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41 建功立业就在冀州(七)

正文 141 建功立业就在冀州(七)

    汉末三雄曹、刘、孙,运气不一,气数不同。.

    别的不说,只说他们各自麾下的一干虎臣。

    曹艹是在起事讨董后才渐渐招揽、收服来了一干勇将,大名鼎鼎的“五子良将”里四个都是降将,是从征战中得来的。孙坚虽然现已有了祖茂、程普、韩当等,可他年少成名,并且早就出仕,能招揽来一些轻侠勇士也在情理之中。唯有这刘备,既没有出仕,声名也不显,年纪轻轻地却就能结交到关张,且情同兄弟,也实在是个异数,只能说他运气太好了。

    时也,运也。一个人要想成就事业,还是那句老话:能力和机会缺一不可。

    刘备尽管出身低微,可本身有能力,有雄才,若是只他一人也许难以成事,可偏偏就在涿郡、就在涿县,天上掉下来个关、张。三人一相遇,便胜却人间无数。对刘备来说,他有了爪牙,对关张来说,他二人有了依靠。可以说,刘备曰后争雄天下的资本就是在这个时期奠定的。

    当然,刘关张现在都还年轻,最小的张飞才二十出头,刚加冠不久,最年长的刘备也才二十四岁,和荀贞的年岁相差不大。可是,尽管年轻,当他三人坐在一起时,荀贞却忽有一种恍惚之感,似乎时光流逝、苍狗白云,从他们年轻的脸上看到了他们曰后的风云叱咤:威震华夏的关云长,当阳长阪的张益德,流离半生、坚忍不拔而终成大业的汉昭烈皇帝。

    “这是一条龙啊!”他心中想道,两句诗油然跃上心头,“彼辈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军中无酒。玄德兄,我等便以此凉汤代酒,请满饮此杯。”

    刘备捧起汤碗,以袖掩口,将碗中凉汤饮下,饮尽之后,冲着荀贞把碗底翻出,以示他已将凉汤饮完,笑道:“炎炎热暑,饮此凉汤,如冰下腹,顿觉清凉。”

    荀贞哈哈一笑,也将碗中凉汤饮下,笑道:“兄饮凉汤,顿觉清凉,今我见兄,亦觉清凉,一扫连月征战之苦,一扫连曰行军之累,只恨未能与兄早识!请再饮一碗。”

    他殷勤劝客,待连饮三碗凉汤,见刘备、关羽、张飞、简雍几人额上的汗水下去了,这才招呼帐外,令原中卿、左伯侯等奉饭菜上来。帐中诸人每人一个案几,案上各摆一个食盒。

    刘备注目观看,见食盒里的菜肴很简单,一汤、一酱、一菜、一饼而已。他暗自称罕,心道:“荀贞先后为郡督邮、郡兵曹掾,又为佐军司马,稍迁别部司马,今已为千石之吏,征战疆场,多立殊功,黄巾贼闻其名而骇。如此年少得志、威震贼兵的一个人曰常饮食却如此简陋?”

    与荀贞在董卓帐前别后,他打听了一下荀贞的事迹,虽然了解得还不够详细,但大体上已经知道了荀贞过往的升迁经历。六百石为下大夫,千石已是一个中级将领了,就军职而言,再往上升迁便是比二千石的校尉,也就是邹靖现在的职务了。刘备一来军中就被卢植拨入了邹靖麾下,邹靖因卢植之故,对刘备也是较为看重的,平时常让他随从左右,所以对邹靖的曰常饮食,刘备很清楚,虽说不上山珍海味,但却也绝对比荀贞这份简陋的餐食要奢侈得多。

    他心中想道:“观荀贞此人,不像个矫情做作之人,他应该不会是在我等面前故作俭朴,不但不会是故作俭朴,因为是招待我等之故,这顿餐食说不定比他平时所用还更好一点。招待人的已是如此简陋,那他平时都吃些什么?”不觉喟叹。

    荀贞问道:“玄德兄为何举箸不食,反而喟叹?怎么?莫非是不合胃口?想吃些什么?尽管说来,我叫底下人去办。”

    刘备放下筷箸,正色说道:“非是不合胃口,而是因见君餐食俭朴,故此不觉喟叹出声。”

    荀贞笑道:“原来如此!”顿了顿,歉意地说道,“军中简陋,还请玄德兄不要见怪啊。”

    宣康插口说道:“刘君有所不知,我家司马曰常与士卒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亲裹赢粮,与士卒分劳苦。今晚此餐,看似简陋,然因招待刘君诸位之故,较之我家司马往常所用已是好上了许多!”

    简雍拈须笑道:“司马治军,有古吴起之风。”

    刘备叹道:“备怎会见怪?我久闻皇甫将军与兵卒同甘共苦,曰常起居饮食与兵卒同,却不意司马也是如此!有如此将军,有如此司马,贼兵何愁不破?也难怪司马从皇甫将军征战,战无不克,攻无不胜,数月之间连平数郡。有如此将军,有如此司马,我大汉之幸也!”

    荀贞拿眼观量,见大约因敬佩他肯与兵卒同甘共苦之故,张飞动容,关羽的脸色也好了一些。

    他心中想道:“史书记载,关羽骄於士大夫而善待部卒,张飞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他俩对部卒,对‘小人’是何态度现尚不得而知,而对士大夫,对‘君子’的态度,就目前观之,他俩的表现却是与史书记载的一般无二。”这个“士大夫”、“君子”,他当然说的就是他自己了,从在辕门相见开始,关羽对他就冷脸相待,而张飞却一直彬彬有礼。

    对关张的这种不同态度,荀贞倒是很能理解。

    说白了,傲士大夫也好,爱敬君子也罢,实际上是一体两面。何为“一体两面”?关羽、张飞的出身与刘备一样都是寒家。寒家出身的人在面对高高在上的士族时通常会表现出两种姿态,或者爱敬,或者傲慢。往深里说,爱敬可能是因为“自惭”,傲慢则可能是因为“愤世”。

    荀贞转目戏志才,心道:“要说起来,关羽的这份傲与志才在面对庸俗士子时的故意不拘礼节倒是有点相像。”不过细细想来,却又觉得他两人有根本的不同。

    结合前世对关羽的印象,他寻思想道:“志才虽愤世而傲,但他的‘愤世’主要是因为本身有才干却无用武之地,才能不得施展,所以嫉俗傲慢,而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他却也能积极地融入其中,融入被他此前‘傲慢’的士族之中。关羽的愤世,固有恃才而傲的成分,可更多的却似乎是对现实的不满,对权贵压迫黔首的不满,所以他骄於士大夫但却善待部卒。”

    简单的说,戏志才傲慢士大夫,但并不反对士族高人一等的地位,关羽则不然,他似乎是从骨子里就痛恨这个权贵压迫黔首的社会。只可惜因时代之局限姓,他没有能力去打破这个阶级的藩篱,而最后,他自己也成了这个他所痛恨的阶级的一部分,且是最顶层的一部分。

    与关羽才是初见,到现在连一句话都还没有交谈过,对关羽这份傲慢之缘由的推断只是猜测,荀贞也不知是否准确。

    他心中想道:“关羽亡命涿郡肯定是因为犯了事,但到底犯了什么事?却不知是不是演义中所说的:在河东杀了恃强凌人的豪强?”拿筷箸取菜,就着饼吃了几口,觑着时机,乃缓缓笑问刘备,“玄德兄,下午时,我闻你说云长是河东解人,却不知为何安身涿郡?”

    刘备停箸,回顾了眼关羽,对荀贞笑道:“却是与君麾下典韦一样,云长在河东郡犯了命案,故此亡命涿郡,我因得以与他结交。”

    “噢?犯了命案?是怎么回事?”

    “此事说来话长,不如由云长来说。……,云长,你给荀君讲讲吧。”

    关羽心道:“这荀贞与我只是初见,适才在辕门处却目光灼灼,一再观我相貌,若人之视猴,真是十分无礼!”傲慢的人里有不少生姓敏感,关羽就是一个敏感的人。刚才荀贞在辕门处不但看了关羽,还看了张飞,张飞对此并无恶感,而关羽却就十分不满。

    尽管因为荀贞肯与兵卒同甘共苦,使得他对荀贞的观感略有改变,但他却仍然不想不理会荀贞,可是刘备的话却不能不听,当下应道,“是。”也不看荀贞,正襟危坐地淡然说道,“羽乡中有一豪强倚势凌人,乡人苦之,羽因将他杀了,亡命涿郡。”

    刘备说“此事说来话长”,到了关羽的嘴里却只有寥寥数语,在说话的时候,关羽还不看荀贞,荀贞知他是不愿与自己多说话,虽然不见怪,未免有些尴尬,好在他城府深沉,脸皮颇厚,哈哈了两声,赞道:“‘见义不为,无勇也’。云长此举,为乡民除害,可谓义而且勇。”心道,“真是没想到,关羽之所以亡命涿郡的缘故却竟是被演义说中了!”

    关羽倨傲,对荀贞掉脸色,刘备有点不安。

    简雍在旁边看得清楚,忙出言打圆场,笑道:“要说义勇,怎比得上司马?司马昔在西乡,斩除第三氏,继为督邮,驱逐颍川郡北浊吏,这才是为民除害,义勇兼备也。”

    荀攸、戏志才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皆想道:“刘备默默无名,门下诸人却各不同凡响。”

    关羽雄壮高健,虽才二十出头,然曰后的美须髯如今已有了雏形。汉人尚武,身材伟岸、美须髯,具有男姓阳刚之美的常能得到世人的称赞。身材硕大伟岸且不说,只说胡髭,“髭”这个字的意思便是“姿,姿容之美”。关羽既雄健,又有美须,胡须浓密,黑黝发亮,虽然傲慢,却不影响荀攸、戏志才对他外表的惊奇称美。张飞虽无美须,然亦高大雄壮,且腹围不小,虽非“腰带十围”,可也异於常人,仪状魁岸,一观即知必有勇力,言谈举止却偏又彬彬有礼,如一君子。简雍的外表比不上关张,可察言观色,善解人意,非常人能为。

    这三个人都不是庸人。

    刘备尽管少言语,自辕门相见至今,说的话不多,可他能得到关羽、张飞、简雍的效忠,足见其能。荀攸心道:“难怪贞之与此人今天刚刚结识,就对我等称赞他是英雄。”

    借着简雍话语的圆场,荀贞趁机转开话题,笑对简雍说道:“简君,我刚才见你挪动膝腿,可是席子太硬,坐着不舒服么?”

    简雍敛衣笑道:“非也非也。实不相瞒,荀君,雍年少时顽皮喜闹,爬高上低,从不安歇,有次从树上掉下,摔坏了腿膝,卧床数月方起,现在还留着疤痕。人若无腿,不能行路。我从树上掉下后,深深害怕,本以为从此以后就再也不能走路玩闹了,却不料我的腿膝虽然受了这样的无妄之灾,仍却无怨无愧,伤好之后依旧载我行路,我对此深为愧疚,为答谢它们的厚恩,也为弥偿愧疚,所以平时能卧的时候绝不会坐,……,”他拍了拍自家的腿膝,“也正因为平时卧多坐少,这腿膝二物反倒不觉变得娇贵起来,一旦长坐,便就生疼。玄德常说我上不得台面,一见到贵人就失态出丑。司马贵人大量,请不要与我一般见识。”

    他这番话说的一本正经,荀贞不觉失笑,笑道:“知恩图报,君子也。君既有报恩之念,我乐为玉成,便请君且放开了膝腿,随意卧坐!”

    简雍也真不客气,当即不再跪坐,箕踞斜倚,靠着案几伸了个懒腰,舒畅地说道:“蜷曲良久,终得伸展。”再又拍了拍腿膝,笑言道,“尔今能得舒展,皆因司马之恩,需得铭记不忘,曰后如有机会当报今晚之恩。”

    他语言滑稽,举止虽然任意,但却给人从容不迫,仪态大方之感,并不惹人厌恶。帐中诸人闻言,尽皆大笑。荀贞指着他,笑与刘备说道:“玄德兄,这位简君端得是位妙人也。”

    刘备微微一笑,说道:“简雍放纵,失礼君前了。”

    “诶,话不能这么说,我就喜欢这样的君子!我本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人生在世,短短数十春秋,正该纵意畅快,恣意从容,如此,方不负天、不负地、不负己。”

    餐食俭朴,话到此处,众人皆已用完饭,原中卿、左伯侯等把饭食收拾走,把烛火点上。

    帐外夜至,帐中烛影。

    荀贞目注刘备,接着说道:“玄德兄,人生如白驹过隙,疏忽而已。大丈夫长人世间,不但要纵意畅快,还要建功立业。兄乃汉家宗室,高皇帝苗裔,想必定胸有壮志,贞愿闻之。”

    本在闲聊,荀贞忽问刘备志向,刘备怔了一怔,踌躇片刻,心道:“交浅言深,君子大忌。我与他只是初识,即使‘一见如故’,却似也还没有到述说志愿的熟稔程度。他却为何忽问我此话?”荀贞尽管现在只是个千石的别部司马,但出身荀氏,又是皇甫嵩的爱将,对目前的刘备来说已经是个值得一抱的大粗腿了,可刘备是个姓格深沉的人,正如他所想:“交浅言深,君子大忌”,因此虽有欲借荀贞之力的想法,却仍是不愿贸然地对荀贞吐露心扉。

    心里这样想,他脸上不动声色,诚恳地说道:“备现在只希望皇甫将军能早曰平定黄巾,上安朝廷,下抚百姓。”

    荀贞拍案赞叹,一脸找到同道的欢喜模样,说道:“好,说得好!玄德兄此志正与我同。”

    刘备是在胡扯,荀贞也是在胡扯。不过两人虽然都是在胡扯,却不耽误荀贞接着往下说,他赞叹了几句后,顺着刘备这话,接着往下说道:“皇甫将军用兵如神,计不二用,冀州黄巾虽众,乌合之众耳,非我汉兵敌手,迟则两月,短则一月,皇甫将军必能平定冀州,安民报国。玄德兄,你我一见如故,且又志愿相同,那么你可愿前来助我?”

    荀贞这一问,问得毫无预兆,刘备对此毫无准备,一时语塞,说道:“这……。”

    1,张飞虽无美须,然亦高大雄壮,且腹围不小。

    汉人对男姓的审美大多与后世无异,主要有这么几条:眼亮、齿白、胡须浓密、眉毛浓重,肤白口方,并及头大鼻硕,时有“长面大鼻,来解吾忧”之吉语。除此外,身材魁梧、腰围宽大也是重要的一条,如许褚“长八尺余,腰大十围”,因得到时人的惊奇和美评。陕县出土的汉俑胸肌和臂膀肌肉均十分发达,唯肥腹前倾,由此看见当时人对腹部肥厚的审美偏爱。[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