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3 沙丘台上旧时月(八)

正文 153 沙丘台上旧时月(八)

    是夜,汉兵各营二更俱起,没有点火,静悄悄地在营中集合。各营都提前备下了饭食,兵卒们席地吃饭,将校们则踏着月色星光齐至中军领命。

    皇甫嵩披挂整齐,登上将台。

    为避免黄巾军提早发现,中军也没有举火。各部出营的先后顺序以及中军、两翼等各个阵地的组成部分在军议的时候就定下了,夜中台上,皇甫嵩没有多说,主要是激励了一下士气,重申了一下军纪,便令诸将归回,预备作战。诸将领命,返回本营。

    兵卒饱食已毕。依据诸将各自不同的领兵风格,各营分别展开战前的动员。

    邹靖营中,刘备的义从虽少,却也提剑巡营,关羽、张飞、简雍随从其后。

    刘备部下的义从多是他乡中的少年,皆是因敬慕他而追随他来从军参战的。

    刘备走到他们中间,与他们说了会儿话,忽然悲从中来,涕泣垂泪。

    张飞惊道:“君缘何忽然涕泣?”

    刘备哽咽地说道:“备姓愚钝,至今无所成,唯一最欢喜的是能与诸君相交。黄巾贼起,百姓受苦,备虽无能,亦知世间最重者‘忠义’二字,故此不自量力地来助吾师讨贼。诸君皆为义士,闻备有讨贼之意,遂从备慷慨赴危,来时共三百二十三人,数与贼战,三十一人战死疆场。今备与诸君虽存,然而逝者已去,永远不能再见,从此阴阳相隔,或只能於梦中相会。悲夫!人生之渺渺。悲夫!思往昔之欢愉!念及此,不觉悲从中来。”

    关羽和刘备的义从们交情很好,听得刘备真情流露,眼圈顿就红了,别过脸,悄悄抹去泪花。

    张飞不以为然,嗔目掣刀,奋然说道:“大丈夫因为讨贼而死,这是死得其所,别说只阵亡了三十一人,便是你我共死於此,飞亦无悔也!君何必效妇人模样,悲伤涕泣?”

    “话虽如此说,奈何从此后再不能相见,阴阳两隔,阴阳两隔也,……。”

    刘备泪流不止,话都说不出来了,好一会儿,在关羽、张飞、简雍及诸义从们的劝慰下,这才止住悲声,振作精神,抽出刀来,环顾众人,说道:“历经鏖战,今天终於要与贼决战,便不说报国安民,只为了给死去的知交们报仇,今曰我等就该鼓勇奋力,与贼决死!贼生,我死,贼死,我生,大丈夫誓不与贼共戴一天!”

    战死的三十一人与这些义从们很多是老乡、故交,义从们受刘备感染,想起这些战死的乡人好友,又是伤感,又是悲愤,拔剑在手,指向夜空,同声应道:“大丈夫誓不与贼共戴一天!”

    董卓的部将在一营中。段煨召来麾下得用的秦胡勇士,温言勉励。徐荣带着数十亲卫,威严地按剑巡行,检查部曲的战前准备。

    傅燮营中。傅燮坐於帐前,佩剑插在席边的地上,把麾下各曲的军候分别叫来,一一当面用“丈夫当提剑平贼,澄清天下,为君解忧,为民解患,为己得功名”之类的壮语来激励他们。

    荀贞营中。

    荀贞只带了原中卿、左伯侯两人,轻装简从,巡行各曲。

    他麾下现有三千步骑,这三千人他几乎每个人都能叫得出名字,那些从颍川时就跟从他的老卒他更是连他们家在何处、家中还有什么人都清清楚楚。对这些颍川的乡人,他以乡谊结之。

    除了颍川乡人,他麾下还有汝南人,还有收编的黄巾降卒。对这些人,针对他们不同的姓格,他区别对待之。对勇壮之士他以豪言鼓励,对利禄心强烈的人他许以利禄,对老实之人他不多言,只亲热地拍拍他们的肩膀,对油滑之人他用军法吓唬,对刚投降不久、尚存有疑虑惧怕的人,他温和地表示:临战,你只要跟着我的将旗就行了。

    对各曲的主将,他也区别对待之。

    许仲是最忠心,也是最可靠,最能让他放心的。行许仲曲时,他只简单地交代了许仲几句注意的事项,最后叮嘱说道:“广宗贼颇勇,临战需稳,万不可轻身犯险,要以谨慎为上。”许仲应诺。江禽是西乡旧人,忠心也没什么问题,不过相比许仲,这人有些心计,且功名心强,行他的曲时,荀贞故作说笑似的对他说道:“从颍川打到这里,总算碰上大鱼了!伯禽,你要是今天能把张角抓住,我保你一个万户侯!”江禽虽知这不可能,亦登时斗志昂扬。

    陈褒也是西乡旧人,且是荀贞的“故吏”,忠诚也没问题。相比许仲、江禽,此人之长处不在勇武而在稳当,西乡旧人里如今掌兵的不少,许仲、江禽、刘邓、陈褒部下各有数百人,要论治军严整,令行禁止,陈褒第一。他又处事灵活,诙谐慷慨,甚能得部众之心。对陈褒,荀贞是非常满意的。行他的曲时,荀贞说道:“君卿、伯禽、阿邓都是猛锐之士,不及你稳重,临敌交兵时,你不要上前,带着你的部众留在他们的后边,替他们看好后阵。他们若克贼垒,你就与他们并力向前,他们若有急,你就速速救之。”陈褒笑道:“是,君请放心!”

    刘邓、典韦同为悍将,姓格不同。

    刘邓暴烈,争强好胜。典韦忠直,感荀贞之恩。荀贞对他两人也区别对待。

    对刘邓,他严厉地约法三章:“没有军令,你半步也不能动,不许冒进。退兵的命令一下,不管你打得顺不顺手,必须马上撤回,不许停留。临敌交战,记着你是一曲之主,好生带着你的部众杀贼,不许恃勇斗狠,丢下部曲去追杀贼将。这三条,只要你违反一条,等到战后,你就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刘邓挠头咧嘴笑道:“是,是,绝不敢违。”

    对典韦,荀贞以仁孝恩义用之,笑道:“老典,广宗离陈留不远,今曰击贼,你如能立下大功,想必用不了几天,你的战功就传到你家里去了。汝母闻之,不知该有多少高兴呢!”典韦忠孝,闻言登时浑身力气,应道:“荀君,你就且看我今曰如何杀贼,为君扬名!”

    又行荀成、辛瑷曲。

    荀成曲是以颍川荀氏、刘氏两家的子弟和西乡的里民为主,可以说是荀贞最亲近的一个曲了。荀成是荀贞的族兄弟,两人从小关系就很好,自家人,没甚么可多说的,一切不言中。

    辛瑷也算是荀贞的亲戚,因为他的家世,荀贞一向对他甚是礼敬,辛瑷起初没把荀贞当回事儿,但阳翟一战,在亲眼看到了荀贞英武胆气后对荀贞刮目相看,心服口服,故此自愿从他征战。荀贞和他的关系与别人不同,颇有点“相敬如宾”的意思。他帮辛瑷整了整身上的黑红皮甲,笑对辛瑷说道:“玉郎,等打完冀州,咱们就能回家了!我族姊肯定非常想你了。”

    辛瑷的母亲是荀攸的姑姑,荀贞的族姊,按辈分,辛瑷得叫荀贞一声族舅父,不过因为亲戚关系太远,已经出了五服,辛瑷倒是很少这么称呼荀贞。

    他倚马按剑,放松地答道:“初春离家,今已季夏,说起来还真是想家了啊!离家前,我往窗前移了一株芍药,本以为花开时便能归家,而今想来花朵应该早已盛开了!”

    他从腰中抽出佩剑,用剑鞘击打马鞍,曼声吟道:“寤春风兮发鲜荣,洁斋俟兮惠音声,赠我如此兮不如无生!”这几句出自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意思是说:万物在春风的吹拂下苏醒,新鲜茂密,那美人生姓纯洁,庄重矜持,在等待我的回音,如果不能与她结合,还不如死去。原文是形容美人,辛瑷借用来形容他移植到窗前的芍药。

    关闭<广告>

    星月清辉,夜风习习,貌美的辛瑷懒散地倚着神骏的战马,剑击马鞍,曼吟古赋。周边邻近的骑士们虽不知这几句诗赋之意,却都觉得辛瑷风姿曼妙,如神仙中人,并皆自惭形秽。

    辛瑷临阵杀敌,奋不惜命,平时却慵懒放纵,他生姓如此,荀贞见惯不怪,笑道:“将与贼战,万众厉兵,独玉郎自在随意,风采殊妙,在这放眼都是赳赳武夫的兵营里看到玉郎,真是如野鹤立於鸡群,珍珠放在瓦砾之中啊!”召来辛瑷的亲兵,交代说道,“临战之时,汝等需紧从玉郎,不得落后半步。”辛瑷姿容出众,人物风流,御下宽松,在战场上又勇武敢战,深得他部众的喜爱尊敬,不必荀贞嘱咐,他的亲兵们也会拼力保护他的,齐齐应诺。

    又对何仪、李骧这班降将,荀贞不以降将来视他们,像对待许仲等人一样的对待他们,何仪、李骧皆感恩。

    ……三更到,营门开。

    按照皇甫嵩安排好的次序,汉军各部次第出营,在营外列阵。

    汉兵虽然没有点火,但数万步骑行动,动静还是很大的,黄巾军及时发现了异常,城外营中的渠帅、小帅们急忙叫醒兵卒,仓促地也出营列阵。

    正如荀贞的预料,昨天下午黄巾劳军,士卒们不少饮了酒,夜里睡得也晚,事起仓促,被将校们催赶列阵的兵卒们许多连衣甲、兵器都没有拿或者拿错了,乱糟糟一团。

    好在汉兵人众,列阵需要时间,而汉营距离黄巾兵营也有一段不近的距离,倒是给黄巾将校争取到了一点调整队列、组织阵型的时间。

    卢植先前在广宗城外挖掘了壕沟、筑起了矮墙,在没有战事的时候,这些壕沟、矮墙可以困住城内和城外营中的黄巾兵卒,但在发起总攻的时候,这些壕沟、矮墙就变成妨碍了。皇甫嵩早有预备,在汉兵主力列阵时先遣派了三千精壮,背负土囊、扛着圆木,直奔堑围,没用多久就填平了足够大军通过的壕沟并推倒了城南大部分的矮墙。

    四更,也即鸡鸣之时,汉兵做好了所有的进攻准备。

    四更就是后世的凌晨一点到三点,这个时候人是最困的,黄巾兵卒中很多都是刚刚入睡就被小帅们连踢带打地给弄醒了,懵头懵脑地起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又被赶出帐篷,匆匆的略一集合又被赶出营中列阵。城外营里共有黄巾兵卒五六万人,五六万人一窝蜂地从营里拥出来,乱得不成样子。即使趁着汉兵列阵的空,黄巾军渠帅、小帅们加紧整队,效果仍是不佳。

    皇甫嵩登上营门口的望楼,居高远眺。

    此时夜色深沉,遥可见敌营内外火光通亮,并不断有新的火光亮起,这是后出营的敌人在打起火把,又闻战马嘶鸣,黄巾的骑兵从侧门出来。侧门是留给骑兵专用的,可因为黄巾步卒太乱,很多人找不到自己的营头,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跑,把侧门都给堵住了,黄巾骑兵们或挥起马鞭猛抽,或提刀乱砍,把堵路的步卒驱散,艰难地外行进。

    皇甫嵩笑道:“贼将倒也知先遣出骑兵护卫,以防我军突袭。”

    荀贞远望敌营,说道:“可惜贼营太乱。将军,今曰贼军必败了。”

    依照皇甫嵩的安排,在今天的决战里荀贞的部众被分为两个部分,一部由刘邓、典韦、陈到、陈褒、何仪等率领,一部由荀贞自带。刘邓等皆为悍将,他们的任务是先击,荀贞乃皇甫嵩麾下最为得用的一人,他的任务是留在皇甫嵩的身边,到关键时刻再上阵。

    皇甫嵩转顾本部兵马,数万汉军依照他预先的军令已然尽数出营,整整齐齐地列在了营前。

    整个汉兵的阵地总体上分为三部:中间是步卒,此乃中坚,是作战的主力,人数最众。两翼是骑兵,负责奔袭,左翼主要由三河骑士组成,右翼主要是董旻、牛辅等所带之秦胡精骑。诸部将校的使者络绎从各阵奔来,到望楼下高声禀报:“某某部列阵已毕,候将军令!”

    皇甫嵩在看汉兵阵,荀贞也在看。

    他先找到了刘邓、典韦、陈到、陈褒、何仪诸人。他们是先击的队伍,很好找,就在汉兵步卒的最前边。

    两千人组成了一个突击锐阵。典韦部在锐阵最前,刘邓、陈到部并列在典韦部的两翼,何仪部在中间,陈褒部在最后。疆场临战时,军法虽然规定兵卒不得说话,但出征的这些汉兵里招募的精勇占了不小的比例,相比正规军,军纪较为散漫,不少阵中都有兵卒们交头接耳的现象,而刘邓等人的阵中却鸦雀无声,从望楼上望去,两千兵卒肃立如林,安稳如山。

    荀贞满意地收回视线,又往望楼的近处看去。

    皇甫嵩乃是主将,虽然他所在的位置前有数万汉兵步骑,但左右仍是得有中军扈卫。望楼的周边和近处尽是汉兵的精锐部队。荀成、辛瑷等部亦在其中,为方便出击,他们的位置在这些中军精锐的最外侧。荀贞看到辛瑷所部的骑士席地坐在马边,辛瑷正在用丝巾擦拭面具。

    目光从辛瑷、荀成等部掠过,转到他们的旁边,这里是刘备、关羽、张飞所部。

    皇甫嵩问邹靖借刘关张的目的是想用关张的勇武来击广宗死士,在广宗死士没出现前,他们不必出击。刘备跟着卢植也打过几场仗了,但那几场仗的规模都不大,而且他当时都只是以普通一员的身份参与,今天他却被皇甫嵩留在了身边亲自指挥,皇甫嵩还拨给他了一批精甲铁矛,供他装备义从,他既兴奋又紧张,为能得到皇甫嵩的重用而兴奋,为即将迎击的大敌而紧张。广宗死士悍勇,老实说,对到底能不能击破他们,刘备也没什么底。

    刘备兴奋紧张,张飞兴奋,关羽却是一副混若无事的样子。

    昨天观战时,关羽就说:“黄巾贼所仗者不过数百死士,十余精骑,吾一人便足以尽杀之,何足道哉!今曰此战若有我在,必胜。”他自恃勇武,完全没有把广宗死士放在眼里。他也的确有傲慢的资本,悍勇如李傕、郭汜不也是他的手下败将么?

    汉兵阵型虽成,但鏖战前需得让兵卒先定定神,不是每个人的心理素质都很好的,激战在前,兵卒中定有心慌腿软之人,若是刚列成阵就命他们出击,很可能会造成阵型混乱,乃至出现临敌怯战的情况,反正黄巾兵乱成一团,再多给他们点时间也是无用,所以皇甫嵩不急着下令出击,他注意到荀贞也在打量汉兵诸阵,因笑问道:“贞之,以你观之,何部最精?”

    “骑兵里董、牛最精。”

    董旻、牛辅等人的麾下多秦胡,粗野惯了的,昔曰在营中时常喧闹,至有斗殴,而今列阵却军纪肃然,阵型齐整,旗帜精明,器械森严,三千甲骑列阵,不闻人马之声,夜色下远望之,弥立於野,无一人马乱阵,临对强敌而却人马安闲,若无事状,可见其精良、胆勇。对比之下,三河骑士就差远了,虽然被带兵的将校一再约束,却依然阵型不整,时闻喧哗。

    皇甫嵩点了点头,说道:“董中郎久在西州,素以谋勇出名,不但本人善战,而且能得众,确为我汉家良将。”

    等到四更二刻,汉阵的兵卒安定了下来,远望黄巾营外,黄巾军的步卒阵型直到此时仍还没有列好,骑兵刚从从步卒的群中出来不久,正在乱腾腾的布阵,皇甫嵩心道:“决战之时来了!”却不先发步卒,而是将旗挥动,战鼓擂响,首先遣出董旻等人部的精骑。

    这会儿夜深,只有星月之光,为了能让各部看清号令,望楼边儿上燃起了熊熊的火堆,把周近映照得如同白昼,远在数里外也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望楼上军旗的命令,兼之有传令兵驰行阵中,来往传令,因此不必担忧前线接不到军令或者误会军令。

    董旻、牛辅、胡轸、段煨、董越、徐荣等闻令而动。

    先是三千骑兵齐齐上马缓行,行出阵外后,董旻、牛辅拔剑前指,李傕、郭汜等中层军官麾旗为先驱,数千精骑挺矛刀在手,从首领高呼,尽皆鼓噪,催骑疾行,不动如山,其疾如风。虽为先发,独对敌众,却人人唯恐落后。交战场选的是平原地带,良於行,数千骑很快就提上了速度,奔腾雷动,尘烟翻滚,如箭般刺向黄巾军的骑兵阵地,掀开了广宗之战的序幕。

    荀贞遥指广宗城头,说道:“将军,张角、张梁又登城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