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0 沙丘台上旧时月(五)

正文 150 沙丘台上旧时月(五)

    皇甫嵩的这个军令下得突兀,毫无预兆,刘备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明悟过来,心道:“将军正在帐中与诸将议事,忽命人传我与云长、益德进见,此必是得了谁人之举荐,故欲用我三人破贼啊!”

    他如坠梦中,初尚不敢相信,随即狂喜涌上,心道:“不意将军亦知我刘备!”惊喜之极,强压住喜悦之情,领了军令,去找关羽、张飞。

    出了中军,他飞奔急跑,奔入本营,见着守营的兵卒,一叠声催促快去叫关羽、张飞出来。

    下午炎热,关张两人闲来无事,正躲在帐中,一个在读《左传》,一个在提笔练字,闻得刘备召唤,丢掉书笔,出来相见。

    简雍也摇着扇子出来,看见刘备满头大汗的等在营门口,奇道:“玄德,何事如此慌张?”

    “宪和,将军召我与云长、益德进见!”

    “啊?”

    “没有想到将军也知世间有我刘备!”在自己人面前,刘备不用掩饰欢喜得意,见关羽、张飞穿着布衣,没有着甲,忙对他俩人说道,“快去换了甲衣来!”

    张飞既惊又喜,说道:“将军召我等进见?”

    “是啊,是啊,……,你两个还愣着作甚?还不快回去换了甲衣,带了兵器出来?不能让将军久等。”关羽、张飞领命,忙转身回营,刘备猛然想起一事,又在后头冲他俩的背影叫道,“云长,记着梳理下你的胡须。益德,也好好整整你的容貌!……,对了,把马也牵出来!”

    虽在大喜时,刘备依然心细,如他所料不错,皇甫嵩召他们是为了破贼,那么很可能就会试试他们的骑射步战,带上马有备无患。关张两人扭回头,大声应了个“是”。瞧着他两人急匆匆地回去换衣甲,简雍既是欢喜,又是奇怪,说道:“奇哉怪也,玄德,现今汉兵营中如吾等这样的义从不下数千,皇甫将军与我等无亲无故,又非同州同乡,却是怎么知道我等名字的?”

    刘备在路上就把这个问题想通了,充满感激地说道:“此必是吾兄推荐了吾等!”

    “为何不是邹校尉推荐的?”

    简雍话未落地,自家醒悟过来,说道:“是了,我等自入兵营便在邹校尉麾下,若是邹校尉举荐,不会等到今曰。”感叹地说道,“玄德,荀司马与你相识未及两天便就与你称兄道弟,亲昵过火,我本还为此疑惑,以为怪事,而今观之,却是我多虑了。看来他是真的爱重你啊!”

    卢植走后,刘备本以为没有出头时了,却没想到与他仅仅相交三四天的荀贞居然如此看重他,甚至把他推荐给了皇甫嵩。起初荀贞与他相交,确实热情过度,他亦不免为之稍存疑惑,可荀贞先是赠他宝刀,接着又赠他矛甲弩矢,现在又向皇甫嵩举荐他,一件件的实事让他疑惑尽消,感觉到荀贞是真正的爱重他,百感交集,叹道:“得兄如此,夫复何憾!”

    关羽、张飞披挂整齐,牵马出来。

    简雍说道:“你们先去吧,我换身衣服,然后去中军营外等你们。”他出来前正**裸地卧在床榻上读书,出来时只随便披了件衣服,皇甫嵩召刘备等进见,对他们这个小团体来说是件大事,他也得去看看,只是皇甫嵩没有召他,所以只能在中军营外等候。

    刘备身在营外,心在帅帐,随便应了声,审视了下关羽、张飞的甲衣穿戴,朝他两人脸上细看了两眼,见收拾得不错,当下不多停留,带了关张二人急返中军。三人急趋紧行,入到中军,到得帅帐外,请帐外卫士为他们通传。卫士旋即出来,说道:“将军唤汝等进去。”

    刘备低声问道:“我衣甲兜鍪如何?”

    张飞答道:“很好。”

    刘备兀自不放心,又整了整衣甲,正了正兜鍪,置了置佩刀,这才说道:“走吧,随我进去。”

    三人昂首迈步,进入帐中。

    帐中阴凉,三人骤觉一凉,暑气顿消。

    关闭<广告>

    虽然凉快了很多,可刘备心中却是火热,提醒着自己不要失礼,同时又提醒自己要落落大方,心道:“皇甫嵩将军虽位高尊贵,然与卢公一样都是中郎将,今见皇甫将军只当是又拜见卢公便是,万万不可拘束紧张,以免被人小看。”在帐内立定,谨守礼节,跪拜行礼。

    “起身吧。”

    “谢将军。”

    站起身后,刘备不敢左顾右盼,也不敢直视皇甫嵩,下意识地想要低头,忽醒觉,心道:“不可给人以怯懦之感。”遂平视向前,左手按刀,挺胸直立。

    皇甫嵩於座中细观刘关张。他前几天见过刘备,但当时没有细看,只记得是个大耳长臂之人,今曰细细观来,只见刘备昂首挺胸,器宇轩昂,虽是白身,然立於诸多千石、比二千石的高官大吏席中却不卑不亢,心中暗赞,又观关羽、张飞,见他两人虎背熊腰,雄健高大,披甲带刀,越发显得雄武,虽然雄武,然立於刘备身后,却意态恭谨。

    皇甫嵩心道:“只观此三人形貌,已可称豪士。”温言问刘备,“我闻荀司马言,刘君是中山靖王之后?”

    “是。”

    “既为宗室,请入席坐。”

    帐外的亲兵取坐席进来,放在诸将席位的末尾,位置紧靠着帐篷门口。

    刘备谢过皇甫嵩,入席跪坐。关羽、张飞按刀侍立在他的左右两侧。

    皇甫嵩目注关羽、张飞,片刻后移开视线,笑问刘备:“此两人可就是君之义从关羽、张飞?”

    “正是。”

    “荀司马说他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乃当世恶来,眼下一见,果然雄壮威武。……。那佩双刀之人是谁?”

    “是关羽。”

    关羽少时采都山铁为二刀,一铭“万人”,一铭“无前”,今天来见皇甫嵩,张飞带的是荀贞所赠之宝刀,而他带的则是这两柄爱刀。皇甫嵩笑问道:“勇士用刀,多为一柄,关君却携带双刀,想来必有过人之长了?”

    “羽少从名师习骑射、矛刀,至今十余年矣,不敢说有过人之长,然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见过能令羽用双刀之人。”

    关羽话虽谦虚,意实骄傲,言外之意,他的确在用刀上有所长,只是从习武到现在,十几年中还没有遇到一个能令他出双刀的敌人。

    帐中诸将闻言,表情不一。

    荀贞抚髭而笑,宗员等面带怀疑,董旻、牛辅这些悍将则尽皆不满。牛辅冷笑说道:“哪里来的狂徒,在将军座前口出狂言?”

    关羽撇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牛辅大怒,倾身跽坐,按剑对皇甫嵩说道:“将军,我牛辅没什么本事,从小生长在西州,后从军征战,常与叛羌搏斗,别无所长,唯有几分勇力罢了。这个关羽不过是个区区义从,像他这样的人,於我军中车载斗量,不可胜数,此乃中军帅帐,哪里轮得到他来发狂撒野?请将军把他乱棍打出!”

    董旻、牛辅这帮凉州人是真正的骄兵悍将,但凡骄狂之人最看不惯的便是同样骄狂的人。关羽的自傲一下就激怒了牛辅。先前只因与傅燮一言不合,牛辅等便就当场甩脸子走人,傅燮是他们的州里人、官居护军司马,他们尚且如此,何况对关羽这个白身?当然更不客气。

    皇甫嵩哈哈笑道:“关君既敢口出此言,想必定有长技。牛君何必动怒?”

    牛辅哼了声,转脸鄙夷地瞧了眼关羽,转回头,复对皇甫嵩说道:“将军既然这么说,辅愿与此人比比武技,若是他胜,辅向他请罪,若是我胜,请将军治他无礼之罪。”

    皇甫嵩摇了摇头,不同意,笑道:“牛君乃我军中猛士,岂可轻易出马?不妥,不妥。”

    董旻也不同意牛辅出手,他心道:“这个关羽敢在中郎的座前口出狂言,定有勇力。牛辅是我兄长的爱婿,如果战败,是给我兄长脸上抹黑。”因此说道,“将军所言甚是。我营中李傕、郭汜皆勇士也,将军若是同意,我可将他们召来,与这位关君比比高下。”

    皇甫嵩转顾荀贞,见荀贞只是笑吟吟的,不说话,心道:“李傕、郭汜常年从董卓征讨叛羌,转战并州、河东,久经血战,位虽不及董旻、牛辅,勇猛实过之,乃是董卓麾下的悍将。贞之闻董旻此言却毫不惊乱,行如无事?”由此可见,关羽刚才的话定非狂言。

    他来了兴趣,笑道:“好。”

    董旻当即唤来帐外的随从,命去营中召李傕、郭汜来。

    关羽冷眼旁观,按刀傲立在刘备座后一言不发。[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