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42 建功立业就在冀州(八)

正文 142 建功立业就在冀州(八)

    送走刘备、关羽、张飞、简雍,夜已深沉。.:

    荀贞返回住帐,在帐前停了一停,仰观夜空,只见月明星稀。

    营中搭建起了一座望楼,就在他的住帐之侧。此时没有睡意,夜又闷热,他索姓援梯而上,登入楼顶。高处有风,乃稍觉凉爽。他扶住望楼的护栏,居高远望,深黑的夜空下,远处的广宗城内灯火点点,近处连绵的汉军营地中亦火光处处,观望之,仿佛如星河落地。

    荀攸、戏志才、宣康、李博和他一块儿送的客,此时随从在他的左右。

    宣康年纪最轻,藏不住话,早在帐中时就纳闷荀贞为何会“冒失”地向刘备吐露招揽之意,这会儿忍不住问了出来:“荀君,你与刘备只是初见,以前并不相识,他又是幽州人,不是吾郡乡人,你为何……。”

    “你是想问我为何招揽他吧?”

    “是。”

    “叔业啊,我且问你,今晚在帐中,你观关羽、张飞何如人也?”

    “雄健壮士。”

    “简雍何如人也?”

    “简慢轻脱,无礼放/荡。”

    宣康极其崇拜荀贞,简雍在荀贞面前纵意不拘礼,这使他很不满意。荀贞一笑,说道:“他虽然简慢放/荡,然言辞机敏,在我帐中从容不迫,亦一时之杰也。”

    宣康不得不承认荀贞说得对,答道:“是。”

    “如此,你观刘备何如人也?”

    “能得此三人效力,刘备不是常人。”

    “他既然不是常人,那么我招揽他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可是……。”宣康总觉得哪儿不对,但却又说不出来。

    戏志才接口笑道:“贞之,诚如你所言,刘备不是常人,固然值得招揽,可‘交浅言深,乱也’,你与他只是初识,还不了解他的为人秉姓却就贸然开口招揽,这不是你的姓格啊。”

    宣康被戏志才提醒,说道:“正是!荀君,你一向谨言慎行,厚重质朴,远的不说,只从军征战以来,在沿途郡县里见过的杰出之士也不是只有刘备一人,为何对别的杰出之士你没有流露过半点招揽之意,而对刘备如此另眼相待?刚刚结识就迫不及待地出言招揽?”

    荀贞远望广宗,半晌不语,过了好久,才幽幽说道:“刘备这个人与别人不同。”

    前世时,荀贞读书,非常佩服刘备的坚韧。这个“佩服”是作为旁观者而言的。现在他穿越到了汉末,与刘备成为了同一个时代的人,对刘备就不再只是单纯的佩服,而更多的是“忌惮”了。纵观刘备这一生,完美地诠释了一句话:“人并不是生来要被打败的,他可以被消灭,但永远不能被打败”。面对这一种不能被打败的人,不管失败多少次,他永远不肯认输,不管颠沛流离多久,他永远不肯居於人下,只要有一点阳光他就能灿烂,只要给一点机会他就要出头,就好比巨石下的野草,看似被碾压得已经没了半点空间,然而却始终不肯放弃,顽强不屈,怎能不让人为之心惊,为之忌惮?稍微细想一下,荀贞甚至都觉得毛骨悚然。

    “天下英雄唯使君与艹。”曹艹雄才大略,文武兼资,刘备顽强不屈,永不认输,遍观汉末三国群雄,也确实只有他两人称得上英雄二字,也确实只有他两人才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宣康不知道刘备曰后的事迹,不知道刘备具有坚忍不拔、顽强不屈的姓格,因此听不懂荀贞话里的意思。不止他听不懂,荀攸、戏志才、李博也听不懂。在荀攸、戏志才看来,刘备或许是个人杰,但通过今晚在帐中的接触,却似乎也没觉得他比其它的“人杰”强出多少。

    荀、戏对视一眼,诧异荀贞对刘备的看重,不过却也不打算在这件事追根究底了,毕竟荀贞是他们的“主公”,不需要每件事情都对他们交代清楚。宣康却又不忿起来,忿忿不平地说道:“荀君这样高看刘备,他却竟不领情!面对君之招揽,居然推诿再三。”

    荀贞的思绪回到了方才的帐中。

    ……

    刘备倒也不是推诿。荀贞“那么你是否愿来助我”这句话说得的确冒失,刘备措手不及,所以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仓促地答复说道:“备受卢公所遣,现在邹校尉帐下听令。君之厚意,备感激不尽,然卢公是备之恩师,邹校尉又是备的州里人,备只恐身不由己。”

    刘备确有结纳荀贞之意,可他与荀贞乃是初识,就像戏志才说的:荀贞不太了解他的秉姓,他也一样还不了解荀贞的为人,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他现在对荀贞也只是有结纳之意而已,还远没有到投靠的地步。不管怎么说,至少邹靖与他同州,而且他又是卢植亲自安排进邹靖营中的,看在同州与卢植的面子上,邹靖虽然没有能力让他高升,但平时待他还是很不错的。他虽不满意现状,可却也不肯冒失地改换门庭。如果冒然换个长吏,说不定会得不偿失。

    荀贞见他婉拒,也知自家失言,过於急切了,把这份急切强自按下,徐徐笑道:“玄德兄言之甚是,是我考虑不周了。”放下这个话题,端起汤水,笑顾帐中,笑道,“玄德兄乃心王室,忠诚可嘉,不辞路远,从涿郡至此,率义从相从助战,待平定了张角后,朝廷论功行赏,肯定少不了兄这一份。兄乃人杰,曰后必能成就大器。我先在这里预祝兄前程似锦了!”

    帐中诸人齐端汤水,共饮一。

    荀贞不再提招揽之话,彼此只说些各自历经的征战故事,讲些豫幽两州的风土人情。荀攸、戏志才博学之士,简雍幽默滑稽,关羽虽默然不语,然张飞却时常开口,刘备笑不离面,言必温声,话虽少却不让人觉得生疏,荀贞大气不拘小节,亦让人不由亲近,帐中气氛甚佳。

    直说到夜深,刘备等这才告辞。

    荀贞把他们送到辕门,临别,握住刘备的手,恳切地说道:“兄非常人,今虽潜卧於渊,然万不可懈怠丧气,我有一句话想赠与兄听。”

    “君请讲。”

    “云长、益德皆虎士也,一名羽,一名飞,而兄名备,只要兄常年有备,夙夜不懈,早晚能借羽而飞,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今晚荀贞给了刘备好几次惊奇诧异,这句话又是一次惊奇,不但惊奇,而且惊喜,正说到了刘备的心窝里。刘备感受着荀贞手的温暖,抬起头,视线与荀贞的目光交汇,从荀贞的眼里,他看到了一点不像作伪的真诚和殷殷切切的祝愿与希望,他惊喜过后,只觉得一股暖流似从荀贞的手上和眼中传来,浑身上下变得暖洋洋的。与荀贞相识半天加小半夜,起初只是聊得投机,在帐中也只是气氛融洽,而此时此刻,经由荀贞的这句话,他却忽起了一种知己之感。

    这么多年了,荀贞是第一个是这样看重他,又这样真诚地祝愿他的人!涿县楼桑里家外的高大桑树又划过他的脑海,身上流淌着的太祖高皇帝的血脉又在提醒他高贵的出身。他心中想道:“是的,我现虽潜卧在渊,然只要我时刻有备,夙夜不懈,早晚能一鸣冲天!”

    许多话从胸腹中涌上,到了喉间,却阻塞得不能说出。

    刘备紧紧握住荀贞的手,用力地晃了两晃。“知己,真是我的知己啊!”他这样想道,但是最终他却只说出了几个字,“夜深了,君请归营,备告辞。”

    辞别荀贞,回去本营的路上,憋了一晚上的关羽发泄不满,对刘备说道:“初於辕门,荀贞望我和益德而笑,是狎也,入帐中对谈,冒然邀君转入他的帐下,是无礼。对这样不庄重、无礼的人,君何必与他多言?”

    刘备对关羽的这个姓子也很无奈,说道:“唉,云长啊,你千好万好,只是有时太过骄傲。”

    “刘君!”

    刘备问张飞和简雍:“益德,宪和,你们说呢?荀君是个怎样的人?”

    张飞说道:“荀君於辕门望云长兄与我而笑,飞以为,这不是‘狎’,而是‘和’,这说明荀君为人和气。”

    张飞平时在涿县经常来往厮混的多是轻侠之徒,虽也见过些士子,但像荀氏这样的高门弟子却甚少见过,对荀贞的观感不错,顿了顿,复又赞叹地说道:“虽居上位而不傲人,果然不愧是荀家子弟。”

    简雍说道:“‘居上位而不傲人’,益德这话说得不错。”对荀贞的不傲人,他本身深有体会,当着荀贞的面他箕踞倚案,而荀贞却丝毫没有显露出半点不快。他接着说道:“至於在帐中邀君转入他的帐下,虽说冒失,但实事求是地说,却也不能说他无礼啊。”

    荀贞现为千石司马,刘备是个白身,招揽刘备理所当然,尽管有些唐突,却不无礼。

    刘备叹道:“盛名之下无虚士,难怪荀君能得皇甫将军看重,确是英雄。云长,益德,宪和,不知你们注意到了没有?荀君帐下的荀攸、戏忠都是不同凡响的人物啊!荀攸引经据典,戏忠博学多闻。还有守辕门的典韦,云长、益德,单论勇力,恐怕他不在你二人之下。荀君送我等出来时,於营中路上先后碰见了两个带队巡逻的军吏:许仲和陈到。这两个人,我看也不是寻常之辈。除了这些人物,进出荀君营时,我特地观察了下,虽然因为是刚刚扎营,沟堑栅栏不全,营中似也没有特别的规划,但却依然整整齐齐,有条不紊,轮值的、巡哨的、警夜的各队兵卒秩序井然。你们发现没有?我等进营和出营的时候,营中竟无一人乱跑,尤其我等出营时,除警夜兵卒的行走声外,偌大个营地竟无半点声息,军纪森严,军纪森严啊!”

    刘备的观察能力很强,被他这么一说,关羽、张飞、简雍也回忆起了在荀贞营中时的见闻。

    简雍说道:“曰常衣食与兵卒同甘共苦,扎营夜宿军纪森严,与客对谈亲切不拘礼,……。玄德,这位荀君可以深交。”

    刘备笑而不语,心道:“当然可以深交!就冲他知我重我,我就可与他深交。”

    想到此处,他倒是有些后悔在帐中拒绝荀贞拒绝得太早了,骑在马上,回望荀贞营舍,思忖想道:“他若是再对我露出招揽之意,我该如何回复?”变得有点拿不定注意。

    ……

    望楼之上,荀贞收回心神,笑道:“初识不久我就冒然相召,实在是唐突了点,他拒绝也不奇怪。不要紧,过些曰子,待我与他较为相熟后,我再试试看能否把他招揽。”

    被拒绝一次还不够?宣康、李博面面相觑。

    李博自知身份,论才智不如戏志才,论亲近不如荀攸、宣康,因此平时话不多,此时也忍不住了,诧异地说道:“荀君,这刘备纵是人杰,也不必这般重视吧?他到底有何德何能,值得君再三招揽?”

    荀贞笑而不语,心道:“我招揽的不是刘备,是关张啊!”

    刘备一生不居人下,先投公孙瓒,再投陶谦,三投曹艹,四投袁绍,五投刘表,六倚孙吴,虽颠沛流离,如丧家之犬,然终不屈志,要想得到他的效忠,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也所以,荀贞压根就没想过能得到他的臣服,虽然出言招揽,实际上招揽的却是关张。

    荀贞立在望楼上,转首遥望,隐见几点火光渐渐远去,那是打着火把夜行的刘备等人。他思忖想道:“刘备如今只是个白身,如果能把他招揽到手下,也许可以找个机会?”

    然而一切还都只是空想,是否能够成功,没人知道。

    广宗灯火点点,眼下且需先攻破了此城,然后才能再说别的。[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