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4 沙丘台上旧时月(九)

正文 154 沙丘台上旧时月(九)

    汉兵攻城外黄巾营,城内的黄巾自不能旁观。

    城头燃起了火把,远望之,四面城墙上火光点点,如一条蜿蜒的火蛇把城池围在其中。

    昨天那两个被猜是张角、张梁的人又在一群渠帅、小帅的前呼后拥下登临南城楼,立在天公将军、地公将军的旗帜下临城观战。

    荀贞远望着说道:“贞闻传言,说张角前些时患了病,病得不轻,卧床不能起。这传言不知是真是假?”

    传言说张角病重不能起而眼前的城楼上张角却黄衣扶杖而立,这显然说明传言是假的了,荀贞却为何还说“不知传言真假”?却是因为兵不厌诈。张角乃黄巾魁首,一军主将,又黄巾道最大的凝聚力乃是信众们相信张角是大贤良师,是黄越神的使者,连疫病他都能治,还有什么能让他病倒的?他要是一病不能起,黄巾军心必乱,所以张角就算是真的病重了,也不会让兵卒知道,很可能会派个替身出来,一则“击破”谣言,二则在战场上振奋士气。

    皇甫嵩帐下的一个幕僚说道:“等到今曰战后,我等就知是真是假了。”

    这是在拍皇甫嵩的马屁,暗示今曰之战必胜,定能攻克广宗。

    皇甫嵩微微一笑,说道:“我奉旨讨张角,却从没见过他的真容,不管他病重是真是假,至迟明早,我都要亲眼看看他的真容。”不用幕僚拍马屁,皇甫嵩对今曰之战充满了自信。

    这却是有识之士和粗野无知之人的区别了。粗野无知如牛辅、李傕等信奉巫道,建议皇甫嵩用巫祝破敌,而皇甫嵩却压根就不信那一套,他只相信自己的能力。不过,牛辅、李傕虽然无知,在战场上却着实勇悍,只两三句话的空儿,他们就已冲出了一里多地。

    汉军的阵地距离黄巾的阵地约有几里的间隔。

    汉兵是步卒在中,骑兵在两翼,黄巾兵也是这样的列阵,步卒在中间,骑兵在左右。董旻、牛辅是汉兵的左翼,黄巾军在他们的对面,他们冲击的自然就是黄巾的右翼骑兵阵。

    见到汉军骑兵首先发起进攻,刚刚成阵的黄巾右翼骑兵为之慌乱,渠帅急忙命令,先遣了一支约数百人的骑兵队伍匆忙出阵,希望能顶住他们,给主力争取点时间。

    黄巾的骑兵出来得晚,马速提得慢,刚行不远,汉军的骑兵就冲到了。

    董旻、牛辅、胡轸、段煨、董越、徐荣等视敌阵的变化,间或呼喝传令,三千甲骑按照命令,在奔驰中调整队伍,逐渐形成了一个三叉戟形状的冲击阵型。

    胡轸、董越率千骑在中,笔直迎向出阵的那数百黄巾骑兵。董旻、段煨率千骑在左,牛辅、徐荣率千骑在右,分往左、右行,驰向出阵的那数百黄巾骑兵的两侧。

    ……当他们的阵型形成后,其战术目的一目了然。

    骑兵们举有火把,远望之,左中右如泾渭分明。

    汉军望楼上,荀贞赞叹地说道:“真精骑也,於冲锋之际,奔马之时,尚能调整阵型,左趋右行,如臂使指,聚散分合,毫不阻滞。将军,董、牛诸君看来是想以中间千骑为破黄巾出阵骑兵的主力,左右两千骑为其辅助并防黄巾右翼主阵的骑兵出战奔袭。”

    ……秦胡精骑振奋猛锐,驰马迎敌,矛刀锐利,奔蹄震地,骑兵们的喊杀声撕破夜空,震人肺腑。奔到近处,将与敌接触,悍勇的骑兵把火把投向敌骑,先以火攻。

    李傕、郭汜在胡轸的麾下。他俩昨天下午被关羽击败,丢人於大庭广众之下,牛辅回去后痛骂他俩了半天,嫌他俩给自家丢人,他两人羞愤难当,憋足了劲儿要在今天的战场上把面子找回来,所以不要命似的冲在千骑最前,虽然对面的黄巾骑兵已经到了眼前,却半点也不减速,笔直地撞了进去。两人用的都是长矛,仗着铠甲厚实精良,无视黄巾骑兵的刺击,舞动长矛,借助奔马之力瞬间就击杀了四五个迎面来的黄巾骑士,长矛刺处鲜血飞溅。

    紧随在他俩之后,胡轸、董越部络绎不绝地冲入了数百黄巾骑兵中,立时人喊马嘶,兵器交碰,各种声响不绝於耳,血肉横飞,战成一团。

    出阵的黄巾骑兵人少,胡轸、董越部的汉骑人众,且因为经过足够的提速,汉骑又马快,且又是好整以待、养精蓄锐多时的,并又是汉军精锐,并又有两边的两千友军相助,并又是夜战,黄巾骑兵完全不是对手。没过多久,数百黄巾骑士就胡轸、董越部下撕裂,被分割包围成十几个小块,每个小块外都围了人数占有优势的汉兵精骑,完全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秦胡精骑,“秦胡”两个字,胡是指羌人,秦是指边地的一些因为常年与羌人混居而逐渐羌化的汉人,他们从小就生长在马背上,年纪不大时就跟着长辈逐猎於野上,打猎和打仗在某种程度上是一回事,所以他们天然地精通各种骑兵的战术,并久经沙场,擅长夜战,且又占有绝对的人数优势,故此对付这区区数百黄巾骑士几乎是毫不费力。

    冀州地处北国,州里的中山、常山等国里多出好马,尽管从这些地方来的黄巾兵也擅长骑射,可毕竟不像董旻、牛辅部下的这些秦胡精骑转战多地,久经沙场,经验丰富,兼之不擅夜战,所以很快就落入了下风。

    董旻在侧翼观望战局,看到这数百黄巾骑兵被击溃后没有多加理会,留下胡轸、董越部继续剿杀他们,自带本部并及牛辅、徐荣部转击黄巾右翼骑兵的主阵。

    传令兵驰奔在数千精骑的各部之间传递他的命令,左右两千骑丢下这数百黄巾骑士,接着向前冲杀,朝黄巾兵右翼骑兵的主阵冲去。

    冀州产马,故此冀州黄巾的骑兵比颍川、汝南、东郡多,不过虽然多,毕竟战马不易得,却还是比不上汉骑人众,黄巾骑兵右翼的主阵总共也只有两千骑,刚才派出去了五六百骑,现在还有一千五百骑上下。带队的渠帅见董旻、胡轸等这么快就冲垮了他的前锋,慌乱了手脚,来不及再整队列阵,急忙一叠声的军令传下,命各部出击。

    关闭<广告>

    临阵仓促,又在夜晚,黄巾骑兵右翼混乱不堪。

    相比黄巾骑兵的纷乱,董旻、牛辅等部的秦胡精骑虽然刚帮助董越、胡轸击垮了一部黄巾骑士,现在又是在纵马冲锋的时候,阵型却半点没有散乱,依然井然有序。

    徐荣身先士卒,率领着五百骑士首先突入到混乱的黄巾右翼骑兵阵中,驱马持矛,呼喝奋战,进退如风,转圜如意,击之无不破。他部下的五百骑紧随在他的后边,竞锐争进,呼喝猛击。

    ……远处汉兵营的望楼上,从荀贞这里望去,只见整个战场的西边现在已经完全陷入了混战,敌我数千骑兵各逞勇武,厮杀一团,血战不止,而在这其中汉军骑里最显眼的有三面将旗:李傕、郭汜两人之旗在被困住的那数百黄巾骑中驰转迅捷,击无不破,势不可挡。徐荣之旗急冲如电掣,重击如流星,冲刺入黄巾右翼的主阵里,奋勇前行,千余敌骑无人可阻其进势。

    联想到适才徐荣等部在战前的安稳如山,荀贞不觉叹道:“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秦胡精骑是也。驰如狼奔,猛如枭击,李、郭是也。陷阵攻先,徐荣是也。”

    ……徐荣当先奋勇,董旻、牛辅、段煨麾军四进,激战半个时辰,先是胡轸、董越歼灭了出阵的那数百黄巾骑兵,继而全军鼓勇,并力合击,大败黄巾右翼骑兵。

    夜里火中,尸横遍野,伤马哀嘶。

    黄巾右翼的骑兵纷乱败逃。董旻分了数百人骑去追击逃跑的敌人,余下的人骑皆转向黄巾军的中军步卒主阵,不过没有马上出击,而是暂下马歇整,等待皇甫嵩的军令。

    早在胡轸、董越围击那出阵的数百黄巾骑兵时城上的张梁就坐不住了,垂城而下,至城外黄巾兵的主阵里亲自坐镇指挥,这时见势不妙,他急令步卒各部严阵以待,调集了一批盾牌手、弓弩手到右边,以防董旻、牛辅等再来冲击本阵,同时调动左翼的骑兵,命令他们出击,却不是击秦胡精骑,而是令他们击汉兵的右翼。

    黄巾军的左翼已经败溃,不能用了,现在黄巾军的主阵就像是一个断了一臂之人,那么要想扳回局面只能以牙还牙,把汉兵的右翼搅乱,也断汉兵一臂,如此,方有可胜之机。

    不过,皇甫嵩老於军事,确是不会给黄巾军这个机会的。

    早在张梁调动其左翼骑兵前,他就已经传下了军令,命右翼的三河骑士出击,趁胜直进,希望能把黄巾军的左翼也击破。如果再把黄巾军的左翼也击破,那么黄巾军的步卒阵地就暴露在了汉兵的眼前,到那时候,左右用骑兵冲之,中间以步卒击之,必胜无疑了。

    只是可惜,三河骑士不如秦胡精骑精锐,并且数量也远多於秦胡精骑,又是在夜中,调动起来没有那么快,所以直到张梁的命令传到黄巾的左翼骑兵那里,三河骑士才刚出阵。

    出阵慢,就给了黄巾左翼骑兵准备之机,而又同时黄巾军的骑兵部署正好与汉兵相反,却是精锐都在他们的左翼,那个丈八左豹就在这里,如此一来,三河骑士与黄巾左翼骑兵的战斗就是一场苦战。

    却说黄巾左翼骑兵阵里,闻得张梁军令,丈八左豹立刻呼喝大叫,提长槊,穿双甲,上马出阵,率百余骑最先举火扬旗出阵,奔行至场中,与冲来的三河骑士相逢。

    他着实勇悍,长槊挥动,刚一照面,就轻轻松松地击落了数人,马不停蹄,向汉军右翼骑兵的阵中深入,跟在他后边的百余骑都是从冀州黄巾骑兵里精挑细选而来,专用在苦战时陷阵破敌,亦各勇武无比,跟随在他的马后。就像是一支离弦的利箭。

    便如徐荣刚才撞入黄巾右翼骑兵时的轻快也似,这股骑兵也几乎是毫无阻碍地就撞入了汉军右翼骑兵的阵中。

    ……在前边观战的汉军军官驰马转回营中急报:“贼骑丈八左豹率百骑逆击我军右翼,其势甚锐。”

    现在是深夜,皇甫嵩虽高处望楼之上,出击的兵士里又有专人多举火把以照亮,可毕竟不是白昼,不能把整个战场都看得清楚,所以他在前线布下了不少观战的军官,好能及时地得知前线到每一处战场、每一个战局的具体情况。

    刚击溃黄巾的右翼骑兵,黄巾的左翼骑兵就还以颜色。

    荀贞远望汉军右翼的战场,说道:“我说怎么在贼兵左翼溃败后居然还有贼骑敢主动出阵逆击我军,却原来是丈八左豹。将军,此贼骁悍,非猛将不能杀之。”

    皇甫嵩心道:“却不知贼军把这丈八左豹放在了左翼,要能早知,我该把董旻、牛辅部放在我军之右。”不过现在后悔也晚了,而且战场上本就没十全十美之事,皇甫嵩又不是未卜先知,又怎会知道这个丈八左豹会在黄巾军骑兵的右翼?再则说了,丈八左豹不过是个勇夫罢了,人力有时而穷,就算他再骁勇善战,勇如西楚霸王在被重围后最终不也是落个自刎乌江?

    皇甫嵩因令道:“命右翼骑兵选用猛将精锐围击,先杀了这个丈八左豹,再击贼之左翼骑阵。”

    传讯的军官接令,策马出营,奔去给右翼骑兵的将校传令。

    便在这时,一人在一个中军亲兵的带领下来到望楼下。

    亲兵高声禀道:“报将军,此人求见。”

    皇甫嵩探头向下,见来人高冠黑衣,是个文士,并不相识,说道:“何人也?”

    这人仰面按剑,大声说道:“回禀将军,在下简雍,奉刘备令求见将军。”

    荀贞听得来人自称简雍,并报上了刘备之名,也探头向下看。

    “刘备?他派你来见我何事?”

    “贼左翼骑兵骁悍,我部关羽、张飞请令出战,击杀那丈八左豹!”

    皇甫嵩笑道:“壮志可嘉,胆勇可嘉!不过区区丈八左豹,匹夫之勇,我军右翼骑兵数千,足能将之斩杀,却无需玄德他们出马。”关张虽勇,但皇甫嵩昨曰只试了关羽的步战,未问其骑战之能,并且刘备部尽是步卒,纵然请战,却也是无法上阵与敌骑对战的。

    刘备遣简雍过来请战也只是为了表示一下他的“求战心切”,既然被皇甫嵩拒绝了,简雍不再多求,拜别归阵。荀贞看他离去,缩回头,重坐於席上,很赞赏刘备的这一手,想道:“这刘备还真是给他个机会他就会表现。”颇有惺惺相惜之感,另又有忌惮之意。

    ……丈八左豹固然只是匹夫之勇,可皇甫嵩刚才说“区区丈八左豹,匹夫之勇,右翼骑兵数千,尽能将之斩杀”这句话却是说错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