拽落下马。

    郭汜在打马转走时,也防着自己可能会力气不如丈八左豹,故此另一只手紧抓着坐骑的辔头,希望能够借助奔马之力,却没想到还是不抵丈八左豹。在丈八左豹的神力之下,他压根抓不住辔头,战马的头被他拽得生疼,硬生生止住奔腾之速,扬蹄长嘶,而他本人则被拉扯得腾空而起,“扑通”一声,重重地跌落在地。丈八左豹奋力向后拉绳,把他拽得在地上滚动。

    郭汜急忙松开手,丢掉绳子。

    短短片刻,他的手被绳子磨烂,从马上掉下来摔得太狠,兜鍪给震飞了,头晕眼花,好在是屁股先落地,虽好像被摔成了好几瓣,疼得都麻木了,总比脑袋或者手臂、腿脚先落地的好。

    ……汉兵营门口的望楼上,听完了前线观战军官的急报,荀贞吃惊地说道:“力竟能敌奔马?”

    这真是一员悍猛大力之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